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理解

第一百四十一章 理解


                

在两个人互相厮磨了一会儿之后,夏洛特总算从夏尔的怀抱当中挣脱了出,然后重新整理好了衣装,脸上也重新恢复了刚才那种严肃的表情。∑

“夏尔,我们赶紧去爷爷那儿吧,可别让老人家久等,现在他身体更加不好了,得早点儿睡。”

“好的,带我去吧。”夏尔从善如流,做了个手势示意夏洛特带路。

夏洛特也不带多说,径直地带着夏尔上了楼,然后沿着走廊向宅邸的深处走了进去。

一直走到最深处之后,她才在一间房间的门口停了下,然后抬起手轻轻地瞧了瞧楠木制的门。

“爷爷,我是夏洛特,夏尔已经了,您现在方便接待他吗?”夏洛特小声问。

片刻之后,里面传了沉闷的回应。

“已经了吗?那就快点带他进吧。”

虽然带有一种病人共有的虚弱感,但是这个语气仍旧十分平稳,好像没有遭受过任何打击似的,就算只听到这个声音,也能给人一种稍稍的安定感。

看样子还能暂时撑一会儿啊。夏尔心想。

听到了爷爷的招呼之后,夏洛特轻轻转动了门把打开了门,然后带着夏尔走了进去。

因为房间十分幽深的缘故,再加上只点了一根细细的蜡烛,所以里面比较昏暗,夏尔第一眼只看到了房间里面的那张床上的白色被单,和一个模模糊糊地躺在床上的影子。

然后,他才用余光扫了里面一眼。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到自己这位堂爷爷的卧室里面。就算身处于这种境地之下,也仍不住稍微有些好奇心。

出人意料的简朴。这是夏尔的第一印象。

和他的儿子的卧室的那种富丽堂皇的陈设相比较起。这里简直可以用简陋形容。没有特别贵重的陈设,也没有什么纷繁富丽的装饰。只有简单的木制家具而已——一张书桌,几个柜子,几张椅子,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摆设。就在床的旁边,夏尔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仆役的打扮,而另一个看上去是医生,一直都在看着床上的人。

而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好像堆放着一些小机械和工具。这些小机械看上去保养良好。在昏暗的烛光当中散发出金属的光泽,但是因为光线太暗,所以夏尔也模模糊糊地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看到这些摆设,夏尔忍不住有了惊奇,忍不住小声地冲夏洛特嘀咕了一句。

“欸,你爷爷的卧室好奇怪啊。”

“是挺奇怪的,不过习惯了就好了。”夏洛特小声回答,但是语气好像有些古怪。

“那那些小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夏尔继续问。

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头,最后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了。

“那些东西啊。那都是爷爷以前用过的工具,修鞋的工具。”

“啊?从德意志带回的?”夏尔差点惊呼了出。

“是啊,就是从德意志回国的时候一起带回的。”夏洛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略微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真是搞不懂爷爷的想法,都已经回国了还留着那些东西干嘛……”

两个人一边小声嘀咕,一边走了进去。离床也越越近了。

现在夏尔越发能够看清楚床上躺着的人了。

身材高大,头发和胡子已经花白。再配上密布着皱纹的冷峻面孔,即使躺在床上也仍旧气度不凡。

这确实是他的堂爷爷。特雷维尔家族的掌舵者。

此时的他,正侧着脸看着自己。

不期然间,两个人的视线对上了。

虽然是病重期间,但是这个目光依旧是如此犀利,犹如能够将人整个看透一般。

夏尔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低头朝公爵鞠了一躬,但是没有说话。

而夏洛特则没有停下脚步,直接走到了床头,然后凑到了老人耳边低声说,“爷爷,我已经把他给带过了,有什么想说的事情您尽管跟他说吧……”

此时,她的语气在庄重中又饱含着悲凉,看得出是真正地为爷爷的病情而感到伤心。

公爵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慢慢抬起手,做了一个手势。

犹如得到了一个无声的命令一样,呆在床边的仆人和医生马上都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了之后,特雷维尔公爵重新看着夏尔,然后做了一个招呼他过去的手势。

夏尔听从了老人的指示,轻轻地走到了床边,然后伸出手,握住了公爵的手。

“请多保重,爷爷。”他严肃而又不失尊重地看着这位老人,“听到了您病倒的消息之后,我也十分为您担心,您尽量多静养一会儿吧,不用太过于劳累自己,对大家说,您早点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重要……”

因为夏洛特等人还将病情隐瞒着他,所以夏尔也不敢把话说得太严重,只好说一些十分常见的安慰,心里则暗暗有些伤感。

听到了他的安慰之后,公爵只是淡然摇了摇头。

“谢谢你。但是我的身体自己清楚,现在已经不是静养能解决的了。”

虽然十分虚弱,但是他的语气仍旧是一贯的生硬而且冷漠,好像说的不是他自己一样。

夏尔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爷爷,夏尔听到你重病之后就直接赶过了,你们好好说一下吧……”眼见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僵硬,夏洛特连忙打起了圆场。

“没什么好说的,人都有这个时候,我们不应该把精力放在无可挽回的事情上。”公爵冷淡地回抬起头盯着夏尔,“不要告诉维克托。他自己最近身体也不好,不用让他瞎担心了。”

“我知道。最近我是不会跟他说的。”夏尔连忙点头答应了下。

这时夏尔心里已经明白了,虽然儿孙们对公爵一直隐瞒着病情。但是他心里应该已经有所预感、并且做好心理准备了。

一时间,他的心里也愈发有些惆怅,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你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就不要摆出茫然无措的样子了。”公爵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提高了声调,“你不是想要做一番大事业的吗?那就打起精神!想要做个经得起一切考验的男子汉,就必须坚强,必须能够从容地面对一切!”

老人的呵斥。让夏尔心里一震。

“好的,我明白了,下。”他连忙打起了精神,然后挺直了腰杆,严肃地看着老人。“我是预备为您做任何事的,请尽管支使我吧。”

“这才像点话。”看到夏尔的表现之后,公爵的语气终于软了一些,迎面而的视线也稍微放松了了一点。

而夏洛特也只是对夏尔无奈地笑了一下,好像是在为爷爷的态度致歉似的。

一时间。夏尔只是握着老人的手,一直都没有说话。

虽然气氛好像生硬紧张,但是夏尔突然觉得这种安慰,反而比自己满口言不由衷的虚词要热切得多。

沉默了半晌之后公爵终于重新开了口。

“我想。你这儿之后,已经听夏洛特说过我的想法了吧?”

“是的,我已经听说过了。当时确实十分震惊。”夏尔点了点头。

“从你的话看,你已经同意了我的安排?”公爵低声问。看上去好像十分笃定。

也对,确实也不会有几个人会想要将这样大的一笔财富往外面推。

然而……

“不。我并不希望完全照您的意志行事。”夏尔直接回答。

“嗯?”公爵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他的目光好像又严厉了几分。“是菲利普在说什么怪话吗?不要管他,这个家是我说了算,我想怎么处置,他们没有插嘴的余地!”

“不,我并不是因为顾忌他,而是……考虑到一个原则。”夏尔摇了摇头,“如果只是单方面从您这里索取好处,却不付出任何东西的话,恐怕这并不公平,也不会得到大家的认同。不管您的本意如何,最终,在我们一家人当中,只能造成纷争与不合而已……”

“你什么时候需要害怕他们了?到时候强压着他们听你的不就行了?”公爵不耐烦地回答。

为什么非要抢着把家业交由自己保管呢?

夏尔实在闹不明白公爵的心态了。

但是,他自有自己的步调。

他朝夏洛特打了个眼色,而夏洛特也心领神会。

“爷爷,您别生气,其实……其实夏尔并不是违抗您的安排,而是……而是另外有一些打算。”

接着,夏洛特将夏尔之前的打算和安排,以及和父亲的交涉,都一五一十地说给了老人听,只是略过了自己和哥哥的争吵。

听着夏洛特的叙述之后,公爵越发感到惊奇,然后以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夏尔,看得夏尔有些不自在。

“您觉得我的这个安排怎么样?”他有些悻悻然地问公爵。

“我同意你的这个意见,夏尔,你的慷慨超出了我的预计。”片刻的沉默之后,公爵低声回答。

然后,他又加上了一句,“同时,也替夏洛特感谢你。”

不管怎么样,他确实爱着自己的孙女——虽然不知道爱到了什么程度。

虽然公爵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夏尔心里清楚,这已经是这个老人难得的夸赞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只要您能够同意,那就最好了。”

公爵一直端详着夏尔,然后慢慢地从夏尔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

“现在看……我和维克托确实是做了一个极妙的安排啊……”他微微叹息了一声,好像带有某种难以言说的感慨,“夏洛特,夏尔,你们两个,一定不要辜负我们的期待,好吗?”

夏洛特连忙点了点头。

“我会的,爷爷,我会遵照您的吩咐,守护好这个家庭的……”她语气有些哽咽,好像要哭了一样。

而夏尔也应了下。

“你好像还是有些疑惑?”公爵突然又问夏尔。

看得出,他的精力已经衰颓了许多,所以说话也尽量想要言简意赅。

“是的,我还是不太理解为什么您要这么安排。”夏尔干脆地回答,“如果你是担心他们父子两个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做得这么决绝啊?他们……他们一定不会开心的……”

“他们不开心,总比完蛋要好。”公爵冷冷地说,“我已经考虑好了……在我和维克托之后,特雷维尔一家应该有一个说一不二的领头人,绝对不能分道扬镳。我仔细想过了,我的儿子和孙子……都不是可以肩负这种重任的人,那么我还有其他办法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菲利普父子两个我还不知道吗?个个都是心高气傲,如果没有钳制,他们会听从你吗?”公爵冷笑了起,然后抬起手指着夏尔,“现在,他们就必须听从你了,而不会自作聪明地犯下过失,也无法去败坏家业了……这不是很好吗?”

而我……却也同时承担了保护他们父子两个的义务,决不能让他们受灾。夏尔在心里补完了公爵的话。

他忍不住再度看了看公爵的脸。

虽然苍白,但是仍旧坚毅。

他就算濒临死亡,也比大多数人更有意志力。

如果不是碰上了变幻莫测的时势,让他两次失去了前途,这个人应该是能够做出多大的事业的啊!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

“好的,我没有别的意见了,我接受。”

“很好。”公爵微微笑了起,“你们的曾祖父一定没有想到过,仓惶逃出法国的我们竟然还会有今天,至少,我已经对得起他了。”

……………………

“真替爷爷感到伤心啊……”当离开了房间之后,夏洛特还是有些悲伤。

“别这样,夏洛特,打起精神吧。”夏尔握住了她的手,然后突然问,“那些工具,以后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还能怎么处理呢?那么丢人的东西,扔了算了,难道还留着?”

“这有什么丢人的啊?夏洛特……”夏尔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她的脸,“要不是他修了那么多年鞋,世上怎么可能还有我们存在?你的爷爷用自己的努力拯救了我们一族,我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才对啊?”

“自豪什么啊……”夏洛特摇了摇头,然后忿恨地看了旁边一眼,“要不是那些可恨的暴民,我们一家怎么会蒙受这种屈辱?”

夏尔不再说话了。

她虽然爱自己的爷爷,但是从未理解过他,也不可能真正理解他。

真是……幸福的人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