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四十章 “王后陛下”

第一百四十章 “王后陛下”


                

“别吵了,你们这像什么话?还嫌在下人们面前没丢够人吗?!”

听到了父亲的呵斥之后,两兄妹只得互相瞪了一眼,然后停下了口。£∝

制止住场面之后,中年人转头看着夏尔,然后脸上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夏尔,让你看了笑话了吧?我想,已经不用再跟你解释发生了什么了吧?”

虽然努力想要装作漫不经意,但是夏尔看得出,他的眼睛里布满了细细的血丝,而且神态当中也有着难以掩藏的焦虑。

他十分理解这位岳丈的心理。

打击确实太大了。

钱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这件事对他的心理上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父亲摆明了不信任自己,不想让自己安安稳稳继承自己的一切,这恐怕是任何一个儿子都难以接受的现实。

“嗯,夏洛特已经跟我说了,”夏尔点了点头,尽量不流露出自己的情绪,“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消息。我想知道……您是怎么看待它的呢?”

“还能怎么看待呢?他是一家之主,他是我的父亲,他想怎么处置就可以怎么处置。”小特雷维尔公爵长叹了口气,然后苦笑了起,“既然爸爸都已经这么安排了,我还有什么话说呢?如果爸爸坚持,我只能执行他的意志了,毕竟这个家本就是他做主的……”

虽然貌似平静,不过所有人都能听出那种不甘与怨怼。

“平心而论,老人家的安排确实让人十分意外……”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同样苦笑了起,“不过。我想,既然他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安排。我们也没有必要去强行违逆一个……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想法吧。”

“夏尔,你真要这么做吗?”菲利普突然插话了,“果然……果然啊,我就说啊,你怎么会舍得放弃呢?呵呵……哈哈……”

他就差直接骂“亏你平时摆出了不起的样子,结果事到临头还不是一样贪婪”了。不过夏尔也不为己甚,并没有反驳。

“我还是刚才的话,爷爷的意志必须得到尊重,毕竟因为他我们家才能够重新复兴。得到今天的地位。”夏洛特平静地说,语气里面充满了决心和笃定。“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这次一定要执行他的意志!”

“那是啊,谁会将巨额的财富推之门外呢?”菲利普大笑了起,然后怒视着夏洛特,“不过,抱歉,小姐,我可不打算就此认输。更加不会对你摇尾乞怜呢!”

“好啊,那你就放马过啊?随时等着你,先生。”夏洛特冷笑着回答。“我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够像个特雷维尔那样硬气。”

“你想看到的话……”妹妹的回答让菲利普怒不可遏了。“我迟早会让你看到的!”

“女儿啊,你真就要这样决绝吗?”小特雷维尔公爵看着夏洛特,然后他无奈摇了摇头。“都说女儿在小时候是天使,过了要嫁人的年纪就是恶魔。我总算明白了……”

“也不用说得这么厉害吧?何必呢,本就是父女啊。”夏尔笑着在旁边劝说了一句。“好吧,其实你们的想法我也能够理解,毕竟这事搁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感觉愉快……”

“算了,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别多说了,免得继续伤感情。”眼见大局已定,中年人无力地摆了摆手。“那么,我们去让公证人安排吧,也好让大家早点有个准备。”

正当他打算招呼仆人过叫人的时候,夏尔突然摆了摆手,阻止住了他的行动。

“先别忙着叫人,我们再商量一下吧。”他走到堂伯的面前,然后诚恳地看着对方,“我知道,您很生气,不高兴父亲不信任你,也不高兴我们这些小辈毫不谦让,您现在就算答应了了下,这种不高兴不还是留存在心底里的吗?照我看啊,与其到日后大家继续为这种事吵架,还不如现在大家就心平气和地坐下,找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更好的解决办法?

听到这个之后,菲利普父子都微微动容了。

难道为了避免纠纷,夏尔决定让自己和夏洛特放弃这个权利?他们心里都暗自期待了起。

然而,夏尔的第一句话,让他们的心都瞬间沉到了谷底。

“首先,我得说,这个家业本就是公爵本人的,他有权任意安排,我们理应尊重他的一切处置意愿。”

正当他们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夏尔继续说了下去,“但是,如果这种安排仅限于你们的话,对你们确实不够公平……所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之后,觉得我们应该可以采用一些更加好的办法。”

“什么办法?”菲利普狐疑地问。

夏尔看了看夏洛特,然后发现夏洛特正一直盯着他,等待着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目光里充满了期待和信任,以及,喜悦。

他的心莫名地产生了一股暖流。

“我的意思是,干脆将公爵划定的财富作为一个基金,然后将我爷爷和我的财富以后也都慢慢转入到这个基金当中,让整个特雷维尔家族都能够从中获益。”

“嗯?”他的话,让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

“是的,我的意思就是干脆让它变成整个家族的财产。”夏尔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以后,除了我的妹妹那一份儿她自己独享之外,我和夏洛特挣取的财富也都放在里面,虽然现在这钱不多,不过以后我有信心能够比公爵给出的还要多。而家族的成员,不管是您,是菲利普。还是子孙后代,人人都可以从这笔资金当中领取固定收益。我想……这样做,对大家最为公平吧?当然。我认为,管理权必须放在夏洛特那里——其一,她有时间,其二,她也有意愿让大家过得更好……”

然后,他夸张地挥了挥手,犹如在进行什么演说似的。

“就这样,特雷维尔家族经过了这样一番处置,就重新成为了一个紧密坚实的集体……”然后。他朝夏洛特讨好地笑了笑,“并且在夏洛特的监护之下,继续繁荣昌盛,迎向它最美好的未!”

“什么?”菲利普父子相对失色。

“按你这个主意的话……”片刻之后,菲利普终于说出了话,“这样……我……我不还是得受到夏洛特的辖制吗?”

“是的,我只接受夏洛特成为监管人,”夏尔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你们看这个主意怎么样?事前说好,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方案了。如果你们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们也没办法,只好按照老人家的意愿办理了。”

听到了夏尔明显的威胁之后,菲利普父子仍旧面面相觑。显然还是拿不定主意。

“好了,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想那么多做什么?”夏洛特眼见父兄还在犹豫,于是出言催促。“难道你们觉得这个结果不好吗?夏尔为了让你们消气,可是做了多大的让步啊。想想看,难道比起之前的结果。对你们不是更加有利吗,为什么还要犹豫啊爸爸?”

“如果你们非觉得一定要推翻老人家本人的意愿不可的话……那好,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为了配合夏洛特,夏尔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继续一唱一和,“那么,我们就只能硬的啦!”

虽然他本对这个事没什么兴致,但是现在既然大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就没有不帮夏洛特的道理了。

然后,他转过头,笑着朝夏洛特挤了挤眼,比了一个‘计划完成’的手势,然后有意加大了声音,让自己显得有些恼怒。

“好吧,夏洛特,没什么可谈的啦,我们干脆把家里所有人都召集过吧?特雷维尔一家人,大家都谈谈这个事情怎么办?”

“我早就说过会这样了,你偏偏要跑过让我受气!”夏洛特同样也暗地里回了他一个手势,但是语气同样变得严厉了,“依我说,早就应该把你爷爷叫过,让两个老人家自己做出决定!”

听到女儿如此说,小特雷维尔公爵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

他没想到女儿居然这么狠,搬了个小的当救兵之余,居然还会想到去搬老的当救兵。

特雷维尔侯爵是自己的叔叔,如果他们两兄弟一起做了个决定的话,那哪里还有自己多嘴的余地?到时候恐怕连一点小小的优惠都没有了。

仔细想想的话,其实女儿提出的条件也算是对自己有利。

加上了特雷维尔侯爵这边的财产之后,虽然同样无法动用本金,但是到时候除了父亲财产带的收益之外,每年的出息肯定会高上很多,至少可以供自己多花销一点。

虽然……还是要从女儿这里领钱。

一想到这里,中年人的心里就忍不住有些苦涩,对父亲也微微有些怨怼起。

“好了,别浪费时间了,早点告诉我结果吧,同意还是不同意?”夏尔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等会儿还要去拜会公爵呢。”

算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中年人心里终于下定了决断。

但是,还没有等他说出口,突然一个声音从房间的角落响了起。

“我同意姐姐的看法。”

所有人都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却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夏洛特的弟弟欧仁。

这个留着金色分发的俊俏青年人,脸上看不出什么喜怒。“我觉得姐姐刚才说的方案很好,就按这样吧,爸爸。大家别吵了,有什么好吵的呢?”

和哥哥不一样,他一直是很喜欢这个关心着自己的姐姐的,看到姐姐和哥哥因为这种事吵成一团,他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更何况,他本就不是长子。没有奢望过从父亲和哥哥那里得到太多东西,既然如此。还不如仰赖一下一向爱护自己的姐姐了,他觉得姐姐对自己搞不好还会比哥哥更加慷慨。

“好弟弟!”夏洛特十分高兴。笑着朝他招了招手,“你比你哥哥明白事理多了!”

欧仁腼腆地笑了笑,然后自觉地又重新缩回到了角落里,同时无视了长兄递过的愤怒视线。

“看我们又多了一票了。”夏尔的心里也颇为欣慰,“您还有别的意见吗,先生?”

两个老人,夏洛特一对,欧仁,就算开家族会议自己这边也是绝对优势。所以夏尔一点也不慌,悠悠然地看着自己的堂伯。

“没有别的余地了吗?”带着最后一丝希望,中年人低声问。

“没有了。”夏尔摇了摇头,“现在我们不是已经主动让步了吗?如果单方面只是我们索取的话,想必你们也无法满意,所以我们干脆也付出自己的,难道我们还不够有诚意吗?先生,您应该满意了。”

满意个鬼啊!中年人在心里暗骂,虽然夏尔貌似慷慨地将自己这边的家产和自己父亲合并在了一起作为家族财富。但是管理人不还是夏洛特吗?以夏洛特的性子,这和全落到他手里支配又有什么区别呢?

唯一的区别,也只是自己这边每年能领到的钱会多一份吧。

没想到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反而要去跟女儿和女婿领零花钱……中年人莫名地就忧郁了起。

算了。这事不能再细想了,哎……

“好吧,既然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哪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中年人颓然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就按你们说的做吧。”

得到了关键人的同意之后,夏尔和夏洛特相视一笑。

然后。大家的视线,同时集中到了菲利普身上。

抱有各种情感的视线,让菲利普感觉有些如坐针毡,他瞧了瞧妹妹,又瞧了瞧父亲,但是最后,他也只得低下了头。

“算了,你们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菲利普无奈地笑了出,然后夸张地朝夏洛特鞠了一躬,用那种略带嘲讽的语气对夏洛特说,“恭祝您的健康,夏洛特王后陛下!”

“谢谢您的祝福,特雷维尔先生。”仿佛是没有听出那种不满和嘲讽似的,夏洛特笑着同样朝哥哥行了个礼,“我会尽量让您过得舒服的。”

这个含而不露的威胁让菲利普微微抽动了一下,但是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那么,我们就照这个协议办理吧。”夏尔不紧不慢地说,“事情宜早不宜迟,我这阵子就会安排人处理的,你们如果还有别的意见的话,尽早跟我提,我会尽量考虑的。”

没有人说话。

夏尔耸了耸肩,然后看着夏洛特,也学着菲利普的样子夸张地鞠了鞠躬。

“王后陛下,以后记得给我多发点钱啊……”他笑着调侃。

此时的他,完全不可能想到,他无意中定下了后自己的集团当中由夏洛特负责管账,然后给家人、党徒和走卒发钱的规矩。

而这个菲利普为了嘲讽所起的绰号,也在后变得名副其实。

“哈哈,这就得看您的表现了,先生。”夏洛特笑得十分开心,伸手拍了拍夏尔的头。“如果您表现好的话,倒是也未尝不可哦~”

在夏洛特的胜利宣言面前,菲利普父子两个愈发郁闷了。

“我有事得出去了,你们继续聊吧。”菲利普不满地甩下了一句话,然后大踏步地离开了书房。

而小特雷维尔公爵自然就无法表现得那么失态了,他只是摇头苦笑。

“上帝啊,我就闹不明白了,我们为什么要养个女儿呢?”小特雷维尔公爵颇为郁闷地叹了口气,“我们把她看做天使,满足她的一切愿望和索求,让她过上我们能够给到的最好的生活,结果呢?她是怎么回报我们的呢?她眼巴巴地就跟着个混小子走了,一点也没有留恋我们!走了就走了吧,她还老想着怎么从自家里拨拉钱,甚至不惜让自己的父亲受苦!哎,这样的灾祸,幸好我只用经历一次啊……要是三个孩子都是女儿,我还不如现在就给自己一枪算了……”

“噗嗤……”听到了这位父亲半真半假的调侃和控诉之后,夏尔忍不住笑了出。

“爸爸!别这么说啊!”夏洛特不满地嗔了一句,“我只是在执行爷爷的意志而已,放心吧,我不是那种会对亲人刻薄的人,难道您还不知道吗?”

父亲摇了摇头,低着头不说话了。

夏尔和夏洛特对视了一眼。

算了,不能再继续刺激他了。

“带我去见见你爷爷吧,夏洛特,现在病人最重要。”夏尔眨了眨眼。

“好的,夏尔,跟我走吧。”夏洛特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夏尔离开了房间。

…………………………

“谢谢你,夏尔!”走到了走廊之后,夏洛特松了一口气,然后笑了起,“爸爸和哥哥一定气疯了!”

她没想到把夏尔叫过帮手之后,居然得到了一个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好的结果。

夏尔静静地看着夏洛特的笑容,一时没有回答。

夏尔自己也付出了许多东西,但是为了这个笑容,付出了又怎么样呢?完全是值得的。

至少,能够稍微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吧……

带着这种感触,他伸出手,又将夏洛特拥在怀里。

“你开心就好。”轻抚着她的金发,他笑着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