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决裂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决裂


                

“然后就遂了你的愿,对吗?”

玛丽的反问,让芙兰顿时就停下了笑声。…

她微微皱起眉头,盯视着对方。

然而玛丽在这种视线面前却毫无退缩,同样和她对视着。虽然站得十分近,但是横亘在她们之间的距离却好像有几里宽。

“我一直都在奇怪,为什么你那么聪明,却要把自己陷进这种危险的境地里,拿到你对萝拉会有这么大的信心吗?万一她要是有个闪失,岂不是你也会遭到莫大的风险?想不明白……所以我以为可能你被萝拉要挟了。”玛丽一字一顿地说,“但是……后,我想明白了,你之所以会敢于冒这么大的险,是因为原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害怕过失败,因为你觉得甚至失败都对你有利!”

芙兰心头一紧,那种好像被人看穿了的感觉,让她浑身更加不舒服了。

“你在说什么傻话?”

“难道不是这样吗?到了现在还想欺瞒我吗?”玛丽凑近了一步,眼中似乎散发出了慑人的光,“如果不是这么想的话,你不会像刚才那样跟我说话了,你会拿友情要求我守密,甚至哀求我饶过你的一时糊涂。你那么可爱那么娇弱,又有谁会忍心让你万劫不复呢?至少我不会——你从小就懂得利用这种资本。而你刚才是怎么样的?你在故意气我,想要激我去告发你……”

芙兰没有答话。她从没有想到,这位朋友居然会这么了解她。

也正因为如此了解,她从小到大所得心应手的武器。对她现在是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好吧,要猜测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也不难。”玛丽看着已经明显有了些慌乱的芙兰。继续说了下去,“如果被告发了的话。你就会面临生命危险了,而这个时候,为了保住你的生命,先生也就只好带着你离开——你就是这么指望的吧?”

眼见芙兰并不否认,玛丽又皱了皱眉头,“可是你就那么笃定,先生一定会抛下一切带你离开这里吗?”

“如果那样的话,死了不就好了吗?”沉默了片刻之后,芙兰平淡地回答。

“为了这么一点希望而冒上这样的风险。真亏得你敢去做啊!”得到了真正的答案之后,玛丽带着惊诧地苦笑了起,“我都不知道该取笑你好,还是该佩服你好……好吧,至少我羡慕你。”

“羡慕你?”

“是啊,至少你可以全心全意地爱上一个人,哪怕赌上自己的性命。至少我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玛丽微微垂下了视线,“算了,事到如今说这种话也没有意义……总之。你的打算就是先和萝拉合谋,如果成功了就借助她的力量,如果失败了就干脆用最激烈的办法决一生死?”

“随你怎么想吧。”芙兰漫不经意地回答,然后。她微微抬起了头,用自己最严肃的表情看着玛丽,“玛丽。既然你都已经猜想到这个地步了,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到底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所以,作为朋友。我恳求你……不要阻止我好吗?”

还没有等玛丽回答,她继续说了下去,“介入到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里,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呢?为了给非亲非故的莫里斯伸张正义吗?你不是这样的人吧?再说了,就算你不念及我们之间多年的友谊,也请别忘了,当年我是怎样帮助了你……”

在她劝说的时候,玛丽的表情一直都十分平静,但是唯有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明显地闪过了一丝痛苦。

“是啊,你帮助过我,我一直都记得呢。”玛丽勉强地将痛苦掩藏到了笑容之下,“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真的一直都非常感激你——哪怕这种恩情让我在你面前变得卑下,我也还是十分感激你。而且,你说得不错,我也确实不是那样的好人,我确实不对莫里斯的死感到有任何悲伤,更加也没打算过为他伸张什么正义……”

正当芙兰因为这个回答而心中暗喜的时候,玛丽接下的话,却又让她心头发紧。

“那么,你可以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芙兰充满戒备地问,此时的她,已经再也不敢小看这位密友了。

“在你的计划里,是将我摆在了什么位置呢?”玛丽低声问。“毕竟,你看,其实我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吧?我是你的密友,又和萝拉那么熟稔,别人恐怕也会怀疑到我吧?尤其是在你逃亡了之后,那位男爵如果气得发疯了,他会不会在乎我的辩解而那我的性命出气呢?”

芙兰没有回答,碧蓝的眼瞳似乎突然被蒙上了一层灰雾。

“你是根本就没有想过,还是想到了却完全不在乎?”玛丽的声音仍旧那么平缓,好像是在说什么事不关己的事情似的,“……姑且就当做你没有想到过吧,那么,我现在还是想要问你,如果事情非要闹到你必须逃亡的地步,你会打算怎样安排我?”

“如果到时候真的出现那种最坏的状况的话,我……我也可以安排你也逃出这个国家。”停顿了许久之后,芙兰涩声回答,“不过我想你应该不至于碰到这种风险。”

“也许确实不会,但是……这绝不会是我想要看到的结果。”玛丽低声回答,“如果你死了,我失去了好友,会很伤心;你逃亡了,我就得失去特雷维尔家族的庇护,同样也会十分伤心。”

“那你就祈祷我和萝拉一切顺利吧,如果那样的话,你就不是能够得偿所愿了吗?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反而会继续得到我们尽可能的帮助。”芙兰微笑了起,“所以。现在,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吗?”

“你的意思是。叫我祈祷你和萝拉的胜利,然后等待你们恩赐的奖赏?”虽然语气平静。但是玛丽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笑容,“我已经知道这么多东西了,比起收买我,难道不是让我永远闭嘴比较安全吗?”

芙兰想要说什么,但是被玛丽摆手制止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但是萝拉呢?她连哥哥都可以杀死,为什么会在意我可怜的生命?”

“我会保护你的,决不让你受到生命风险。”芙兰连忙保证。

“是啊。你将恩赐给我奖赏和保护,只要我继续服从你……继续做你口中的管家婆……”玛丽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笑容愈发深了,“是这样吧?”

“不用说成这样吧?”

“难道不是这样吗?”玛丽反问。

然后,她微微蹙眉,给出了自己的答复。“不,我亲爱的朋友,我托庇于你已经够久了,我想我是时候让自己面对一切了——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可以挣取过,而不需要你的恩赐。”

“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的,我已经可以自己面对一切了,因为我得到了机会。”玛丽微微低着头。不管不顾地说了下去,“正因为我好不容易才得到了现在的希望,所以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毁损这种希望……哪怕是你也不行。是的。我的朋友,现在。我绝不会让你破坏你哥哥的利益,因为那就是我的利益。我不会让你逼着他逃亡的,因为他要留在这里,在我的帮助下实现他自己的野心,同时也让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混账!”心头突然燃起的怒火,然后芙兰下意识地痛斥了起。

“这是什么胡言乱语!”自好友从未见过的反抗,让芙兰心里头微微发怒了,“你何的勇气,可以说自己和他已经绑在了一起?”

“很意外吧?我居然敢于这样对你说话……没错,对自己的恩人说这种话确实十分混账,但是……”玛丽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了,然后毫不退缩地看着芙兰,“混账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吗?为了自己的爱,你绝没有顾忌过任何东西,你顾忌过莫里斯的生命吗?你顾忌过你爷爷的感受吗?至于我……呵呵,那就更没资格奢盼了。

更有甚者,你打算强迫自己的哥哥抛下自己所建立的一切,带着你落荒而逃,以便成全你最浪漫的少女梦!你想过他为了现在的一切付出过多少努力,耗费了多少心血,冒了多少风险吗?你如果不知道,那还有得可说,你明明知道却还是要这么做,这难道不算是混账吗?以爱的名义作出这种事,利用他对你的爱强迫他失去一切……你觉得又比混账的我高上了几分?恐怕未见得好在哪里吧?”

在玛丽一句句的诘问之下,芙兰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

“这只是最坏的打算而已,就算我也不希望抛弃一切离开这里,所以……所以对你说,最好不就是什么都不做,让我安安心心得偿所愿吗?”

“抱歉,恐怕对我说,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玛丽严正地回答。“我信不过萝拉也信不过你,比起你们,我更相信我自己——你们要是把事情搞糟了,那么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希望就化成了泡影。所以……我今天过跟你说这些,就是想要告诉你,不管你们有什么图谋,我都会想办法挫败你们的,同时也决不让你能够真的逼迫先生带你离开。”

“是吗?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什么希望希望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芙兰心里蓦地产生了一些焦躁,“还有,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这跟你有任何关系吗?”

她确实已经对这位朋友完全闹不明白了,发现了自己和萝拉暗地里的罪行之后,她既不告发也不袖手旁观,却选择了一条极为奇怪的路,就好像……就好像……是在完全以那个人的立场考虑一样。

她到底在想什么?

心里突然产生的恐慌,让芙兰打定主意要追问到底。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不要插手好吗?也许你不满于我的处世方式。但是这就是我的方式,如果你不想告发。那么就请继续缄默吧!否则强行掺和到这件事里,对你说有任何好处吗?如果你在心里还有一分我们的友情的话。就请听从我的劝告吧,否则……否则我恐怕,恐怕没法再让你呆在我的身边了……”

“如果我不听从你的话,不听任你去干傻事,不对你毁掉我的前途袖手旁观,你就不打算再恩赐给我近侍的地位了,对吧?”玛丽略带嘲讽地反问。“也罢,你是有这种优势地位的,自然可以随意威胁我。”

芙兰没有再多说什么。玛丽的嘲讽语气让她很不爽,所以她选择了默认。

“可是,你还不明白吗?既然我今天已经走到了你的面前,那就是代表我已经想好了一切……所以不用再劝我或者威胁我了,因为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所以……所以你知道的,这到底代表着什么,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早就已经互相了解了吧。”玛丽端详着好友的脸。然后苦笑了起,“另外,作为今天追问你那么多事情的补偿,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一股极其不祥的预感。突然从芙兰的心头冒起。

她突然在心里产生了一种感觉——自己即将面临到一道深不见底的黑渊。

“刚才你一直说我没有资格掺和你和你哥哥的事情,其实……在不久之前,这句话还是成立的。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没有等芙兰缓过气,毫不留情的打击终于随之而了。“因为,我现在和你的哥哥已经有了亲密的关系。嗯……非常亲密的关系。”

芙兰睁大了眼睛,好像一时间没有听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事情似的。

“没错,就在不久之前,我和你的哥哥上了床,虽然个中也许有不少原因,但是至少这一点是事实,无可更改的事实,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几天我都不敢出现在你的面前,生怕让你看出什么端倪……但是,在现在的这种状况下,我想我已经没有必要再跟你隐瞒了。”毫不留情的打击仍旧在持续着,“所以,你明白了我说‘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毁损这种希望’的意思了吧?现在,我确实已经和他连在了一起,我想你大概是没有办法把我驱赶开的。”

虽然口中说得如此笃定,但是玛丽的心中并没有那么有底气,她现在也不能确定夏尔对她到底喜爱到了何种程度,但是现在必须以最强硬的语气和态度和对方交涉,不能在对方面前显示出任何退缩。

不过,她确实深信,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夏尔确实是不会轻易抛开她的。

芙兰此时的表情已经难以用语言形容了。

从胸中涌上的血,让她的脸涨红了,然而大脑里的血却好像被瞬间抽空了似的,让她的头脑一片空白。在这种愤怒的驱使下,她的面孔已经不受控制地扭曲了起。

她绝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好友如此背叛——在不声不响当中,她居然就爬上了哥哥的床。

更大的愤怒,是针对另一个人的。

即使跟这个长得不如我的婊子上床,他也不愿意和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难以言喻的绝望感伴随着无比的愤怒,让她的心里似乎燃起了可以灼烧一切的怒焰。

她只觉得胸口闷得无法呼吸,剧烈地绞痛着,张开口大声喘息着,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着。

“你……你……”她微微颤抖着抬起右手,指着玛丽,好像想骂但又骂不出声的样子,最后低下头捂住了胸口。

眼见对方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玛丽心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恻隐之心,暗中怀疑自己究竟需不需要做到这一步。

“你没事吧?”在关切之下,她下意识地又向芙兰挨近了过去。

就在这时,芙兰重新抬起了头。

她灿烂的金发已经散开,有些铺到了前额,遮住了眼睛,在这些头发的缝隙间,美丽的蓝眼睛里,透露着一种让任何人都极度发寒的仇恨视线。

不好!

从心底里蹿升的危机感,让玛丽下意识地往后急退。

就在这时,芙兰的右手已经抄起了墙边的烛台,狂乱地向她扫了过。“去死吧,混蛋!”

玛丽只感觉烛台的尖端伴随着一阵强风吹拂着自己的脸,然后感觉脸上突然有些火辣般的痛感。

我的脸,被划伤了?

“呀!”

至高的恐怖,让她忍不住尖叫了起,然后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对于她这个年龄的女子说,毁容是比死还要恐怖的一件事。

触手可及的是温热的血液,玛丽的心沉到了谷底。

不会吧……不会吧……

她内心哀嚎了起。

但是很快,她摸到了脸上那一条细细的伤口。

还好,只是轻微的划伤而已,可以愈合。

她终于稍微定下了神。

然后,她重新看向了躺在床上剧烈喘息的芙兰,刚才在狂怒驱使下所发出的那一击显然已经耗尽了她的力气,以至于她的面孔都失去了血色。

现在我不欠你的了。

看着那张依旧姣好的脸,玛丽忍不住流下了一滴眼泪。

“可是我仍旧爱你。”她轻声自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