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见证与革命

第一百二十五章 见证与革命


                

在冬日的寒风当中,夏尔在一群陆军将领的簇拥下,以狂妄的言辞发表了一通对国民议会的攻击之词,言谈间显然充满了对议会和政党政治的蔑视。∽↗

虽然他并不像嘴上那么安心笃定,但是他现在必须在所有人面前装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只有这样,别人才不会那么轻易地发生动摇。

而现在,他很欣慰的发现,在场的军官们当中,赞同他的意见的人确实居多。甚至最议会的最激烈的攻击反而是自别人那里。

不过这也很正常——蔑视议会和议员,是各个国家军官的传统,至少从两千年前的罗马时代就是如此了。

当大家都发表了一通或真或假的攻击之后,夏尔轻松愉快地扫视了这群军官一圈。

“算了,对那些满口空谈的议员们,我们确实没有多少话可言,先生们,现在我们谈点更加令人愉快的东西吧!”为了吊起他们的胃口,夏尔有意拖长了音调,“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感兴趣的。”

几个军官面面相觑,然后都探询地看着夏尔,想要他说出自己到底在买什么关子。

夏尔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朝罗查尔团长做了个手势。

罗查尔团长心领神会,这时候也笑着朝其他人开了口。

“先生们,特雷维尔先生最近给了我们团一些好东西……”罗查尔上校卖关子的能力不下于夏尔,“我敢保证你们都会大吃一惊的,正如之前的我一样。”

也许是着力想要在夏尔面前表现自己的缘故。团长的表情夸张得厉害,这个身形矮胖的人。留着两撇大胡子,满面的红光。如果不是这一身军服的话,看上去不像是个军官反倒是一个路边的摊贩一样,夏尔花了很大功夫,才没有让自己在这位团长惟妙惟肖的表演之下笑出。

“哦?到底是什么啊?”一如团长的期待,其他人纷纷都问了出,显然已经完全被激起了好奇心。

“准确说,是一种武器……”夏尔慢慢抬起手,做出了一个相当有力的手势,“是一种划时代的武器。能够让你们立即获得对此刻欧洲大陆的所有假想敌的优势。”

夏尔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立刻在这群军官当中引发了一阵骚动,不过许多人眼中闪现出怀疑的神色,显然不太相信夏尔说得如此夸张的言辞。

夏尔也不再解释,只是微笑地看着罗查尔上校。“先生,您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吗?”

“从昨天收到您的信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准备了,现在当然已经准备就绪,先生。”罗查尔中校殷勤地回答。“您可以马上验证我们准备的效果。”

“哦?那就开始吧。”夏尔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

得到了大家瞩目的上校,几乎是喜形于色地从夏尔身边离开了,然后朝远处一直都带着自己的士兵等待命令的吕西安挥了挥手。

然后。吕西安马上走到了团长的旁边,接着两位军官一起重新走了回。

“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勒弗莱尔少校。”走过之后,团长马上伸出手向大家介绍吕西安。“他是我手下的一位营长,今天将由他负责向大家演示这种新式装备……”

他的语气十分和缓。并不像平素里那种高级军官对待下属的态度,这让其他的军官有些奇怪,但是他们的奇怪,很快就被夏尔的解释所打消了。

“对,这位勒弗莱尔少校就是我的好朋友,一直以都帮了我不少忙。”夏尔在旁边淡定地加上了一句,“在我的爷爷率军出征意大利的时候,他还充任了我爷爷的副官……他的表现十分优异,我的爷爷还几次在我的面前夸奖过他呢!”

经过夏尔的解释之后,大家纷纷恍然大悟,明白了他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亲近人士,未前途肯定无可限量,不能因为现在军衔低而等闲视之。于是他们马上都抛开了那种长官的矜持,朝这位少校打了招呼。

此刻的吕西安,心里只感到一阵难言的激动,他知道经过这样一番引见,以后这些上校甚至将军们都不会只只把他当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了。

在非洲服役的时候,一位团长就能将他吆喝去,一位将军甚至可以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而在这里,将军们却反而对他殷勤备至,拍他的肩膀,亲切地朝他打招呼。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呢?他当然知道原因。

他感激地朝夏尔扫了一眼,将自己的谢意全部传渡了过去,然后他忍住了心里的喜悦和激动,一一回复了这些高级军官,然后以一种尽量平淡的语气对着这群军官说。

“我受命向各位展示一种能够大大提升我军作战效能的新式兵器,诸位请跟我吧,相信诸位绝对会不虚此行。”

接着,他朝军官们又敬了个礼,转身以矫健的步伐向自己那些已经整装待命的士兵们走了过去。

他知道,因为夏尔的成全,他得到了这种划时代的武器第一次军事展示的机会,今天他以及他的部队、甚至这一场展示本身,绝对会在这个国家的军事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这一路前行当中,他又想起了那天阿尔贝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想要忠于一位皇帝呢,还是要忠于一位如此真心对待你的朋友呢?

他仍旧只能给自己同样的回答。

…………………………

在冬日的寒风当中,一群士兵僵硬地站在空地当中,平端着自己的枪瞄准着远处的目标。寒风在他们面前呼啸,刮得他们脸都发疼,但是他们毫无所觉。只是目视着前方。而在他们周围,有一群衣着华美、佩戴着各色勋章的高级军官。正注视着他们。

“开火!”

在军官们声嘶力竭的一次次命令当中,枪声不断响起。一次次地命中了目标,也惹起了其他军官们的一阵阵的骚动。

这种骚动,很快就成了混杂着莫大的惊诧的喧哗声。

“居然这么远?”

“先生,这是什么武器,怎么会会这么准?”

“能给我看看吗?”

这些人的惊诧并不是装出的。

也许一开始的时候,为了给夏尔助兴,他们都会做出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但是在观察得越越久,看到了这种武器的实际展示之后。他们的应付了事的敷衍,很快就变成了真正的感兴趣。

因为这种武器确实十分优越,以至于只要认真观察几分钟,就都能够发现到它相比旧式的制式步枪的无与伦比的优越性。

在比平常的步枪射程远多了的距离上,这种步枪居然能够以极高的命中率击中目标,而且看上去并没有携带不便之类的毛病——这究竟代表什么?

虽然道德上也许有些瑕疵,但是毕竟都是在军队当中服役了许多年的人士,他们对军事、尤其是士兵们的装备绝对不会陌生。

在军官们的催促和激动当中,夏尔仍旧保持着镇定。只是微笑着应承着他们。

“先生们,这种新式武器,我预备是要在未的阅兵式当中,在总统、全军面前展示它的。今天只是预先让大家看看而已……”在有意无意中透露出对这些人的看重之中,夏尔话锋一转,“所以。我要拜托下诸位啊,千万不要让消息泄露。否则到时候我就在总统面前难堪了……”

听到夏尔的玩笑话之后,大家都笑了起。

“当然了。我们谁也不会扫了总统的兴致啊!”德-克尔维将军连忙笑着回答,“不过,特雷维尔先生,想必您也不会拒绝在吊起了我们的胃口之后,让我们能够再亲眼一睹吧?我感觉自己的好奇心都已经抑制不住了。”

“哦,好吧,既然您这样说的话,那么我也不能真的违了您的愿。”夏尔点头应了下,“”然后伸手招过了吕西安。“勒弗莱尔少校,您可以先停下演练了,将这些武器交给诸位看看吧。”

吕西安马上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做了一个手势。

他手下的军官们看到了营长作出了停止的手势之后,马上大声喝令让士兵们停下了演练,然后重新收队。

接着,夏尔带着这群军官们走到了这群士兵们面前。

夏尔好言抚慰这些士兵们,称赞他们的表现,而其他几位军官直接从士兵们手中拿下了武器,仔细地端详了起。

“看上去也平平无奇啊,并没有多少外形改变,怎么会造成这么不同的效果?”德-克尔维将军一边仔细检视这种枪支,一边口中在喃喃自语,“哦,原是在枪管内刻了一道膛线?难怪子弹的准度提高了那么多,不过你们是怎么解决卡弹的问题的呢?勒弗莱尔少校?”

“为了解决卡弹的问题,这种步枪使用的是一种新型的子弹。”吕西安在将军的旁边耐心地解释着,然后从另一名士兵手中拿过了这种枪的专用子弹,递到了将军面前,“您看,这种子弹在未发射之前可以轻松放入枪管当中,但是在发射的时候,子弹的尾端在受热之后会产生膨胀。从而让子弹卡入到膛线当中,这样它在飞出枪管之后,实际上是旋转着向前击中目标的,这就大大地提高了它的准确度。”

“哦?是这样吗?”将军睁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他伸手从吕西安的手中接过了子弹,“那我可以试试吗?”

“悉听尊便,先生。”

德-克尔维将军无言地拿起了枪,此时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认真,看上去已经完全沉迷在了这种新式武器当中一样。

将子弹放入枪管,并且用通条压紧之后,他平端起了枪。

“哦,手感还不错啊。”在开枪之前,他笑着朝自己的同事们说。“我敢说我一定能够得到一个好成绩……”

然后,他不再多言。闭上了一只眼睛瞄向前方。

“砰!”

开完枪之后,将军将手中的步枪竖了起。然后透着烟雾看着远方的靶子。

“居然真的打中了啊!”他惊呼了一声,然后有些难以置信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枪。“这真是厉害,我一定要让我的部队都用上这种武器!少校,这种武器是什么型号?现在有哪些部队列装了?我一定也要给我的部队也申请一下,赶紧装备到我们这里,我们比首都的部队更加需要它!”

在他热切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吕西安并没有回答,只是转头看着夏尔。

随着他的样子,将军的视线也转到了夏尔身上。“夏尔,难道这是……?”

“先生,您想的没错,这种枪现在并不是军队的制式装备,只是我通过特殊渠道弄到了一点过而已。”夏尔的脸上仍旧带着那种平静的微笑,“当然,这只是暂时的,我用不了多久,您的部队。还有其他人的部队,都可以用上这种武器。至于名字嘛……它的名字倒也是平平无奇,就叫吉维尼1850式。”

“吉维尼1850式”这个名字,对将军并没有产生多少触动。真正让他极感兴趣的是自己的部队何时可以得到这种武器。

“那真是太好了,夏尔!”他十分开心地看着夏尔,“只要你能帮上这个忙。我想全军都会感激你的。”

“我们只是在为国效劳而已,并不奢求什么感激。”夏尔不慌不忙地回答。

还没有等别人发话。他马上又说出了自己的另一项要求。“那么,诸位。如果真的有心的话,请干脆写一封请愿书吧,告诉你们所看到的一切,让总统可以听见你们的呼声,这样我也可以尽快推动,让我军的实力早日更上一个台阶。”

没有什么犹豫和推托,这些军官很快就按照夏尔的要求写了请愿书。

夏尔带着心中的窃喜,以平静的表情收下了这些请愿书——有了这些东西,他可以更加名正言顺地通过部长,把那些让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统统踢走了。

这将是何等的快意啊。

……………………

结束了白天的忙碌活动之后,有些疲乏的夏尔选择到阅兵场的边缘散步。

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众星拱月,身边只有德-克尔维将军一个人。

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默然在草地和林间走着,呼吸着乡野间清冷的空气。

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士兵们已经回营驻扎,路上的行人也早已经绝迹,天地间一片茫茫,只剩下了茫茫的荒野。

然而,虽然这是一幅壮观的美景,但是夏尔却毫无所觉。即使是一次难得的散步,他也一直在思索着自己要处理的事务,已经没有功夫再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夏尔,其实这种枪是你的人弄的,对吧?”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德-克尔维将军突然开口询问夏尔了,“而且,我猜,你之前碰到了一些麻烦,所以现在还没有让它进入到军队当中?”

夏尔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啊,这帮人一直都是这个德性!”将军冷笑了起,显然对陆军部内的官员们也不甚恭敬,“和他们打交道可真是麻烦你了,他们个个都是鬼精鬼精的,而且油滑到了极点!”

“无疑他们都是这种人,不过我想我们确实是有办法驯服他们的。”夏尔平静地回答,“如果无法驯服,至少我们还可以鞭笞他们,让这群狐狸痛不欲生。”

“哦,真是个有豪气的回答啊!”将军笑了起,“夏尔,你比你的父亲要神气多了,你知道的……他是一个十分有才华的艺术家,而不是一个斗士。”

“我没有上过战场。”

“斗士的精神可不是看上不上战场,只要有那种一定要事竟其成的决心,那么人人都可以成为一位斗士。”将军悠然回答,然后他又笑了笑,“这次不是刻意的恭维,夏尔。”

“那么,我谢谢您的夸奖了。”

在半明不暗的光线当中,将军端详着夏尔的脸。

“啊,真是可惜啊,如果没有革命的话,你大概是能当首相的吧!”将军突然叹息了起,“真可惜革命毁了这一切,我们两家都不得不先逃亡,然后重建自己的一切。”

“只要我们活着,就有机会夺到一切,这并不看时代。”

“是的,我们个人有机会,”将军的语气还是有些奇怪,“但是我们的整体已经完蛋了,我们不得不跟随在拿破仑的旗帜下冒充国家的代表!我们,贵族的后代,居然成为了革命的造物,这真是一个巨大的玩笑,革命已经摧毁了我们的阶级了,夏尔。”

“这一点我完全同意。”

夏尔抬起头,看着远方。

如果要问革命到底是什么,答案其实出奇的简单。

除去那些自由、人权之类的口号之外,革命在各处都有自己的实质。

在美利坚,它是殖民地精英摆脱宗主国限制、独自掌管国家;在中国,它是实现土地的公有化、并在土地公有化的基础上为工业化积累资金;而在法国,它的实质就是废除了贵族的免税特权,同时废除了长子继承制。

二十年的腥风血雨,一个共和国出现又消失,一个帝国崛起又覆灭,仅仅做到了这两件事,也只需要做到这两件事,就让整个国家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贵族如果没有财富和权势相伴,那么就只是一个空有头衔的招牌而已,而废除了免税特权之后,原本就不善经营又习惯于挥霍的贵族地主们几乎每一个都会向破产的深渊滑落;而废除了长子继承制之后,贵族们的财富会在几代人之内就会被稀释,最后每一家都维持不起贵族标准的生活。

这两者结合起,实际上就是摧毁了贵族阶级本身。

教科书上所说的“资产阶级取代贵族阶级”,并不是说用铡刀将贵族杀个干干净净,而是资产家们在财富上面赶超甚至取代贵族,最后成为整个国家的真正拥有者。

革命已经平息了,拿破仑帝国被毁灭了,但是革命的成果依旧被保留了下,而且再也无人敢于触动。哪怕是重新回国复辟的波旁王族,同样也做不到这一点,只能哀叹旧日的美好时代。这些高居宝座的国王亲王公爵们,只能承认现实,向革命时代的胜利者们笑脸相迎,恭维他们的成功,艳羡他们的财富,同时小心翼翼地不至于触犯到他们。

复辟王朝都做不到的事情,第二帝国更加做不到,也绝对没有兴趣去做。

路易-波拿巴大可以封不知道多少个亲王公爵,但是却无法在法国重建完全的封建贵族统治——革命可以被延缓,被短期镇压,但是难以逆转。正因为深深地知道这种现实,所以即使身为贵族,夏尔和德-克尔维将军这些人也从没有想过要重新复辟这一切。

“不过,我们仍旧能够改造整个国家,不是吗?”他突然微笑地看着将军。(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