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卡尔马克思再论特雷维尔

第一百二十九章 卡尔马克思再论特雷维尔


                

在这数年当中已经给欧洲人民奉献了极多荒唐事的法国,如今又闹出了一桩大笑话。

这一场笑话发生在波旁宫。

神经过敏的资产阶级布尔乔亚们,总爱宣称议会是解决当前一切问题的最好方法,夸口说这是上帝最为伟大的造物,可以消除一切祸端,然而这场丑剧却让这种无聊可笑的吹嘘一下子就现了原型。

这场笑话是这样的:在一次议会质询当中,夏尔-德-特雷维尔,一位法国政府官员,公开宣称议会违背了宪法,并且拒不接受议会的命令。

而貌似不可一世的法兰西国民议会议会,虽然在受到了他的挑战之后怒不可遏,但是却在一片吵吵嚷嚷当中并没有给予他任何实质性的惩罚!

这是一桩多大的笑话啊!

1848年6月杀气腾腾地宣称要血洗巴黎才罢休的国民议会,如今却被人公然挑战却毫无办法!甚至连保卫自己也是如此迟疑!

一言以蔽之——这个貌似强大的怪物,如今已经因为精神分裂而陷入到了瘫痪当中。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恐怕我们要从夏尔-德-特雷维尔这个人身上说起。

——如果之前注意过笔者的文章的话,恐怕会对这个人并不陌生。这个年轻人是路易-波拿巴最为倚重的部属之一,协助他谋篡最高权力的助手。

而这个人也因为犯下了这累累罪行而受到了路易-波拿巴的无数奖赏——先是在铁道部中任职,现在又被放到了陆军部当中。

正因为如此,我们倒可以从这位年轻人的言行中。看出那位爱丽舍宫内捉摸不定的幽灵的倒影。路易-波拿巴将自己的这位亲信和得力助手放进陆军部,本身就证明了他现在的心情有多么急迫。他急于拉拢军队,以便为自己那昭然若揭的目的做铺垫。

议会中的秩序党当然也能够看出这种阴谋的痕迹。他们也同样作出了一个措施——他们要建立一支只属于议会的军队,以便同路易-波拿巴分庭抗礼。

然而,在波拿巴党人控制下的陆军部,直接拒绝了议会的决议,然后特雷维尔就在议会的质询当中发了一大堆的言辞,表示自己拒不接受任何分散陆军部指挥权的措施,最后公开宣称自己怀疑议会的合法性。

一个政府官员,公开质疑议会的合法性!

数年未息的法兰西荒诞剧终于又演到了全新的一章。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年轻人在国民议会当中的表演是早有预谋的。而不是一时冲动,这是一种试探,更是一种反对议会的公开鼓动,甚至可以说是波拿巴党人和秩序党人公开决裂的总预演。

两派政治人物镇压人民时其乐融融的假笑,终于在排除了一切敌人之后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恶毒嘴脸。

这再一次重复证明了布尔乔亚议会迷的虚妄——议会绝不会天然地带国家的团结,相反,如果国家在撕裂,议会除了痉挛之外什么也不会表现出,甚至会给国家带更加剧烈的痉挛。

而透过他们所争论的焦点。我们还可以发现更加有趣的东西。

那就是,这两派政治人物,一开始就将斗争焦点转移到了军队上面。

出于伯父留下的教义,路易-波拿巴一开始就注意夺取军队欢心。根据宪法规定,总统对军队也确实有支配权。但是,他不能亲自指挥军队——这就意味着只有当军队中最高指挥对总统俯首听命时。总统才能真正掌握军权,也正因为如此。几乎从一开始他就谋求让军队的统帅变成自己人。

经过了多次的努力之后,这位奸猾的野心家终于让自己的党徒当上了部长。而且还让他那个除了年纪之外,狡诈、贪婪和其他恶党毫不逊色的亲信也一同参与到了其中。

很显然,如果他的计划继续实施的话,那么法国除了军事政变之外,将不会有任何其他的结果。

路易-波拿巴的狂想,虽然邪恶但是并且新事物。

如果通过明智的双眼透视历史的话,我们可以明明白白地看清楚——不管多少年法国政府的御用史学家们怎么掩饰这件事实、怎么鼓吹所谓的‘光荣’与‘秩序’,自从1789年法国大革命以,这个高傲而又谦卑、冲动而又保守、杰出而又充满了庸俗的国家一直都是受到她的军队的支配的。军队可以任意服从或者抛弃一个政府,而得不到军队支持的任何一个政府都只能垮台了事。

当然,在帝国时代、在复辟王朝、在七月王朝以及在1848年的共和国时期,依靠或者协助军队进行统治的阶级有所不同。在帝国时期,是获得了土地的农民以及小资产阶级这个1789年革命的产物占统治地位;在复辟时期,是跟随着波旁家族回归法国的大贵族大地主们占统治地位;而在路易-菲力浦统治时期,是银行家们占统治地位。

而1848年的共和国,不也是同样的吗?那位屠夫卡芬雅克将军,不也正是在军队的支持下,才得以血洗巴黎,镇压掉真正的革命者的吗?

这些人在1850年继承者们,难道除了继续向军队献媚以夺取可鄙的权力之外,难道还会有别的创见吗?

由此我们可以看见,这群匪帮即使再怎么狡诈凶残,他们也无法给出什么新事物,而只能随着老拿破仑的教义行事——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国家最腐朽、最反动、最落后的一群渣滓。

路易-波拿巴除了狡诈之外,并没有德行和威望,在其他欧洲国家的眼中他也不值一提。为了谋夺原本不应该属于他的东西,他只能战战兢兢地请出亡灵给他以帮助,借已经逝去的名字、借助已经垮台了的帝国,以便博取那些仍旧沉醉在旧日幻象当中的人的欢心。

而这一套,却出人意料的受欢迎——人们在历史长河当中总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认为一切是可以重现的,而过去的总是好的。

靠着“帝国”这个已经被洗去了血腥气只剩下了所谓的‘荣光’的招牌,路易-波拿巴还将骗取到多少东西呢?

然而,路易-波拿巴的敌人们却更加虚弱。

在以欺骗手段夺取了议会多数地位之后,七月王朝的残渣们——那些精明务实的资产阶级们——并没有想要耽误任何时间,他们从一开始就为排除自己最厌恶最害怕的革命者而努力。他们通过一次次的内部清洗,将坚定而有战斗力的议员统统赶出议会,然后他们立法,剥夺了一大部分法国公民的选举权。

这些躲在阴影后的蛊虫们,自以为已经吞噬了革命的一切成果而沾沾自喜,他们绝没有想到他们的成功吞噬了他们自己。

他们削弱了自己的合法性,使得议会在人民心中非但不能成为代表机构反而声名狼藉,当他们面对波拿巴党人“诉诸全民”的威胁时,他们甚至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多少抗议也做不出!特雷维尔在波旁宫对他们的嘲笑,其实颤动着的是爱丽舍宫的黑影。

然而,任何具有头脑的人都看得清楚,德-特雷维尔这样的小丑的威胁,只是威胁而已,波拿巴匪帮是绝对不敢如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将权力都交给人民的。但是,这些虫子们在这种威胁面前只敢瑟瑟发抖,因为他们绝对不敢面对人民!为了继续享受自己偷窃的果实,他们甚至不介意向一个姓波拿巴的小人物摇尾乞怜!

在人民面前有多么穷凶极恶,在匪徒面前就有多么软弱无力——这是一切自诩为国家精英的布尔乔亚的宿命。

就这样,两帮政治娼妇在波旁宫这个貌似严肃实则滑稽的舞台上,争相表演哪一边更加胆大妄为、厚颜无耻,他们将法国的命运,托付到了一个可笑的舞台上,甚至都不屑于掩饰一下自己的丑陋嘴脸。直到最后,那位披挂着奥斯特里茨的炫目光环的野心家获得了胜利。他的‘辉煌’胜利,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将会继续侵蚀这个共和国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根基,并且最终将使得这个一开始就已经走入歧途的共和国,迈向最后的终结。

而对法国人和欧洲人说,灾难在那时候只是一个开始,而绝不是结束!

时间将会证明,路易-波拿巴和莫尔尼、富尔德、特雷维尔这群小丑们所组成的马戏团,将会在篡夺了一个伟大国家的最高权力之后,给我们献上多少可怕的丑剧和恶行,让欧洲大陆染上多少多少无辜者的鲜血。

还有多少人记得,特雷维尔在世界和平大会上面所做的大放厥词?有无数的证据证明,这帮匪徒的勃勃野心,绝不仅限于法兰西国境之内而已,不将整个大陆搅得血雨腥风直至最后的自我毁灭,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但愿法国人民早点从他们所给予人们的那种带毒的名为‘帝国’的麻痹药中醒悟过,早日摆脱压在他们身上的一切枷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