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谋略

第一百一十七章 谋略


                

当听到了德-博旺男爵的这个提议的时候,夏尔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对方,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

“嗯?”

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反应过。“您的意思是,您怀疑是那些人干了这事……?”

男爵怀疑他的竞争对手——那些犹太银行家们。老实说,这并不是什么很离谱的猜测。

不过夏尔还是有些保留,不太相信这种猜测。

因为……这太没有风格了。

如果真打算动手的话,杀死男爵那个不中用的少爷又有什么意义呢?

能让男爵伤心,能让他愤怒,但是男爵的权势和财富一无所损,他随时可以用这些资源进行猛烈的报复,己方所受的威胁完全没有解除。

所以,如果夏尔决定要对博旺家族动手的话,那一定是要力求一击命中斩草除根的,他会想办法直接杀死男爵,然后再从容对付他那些群龙无首的余党——而杀死他的儿子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会刺激对方做好防备。

正因为如此,推己及人,夏尔觉得那些和男爵不和的银行家不会作出这种毫无意义的举动。

“您有确实的把握吗?”他不由得再问了一句。

“没有,现在我怎么能有确实的把握?也许是,也许不是。”男爵冷笑了起,语气蛮横而且冷酷,“但是,就算没把握又怎么样?这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是不是他们干的,我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么多了!这些犹太佬我早就已经恨得牙痒了,之前为了莫里斯未能够好好接掌家业。我还有些顾忌……现在,我还用顾忌什么!我要他们一个个都去死。要不是他们死就是我死!大不了我就破产吧,反正到时候留给萝拉的钱已经够她花用一辈子了!”

夏尔终于明白了。原他对自己态度还有所保留,并不是因为欣赏自己或者有什么好感,只是因为觉得未用得着自己而已。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顾忌了,只想着在未几年要和那些竞争对手殊死一搏。

哼,对儿子想要留下全部家产,对女儿,这种重男轻女的思想可真是要不得啊,难怪那个女儿讨厌自己的哥哥……他冷笑着在心里嘲讽了一句。

没错,他并没有兴趣参与这种活动。把自己绑在博旺家族的战船上。尤其是在这种他们气势大衰的时候,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博旺男爵承诺如果赢了的话大家五五分账,也许这代表着能有几亿入账,但是这必须是胜利之后才能得到的奖品——如果失败了话,就算奖励再高又有什么意义?至少他没有看出现在男爵有多少胜算。

“夏尔,你不觉得这些犹太人实在太猖狂了吗?”眼见夏尔还在犹豫,男爵又继续劝说一句,“如果我们对他们不闻不问的话,他们迟早将会垄断整个国家的命脉。将会变得无法无天,你想要谋夺权势,可是他们却挡在了你的路上!这些人都是撒旦的宠儿,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背叛和恶毒的烙印。只有排除他们对国家的恶劣影响,我们才能得到一个纯净的法兰西!”

虽然男爵说得十分慷慨激昂,但是夏尔仍旧十分平静。并不对他的鼓动感到动心。

甚至,他反而心里觉得有些想笑——不得不说。让男爵进行这种民族主义鼓动,实在是有些可笑。人人都可以说为了国家想做什么。唯独这位玩弄手腕让无数人破产的大银行家是没有资格的。

况且,在欧洲,反犹主义确实是传统,但是也并不是人人都想对犹太人杀之而后快,否则犹太人就不可能聚集起他们的财富了。甚至男爵自己,就真的这么仇恨犹太人吗?不,他只是仇恨竞争对手而已,对手是不是犹太人,只是给他多提供了一个除掉对方的借口而已。

既然欧洲人自己都不这么想,身为一个穿越者,夏尔又怎么会有这种无聊的仇恨情绪?

在前世,他对犹太人既不痛恨也不喜欢,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感情。在现在,虽然曾经帮助男爵写了一些反犹主义的煽动文章,但是那只是应景而已,并不是真心实意的痛恨。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以后要继续合作,您要想办法让我当上法兰西银行的总裁,那么……我也会给出相应的回报的。”眼见夏尔对次兴致缺缺,博旺男爵决定加大鼓动的力度,“……我将想办法,把您扶上去当财政部长。”

“财政部长?”夏尔一下被他的话给惊住了。

财政部理所当然地是法兰西政府最为重要的部门之一,如果自己能够爬到那个职位,而且得到德-博旺男爵这种巨擘的全力支持的话,那么确实……几乎可以在金融界做到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情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能够得到什么,又能够做到什么呢?

这种情景,想一想都确实让人有些心动啊。

他惊异地看着对方,好像想要确认对方的诚意。

然而男爵还是岿然不动,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确实是认真的。这时他的神情已经冷静而且精明,再也没有了刚才那种声嘶力竭精疲力尽的样子了。

这个人,刚才那么暴跳如雷,怕是装的吧……他的心里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对男爵更加忌惮了。

没错,死了儿子——还是唯一一个——他肯定很伤心,但是他能将这份伤心强行压在心里,冷静地思考接下自己的经营应该怎么办。

儿子是儿子,生意归生意,那种银行家的气质确实是深入到他的骨髓里了。

“夏尔,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就在夏尔还在思索的时候,男爵平静的声音再次传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那时候我们是在杜伦堡画家的画展上见面的吧?我们聊的时间不长,但是却让我印象十分深刻。你是我见过的人当中,第一个理解了我所想的东西的,也是第一个抛弃了对旧的财政和金融体制的无谓迷恋的……从那时候起我就记住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会前程远大,所以我才会那么看重你,在资金上尽量满足你的要求……我们应该是志同道合的,夏尔。”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再同我合作,那么就不是和我志同道合的人了,也休想再得到我的资金支持——夏尔听出了那种含而不露的潜台词。

那么,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他现在和博旺家族的业务往太多了,牵涉已经很深,一下子和他们分道扬镳的话,肯定会造成很大的麻烦——虽然不至于撑不下去。

但是如果听从他的呢?虽然也许能够靠着他的帮助成为财政大臣,但是……面前的敌手也太过多了一些。

诱惑太大了,风险也太大了,他一时间下不了这个决断。

“如您所见,现在我太年轻了,还并不能考虑这个问题。”半晌之后,他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听到了他的这个回答之后,男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过,他也确实没指望夏尔能够直接一口答应下。

“好吧,既然您这么想,那么我也不想多说什么,让时间证明我们之中谁更加正确吧。”他轻轻地摊了摊手,显然不想再跟夏尔多话了。“好了,您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暂时不会为难您的那位朋友了,您让他自己最近小心点吧。”

夏尔觉得说到这里已经够了,于是自己站了起,向男爵点了点头表示告辞。

………………

“特雷维尔先生?”

当然走出男爵的书房,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在走廊上萝拉突然在背后叫住了他。

“嗯,怎么了?小姐?”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萝拉走到了夏尔身旁,脸上带着罕见的歉意。

“抱歉,让您见笑了,爸爸刚才确实有些过分。不过请您不要放在心上,先生,请理解一个刚刚失去了儿子的父亲吧。”

“嗯,我理解的,小姐。”夏尔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

“对了,他刚才跟您说了什么?”萝拉看似不经意地问。

“没什么,我们只是解释了一下问题而已。”夏尔闪烁其词,“他的心仍旧十分悲痛,也请您以后多劝慰一下他。”

从刚才他和男爵的交谈看,他能看出男爵对自己的女儿有一种暗地里的戒备,以至于在她面前都装作已经思维混乱——当然,他并不打算点破。

“是的,我会的,只是现在爸爸现在谁的话也不听,然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闷着,实在是让人担心。”萝拉轻轻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他这样一停,现在我们家真是一团糟,什么业务都进行不了了,到处都是怨声载道。现在只能我勉强顶出办一办了,否则真不知道应该怎样才好……以后还请您多多帮助。”

这么快就想着接班了?姑娘,悠着点啊,你的父亲可比你想的还要厉害,他心里暗想。

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口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