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章 决心与绝望

第一百三十章 决心与绝望


                

ps:看《花与剑与法兰西》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干得实在太漂亮了,夏尔!”

在点着烛光的餐厅当中,主位上的特雷维尔侯爵喜形于色,然后重重地将自己手中的报纸往餐桌上一摔,“我真遗憾,自己没有办法亲眼去看看你当时的表演!”

虽然烛光让他的面孔看上去有些模糊不清,但是这种溢于言表的兴奋感,足以让任何人看出他对夏尔的欣赏,和对自己孙子如此奋发有为的欣慰。

“你看看,你看看,这些报纸都把你骂成什么样了!你都快已经成为他们口诛笔伐的第一对象了!”

在爷爷如此热烈的夸赞之下,夏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悠然喝了一口汤,将自己的得意很好地隐藏了起。

与那些为他暗自担心或者私下里幸灾乐祸的人不同,从议会中的质询里回归之后,夏尔如今的表现却十分沉稳,甚至可以说是悠然自得,好像一点也没有担心过因此受到什么政治打击。

这不是他强装出的镇定,而是一种权衡得失之后的笃定。

在他公开质疑了议会的合法性之后,两党之间的内斗已经被摆到了明面上,因此,抛开路易-波拿巴本身就十分支持夏尔在这个时机发难的事实不提,哪怕仅仅只是为了不向政敌们示弱,他也要想尽办法保护夏尔和部长不受议会压力的影响——不然。如果他和部长被迫辞职,那么人人就会认为路易-波拿巴已然在斗争中失败。或者至少处于极大劣势。

至于那些政敌会不会因此更加憎恨他,这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只是。坐在他对面的芙兰却听得有些迷糊了。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有人骂哥哥你还这么高兴?”

“如果有这么多人骂他,说明他干出了大事了,我的孩子。”特雷维尔侯爵笑着摆了摆手,“尤其是夏尔这次干得这么漂亮,他们自然骂得厉害了。”

芙兰小心翼翼地从接过了爷爷的面前拿过了报纸。

“这种东西你就别看了,对你没什么用处的。”夏尔连忙出言,但是妹妹置若罔闻,拿起仔细地看了下去。

很快。在一片“匪帮”“小丑”的咒骂之语当中,芙兰的脸色慢慢有些发白了,连手都微微颤抖了起。

“这些人……这些人……”她皱起了眉头,颤抖着将报纸扔到了旁边,好像是什么有毒的物品似的。“真是没教养!难道人跑到报纸上就可以胡言乱语了吗?”

“早说了叫你别看了啊,多闹心啊……”夏尔笑着耸了耸肩。

“先生!难道您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人这样污蔑吗?”眼见夏尔还是如此漫不经心的样子,芙兰有些不满了,“如果您对此不闻不问,他们以后岂不是会攻击地更加厉害?”

然后。她又重新瞥了一眼报纸上末尾的署名。“这个……这个叫马克思博士的,您一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第一,这位马克思博士是德国人,不是法国人;第二。这是一份外国报纸,我同样没有权利管辖,甚至连投诉也未必有用。”夏尔仍旧是十分轻松的样子。“再说了,只要一个人走上高位。攻击便会如影随形,又不是仅仅我一个人才这样。如果都为这种事情生气的话,谁都不能去办正事了……”

至于这个“恶毒攻击”了自己的人甚至还领了自己的津贴,夏尔就没跟妹妹说了,免得让她太过惊骇。

“可是,我们总不能任由他们就这样恶毒攻击您吧?”虽然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但是芙兰仍旧有些愤愤不平,“他不是个外国人吗,我们又没有得罪过他,他凭什么这样说您?”

“也许是为了立场吧。”夏尔笑着回答。“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不讲理的事情,我们习惯了就好。”

夏尔漫不经心的态度,让芙兰有些郁闷,只好按下这个话题不提。

但是,尽管口中不说,她已经记住这个人了。

哥哥被人如此毫不留情地咒骂,惹起了她发自内心的恼怒,甚至比自己遭到了辱骂还要生气——至于对方这种咒骂到底有没有道理,她就懒得去分辨了。

强压住的怒火之后,她又重新扫了文章末尾一眼。

混账东西,别以为躲在外国就可以胡说八道了,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以后迟早要让你好看!她暗暗对自己说。

“夏尔,现在你可出了大名了。”特雷维尔侯爵接过了话头,“不过,这也让你成为了众矢之的,以后一定要小心提防那些明枪暗箭,明白了吗?有自信是好事,但是千万不要过于自鸣得意。”

“是的,我知道的,爷爷。”夏尔马上点了点头。“我会小心注意,决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偷袭我。”

爷爷的暗示,夏尔完全能够领会——明枪是从前方刺过的,虽然可怕但是至少可以防备,但是暗箭却是从自己后方投射过的,叫人防不胜防。尤其是在这种对己方有利的形势下,同党的嫉妒心比敌人的仇恨甚至要更加可怕,尤其是在夏尔在同党内还有不少敌手的情况下,更加是如此。

“嗯,这样就最好了。”看到夏尔如此不骄不躁的样子,老侯爵也放心了不少,“以后一定不要骄傲自满,记得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处于你这种地位的人,最大的敌人只是自己了……”

“这是当然的了,您还不知道我吗。爷爷?”夏尔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笑了起看着自己的爷爷。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再说了。能够得到特雷维尔元帅的指点,是一种难得的荣幸,我怎么会觉得厌烦?”

“嗨,还在我面前提这个干嘛!我都这把年纪了,就算得到了元帅的封号又能怎么样呢?”老人笑着挥了挥手,但是神情之间自有豪情,显然并不像口头上那么不在乎这个头衔,“只要你们都能够过得如意,这个头衔对我可有可无。”

“这可不像是元帅说出的话。”夏尔仍旧微笑着。“多少人盼都盼不到的荣誉,您却说得好像不值一提一样。别忘了,到时候,您可是会在全军的代表面前被总统封为元帅呢,这可是难得至极的荣誉。”

“荣誉是好东西,但是对我说比不上你们。”老人十分真诚地看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儿,“夏尔,我的功业已经到了顶了,再走也走不到哪儿去了。而你却还年轻,未前途不可限量,我真希望能够亲眼看见你走到最顶峰!”

“那您一定会看到的。”夏尔笃定地回答,“您所要做的就是好好保养身体。”

“是的。你会办到的,我绝对相信。”老人长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提高了声调。“拿破仑带人冲进五百人院的时候,一时还犹豫踌躇。说了一大堆让人害臊的语无伦次的话,没关系。这是因为他当时没经验……但是,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他们明白,是我们不可动摇的意志摧毁了他们!”

特雷维尔侯爵好像了兴致似的,突然拿起餐刀向前比出了一个刺击的手势,“……谁不服从就朝谁开枪!”

“我先替他们默哀吧。”夏尔笑着回答,丝毫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话说回,那天我们拜访总统的时候,苏尔特元帅也是这么说的呢,他说我们要流血,一定要流血,只有流血才能镇住这个反复无常的民族和国家。”

“毕竟是当过首相的人啊,苏尔特这个老家伙其实真是不错!只可惜做了我们的对手。”老人低下头叹了口气,“听说他现在的身体很不好,怕是这一两年就要故去了吧……”

“听医生说大概就剩下一年的寿命了。不过,正如您所言,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夏尔同意了他的看法。

“那就按他的说法……”老侯爵拿起了酒杯,饮下了猩红的酒液,“流血吧!”

在少女的注视之下,祖父和兄长神态自若地交谈着,因为习以为常的缘故,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东西有多可怕、多么无所顾忌,他们甚至都没有想过,他们的语气、他们的态度,会在多年间给这位少女带多么大的影响。

在他们眼里天使一样纯洁善良的芙兰,又怎么会被一直以他们不经意间灌输的“只要达到目的,一切手段都是好的”的信条所污染呢?贵族家庭一代代的潜移默化,又怎么可能偏偏对她一个人失效呢?

亲情总是会遮蔽人的双眼,使人看不清想不到摆在面前的事实。

………………

用完餐之后,夏尔向爷爷告退离开了餐厅,而芙兰则因为之前得到了爷爷的暗示,所以留了下。

“爷爷,您找我有什么事呢?”在夏尔离开之后,她探询地看着老侯爵。

而老人没有先行回答,只是端详着自己的孙女儿。

芙兰今天仍旧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并没有佩戴什么首饰,然而因为生活优裕的缘故,肌肤同样显得洁白而带有珠光,象花瓣一样柔嫩细滑,透出碧玉花纹似的蓝色小血管,虽然两肩略嫌瘦削,但日后肯定会发育得圆滚滚的。

在这个满心溺爱的老人看,那张碧蓝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孩子般的无忧无虑和天真无邪的茫然。

看到此种超凡脱俗的样貌,岂不是人人都会说只有特雷维尔这样的名门才能养得出吗?

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自己最亲爱的孙女儿。

“姑娘,你太漂亮了!”难以言说的复杂心情,让他不由得脱口而出,“我敢说,你该成为无数人心中的偶像!”

听到了爷爷的夸赞之后。芙兰微微有些脸红,“您……您这话说得太过了吧?爷爷。我在社交场上看到好多人都比我漂亮。”

“呸,怎么可能?那些庸脂俗粉比不上你。我是说真的。”老人断然回答,然后,他又笑着看着孙女儿,“怎么样,最近找着意中人了没有?”

芙兰只是低着头,不敢和老人对视,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邪了门了啊!如今的年轻人都瞎了眼了吗?”老人有些不可置信地喊了出,“这么美的孩子,还有一大笔嫁妆。居然没人动心?”

“爷爷,人家才不会将我放在心上呢。”

芙兰的语气有些沉闷,只有她心里才知道,这是在说谁。

“哼,我就不相信了,总不会人人都瞎了眼吧?”老人皱了皱眉头,“没关系,你的爷爷是元帅,他可以帮你找。难道在全军当中还找不出一两个配得上你的?你只管挑吧!”

一听到爷爷这么说,芙兰的心里有些暗暗发急了。

如果爷爷真的热衷上了这件事,那就是大麻烦了,天知道他能找出多少个人?就算一个个都拒绝掉。那也是大麻烦。

想了片刻之后,她决定主动出击。

除了想要让老人别那么着急之外,少女的心中。还有一种别样的期待。

她在心里暗暗希望,一向宠爱着自己的爷爷。能够稍稍理解自己的心。

“其实……其实这种事上面,我也……我也不是完全没有想法啊。爷爷。”在老人的注视之下,她期期艾艾地说了出,“您还是别给我添乱了,让我自己慢慢去找吧,我肯定能够找到合适的人选的。”

“哦?已经有想法了啊?”老人先是一惊,然后笑了出,“那你给我说说吧?想要什么样的人?”

“我想……我想……”芙兰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横下一条心,抬起头看着爷爷,“我想找一个哥哥那样的人。”

“啊?”老人微微呆了一下。

他倒是没有领会出孙女儿心中的真意,只是吃惊于她的眼界之高。“那你可真难找了啊,现在全国的年轻人,有哪一个像他那样的地位?如果是说性格和学识,那和他差不多的人倒是能找……”

接着,他笑了起,“降低点要求吧,别因为哥哥而把胃口养刁了啊,姑娘。不然以后你可有得苦头吃,别以为爷爷是在开玩笑,这种事情爷爷可是见多了啊。”

“可是,我为什么要降格以求呢,爷爷?为结婚而结婚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勉强自己和看不上的人呆在一起,岂不是坑害自己吗?”芙兰却毫不示弱,“如果……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话……”

她重新低下了头,脸上也微微发红,“那我干脆就不嫁人了,就和哥哥一直呆在一起算了,也给家里省一笔嫁妆。”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的心里骤然变得紧张了起,偷偷地瞟着自己的爷爷的反应。

然而,一切并不如她所期待的那样。

“那怎么行!”听到了孙女儿这种怪话之后,老侯爵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能够有这么荒唐的想法呢?我们家什么时候要为了省嫁妆而让孩子当老姑娘了?”

“当老姑娘也没什么吧,如果能和哥哥生活在一起的话,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芙兰罕见地以这种强硬的态度回应爷爷。“这不是我自己的事情吗?”

老侯爵先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孙女,但是芙兰的视线并没有退却,最后老人只好苦笑了起。

“孩子,我是该说你天真还是说你笨……你的哥哥是要结婚的啊,难道他结婚了之后,你还要腻在他身边了?再说了,结婚生子有什么不好的,用得着那么排斥吗?听我的吧,眼界别那么高,放低点心气儿,其实现在好的年轻人也不是那么罕见……我会帮你找的,别怕。”

眼见爷爷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芙兰紧紧地咬了咬嘴唇,不再说什么。

她并不生气,也并不失望,因为现在的她已经习惯于挫折和痛苦了,就算再多一个打击,也无法让她更加伤心——人是不会害怕从绝望走向新的绝望的,尤其是那种意志坚韧、认准了之后绝不回头的人。

她只是在桌子底下攥紧了自己小小的拳头,暗暗给自己鼓劲。

就算是爷爷,也挡不住我的。

“谢谢您的关心,我知道您爱我。”在爷爷的注视之下,她慢慢地站了起,然后昂首看着对方。“但是您对我的爱,不是能够随意支配我的理由——爷爷,我也爱您,但是我想自己支配自己的命运,请不要阻拦我,好吗?”

眼见芙兰突然发作,老人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哎,什么支配不支配……也不用说得这么严重吧?爷爷只是担心你啊!就是为了你好,所以我才跟你说这么多。”

“我知道的,所以我很感激您,真的十分感激。”芙兰的语音微微有些颤动,眼角中也泛出了泪光,“但是,请不用担心我,我会自己把握一切的!”

说完了之后,她不再多说,向爷爷行了行礼之后,转身就离开的餐厅,最后只剩下了老人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他还是不理解自己平时乖巧温柔的孙女儿怎么突然好像换了个模样。

“现在的孩子啊,都一个个让人看不懂。”最后,他苦笑着叹了口气,然后喝下了杯中剩下的酒。(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