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听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听证


                

在无比的嘈杂声当中,沉默不语的夏尔,站在议长的座位下方的讲台前,静静地等待着注定要的暴风雨。±

因为数百人齐聚一堂的缘故,寒冷被驱赶到了这座宏伟的建筑之外,反倒给人一种炽烈的暑意。

一排座位比一排高,最后犹如高山一般压在了会场中央的人身上。

今天的波旁宫几乎座无虚席,绝大多数国民议会议员都出席了对陆军部的听证会。

数百名议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各自复杂的视线审视着这个虽然穿着厚重的老式外套、但是仍旧显得年轻得过了分的金发男子。虽然背对着大部分人,但是马蹄形的坐席设置,值得他能够感受到那种混杂着嫉妒、厌恶乃至憎恨的视线。

正襟危坐的议员们似乎是想用自己的视线构成一种无声的威严,震慑住这个初出茅庐的青年。

而在夏尔的正对面,议长马拉斯特先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因为脸色不善,所以这张长长的脸看上去更加生硬了,其神态专注中又带着凌厉,仿佛想要借着这人多势众的场面将他碾平一般。

【阿芒德-马拉斯特(rmnd-mrrst,,4),法国政治家,在七月王朝时期成为《国民报》的总编辑,在二月革命之后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并且加入了秩序党,成为主要的党派领袖之一。

其人极端反对共和主义者,在1848年6月卡芬雅克将军镇压巴黎暴乱的行动中提供了大量支持。并且在那之后成为了国民议会的议长。】

在夏尔提出要求代替部长出席听证之后,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犹豫。圣阿尔诺将军就马上同意了他的要求——倒不如说将军还乐得有人能够代替他去和这群议员饶舌。

今天正是听证的日子,所以夏尔早早就到了议会当中。

于是。这群议员——其中大部分是总统和夏尔的反对者,自然想要以极其不合作的态度给他一个下马威。

然而,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夏尔并没有怯场,从一开始他的脸上就保持着那种若隐若现地模糊微笑。既不失礼节,但又毫不退让,一点也没有因为势单力孤而怯场的意思。

呵呵,今天的人倒是挺多的嘛!倒是和他们未的后辈们大不相同啊。

看到这人山人海的场面,他在心中不无恶意地想。

是的。和一个半世纪之后相比,如今的法国国民议会出勤率高得让人难以置信。

或者应该说,在所有民主国家当中,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议会无足轻重得让人难以置信?

在路易-波拿巴发动军事政变的整整一百年之后,备受敬仰的戴高乐在军人们的拥护下同样发动了政变,成立了第五共和国,然后强行驯服了议会。

根据第五共和国的宪法规定,总统不仅可以解散国民议会,还可以把法案直接提交公民投票决定(绕过议会)。总统在“非常时期”有权根据形势采取必要的措施,颁布法令,这些都无需经过国民议会的同意。此外,依据该宪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政府为了实施其施政纲领。可要求议会授权它在一定时期内以法令对于通常属于法律范围的事项采取措施”。因此,总统和政府在必要的情况下,随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然后可以限制议会的立法权或直接取代议会的立法权。

而在关键的财政权上也是如此。议会理论上有权决定国家年度总预算,追加预算。以及各项经济建设法案。然而,预算的编制却是由政府负责——第五共和国宪法第四十条规定。议会议员提出的建议案和修正案,如果通过后其结果将减少国家收入或者将新增或加重国家支出时,则政府可以不予接受。这又一次将财政预算的最终决定权给了政府,因为政府可以利用该条支持其预算案,议会的驳回权形同虚设。

在这种情况下,第五共和国的议会权力和影响力被削弱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以至于议员自己都对出席议会兴致缺缺。

在第五共和国,议会经常有许多议员无故缺勤,出席率往往不及一半。甚至有一次,还闹出过仅仅只有几十位议员出席会议,然后每个人代替十几个同僚投票的笑话。

直到2008年之后,宪法修正后通过的国民议会新规章规定,凡每月委员会议事缺勤超过两次者,将受到当于议员公务补贴的25%的罚金,这才勉强把议员的缺勤率控制在五分之一以下。

所以,在实际情况下,20世纪后期乃至21世纪的法国,都是一个总统拥有绝对权力的国家——亦即为19世纪的政治理论家们所鼓吹的“民选皇帝”。

路易-波拿巴未竟的事业,终于被出身贵族家庭和军队的戴高乐完成了;法**队和议会超过一个世纪的斗争,也终于在他的政变当中落下了帷幕。

而我……现在还要和这群猴子咬一咬。

夏尔带着某种遗憾和兴奋交织的心情,看着面前这群严肃的议员们。

毕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面,他需要一些心理慰藉使得自己看上去更加好斗而不露怯。

无声的较量,甚至在听证还没有正式开始之前就已经持续多时了,然而直到现在仍旧不分胜负。

时间已到。嘈杂的议会大厅突然陷入到了一阵短暂的寂寞当中。

“德-特雷维尔先生,”也许是对这个年轻人不卑不亢的态度感到恼怒的缘故,议长的声音一开始就十分傲慢生硬,“您今天是代替您的部长出席听证的吗。为什么直到昨天仍旧没有人告诉我们?”

“很抱歉,先生。部长得了急病,突然无法视事。”夏尔的脸上仍旧带着那种模糊的微笑。语气也十分平静,“所以,尽管他十分乐意聆听您和其他议员先生们的指点和教诲,但是医生的嘱托仍旧让他无法成行,不得已之下,他就只好让我过了……这是一个临时措施,还请您原谅。不过,我相信这对今天的听证并不会造成什么妨碍,因为部长已经委托我全权代表他了。”

“那么……”议长微微抬了抬下巴。“在今天,您可以对您的部长的一切行为、以及您今天您自己的言行,作出解释,并且承担责任吗?”

“毫无疑问,先生。”夏尔马上回答,不带任何迟疑,“我为所有事情负责。”

“好的。”议长狠狠一笑,然后声音突然提高了,几乎像是怒吼。“那么,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陆军部拒不执行国民议会的建立议会直属部队的决议?”

“为什么不执行?”几乎像是得到了一声发令枪似的,在议长发问之后。许多议员也在议席上纷纷鼓噪了起。排山倒海般的吼声充塞到了夏尔的耳膜。

然而,这个阵仗并没有吓倒夏尔。

“我认为我们并没有并不执行议会的决议,先生。”夏尔平静地回答。“我们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这个决议。众所周知,军队最重要的是要保持军令的一致性。一直以。我**队都是经过陆军部的指挥体系指挥调动的,现在您要求我们建立从属于另外一套指挥体系的军队。从根本上违反了我们所知道的任何军事规则,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以我想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研究和协调,看看这到底可不可行。”

“我们不是叫您研究,只需要您服从命令!”议长打断了他的话。

大声的喧哗也在同时响起。

如果是一般的年轻人的话,已经会被这种阵势吓慌了吧。

但是,夏尔事前早有准备,所以还是不慌不忙。

“执行命令虽然只是两个词,但是有时候却无比复杂,先生。”他昂然抬起头,直视着议长,“试问,如果有一天——比如说明天吧,某个国家突然对我国发动了进攻,我们是应该第一时间就让所有军队准备好迎击,然后调动全部军队去和敌人殊死搏斗,还是应该先这里,静静等待着议会的决议?否则我们将有很大一支部队,根本无法用迎敌?”

也许是因为这个反诘实在太过于有效,以至于大多数人一下子哑然失语。

“所以说,自从得知了诸位的意见之后,我们也一直在为此伤神准备,看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兼顾诸位尊敬的议员们对安全的顾虑,又不妨碍到陆军一贯的光荣传统……”

“议会是国家的立法机关,它有权保卫自己,并且有权修订法律,将一支卫队寄于自己的掌控之下。先生,这不是一个要求,这是一个命令!”听到了夏尔这种虽然谦恭但是明显敷衍了事的回答之后,议长终于勃然大怒了,“我们,以法兰西的名义,命令您和陆军部,马上执行我们的决议!”

“如果您要提宪法的话,那么……我想说,根据共和国的宪法,总统是军队的最高领导者,他对军队有支配权……一切对军事体制形势的改动都应该得到总统的准许。”夏尔貌似犹豫地皱了皱眉头,“而现在,我们没有得到总统任何形式的首肯,请问如果未经他的认可而随意更加军队体制的话,这究竟算不算尊重共和国的法治精神呢?这究竟算不算尊重议会呢?”

“您是在藐视议会吗?”议长反问,“我提醒您,您要为今天所说的一切负责。”

“不,我想您误解我了,我对共和国,对总统,对议会是一样的尊重,所以我按照我的职责行事,总统如果不点头的话,我们确实难以执行这种决定。当然,在这之前,如果您或者其他议员先生们觉得不安全,那么我愿意为了保护诸位的安全而竭尽全力,我可以让部里增调两个营,甚至增调一个团保卫诸位……”夏尔的表情虽然温和而谦卑,但是语气几乎像是在调侃一下,“当然,如果您觉得不够的话,我还可以想办法调集更多人,只要波旁宫周围塞得下!”

这个回答,因为实在滴水不漏,所以愈发惹起了议长的怒火。但是这种火即使燃烧得再为炽烈,也只能被他强行摁在了心中。

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公开说建立直属部队就是因为不信任总统和陆军部。

“从您的回答判断,我想您是无法胜任目前的职位的。”议长冷冷地说,“或许您的部长也是如此,我们有理由要求总理更换更加可靠的人选。”

“毫无疑问您当然有权利这么做,”在这种露骨的威胁面前,夏尔低下了头。

正当人们以为他这是在对共和国的立法机关表示谦卑时,他突然抬起头,然后加大了声调。“那么,我可不可以用自己的私人身份说出一些自己的看法呢?”

“不!”也许是感到不对劲了,议长直接制止了他,“您今天只是被召听证的,您无权就无关于您的事情发言!”

“您刚才指责我藐视议会,我认为这个指责十分偏颇,不符合事实,因为我对共和国和议会充满了尊敬。”夏尔直视着对方,好不退让,“真正值得争议的是,这个地方是否尊重自己?当共和国的数百万公民,被毫无理由地剥夺了自己的公民权时,这个立法机关是在自己玷污了自己的神圣性……”

“砰!”“砰!”

议长敲了敲自己的锤子,但是毫无效果,夏尔继续说了下去。

“……当总统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毫无理由地侵蚀了自己对军队的统辖权时,这个立法机关是在玷污了自己的合法性……”

已经有人向夏尔走过了,看他马上就要被架出去了。

这种毫不尊重议事规则的行径,毫无疑问会受到惩罚——但是在总统的庇护下,他不会受到任何真正的惩罚。

夏尔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我想,在这些问题上,总统也许需要诉诸全民,让国民判断对错!只有这样,共和国的宪法才能够得到保障,所有公民的合法权益才会得到尊重!”

“诉诸全民!”

“诉诸全民!”

就在这个时候,按照总统之前的授意,少部分支持路易-波拿巴的议员突然从沉默当中爆发了,他们整齐划一地喊了起,“发起公决!”

架夏尔的人,在这一片吼声当中迟疑了,停下了脚步。

看着这群突然跳起大声鼓噪的家伙,夏尔心里不由得感觉到了一种‘羞于与他们为伍’的厌恶感。

啊,我们的盟友和我们的敌人一样讨厌。

算了,迟早他们都得闭嘴,不着急。

这突如其的一击,真正让多数派秩序党有些慌神了。

他们互相面面相觑,好像在问事情为什么要闹到这一步。

诉诸全民表决——对他们说,比在权力斗争当中失败还要可怕。

如果是梯也尔或者马拉斯特这种人,自然宁可斗到底,但是对数百名不那么坚定的议员说,反正可以随时改换门庭,又何必闹到这种地步呢?

他们好不容易才剥夺掉了数百万公民的投票权,自然不可能希望这一切再度回到原样。

就在这种少数派欢腾,多数派沉默的难得一见的奇景当中,夏尔终于感到一阵窃喜。

因为他知道,他们的威胁战术已经奏效了。

“先生,我再说一次,部长下随时准备给议会增调一个团,让诸位更加有安全感。”在面面相觑的议员们面前,夏尔微笑着朝议长耸了耸肩,“请随时给我下令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