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刻意的安排

第一百三十八章 刻意的安排


                

带着满腔的快意,夏尔将已经有些失魂落魄的德-特里沃先生给打发走了。『≤

不得不说,对方的这种失落之极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不枉了自己特意今天还将他叫了过。

然而,当面让他下不了台只是开始而已,他接下还要继续清理这个人残留下的影响力,绝对不会留一点情面。

没错,他从就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尤其是对那些威胁过自己的人,更是没有一点宽容之心——在能够办到的时候,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将威胁铲除干净,不给自己留下一点麻烦。

这是你们自己选的。

冷笑了片刻之后,他就将自己的思绪重新收了回,继续处理自己未完成的公务。

而就在此时,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他连忙应了一下。

然后,门打开了,他的秘书小心地走了进。

“什么事?”他头也不抬地问。

“这是刚刚送过的,先生。”秘书小心地将一张便蔑递到了他的桌子上。

嗯?夏尔心里微微一惊。

片刻之后,他直接拿起了条子,心里则在猜测这是谁送过的。

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的秘书是绝不可能敢于随便帮忙递条子的。

然后,一看到便蔑上的娟秀字迹,他马上就明白了过。

这是夏洛特写过的?

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立马重新振作了起,夏尔连忙端正了态度,认真地看了起。

“我们最近见面太少了,您真的有这么忙吗?可否抽出一些空。到我这儿一趟,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想要告诉你。早点回复。夏。”

看完了之后,夏尔忍不住苦笑了起。

字条很短,上面的字很浅显,但是他却久久地无法将字条放在一边。

夏洛特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太好,似乎很有一些被冷落了之后的哀怨感,没准接下会对自己发脾气吧。

不过,最近确实自己很少同她见面了,她就算心里不开心也是很正常的吧……一想到这里,夏尔也释然了。

说实话。他心里确实对夏洛特有些愧疚——因为公事繁忙而冷落了夏洛特是小事,更重要的是,玛蒂尔达和玛丽的事……好吧,不能再去想了。

于是,带着一丝苦笑,他拿起了笔,很快就同样写了一张便条。

“好的,我知道了,今天下午就过找你。等我。抱歉,最近实在太忙。爱你的,夏。”

然后他将这张便条递给了秘书,“将它交给那位送信的听差吧。让他直接送回去。”

“好的,先生。”秘书连忙应了下然后拿走条子离去。

…………………………

“夏尔,你今天可是舍得赏光了啊!”

将一切公务都办完了之后。夏尔在傍晚时分到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

此时已经是深冬时节了,天气已经变得十分严寒。哪怕是下午气温也不高,走下马车之后夏尔深吸了口气。然后突然打了个寒噤。

在办公室呆久了,确实难以适应户外的气温。

几乎是他刚刚走到前庭的时候,夏洛特就已经迎了过,然后有些不悦地看着他。

一看到夏尔,她就微微蹙眉,显然有些不高兴的样子。

因为是冬天,她穿着厚厚的白色冬裙,金发也只是简单地梳了个辫子盘在脑后,并不像夏天那样花枝招展,反而显得有些庄重,不过看上去反而又多了几分别样的魅力。

可是,夏尔看着她这娇颜,心里难免又产生了一丝歉疚感。

“抱歉,夏洛特,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最近……”

“好啦好啦,我知道,您身负重任,公务繁忙,抽不出时间……”夏洛特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真是的,每次都是这种理由,我听都听烦了。”

“可是这是实话啊!”夏尔叹了口气,“别人不知道,你肯定会知道的吧?好了,洛洛特,别生气啦,我们先进去吧,这里可冷死了。”

“怕冷你就多穿点啊!真是的,从小时候开始就不知道看天色!”虽然嘴上说得这么厉害,但是看着夏尔有些瑟缩的样子,夏洛特也不再多纠缠,转身就带着他往自家的宅邸走去。

“今天你说要跟我说一些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呢?”一边走,夏尔一边小心地问。

“怎么,先生,没事的话您就不想这儿吗?”夏洛特有些不满地横了他一眼。

“哦!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了!”夏尔连忙摆了摆手,“我只是说,如果发生了什么大事,您跟我先说一说,我好留个底。”

没想到,当他这么说之后,夏洛特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然后微微转过了视线,看了看旁边。

“怎么,真发生大事了吗?”看到夏洛特如此表示,夏尔心里也微微一惊,“快跟我说吧,洛洛特。”

“别这么大声啊,笨蛋!”夏洛特不满地横了他一眼,然后微微犹豫了一下,仿佛是在选择措辞一样。

夏尔连忙凑到了她的身边。

接着,她终于下定了决心似的放低了声音。“夏尔,事情你先别外传。”

“好啊,我当然不会了,快跟我说吧!”夏尔连忙回答。

“爷爷……爷爷……”夏洛特微微垂下了眼睛,好像有些惊慌,又有些沉痛,“今天又发了病,差点晕厥了过去。听医生说……听医生说,可能,可能……”

说到这里,夏洛特的鼻子突然一酸,语气里面也多了一丝哽咽,“可能活不下几个月了。”

“啊?”虽然夏洛特的语气很轻,但是夏尔听仍旧像是惊雷一般。

虽然早就知道特雷维尔公爵最近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但是真的没有想到,居然会恶化得这么快。

这位精明、甚至可以说有些冷酷的堂爷爷,竟然将要离世了?

“这……这真是太可怕了……”片刻之后,他语气有些干涩地回答。

“是啊,太可怕了……”夏洛特闭上了眼睛,眼角似乎有泪光划过,“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呢,爷爷居然要离开我们了!我…………我从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啊!”

看到夏洛特突然这么伤感的样子,夏尔慢慢地恢复了镇定。

虽然他也很伤感,但是毕竟这是堂爷爷,还不足以让他有那种喘不过气的切肤之痛。

况且,此时就算哀痛也无济于事。

“洛洛特,别哭了。”他将夏洛特拥在了怀里,尽力将自己的安慰传渡到她的心里,“人都将有这么一天,谁也逃不过去的。况且,他现在都快八十岁了,就算真的……真的告别了我们,那也……那也没办法。”

“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是……可是还是忍不住伤心啊。”在夏尔怀中的夏洛特闷声回答,似乎还是带着哭腔,“那是我的爷爷啊!”

一听到夏洛特如此回答,夏尔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好,只得更加抱紧了她一些。

因为性格的缘故,夏洛特对爷爷恐怕比对父亲还要亲。她恐怕是自己一家人当中,对特雷维尔公爵的安危最为关心的人了——正因为如此,她受到的打击恐怕也是最大的。

“好了,别伤心了,现在医生不是说还有一段时间吗?这段时间我们好好陪一陪他吧。”夏尔凑在夏洛特的耳边低声说,“现在,先带我去看看他吧。”

“我正准备带你去呢。”夏洛特轻轻挣开了夏尔的臂膀,“不过,夏尔,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嗯?什么事?”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他再度想起了便条上夏洛特的措辞。

“虽然我们现在都瞒着爷爷,但是爷爷好像有些感觉一样……自从醒过,就把爸爸找了过去,说了好一些事。”夏洛特仍旧压低声音在夏尔耳边低语,“中午的时候爸爸找了我,然后告诉我爷爷有了个决定。”

“决定?看上去是有关于我的?”夏尔有些不解地看着她。

“是的,准确说是关于我们的。”夏洛特迟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了下去,“爷爷想要重新处置他的那些财产。”

“这有什么需要重新处置的吗?”夏尔还是十分疑惑。

没错,夏尔看不出这有什么需要处置的地方——特雷维尔公爵只有夏洛特的父亲这一个孩子,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继承权上面的麻烦,到时候直接传给儿子不就行了吗?

“我当时听了也很奇怪,后爸爸才跟我解释。”夏洛特微微抿了抿嘴唇,显然是很犹豫的样子,但是片刻之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可能是害怕爸爸和哥哥胡乱挥霍,败坏家门吧,他想要将家里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大部分都转成现金,然后变成信托,这样他们就没办法随意花用了……”

接着,她的脸上突然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和羞涩,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按照爷爷的设想,他想让我们的孩子也做这个信托的受益人,同样平分每年的收益金。另外……另外……他还想让我们两个人做监督人,决定这笔钱的发放……”

“啊?”这下夏尔终于彻底震惊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让孙女儿和孙女婿管教儿子?这老人家太疯狂了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