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族之争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家族之争


                

在冬日的寒风当中,夏尔紧紧地握住了夏洛特的手,两个人一同向夏洛特的家中走去。≥

听到了夏洛特的转述之后,夏尔心里也感到颇为沉重,而正因为能够理解夏洛特此刻的心情,所以夏尔也不再多话,只是用自己的手传递心中的千言万语。

而这份沉重中间,也不可避免地夹杂着一丝疑惑——特雷维尔公爵对自己身后事的安排,着实令他有些奇怪。

夏洛特的话虽然不尽不实,但是夏尔已经基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特雷维尔公爵打算在自己死后,将自己的家产不直接按照传统的代际继承规则传给儿子小菲利普-德-特雷维尔公爵,而是想要将这些财富尽量货币化,然后变成本金难以直接动用的信托资产。

虽然这个决定有些古怪,但是在这个年代的欧洲倒是也并不罕见——豪门巨富为了让子孙后尽量保住资产、避免因为不肖子孙乱挥霍而导致倾家荡产,确实是经常用这种方法对家庭财富进行信托化。

真正让夏尔感到惊奇的不在这里,甚至特雷维尔公爵将自己的孙女儿的孩子也算进受益人的行为,也只是让他略微有些惊讶,当然,还有一些感激。

真正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在——特雷维尔公爵,并没有选择让他的儿子,而是打算让夏尔和夏洛特两个人当这笔财富的管理人!

这位老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老人家就是有这么信不过自己的儿子吗?

一想到这里,夏尔忍不住在心里微微苦笑了起。

虽然天上给自己降下了一大笔财富,但是这很可能并不能算得上是意外之喜。

已经算是发迹了的夏尔。并没有为这种安排感到有多高兴,反而心里有些忧虑。

如果真的这样安排了。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自己未的岳父呢?而他,又该怎么面对自己未可能将要跟女儿和女婿要钱花的窘境呢?夏洛特的哥哥和弟弟。又该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想,虽然小特雷维尔公爵一向个性风趣随和,但是夏尔觉得就算再怎么随和,也不至于对这种情况还能感到心平气和。

莫名的,他感觉头疼了起。

他并不反感为特雷维尔公爵帮忙——既然都要娶夏洛特了,他当然乐意为她家帮上忙,况且再怎么说也是近亲,多帮忙也是应该的。

但是,帮忙归帮忙。要是惹上家族纠纷就麻烦了。

“夏洛特,要不……要不我们……”踌躇了片刻之后,在踏入了公爵府上的大厅之后,夏尔终于下定了决心,附在夏洛特的耳边说,“要不我们先去见见您父亲吧?”

夏洛特转过头,看着夏尔。

“你还是在为刚才我说的那件事烦心吗?”

毕竟是相处过那么多年啊……

“是啊,夏洛特,我觉得……你爷爷的这个想法。我们还应该仔细考虑一下。”夏尔努力想着措辞,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你想想看,我们就要另外成家了。再这样管本家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啊?你又不是外家人,你也姓特雷维尔啊!”夏洛特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爷爷是因为相信我们,所以才打算这么安排的吧?这是何等的信任啊。我们怎么能够轻易辜负呢?

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爸爸和哥哥是怎样的人。他们现在就已经是花钱如流水了,要是以后没有了爷爷的约束,他们胡作非为起,究竟会闹成什么样呢?我要是爷爷我也担心呢。如果爷爷不说,我当然不会管这么多,可是现在爷爷都有了这样的意向了,我不觉得我们需要退让。”

因为这些话都太过于有道理,所以夏尔顿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夏洛特虽然同样性喜奢侈,但是家族观念很重,不会为了一己之私而将全家的财产置于危险的境地——也许正是因为看重这一点,特雷维尔公爵才做了这样的打算吧。

可是,有时候,在亲人的金钱纠纷上面,是难以用“道理”评说的。

“哎……洛洛特,这不是什么退让不退让的问题啊……”想了片刻之后,夏尔重新开了口,“我们一家人,没必要为了这种事卷入到无意义的争执里面,不是吗?一家人嘛,就没必要计较那么多了,你想想看,如果你父亲和你哥哥以后想要用大钱的时候都要经过你我的批准,那多让他们下不台啊?这会带嫉恨的。”

“哼,这时候又跟我们家讲亲情了,平日里不都不屑一顾的吗?”夏洛特不满地横了夏尔一眼。“我还不知道你?你就是怕麻烦!真是的,有必要这么担心吗?我们只是在执行爷爷的意志而已……”

看着夏洛特这个略带怨怼的眼神,夏尔瞬间就明白了她心里的真意。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夏洛特对她爷爷的这个安排是十分满意的,因此哪怕可能惹怒父亲和哥哥,她也不想轻言放弃。

“洛洛特……事情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夏尔叹了口气,轻轻抓住了她的手,“没错,通常情况下我并不害怕麻烦,如果是对待一般人,我要么用舌头要么用刀枪,总是有办法的。可是,这可是你的至亲啊,我们说理能说清吗?说不清的时候,难道我们还能用刀枪吗?”

“这又不是我逼着爷爷做决定的,当时我也跟现在的你一样意外好吗?”听到了夏尔的劝解之后,夏洛特也皱了皱眉头,同样抓紧了夏尔的手,“你尊重父亲是好事。但是为什么要因为这种尊重,而破坏爷爷的一片好意。也破坏你我的孩子未能够得到的权益呢?夏尔,别怕那么多。爸爸他们还未必生气呢。”

哦,我们的孩子……夏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

婚都还没结呢,真亏她想得那么远啊!

夏尔这时想起了,之前和夏洛特在一起的时候,夏洛特好像确实隐约提过担心以后次子甚至三子的财产的问题……难怪听到爷爷的安排之后,她会这么开心啊。

夏洛特如此在为他们的未着想,也许确实有些荒唐可笑,但是确实值得感动,尤其是在他还这样对待她的情况下……好吧。这事不能想了。

努力将自己心中的歉疚感掩饰下去之后,夏尔重新恢复了平静,

然后,他将夏洛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怀中,认真地看着对方。“洛洛特,其实……你真的不用担心那么多的,一切都有我。难道你不相信我吗?虽然现在还不够显赫,但是我毕竟已经小有所成,难道你还不相信。我能顾挣到你所需要的一切吗?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么我们又何必去为了我本就能够挣到的东西,去面临和你父亲的争吵呢?”

夏洛特被这突如其的一席话,弄得几乎有些手足无措起。她的手隔着外套。感受着夏尔微微颤动的心跳,和这深情的凝视,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也骤然加速了起。脸也有些发烫。

又了,这家伙真是能骗人!她在心里恨恨地想。但是却怎么也抽不回自己的手。

片刻之后,她放弃了抽回手的打算。但是还是别开了视线。

“夏尔,我当然相信你了,可是这是两码事,我们不是在强求什么,而是在执行爷爷的意志,如果我们放弃的话,失去一大笔收益还是小事,恐怕爷爷会更加不开心吧……不,我们不应该这么做。”

看着她的样子,认识了多少年的夏尔就明白了——虽然口上如此说,但是她的心里已经软话下了,如果夏尔再继续说几句,恐怕她就会顺势下台了吧。

但是,我真的应该再强行要求她改变主意吗?

夏尔突然心里闪过一个想法。

不,他不想再强行让夏洛特为自己而改变心意了——她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自己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依着自己的心思。

那么,在家庭纠纷和让夏洛特开心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折衷办法呢?

夏尔不禁皱起了眉头,努力思索了起。

你不是一直很自负自己才智高超吗?这是你表现的时机了,否则,你的一切只不过是空口大话而已——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片刻之后,正当夏洛特对夏尔的反应感到奇怪,想要开口问询的时候,夏尔的眉头终于重新舒展开了。

然后,顾不得可能有旁人在场,他突然一把将夏洛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低下了头,凑到了夏尔的耳边。

“喂,你干什么啊!”夏洛特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招,然后马上剧烈挣扎了起,“发什么疯呢?”

但是,夏尔抓得很牢,所以她并没有挣脱。

然后夏尔轻声开口了。

“夏洛特,我想了一个主意,也许能够既让你爷爷开心,也稍稍避免大家伤了和气。”

“什么……什么主意呀?”因为夏尔口中的热气不断拂过脸庞,夏洛特的脸也变得更加红了起。“你先放开我,现在怎么能这样?多丢脸啊!”

夏尔并没有听从她的嘱咐,而是继续在她的耳边,说出了自己的主意。

夏洛特听了他的话之后,渐渐地,她停下了动作,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这样行吗?”

“你说行就行,看你咯。”夏尔笑着回答。

夏洛特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而夏尔也没有别的动作,任由她先考虑一下。

“如果……如果……你不觉得难办的话……”片刻之后,夏洛特有些迟疑地看着夏尔,“那就这样办吧?”

“那好吧,先带我去见见你的父亲吧。”夏尔摊了摊手。

也许是夏尔的错觉,他总觉得夏洛特的眼中充满了炽热的爱意。

………………………………

当夏尔和夏洛特到小特雷维尔公爵的书房时,夏尔愕然发现。夏洛特的哥哥菲利普和弟弟欧仁都已经呆在了这里,而且脸色好像都有些凝重。

好家伙!夏洛特还说他们不生气?这不是狠生气了吗?搞不好之前已经吵过架了。难怪夏洛特突然急着将自己叫过求援……夏尔在心里暗想。

不过,他很能理解对方的心情。任何人在听说自己以后居然要经过女儿或者妹妹的同意才能花钱——而且是本就应该由自己继承的钱——都会感到十分不舒服的。

“啊哟。我们的大小姐终于把帮手给找啦!”一看到夏尔,菲利普就笑着打了个招呼,不知道是调侃还是讽刺。“夏尔,晚上好。”

“嗯,晚上好,菲利普。”夏尔亲切地朝他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堂伯父,“先生,我为公爵的病情感到十分沉痛。也希望您能够从这种巨大的打击中恢复镇定。”

“嗯,谢谢你,夏尔。”堂伯父貌似平和地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想必夏洛特已经跟你说过了吧?哎……爸爸恐怕确实……确实没多少时日了,以后尽量多我们家吧,多见几面也是好的。”

“是的,我会的。”夏尔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扫视了这父子三人一圈。“看你们在这儿已经呆了很久了?”

“是啊,确实很久了……我们还得为将想办法呢,看看能不能从你们两个手里多讨一点东西。”菲利普还是那种略带着调侃和嘲讽的笑容,“毕竟以后我可得靠奉承你们过活了……”

“菲利普。你说这种怪话干什么?”一听到哥哥如此讥嘲自己和夏尔,夏洛特忍不住有些不满了,“我都说过了。爷爷的安排我事前不知情,也没有特意去影响过他。所以这是他自己的决定而已!再说了,爷爷只是决定怎样处置自己的财产而已。他完全有这个权利,而你……你自己的财产又有谁会管呢?如果你不是那么花天酒地游手好闲的话,你早就可以给自己存下一些家私了,又有谁能管你?自己挣还怕有别人枪吗?”

“呵?还说我了?”一听妹妹这么指责,菲利普显然被引燃了,“小姐,你又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的吗?难道你在那些见鬼的衣服和香水、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珠宝和鞋子上面花的钱,比我花少了?多少年爸爸给你的钱少了吗,你还不是一样挥霍?现在找了个好丈夫,就忘乎所以了,还忘记了自己做派……”

“呸!我至少还是量入为出,你呢?总比你到处借债好吧?”哥哥的话,让夏洛特大怒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偷偷在外面借了多少债?为什么什么赌钱,还有什么情人,你到底花了多少钱?告诉你吧,别打什么鬼主意了,这些债务你得自己偿还,我们可不会用家里的钱替你兜底!”

“哼哼,你们看,你们看!现在就已经摆出这样的派头了,真是了不起啊!”菲利普涨红了脸,然后看着爸爸和弟弟,冷笑了起,“爷爷还真是好啊,一下子给我们找了个这样刻薄的主人,我们下半辈子可算是有福啦,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当然没有一个人应和了。

看,吵架一直是集中在这两兄妹之间啊。

夏尔再次感到了一阵头疼。

这种家庭纠纷,太过于麻烦了,真是想让人避之不及啊。再怎么光鲜亮丽、温文尔雅的贵族,谈到钱的时候,照样也得是这幅样子,实在是让人……无语。

但是,就算再怎么想要回避,现在也不是他应该回避的时候了,他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理应站到夏洛特的前面去。

然而,就在夏尔想要说话的时候,小特雷维尔公爵突然开口了,“别吵了,你们这像什么话?还嫌在下人们面前没丢够人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