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唯一的条件

第一百四十二章 唯一的条件


                

听到了夏洛特的话之后,夏尔只能选择沉默了。+◆

事到如今,夏尔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为了历史问题而和夏洛特产生任何争执了。

倒不如说,有这种想法的他,才算是特雷维尔家族的异类。

在特雷维尔家族——不,放大说,在几乎所有经过了大革命之后还能够幸存的贵族家族当中——他们不就是这么看待问题的吗?某种意义上说,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这么看倒也没错。

真正让夏尔感到有些伤感的是,特雷维尔公爵却是如此孤独——就连他的孩子们也完全不理解他的想法,只是将他那段流亡在外然后依靠自食其力养活了全家人的光荣经历,当成了家族理应抹去的黑历史。

在他们看,贵族家庭是不应该依靠贱业操持生活的,后任的公爵们不能也不愿意承认先祖哪怕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当过修鞋匠。诚如夏洛特所言,在公爵本人死后,他的那些保存极好的工具,大概就都会被废弃或者扔掉吧。

不过,这也是公爵自找的吧,他把孩子们都宠坏了,以至于他们都完全无法理解他。

也许是早年因为国内暴乱而颠沛流离数十年、吃尽了苦头的缘故,特雷维尔兄弟两个都特别宠溺孩子,生怕让孩子们受苦。所以,他们无意当中都养成了孩子们骄狂蛮横、目中无人的个性。

特雷维尔公爵自然不用说,他的儿子和孙子孙女,哪个不是傲慢自大?夏洛特只是将这种个性表露得更加浅一点而已——在夏洛特的眼里。全欧洲只有寥寥几百个家庭可以和自己家相提并论,也只有这些人才配享有尊重吧。

就算是弟弟。又好到了哪里去呢?

自己的父亲,按老侯爵本人的话说。那是“要什么就给什么”的,正因为从小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没有吃过苦头,所以这个父亲才会养成那种只顾着自己享乐却从不想承担任何责任的荒唐性格吧?

虽然提起父亲的时候,爷爷总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怒骂,但是实际上,在父亲犯下了害死了母亲的恶行之后,他还不是毫无犹豫地选择了隐瞒吗?

对孩子无节制的溺爱,终将得到多么可怕的恶果啊!特雷维尔家族这两代人的遭遇和经历。再一次证明了这个古今皆然的道理。

好在经过了父亲的可怕教训之后,特雷维尔侯爵总算清醒了一些,对自己的教育严厉了许多,而且自己又是一个穿越了时空的旅者,才没有像父亲那样成为一个不堪一用的家伙。

也正是因为有自己所施加的好影响,妹妹才不至于变成又一个夏洛特,而是养成了温婉谦逊、待人和善的性格,夏尔同时不无庆幸地想。

不过,也许这倒不只是这两兄弟个人的错——他们教育孩子的方式。不正是千百年贵族们的那种传统方式吗?自己父亲身上的那些弱点,不一直贵族们的传统恶习吗?

也正是因为这些根深蒂固的恶习,这个阶级才毁灭掉了自己。

如果以后我和夏洛特有了孩子的话,我一定要对他们严厉一些。决不能向这两个老辈人这样了,否则天晓得还能干出什么事情呢。夏尔暗暗心想。

“夏尔,你在想什么呢?”因为发现夏尔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夏洛特于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夏尔问。

“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夏尔收回了自己的思绪,然后突然心里产生了某种恶作剧的心态。“我们以后该怎么管教我们的孩子?”

“……啊?”这突如其的话。让夏洛特惊得嘴都张开了,难以置信看着夏尔。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片刻之后,反应过的夏洛特,红着脸斥骂了夏尔一句,“这时候说这种话干什么?你是在开我的玩笑吗?”

不过,虽然表面上反应有些激烈,但是夏洛特的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恼怒,反倒是暗地里有一种难言的喜悦——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这是夏尔第一次在她面前表现得对婚后生活有什么憧憬。

“哎……啊哟……”夏尔一见夏洛特如此生气,自己也慌了手脚,“别生气啊夏洛特,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而已……”

夏尔好说歹说,夏洛特才总算消了气。

“算了,这么多年了我早该明白了,对你生气是给自己找罪受。”夏洛特横了夏尔一眼,然后别开了视线,“不过,夏尔,不是我说你,到了这个年纪了,你也该稳重一点了吧?尤其是现在你都已经是这样的地位了,更加应该表现出一点气度!老是开这些不着调的玩笑,以后怎么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威严啊?”

气度和稳重,不是靠故作威严才能表演出的。

——夏尔当然不会跟未的妻子去争辩这种事了,他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同意了夏洛特的看法。

眼见夏尔今天如此好说话,夏洛特也不再说什么了,于是两个人重新向小特雷维尔公爵的书房走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被爷爷委以重任,即将成为整个家族实际上的掌管人的缘故,夏洛特的气势比平常更加盛了不少,而因为特雷维尔公爵的决定已经暗中传遍了整个府邸的缘故,一路上的仆人们好像变得更加恭敬了许多,丝毫也不敢对这两个年轻人表露出任何不敬。

“哦,你们回了啊?见到爸爸了吧?”一走到书房,小特雷维尔公爵就头也不回地问。

和刚才相比,夏尔的这位堂伯父好像比之前还要颓丧了许多,眼睛也有些血丝。

“爸爸,怎么这个时候还要喝酒啊!”夏洛特一进就闻到了浓烈的酒味,于是不满地看着父亲。

爷爷现在还身处重病当中,结果父亲居然还在饮酒自娱,这种事她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眼见她又要发脾气,夏尔连忙拉住了夏洛特的手,示意她先平静下。

虽然这事确实不太地道,但是他某种意义上还是能够理解这位堂伯父的心情的,再加上现在这种情况,实在不宜让夏洛特再去刺激父亲了。

“是的,我们已经见过他了,老人家的精神比我想象的还要健旺。”夏尔朝堂伯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地拉着夏洛特走到了他的旁边,“我们刚才说的事情我也已经跟他说过了,他……”

“他同意了对吧?看你们的样子我就知道了。”小特雷维尔公爵苦笑了起,“他又怎么会不同意呢?或者说他应该求之不得吧,特雷维尔家族的两支重新合为一体,多好啊!简直好极了!”

“谢谢,我想这也正是老人家想要的结果。”夏尔无视了他语气中的嘲讽,心平气和地看着对方,“我已经跟他答应过了,以后我会尽全力帮助大家的。”

“帮助……是啊,帮助。”堂伯父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小声叹了口气,“现在得让你帮助我这个长辈了,想必爸爸一定会对我很失望吧。”

“爸爸!”旁边的夏洛特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呵斥了父亲一生,“好了!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了,您就别生气了吧?”

“为什么我不能生气?他比起我这个儿子,更加看重侄孙……难道我不应该生气吗?”堂伯父冷笑着回答,“如果只是更看重就算了,他还想着让你做我们的支配者……让我们以后只能仰仗你的鼻息过活,他居然做到了这种地步!”

小特雷维尔公爵一边皱着眉头抱怨,一边小声喘息着,显然心里已经烦闷到了极点。

这倒也难怪,特雷维尔家族的两支当中,一直以都是长支占尽优势的,结果到了现在时移世易,幼支居然翻身骑在了长支头上,这怎能不让人心生郁闷?而且,因为公爵的这个安排的缘故,这种郁闷更加会被放大了几倍。

也是因为年纪大了耐心上涨,小特雷维尔公爵才没有和自己的儿子那样发飙吧。

“好了,既然您对此也没有办法,那就承认现实吧,”事已至此,夏尔已经不打算再谦虚什么。“我想您应该面对现实,夏洛特将是我们整个家族的管理人。”

接着,夏尔不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堂伯父。

在夏尔的视线的逼视下,堂伯父先是苦笑,但是最后还是恢复了平静。“好吧,我接受这一切,夏尔,我不会给你们造成什么麻烦的,你以后尽管支使我们吧。”

他到最后,还是选择服从了父亲。

“谢谢。”

“那么……请告诉我……”堂伯突然提高了声调,“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夏洛特呢?”

“啊?”夏洛特一声惊呼。

“难道,你忍心看着我父亲在你们结合之前离世吗?”堂伯皱着眉头看着夏尔,“难道……你真的心如铁石到了这个地步,以至于连对你做到了这个地步的夏洛特都忍心视而不见吗?要我接受,很简单,赶紧和她结婚,让我父亲在病床上活着做你们的证婚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