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愠怒与善解人意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愠怒与善解人意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在餐厅当中,惊愕不已地夏尔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位少女,大声问了起。

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之后,他原本是打算先吃点早餐,然后去部里处理公事的,结果刚刚在餐厅当中坐定,仆人就给他报告了一件让人震惊的事。

片刻的震惊之后,他马上让仆人将自己的妹妹和玛丽一起到了餐厅当中。然而,虽然他们是一起过的,但是她们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并没有平常那么融洽。

不过,这到没什么,小女孩家三头两头怄气是常态,夏尔也没有心情去管这种事。真正让他震惊的是玛丽的脸。

虽然隔得远看不太真切,但是很明显可以看出,一条淡淡的血痕从她的脸上划过,犹如一条搁在白布上的红线一样,看上去让人心悸。

“到底怎么回事!”眼见没有人答话,夏尔心里更加不悦了,再度大声喝问了出,“怎么闹成这样了啊?”

“没什么,先生……”玛丽轻笑了起,“我们只是一起玩了下,不小心才意外弄伤了,没关系的。”

两个人∞◆嬉闹,结果嬉闹到划伤了脸?这听上去太古怪了。

夏尔不禁有些狐疑地看着芙兰,然而她却好像在赌气一样,视线别在了一边,也不说话。

看到两个人这个样子,夏尔心里微微了然了。

很明显,刚才她们两个为了什么事吵了架,然后芙兰肯定是怒气之下失手伤了对方。

这太过分了。夏尔看着玛丽的脸,微微产生了些怒气。

他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会干出这种事——居然对自己的密友暴力相向。这还是那个一向温和柔顺的孩子吗?

“你的伤口没事吧?”他皱了皱眉头,然后站起。走到了玛丽的旁边。

“谢谢您的关心,先生,我没事的……”玛丽仍旧微笑着,微微抬起了脸,以便让夏尔能够更加看清她的伤口,“您看,伤口很浅的,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自然愈合。”

夏尔仔细看了看,然后发现玛丽的伤口确实如她所说不太严重。这才放下了心。

但是,即使如此,也必须好好管教一下了。

“你们为什么吵架?”他转头看向芙兰,皱着眉头问,“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芙兰还没有说话,玛丽就连忙说了起。“先生,真的只是意外而已,我们只是不小心才……”

“我在问她!”夏尔转过头去,打断了玛丽的话。然后重新看着芙兰,“特雷维尔小姐,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意外吗?”

虽然字面上看上去是在商量,但是语气里已经不容置疑。

也许是因为夏尔的眼神太过于严厉的关系。芙兰微微缩了缩,但是很快她就重新强硬了起。“没什么好说的,先生。一切您都看到了,我伤到了玛丽。”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到底为了什么事要吵成这样?”

芙兰抬起眼睛看了看他。却小心地将自己的怨气和怒气隐藏了起。直到对视了许久之后,芙兰重新别开了头。

“不为什么。我们只是为了一些小事吵了架,我一时生气就动了手……”她低声回答,努力让自己显得若无其事。

“一时生气你就可以这么干?”夏尔气得几乎要笑了,“你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妹妹的态度,让夏尔大为不满。

好在被伤到的人是玛丽,她会帮忙遮掩,不然要是传出去的话,妹妹的名声恐怕会受到很大影响吧。

从玛丽的态度看,她应该已经让了很久了,就连被伤到了之后也还是在帮着芙兰说好话,这还真是难能可贵。

眼看没有人为刚才的争吵解释,夏尔只好叹了口气,不再追问原委。只是,有一件事是必须要做的。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芙兰,你马上跟玛丽道歉,然后你们和好吧。”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总算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和缓了些,“现在,马上跟她道歉。”

伤人人之后,人家还帮你保持缄默,至少该说声对不起吧?如果连这点事都不肯做,那简直就是蛮横无理了——虽然人家现在算得上是寄人篱下,但是不能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吧?

更何况……更何况……好吧,这个就没必要去想了。

虽然他是这么说,但是芙兰却没有回应,好像置若罔闻。

“马上跟她道歉!”夏尔皱了皱眉头,加大了音量。

这妹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这时候不安抚一下玛丽,以后人家出去乱说怎么办?

“先生,您不用这样,只是一点小事而已……”玛丽连忙在旁边劝解夏尔,“芙兰现在身体不大舒服,您就让她先吃点东西然后去休息吧。”

“马上跟她道歉!”夏尔几乎是吼了出。

芙兰还是一动不动,只是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看上去好像十分抗拒。

真是的……为什么就这么不听话!

夏尔终于发怒了,现在的他早已经不再能够那么轻易容忍别人的冒犯。

他抬起手,想打妹妹一下,但是手在半空中终究还是转了个方向,转而抓住了妹妹的肩头,将她强行扳到了自己的身前。

“我跟你说了几遍了,没有听见吗?马上向她道歉。”夏尔看着略有些惊慌的妹妹,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不想让我勃然大怒的话,请你马上跟她道歉!”

芙兰睁大了眼睛,似乎难以置信地看着大发脾气的哥哥。这是她活了这么多年很少碰到的情景。

因为夏尔没有控制力道的缘故,痛楚不停地从肩膀上传,但是更大的痛苦却并非自于那里。而是自于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这个人,为了帮情人出气。居然不惜对我拳脚相加!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她并没有想过夏尔为什么要如此做,只觉得已经伤心欲绝。

悲伤和恼怒。让泪水再度涌上了她的眼睛,但是却被她强行地给抑制住了——在这两个人面前痛哭流涕,太丢脸了,她必须坚强。

就在此时此刻,她在心里下定了决心,决不让自己再次蒙受这样的耻辱。

接着,她慢慢转过视线,看着一脸关切的玛丽。

“德-莱奥朗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几度哽咽。所以她的话断断续续。但是勉强还是能听出,“我为我的……我的不理智行为,向您道歉,请您……请您……请您……”

说了几次,她都没能让自己把“原谅”这个词给说出口。

太耻辱了,太过分了……

“芙兰,没关系,我接受你的道歉!”玛丽当然能够察觉她此刻的心情,连忙直接答应了下。然后她不顾心中的恐惧,伸手拉住了夏尔的袖子,“先生,您看。她都已经道歉了,求您了,让她休息一下吧!”

妹妹这副哀伤的样子。再配合上玛丽的求情,终于让夏尔心软了下。

平心而论。她今天的事,又何尝不是最近那么多压力的累计而带的恶果呢?

“既然玛丽接受了你的道歉。那你就先吃点东西吧。”夏尔松开了自己的手,不过语气还是十分严厉,“但是请记住,如果再有下次,那就别指望我会这样轻松饶过你!现在,去吃早餐!”

然而,即使他松开了手,芙兰仍旧是一动不动。

她静静地看着夏尔,一言不发。

“怎么了?还想叫我喂你吗?赶紧吃早餐!”心情不佳的夏尔再催促了一遍。

“不,谢谢您,我不用了。”芙兰颤声回答,“我今天……胃口不好,吃不下东西。”

“你们两个在这里好好呆着吧,我就……我就……不碍你们的眼了!”几乎是大喊了这么一声之后,还没有等夏尔反应过,她转身就往回跑,很快就跑出了餐厅,跑上了楼梯。

看着她逃离的背影,夏尔又是一阵惊愕。

芙兰的反应太奇怪了,难道她们两个刚才的争吵有别的什么隐情?会不会……他的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先生,不要生气,芙兰她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其实她心里也很后悔,只是碍于脸面所以不肯让步而已,过一会儿就好了。”也许是害怕夏尔再发怒,玛丽在旁边再度劝了起,“您先吃完早餐去办理公事吧,这里我处理,等下我去带早餐给她吃……请相信我吧,比起您的大发雷霆,和风细雨恐怕更加有效。”

“要是她像你这样懂事就好了……”夏尔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颓然叹了口气,“真是的,都是这个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发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长大。”

夏尔这种含而不露的辩解,在玛丽看不足为奇——在他心里,恐怕妹妹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吧,就像每一个宠溺着自己孩子的父母一样……她想尽办法才没有让自己的哂笑露出于表面。

“嗯,毕竟是有您的呵护嘛,脾气大一点也很正常,更何况,芙兰平常还是个乖巧和善的人,真的很少发脾气,这已经很难得了。”玛丽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也是不谙世事的表现嘛……等以后在社交界接触的人多了,她就会懂得事理了——我只怕到时候还要世故过头呢!”

其实,哪怕是按照她和芙兰私下里心照不宣的协议,她也没有必要这样为芙兰说好话。她之所以这样不停为芙兰辩解,第一确实是出于对芙兰的友情,第二个原因是……她发现她很享受暗地里逗弄夏尔的快乐。

这样厉害的一个人,却在这里被自己逗得团团转,实在……太好玩了。

而夏尔当然不知道她心里这种隐秘的小心思,只觉得她现在简直可爱极了,说得每句话都顺着自己的心思。

“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夏尔苦笑了一下,“那么,我可否请你将这件事保密?毕竟……我想你也知道……”

“当然了,我怎么会说出去呢?”玛丽马上答应了下。“您放心吧,这件事从都没有发生过,我会好好地藏在心里的。”

“那就太好了。”夏尔松了口气。

然后,他又重新看着玛丽的伤口,然后心里颇有些担心。“你的伤口真的没事吗?还疼吗?要不我去叫医生吧?”

“不用了,这点小事叫什么医生呢!我自己就能够挺得住,您不用担心。”玛丽摇了摇头,然后突然又笑了起,“只是,恐怕最近我是没办法出门了,您交代给我的事情,恐怕这段时间……”

“哦,没关系!这些事我另外想办法休息吧,你尽管休息吧。”夏尔连忙摆了摆手表示不碍事,“要不这样吧,你最近在这里好好陪陪芙兰。”

“虽然我乐于接受这样一个任务,恐怕她最近不会太希望我出现在她的面前。”玛丽苦笑着回答,“考虑到她的心情,您还是让我另外做点什么事情吧。”

到底是什么事情,以至于芙兰竟然会生气到这个地步呢?夏尔的心里忍不住再度产生了疑问。

会不会……

“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们刚才是为了什么事情吵了起呢?”在这种担心的驱使下,夏尔忍不住有些迟疑地看着玛丽,“会不会是……?”

“您放心吧,我守口如瓶!”玛丽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好像在责备夏尔似的,“您交代我要守密的,我怎么可能宣扬呢?尤其是在芙兰面前!我们之间的争吵另有原因,只是……有些女孩子的私事,我们不太方便说而已。”

眼见对方如此说,夏尔总算放松了不少。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追究了,谢谢你,玛丽。”他朝玛丽点了点头。

“嗯,您赶紧去处理公事吧,这里的事情我办。”玛丽充满了崇拜地看着夏尔,“像您这样的国家要人,每天要做多少重大的事情啊!可不能因为我们而耽搁了!”

听到了她的话之后,夏尔心里突然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

这种话,夏洛特不会说,她只觉得自己在背道而驰;玛蒂尔达也不会说,她总觉得自己在浪费才华。

只有她,如此善解人意,会告诉自己,自己有多么伟大。

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值得开心一下。

也许爷爷干了件好事?他心想。

他伸出手,轻轻地抹了抹她受伤的那半边脸,然后轻轻低下头亲吻了一下。

“谢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