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担保与合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担保与合谋


                

一片狼藉。∽↗

这就是夏尔在进入德-博旺男爵的书房之后,所产生的第一印象。

是的,这个印象实在太过于强烈了。

地摊上到处都是破碎的瓷片和珠宝装饰品的残骸,那些曾经那些奢华无比的装饰,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整间书房都好似变成了被台风扫过的废墟。

比这一片狼藉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站在里面的那个人。

身形矮胖的德-博旺男爵,站在墙角的书架旁边,冷冷地看着刚刚走了进的夏尔。他现在的精神状态一看就是糟糕到了极点——衣衫凌乱,多处发生了破裂,显然刚刚已经好好发泄了一通;平素里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现在也散乱极了,遮住了他的眼睛。

在头发的遮掩下,原本就十分诡异的眼神现在犹如鬼火一般若隐若现,再配合阴影,使得人不寒而栗。

对视了片刻之后,还没有等夏尔说话,这位大银行家就大声吼了起。

“你得正好!把你的那个朋友也给我叫过!我要亲自审问他!”

这突如其的可怕吼声,不仅夏尔,就连身后的萝拉都微微怔住了。

眼见没人答话,男爵好像变得更加焦躁了,他对着女儿种种地挥了挥手。

“给我出去!我要和他单独谈谈!”

在父亲的怒吼之后,萝拉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她也不敢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房间重新关上了房门。

这下,夏尔终于理解萝拉刚才所说的“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有些令人担心……”到底是指什么了。这两天她在家里应该吃足了苦头了吧。

看,再怎么狠辣决绝的人。在承受这种丧子之痛的时候也会变得难以自制啊……夏尔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瞬间,他突然对这个人产生了某种由轻视而带的怜悯。

不过,他的脸上当然还是十分悲戚。

“先生,请节哀……”

“我叫你,不是让你说这种无聊的废话!赶紧把他给我叫过!”男爵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狠狠地盯着他。

“但是请冷静一点好吗,先生?”夏尔尽量平静地回答,他不想跟现在的男爵动气,“我。就是想要跟您说这件事的——我的朋友阿尔贝,跟这个不幸的事件毫无关系。”

接着,他将阿尔贝和莫里斯当时吵架的缘由和经过都原原本本地说给了男爵听。

“那么,那一晚他在哪儿?”男爵马上问。

“他那一晚在和几个朋友玩牌,但是因为最近公事有点多,午夜之前他感觉有些累,然后……然后他就结束了牌局,乘坐马车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去休息了……”

“也就是说,除了他的自己的人外。没有别的人证?”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男爵的眼光仍旧犀利敏锐,“那你怎么能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这个问题让夏尔一时语塞。

确实,阿尔贝现在最麻烦的问题。就是那一晚他的行动并没有足以取信于男爵的人证,所以他才会那么惶急。

但是,尽管如此。夏尔仍旧相信自己的朋友。

“您看,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这只是社交界的年轻人们常见的一时气话而已,并不能代表阿尔贝真的想要对您的儿子不利……”他继续好言相劝。“阿尔贝现在该有的东西都有了,他有什么理由会去为了一时的意气之争干出这样的傻事呢?”

男爵的脸上,露出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酷笑容。

“你就只打算跟我说这些吗?”

这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夏尔心里有些不悦,但是仍旧保持着和颜悦色。

“先生,虽然我能够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是我不能让您随意去讯问阿尔贝。您不是法庭,没有这个权力,只有司法机关才有这个权力。再说了,他现在也是公职人员,又是总统先生的支持者……”

“司法……?现在你还在跟我说这样的笑话?这种冠冕堂皇话你留给孩子听吧,我要见到他人!总统的支持者又怎么了?我也是总统的支持者!”仍在气头上的男爵完全不吃夏尔的这一套解释,然后“你现在是在庇护着他对吧?还是说,你和他是一伙的?你们一起干下了这事?!”

“我?够了!我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我们是现在合作者啊,杀了您的儿子对我有任何好处吗!我之所以维护阿尔贝,是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必须保护他不受恶意中伤和毫无根据的怀疑的伤害!”在对方如此可怕的怀疑之下,夏尔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害怕,甚至语气不由得也变得强硬了一些,“如果我们的司法机关真的调查出了他的有什么问题,我无话可说;但是仅凭您这种武断的怀疑就想让他成为另一个牺牲者,很抱歉,我绝对不能同意!我会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保护他!”

男爵瞪大了眼睛,显然已经怒火上涌。“好啊,现在你发达了,就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就可以不将我当成一回事了吗?告诉你,就算你现在已经是个人物了,只要我用全力,我还是可以扳倒你!你是想试试看吗?!”

“我知道你的能力,也相信你办得到,但是那又怎么样?!”夏尔的火气也上了,同样对这位翻覆雨的大银行家咆哮了起,“我也不是好欺的,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候我们就好好斗一斗吧!况且,就算您花尽力气把我斗倒了,您以为我会服输吗?您杀得了我吗?!不,您自己也知道,您现在办不到!而我现在还很年轻,我还有的是时间,就算花二十年三十年我也等得起,我可以重新从谷底里面爬起,重新得到我命中注定该得到的一切!然后,而那时候您还能把我怎么样?现在,您告诉我,您是想要因为毫无根据的武断怀疑,断送掉我们之间的牢固合作,还是大家好好坐下,谈一谈到底该怎么继续合作?告诉我,您现在是不是已经老糊涂了?是不是因为死了儿子就爬不起了?那我还真是要小看您了啊,原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在一片狼藉的书房当中,两个人互相对视着,脸色都十分难看,视线里似乎有电闪雷鸣。房间寂静得吓人,只剩下了两个人因为情绪激动而无法抑制的喘息声。

不知道对视了多久,两个人的喘息声慢慢平复了下。

“也就是说,您敢用用自己为那个人担保吗?”男爵盯着他,阴沉地问,“如果事实证明您错了,您知道自己应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是的,我愿意为他担保。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绝对相信他,因为我太了解他了。”夏尔笃定地回答,没有任何迟疑的动摇。

“好吧,那您回去就告诉他吧,我现在可以不找他,但是他最近不能离开巴黎,否则后果他自己清楚!”

“谢谢您能够相信我这一回,我会跟他说的。”夏尔总算暗自松了口气。

他知道该怎么对付这位大银行家——只有这种毫不退缩的回应,才能够让他懂得顾忌。

而一切,也按照他的希望发展了。

“相信您?不,我现在谁都不相信!”男爵紧紧地皱着眉头,“实话告诉您吧,现在我谁都怀疑,除了那些最可疑的人之外,包括你,包括我的女儿,我都在怀疑!”

“我能够理解,多疑是银行家最优良的必备品质之一,我当然可以在您的怀疑范围之内。”夏尔微微耸耸肩,“不过您的女儿您大可不必怀疑了,因为那天晚上她和我的妹妹呆在一起,听我的妹妹说,她们一直聊得很晚……”

“那可说不准,也许她们串通好了骗我们呢?”男爵冷笑着回答。

“您这话可就说得太过分了!凭什么怀疑我的妹妹?她有什么理由要为您的女儿作伪证呢,这对她有任何意义吗?”一听对方对方如此说,夏尔的心里不禁又有些火气了,“一下怀疑我的朋友,一下怀疑我的妹妹,您还不如干脆直接说是我亲手犯下的案子算了!”

见到夏尔如此反驳,男爵也自知说得太过,所以也不再纠缠在这里。

“我只是怀疑而已,毕竟谁都有可能不是吗?”

“那也不用把我的妹妹牵扯进吧?”眼见对方口风变软了,夏尔也放缓了态度,然后他又有些狐疑地看着对方,“那么,您刚才说的‘那些最可疑的人’到底是谁?”

男爵脸上的表情骤然消失了。

一切又重归了寂静。

这种寂静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男爵终于重新开口了。

“特雷维尔先生,我们继续合作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抬起头看着夏尔,“敢不敢跟我干一票大的!”

“什么意思?”夏尔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一起,把那些犹太佬搞垮!我要让这些狗杂种倾家荡产全家死光!”男爵的脸,骤然变得扭曲了起,“到时候,我们平分入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