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融家

第一百二十三章 金融家


                

“当连您也这样想的时候,我想他已经成功了,先生。『≤”

“嗯?”夏尔的回答让路易-波拿巴有些惊诧。

“恐怕那位男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坚强,虽然儿子死了肯定让他伤心不已,但是他并没有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夏尔低声解释,“相反,就我个人看,他仍旧维持着足以和我们合作的理智。”

“可是,我听人密报说他现在经常发脾气,闹得很厉害,就连商业事务也停下了不少啊?”总统还是有些不解。

“那正是他想要别人看到的样子。”夏尔微微笑了笑,“这是他的一种策略。”

“策略?也就是说他是在装疯卖傻?”路易-波拿巴终于明白了过。

“是的,他想要用这种方式躲开所有人的视线,以便静静地观察一切。然后再不声不响地重新跑出,对付所有那些对自己心怀不轨的人。”

“啊……他怀疑针对自己儿子的凶案不是孤立的,而是他的某些敌人蓄谋已久的行为?”路易-波拿巴脑子也确实十分灵光,“这样说也有道理啊……”

“至少他现在已经给人足够的假象了,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在静静地等着别人撕咬自己。”夏尔耸了耸肩,“这位先生,确实是有资格博得他那样巨大的财富的。”

夏尔的语气里露出了一种不自觉的钦佩。

“说得对,死了儿子还能这么快就重新站起,我都忍不住有些钦佩他了。”路易-波拿巴轻轻点了点头。显然和夏尔的想法一致。“这确实是个可敬的人。”

这些雄心勃勃的人,最为敬佩的就是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同类了。无论是路易-波拿巴还是夏尔,虽然提防甚至讨厌这位白手起家的大银行家。但是却绝对不会不尊重他。

“如果这样的话,那倒也可以考虑继续倚重这位先生。”路易-波拿巴微微沉吟了起。

“甚至还可以更加倚重。”夏尔突然加重了语气。“这位男爵恐怕可以给我们更加难得的帮助。”

那种令人焦灼的视线,立刻又回到了夏尔的身上。

“什么意思?”

“通过和男爵的倾谈,我发现现在他反而可能更加符合您的需要了。”夏尔低着头,恭敬地解释了起,“先生,您给国家描绘了一幅壮观的蓝图,而这幅蓝图就需要一位有足够的脑力和影响力,从而足以承受这副重担的人选执行。而我认为,尊敬的德-博旺男爵,就是一位符合这种需要的极好人选。”

“说下去。”

虽然音调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夏尔知道路易-波拿巴已经被勾起了兴趣。

“您的理念之前已经跟我详细透露过了,不得不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有远见的治国策略,这足以证明您正是带领国家的最好人选,我完完全全赞同您的所有策略。”先送上一大票恭维之后,夏尔才继续说下去,“而在几次和那位男爵的接触当中。我发现在很多方面,他也有和您一样的看法,甚至可以这么说——他是巴黎少有的能够理解您的金融家之一。”

“竟然有这样夸张?”

“毫不夸张。”

接着,夏尔将自己初次碰到那位男爵之后。他说的那些应该摈弃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集中投资推动国家工业进步,以及通过财政扩张扩大公共支出、然后以公共支出带动就业率和整个国民消费的一整套经济观点,全部转述给了路易-波拿巴听。

路易-波拿巴先是静静听着。然后越听越有兴趣。

“真没想到这个胖子居然还有这样的脑筋,真是难得啊!”等到夏尔说完了之后。路易-波拿巴略微赞赏地点了点头,“我还以为这帮狡诈的家伙只想着高利盘剥和搞金融投机呢!”

“无疑那位男爵也十分精于此道。”夏尔略带嘲讽地回答。“但是很明显,金钱还没有将他的脑筋腐蚀干净,反而让他的视野更加宽阔了。”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爬到这样的地位吧。”路易-波拿巴显然心情好了不少,不过他看上去还是有些担心。“不过夏尔,你难道就不担心吗?他一直都不是我们的人,而且他太有钱了,以至于过于有独立性……虽然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对国家有利,可是那些银行家哪里有什么爱国心?这群人眼里只有钱,而且完全不择手段。如果吞掉我们能够让他们大发横财,他们马上就会这么干!他们只会在你成功的时候锦上添花,然后在你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带着满脸的猜疑和厌恶,路易-波拿巴冷冷地说,显然对金融家们毫无好感,“夏尔,我们既要利用他们,也要提防他们。”

“您说的完全没错,即使现在,德-博旺男爵恐怕也仍旧将扩张资本看做他的人生价值。”夏尔点了点头,同意了老板的看法,然后,他突然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对他说,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的理念成为现实、并且亲自施行他,同样也是自己的人生价值。”

“嗯?什么意思?”

“现在,除了金融家扩张财产的本能之外,他现在已经失去了顾忌,所以对自己的理念反而会更加执着……我的意思是,他告诉我,他不再因为担心儿子而害怕得罪人了。”夏尔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更低,“哪怕是同行,他也不怕一个个从他们头上踩过去……”

一阵沉默。

路易-波拿巴陷入到了深深的思索当中。

夏尔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回复,他知道自己的提议对这位未的皇帝说太有吸引力了。

和仓促之间几年就崛起并且夺取了国家的伯父不同,拿破仑三世在登基之前就已经对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觊觎了20年。为了施行统治,他早已经对如何治理国家进行了颇为深入的研究,有了一整套的治国理念。

姑且不管是对是错,他在夺取了整个国家之后,马上就在政治和经济上面进行了一整套影响深远的改革。

而作为国家经济的命脉,金融对国计民生的影响力怎么夸大也是不为过的。

作为国家主义和干预主义经济政策的先驱代表,皇帝的社会改革,实际上一直都与金融措施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说金融改革正是他的社会政策的基石——为了扩大经济流通,提振就业率,就需要大量的国家支出和公共工程,而要做到这些,就需要庞大的资金支持,同时也需要一些积极可行的金融工具。

为了满足这种需求,在第二帝国时代皇帝创立了两大国有的银行——地产信贷银行(credit foncier)及动产信贷银行(credit mobilier),还在法国各地建立了不少小型的金融机构。

这些金融机构,吸纳了政府和社会的资金,然后将它们集中起,投资到政府指定的领域当中去,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

也正是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主要助手们不遗余力地推行着这些政治和经济举措的帮助下,第二帝国时代的工业革命才会进行得如此顺畅,在二十年间就让法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建立了完善的铁路网和发达的工业体系,也使得法国成为当时世界上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当然,同样的,也让这位皇帝和他的同党们大发横财。

而要实现这样的计划,就需要实现国家对金融的相对控制,也就需要某种程度上驯服国内的银行家们。

如果夏尔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那毫无疑问,德-博旺男爵正是实现这些目标的有力工具之一。

沉默了许久之后,路易-波拿巴终于慢慢地开了口。

“夏尔,其实你的想法没错。这些银行家贪婪冷酷,诡计多端,如果需要驯服他们的话,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他们中间的人对付他们。”然后,他的语气里面出现了一切迟疑,“不过,博旺男爵是不是这个人选,我们还需要再观察一下,不能贸然就作出结论。再说了,我们现在考虑这种事还为时尚早,只有排除掉我们的一切敌人之后,我们才有余裕去把我们所有的蓝图都变成可靠的现实……”

“我当然明白您说的。”夏尔连忙撇清了自己,“我只是说一些自己的想法而已,最终的决定权在您手里。”

虽然口中是如此说,但是夏尔心里却放松了许多。

他试探了一下,发现路易-波拿巴并不是特别反感那位博旺男爵,只要对方能够帮助到自己,他不会抱有任何成见——那就代表着,在男爵之后的合作确实是有前景的。

因为,男爵想要当法兰西银行的总裁,只有在未的皇帝首肯之下,他才有可能实现这个野心。如果皇帝特别反感抵触对方的话,那么夏尔就不会再去为这件事伤神了。

而现在路易-波拿巴的态度表明,这桩交易有实现的可能性……他突然被那位大银行家所许诺的那些东西,弄得有些目眩神迷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