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与嘉奖


                

花费了几个小时之后,夏尔才将自己桌上的公文都处理完毕。☆→没办法,自从决定将原本由部长下本人审阅的公文都先交给自己过目之后,他每天都必须面临这样的和文牍的苦斗。

这些公文,夏尔都已经按照重要程度留下了长短不一的批注,只等接下让人拿去处理了。光是写这些批注,就让他感觉自己的手已经微微发酸。

这样不行啊。

虽然能够掌握更多的权力是好事,但是如果将自己陷到了这堆积如山的公文当中每天都无法自拔的话,那实在就太过于本末倒置了。

他决胜的地方,还是在政界当中。

啊,真希望快点把自己想要的那个机构给建立起啊,不然光是审阅文件,就得让自己再也没有精力去干别的了……已经颇感疲惫的他在心里轻叹。

不仅是在陆军部,在别的地方也是一样。

此时的他,愈发感到自己需要一个帮助自己处理一切事物的私人班子。因为,无论是政治界还是商界,他都已经牵涉到了太多方面,他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人处理。

我需要什么样的人执行这种工作呢?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得和自己的利益完全一致,而且头脑清晰、冷静,懂得如何处理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更加懂得如何守密;这个人还得不出名而且也不求显赫,甘愿默默无闻地为自己服务,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完全忠心耿耿。愿意倾尽全力帮助自己。

世界上存在这种人吗?一想到需要符合这么多条件之后,夏尔不禁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

阿尔贝?

不。虽然足够可靠,但是他太招摇,而且行事也不是那种缜密细致的类型,不行。

孔泽?

不,这个人有能力,但是野心太强了,只能控制使用,绝对不能赋予完全信任,不行。

想想去。他还是想不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此时,他才痛感自己的班底有多么薄弱。

哎,虽然已经得到了高位,但是毕竟时间太短,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确实还需要一番努力。

这时,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等等,如果女孩子也可以的的话……

玛蒂尔达?

不。片刻之后他又否决的这个念头——虽然从头脑和经验说她都十分优秀,而且也素低调,但是……她毕竟迪利埃翁家族的孩子,不会完全为自己考虑。他也不想让玛蒂尔达到时候为难。

那么……玛丽?

她有头脑,行事也果断,而且从之前的合作看。她确实忠心耿耿,也不追求出风头——准确说。是十分明白自己的地位是系于夏尔身上这一事实。

早上离开家时,玛丽的笑容又重新浮现到了夏尔的眼前。虽然被那一丝血痕稍稍破坏了气氛,但是仍旧不失魅力。

如果是她的话,倒是个不错的人选啊……他心中暗想。

踌躇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可以试试。

当然,他不会马上就付诸实施,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夏尔小心地收起了自己的疲惫,然后摇了摇桌上的铃,让自己的秘书走到了办公室当中。

秘书先是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将这些公文小心地拿了起,放在自己带的公文袋当中,打算等下就拿出去分发到各个部门当中。

然后,夏尔看了看怀表,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今天也该到时间了吧……

“午餐之后,去帮我将德-特里沃先生叫过,我有话要跟他谈一谈。”

因为夏尔突然开口,秘书稍微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反应了过。

“好的,先生。”他连忙点头应了下,“我这就为您去转达。”

眼见夏尔没有其他的命令,他小声地拿着公文重新退了出去。

……………………

如同夏尔所预料的那样,刚刚过了餐点时间之后,负责武器装备的司长德-特里沃先生就直接跑了过。

“哦,德-特里沃先生?好久不见。”看到对方轻轻走进自己房间之后,夏尔亲切友好地朝他打了个招呼,然后招呼他坐下,“最近还好吗?”

“托您的福……最近还好。”在夏尔面前,这张充满了皱纹的脸上现在布满了笑容,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倨傲无礼,“特雷维尔先生,您叫我过有什么事情吗?”

他的眼神游移不定,语气也十分谦恭,看上去有些不安。

看着他忐忑不安的样子,夏尔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起。

“哦,没事,您先坐。”为了让他放松下,夏尔有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加放松。

“好的,先生。”德-特里沃先生连忙点了点头,然后迟疑地坐了下。

虽然看上去是放松点了,但是还是有些掩饰不住的紧张,看上去简直是如坐针毡。

夏尔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决定继续再让他放松点。

“今天找您,并不是谈论那种严肃的公事的。”夏尔脸上摆出了那种和善的微笑,“我只是有些事情想要问问您而已,希望不至于让您感觉到不快。”

“哦,当然不会了,先生,我很乐意同您探讨一下公事以外的事情。”德-特里沃先生连忙摆了摆手,“毕竟,我们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您的指导。”

“啊,指导怎么谈得上呢?我这么年轻,而且之前从未有过服役的资历,我怎么有资格说指导您呢?”夏尔仍旧微笑着。“应该是您指导我才对,实际上。我十分尊敬您,在很多事情上都想继续寻求您的帮助。”

当听到夏尔的第一句话之后。德-特里沃先生脸上马上闪过了一丝惊慌——因为这正是他过去在部门会议上对夏尔的攻击之词,但是听到了后一句话之后,他总算重新定下了神。

他偷偷瞟了夏尔一眼,仔细看了看,发现夏尔脸上并没有任何不快。

“不,您千万别这么说,您是我国少有的青年才俊,我怎么有资格指导您呢?”不敢有任何耽搁,他连忙表了态度。“我们都很敬佩于您的胆量,以及通情达理。”

“没错,我确实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夏尔再度给了对方一些宽慰。

然后,眼见对方已经基本上放松下了,夏尔重新抬起了头,“今天将您叫过,我主要是想表彰您的。”

“嗯?”夏尔这突如其的表示,让德-特里沃先生有些惊讶。

“最近我对您的部门的办事效率十分满意。”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报告呈递的速度很快。而且事无巨细,没有什么隐瞒,这让我的工作轻松了不少,谢谢您。先生。”

得到了夏尔的鼓励之后,德-特里沃先生马上一喜,“您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先生。不过,您也不用特意表彰我。我是您的下属,当然要执行您的意志了。既然是您交代的事情,我们自然以最快的效率去办了,这不是什么值得特别说道的事情。”

“哦,这当然值得鼓励了。”夏尔摆了摆手,“我希望以后您的部门可以继续维持这种工作效率,这样我的事情也能够轻松不少。”

只要你们还能继续这样合作,你们就还有以后。

德-特里沃先生马上就听出了夏尔暗示的东西。

“那是自然的!”德-特里沃先生连忙振奋起了精神,“先生,我们以后将一如既往地执行您的意志。”

然后,他小心地看着夏尔,讨好地笑了起,“您之前特意向大家推荐的那种枪支,已经通过了我们的验收,我们很快就可以让它成为军队的正式装备了。”

“是吗?这么快?”夏尔貌似有些惊异。

“既然是您的事情,我们当然要以最优先的速度办了,先生。”德-特里沃先生马上回答,看得出,他努力想要讨夏尔的欢心,弥补之前的失误,“我已经对手下们吩咐下去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发出正式的订单了,您就等着好消息吧!”

在这种故作欢快的语气当中,夏尔微微垂下了自己的视线,心中竟然思绪万千。

花了好几个月的功夫之后,他终于还是达成了目的,让自己得到的那种新式枪械,最终得以进入到陆军的装备序列当中。

换言之,他本不想进行的、与与整个庞大的陆军部官僚机构的搏斗,终于取得了一次艰难的胜利。

为了做一件明显对国家,对自己,对所有人都有利的事情,我耗费了多少精力啊!

夏尔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起。

“先生?”眼看夏尔仍旧在沉思,德-特里沃先生小心地问了一声。

“已经完成了吗?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正式采用了吗?不会再有别的麻烦了吧?”夏尔的语气变得有些低沉了。

“是的,先生。”对方没有听出这种语气的变化,只是殷勤地点了点头。“虽然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这只是最后的手续问题,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了。”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完了这么多事情,看真是花费了您不少精力啊……”夏尔轻轻叹了口气,“谢谢您,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努力。”

“您这是哪儿的话?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德-特里沃先生连忙摆手。“我们只是在履行职责而已。”

“因为为您的努力,我的想法才有机会得以实现,先生,我会表彰您的。”夏尔仍旧坚持着自己的话。

“……如果您希望的话……”看到夏尔如此表现,对方终于完全放松了下,微笑着回应夏尔。“但是。我得说,我们中间贡献最大的应该是您才对……我没有权利分薄您应该得到的荣誉。”

看着他松懈下的样子。夏尔在心里冷笑了起。

最凶狠的一击,理应在敌人最放松的时候刺过去。

“我会跟部长说的。您将会得到一枚勋章,和双份的退休金。”他貌似漫不经意地说,“希望您的退休生活能够称心如意。”

一片放松的德-特里沃先生,,先是没有反应过,直到片刻之后,才骇然抬头看着夏尔。

“退休……?”他半张开嘴,艰难地吐出了那个词。“您是说……”

这个词正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最为害怕的梦魇。

自从夏尔说动总统更换了陆军部长之后。他就觉得大事不妙,于是一改之前的不配合态度,百般逢迎起夏尔,希望让这位虽然年轻但已经崭露头角的新贵消气。

没想到……没想到这一击,居然在自己以为已经躲过去的时刻刺了过。

这个年轻人,真是恶毒!刚才他的那些表演,就是为了让自己松懈下,然后看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吧?

一想到这里,为了不让这个可恶的年轻人看了笑话。他努力想要抑制自己的情绪,但是仍旧无可避免地因为震惊和沮丧以及愤怒而浑身发抖。

“嗯,您没有听错,就是如此。”一边欣赏着对方的样子。夏尔一边冷笑着点了点头,“部长下认为您已经过于劳累了,需要享受一种……一种更为轻松平和的生活。当然,考虑到您多年为国家的忠诚服务。我们会给您足够的补偿的,请放心。”

这类人事调动按理说他是管不着的。更加没有必要由他通知对方的,只是,出于一种邪恶的心态,他特意吩咐其他人先跟对方保密,而由自己亲自通知。

而他也得到了他所愿的结果。

看着对方那布满了皱纹的脸,瞬间因为惊愕、失落和痛苦而变得更加扭曲,夏尔的心里突然布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快意。

“先生,先生……您不能这样!”德-特里沃先生艰难地吸了口气,好不容易才使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我都已经按您说的做了,为什么?而且,您之前不是已经答应过不再追究了吗?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是吗?我答应过您什么吗?”夏尔微微皱着眉头,好像有些为难的样子。

然后,在对方重新抱有期待的眼神当中,他微微咧嘴笑了起,“那么,好吧,现在这个承诺作废了。”

何其无耻的人!

一股怒火,让德-特里沃先生几乎忍不住要爆发了。

不知道花费多少工夫,他才勉强镇定下。

看,之前他只是缓兵之计而已,想要让自己先把事情办完。现在事情已经办完了,自己已经对他没有用处了。可笑……自己居然还存有侥幸心理,以为他会饶过……特雷维尔家族的人,果然如此……

他抬起头,看着这张摆着悠然笑容的脸,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我想您现在应该很明白了吧,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您已经完成了国家需要您办理的工作,而接下您将得到应该有的待遇,然后离开。”夏尔继续微笑着,只是语气变得更加严厉了,“我理解您此刻的心情,所以我不想跟您说什么重话,但是,我警告您,最好不要想着耍花样,给已经成了定局的事情添麻烦,不然您就要自行承担后果!好了,您回去之后,老老实实地跟您的手下布置那些工作,然后将我要你们办的事情都好好办完,否则……否则后果我想您自己清楚!”

“……您自己去跟他们说吧!我没空!”也许是已经豁出去了,对方大声跟夏尔回吼。

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吗?呵呵。真是不错的表演啊。

“是吗?您真希望我那么做吗?莫非您还想让自己的下属也跟着您遭殃?”夏尔冷笑了回答,“如果我跟他们说,那对他们说就不会那么好受了!”

他的回答让德-特里沃先生一时语塞。

“您……您……”他喃喃地开这口,但是却吐不出成型的句子。

他的那些下属,很多都是他个人一手提拔的,姑且不说什么情谊,就算是为了以后的行事方便,他也不应该影响到他们的前途。

“为了不要殃及他人,我想您还是自己去说的好,记住,我交代的事情必须好好办完,否则……我绝对不会留情面。”夏尔冷酷地说,“好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您可以离开了。”

其实他还是在骗对方,既然他已经决定要动手,那他就会直接动到底,要将一切威胁都一口气灭个干净,又怎么会在他的手下那里半途而废?

德-特里沃先生已经无暇分辨夏尔的话是真是假了,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然后恨恨地看着夏尔。

“您……您还真是个无耻之徒啊!我等您倒台的那一天!”他恨恨地丢了下了这句话之后,转身就想离开。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突然传了一句话。

“从您的年纪看,我想您是等不到这一天了,先生。”夏尔的语气带有十足的恶意,“您还是好好规划一下自己的退休生活吧,真羡慕您,很快就有这么多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德-特里沃先生重重咬了咬嘴唇,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