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证言与建言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证言与建言


                

在夏尔好言安抚阿尔贝许久之后,阿尔贝终于定下了心神,然后悻悻然离开了夏尔的办公室。

然而,虽然办公室重新恢复了平静,但是夏尔却再也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处理公事了,心里一直都在思考着自己刚刚听的这些信息。

他没有想到,这桩恶劣的凶案,在不期然间竟然与他扯上了关系。现在,他必须想办法,不要让自己的朋友牵涉到其中,以免成为男爵那必将到的疯狂报复的牺牲品。

阿尔贝说不是他杀的,夏尔完全相信——倒不是因为他盲目到偏信对方的任何话,而是他对阿尔贝十分了解,深知对方绝不会那种不知轻重的人。

更何况,阿尔贝当时怒发冲冠差点揍莫里斯一顿,还是为了自己,那么又有什么理由抛开阿尔贝不管呢?

可是,虽说想要帮助阿尔贝,但是夏尔也还是没有理出头绪。

就这样,夏尔在千头万绪当中勉强度过了下午的时光,直到傍晚才将他原本要处理的事情办完。接着,他拿起了自己的衣帽,乘上了部里给他配备的马车。

在马车终于停下之后,夏尔慢慢地从车厢当中走了下,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此时他的表情还是十分凝重,好像若有所思。

今天所听到的消息,让他内心大为震惊,久久也无法平静下。

带着这种沉重的思绪,他回到了餐厅当中,打算先吃点东西。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当他到餐厅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妹妹和爷爷,居然都在这里用餐。

夏尔连忙先跟他们都打了个招呼。

打完招呼之后,夏尔自顾自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拿起餐具准备用餐。

然而,虽然一家人和和气气地打了招呼,夏尔却感觉大家的态度都有些沉闷,气氛好像有些紧张,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也对,经过了大半天的时间,这件凶案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巴黎吧……

夏尔心里有些担心妹妹,一向娇弱胆怯的她,听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该吓成什么样啊。

“我的朋友,你今晚怎么这么晚才用餐啊?”为了调节气氛,让大家放松点,夏尔决定先忍耐住饥饿,找点话说,“是身体不舒服吗?”

“并不是不舒服,只是起得晚而已,先生……”芙兰轻轻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我昨晚睡得太晚了,所以一回家就直接去睡觉了,刚才才起床。”

“哦?那看您昨晚玩得开心啊……”夏尔笑了笑,“生日快乐,芙兰。”

“谢谢。”芙兰勉强地笑了起,但是却感受不到多少笑意。

而爷爷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用餐。

“啊,看你们都听说了那件事了啊……”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更加平静,“没错,确实是一件挺可怕的事情,不过不用怕,姑娘,我们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太可怕了,先生!”仿佛是被触动到了什么似的,芙兰有些害怕地低下了头,“真没想到,我睡醒了之后居然就听到了这么可怕的事情!怎么会这样!”

“别害怕,没事的……”夏尔柔声劝慰。

“可是……天哪,先生,天哪!太可怕了……”芙兰的脸上掠过了 一丝沉痛,“昨晚我一直都和萝拉呆在一起,我们聊得很晚,直到快天亮了才睡觉。谁能想得到,就我们还在欢笑的时候,她的哥哥,居然被人……被人就这样杀死了……”

“嗯?昨晚你和那位德-博旺小姐呆在一起?”夏尔微微有些疑惑。

“是的,我们一直呆在一起……”芙兰颤声解释着,显然还是惊魂未定,“昨晚我们玩得很尽兴,我还招待了大家喝了一些果酒。没想到喝了酒之后萝拉情绪十分激动,一直都说对老师偏爱我感到不服,想要和我再比试一次画技,因为被缠得没办法了,所以我只好答应了她。我们昨晚一直都在老师原的那间小画室里面,一边作画一边聊天,直到天快亮了才各自休息……”

“直到天快亮了才各自休息……?”夏尔低声重复了一句。

也就是说,这位德-博旺小姐,就在不经意当中,就在自己妹妹的见证之下,突然就成为了全法国最有钱的继承人之一?

哦,真是算她走运!

一般说,在哥哥横死之后成为唯一继承者,无论如何都会有些惹人猜疑,但是既然当时她是在和自己妹妹呆在一起,那这种嫌疑倒是可以撇清了。

“好了好了,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去回想了。”他能够理解妹妹心中的惊恐,因为声音变得倍加轻松,“吃完饭之后早点去休息吧,睡一天就什么都好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们办,不要怕,姑娘。”

“好吧……先生,我不怕了……只是有些为萝拉感到难过啊……”

在夏尔的好言抚慰之下,芙兰的情绪总算重新稳定了下,重新开始慢慢地用餐。

哼,恐怕在她未必会难过吧,怕是会十分开心呢……夏尔在心里冷笑了起。不过并没有将这种话说出口。

虽然和这两兄妹都见面不多,不过夏尔也能感觉得出,萝拉对自己的兄长并没有什么敬意。

“哎……这世上就是充满了可怕的事情啊……”就在这时,他的爷爷突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满怀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孙女,“吃完后好好睡一觉吧,我的小美人儿,别那么害怕,我们不会有事的。”

“好的,爷爷,谢谢您……”芙兰满怀感激地朝他笑了笑。

这种事情很明显地影响了她的胃口,她很快就吃完了晚餐,然后向自己的两位长辈告退了。

等到芙兰离开了餐厅之后,特雷维尔侯爵脸上的凝重和慈爱都渐渐地消失了,最后换成了一种常见的冷漠。

“哼,真没想到,这家人这么快就撞上这样的灾祸了,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干得真漂亮!”老侯爵一边说,一边大口地朝自己口中灌了一口酒,看得出,只是为了不让孙女儿害怕,他才一直压抑着这份幸灾乐祸的情绪,“真是活该!报应啊!哈,夏尔,你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吗?我倒真想给那个不知名的英雄颁一枚勋章!”

因为之前差点被这家人给骗到倾家荡产,所以老侯爵对德-博旺一家充满了厌恶感。

虽然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对方的图谋并没有成功,但是老人显然还是耿耿于怀。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对莫里斯的死感到伤心或者不安,反而充满了那种‘你也有今天啊!’的快意。

“我想,绝对不是一两个人会这么想……”夏尔慢条斯理地回答,然后大口吞咽起了食物。

在孙子的暗示之下,老人马上也发觉自己这种喜不自胜的态度有些不妥当,于是慢慢地收敛起了笑容,重新严肃了起。

“现在这事情闹得很大,听说博旺那个家伙已经快要气疯了,到处都有人在追查。”

“这也很容易理解,”夏尔点了点头,“就算是那位男爵,恐怕也难以承受这也的打击。”

“我倒是真想去看看他那副暴跳如雷的样子!”特雷维尔侯爵显然还是有些开心,“不过,夏尔,真是遗憾,我们现在得伤心哀痛,就像那位不幸的父亲一样哀痛。夏尔,你之后是要去他家的吧?如果去的话,一定要好好转达我的哀痛啊。”

“是的,我们都十分哀痛,为可怜的莫里斯感到伤心。”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平静地继续用起餐,“预祝那位不幸的父亲,能够早日找到那位凶狠的歹徒,为自己的儿子报仇雪恨。”

说完了之后,祖孙两个相视一笑。毫无疑问,在此时的巴黎,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家庭正在餐桌边,为这个‘噩耗’而倍感欣慰,他们也同样会在莫里斯的葬礼上,一脸悲伤地为这位青年送行。

那么,如果有一天我也这样突然横死的话,大概也会一样仅仅成为餐桌前的笑言而已吧……

夏尔的心里,蓦地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然后就再也笑不出了。

所以,我一定要好好保住自己的性命,同时保护那些我珍视的人,绝不能让我们也遭遇到这种可怕的灾厄。他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以后多跟那位德-博旺小姐打好关系吧,夏尔。”老侯爵突然说,“我认为她是能成为我们家的朋友的,而且她现在也极具朋友的价值。”

“嗯?”夏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老侯爵微微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已经是几亿财富的唯一继承人了,值得我们交结。芙兰和她的关系不是很好吗?让她们继续往下去吧,我们家需要这样的朋友。”

“您不是很讨厌这家人吗?”夏尔反问。

“我讨厌这家人,和我们要交好他们,有什么冲突吗?夏尔,别太拘泥了,现在正是个好机会,我们需要给自己扩张影响力,也需要多找些朋友。”老侯爵的脸上还是很平静,只是盯着自己的孙子,好像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经验都灌进他的脑袋里似的,“夏尔,记住,太后说的那句话,永永远远是一句至理名言——‘我们最该去亲近的就是敌人了’……”

【指十五世纪后期瓦卢瓦王朝的时代,弗朗索瓦二世的王太后卡特琳娜-德-美迪契的一句名言。她当时在幕后操纵朝政,权倾一时。】

“啊……我明白了,爷爷。”夏尔回过了神,“我以后会让芙兰多跟他们往的。”

莫里斯的死,让他在一瞬间就已经从人们的脑海当中给消失得一干二净,那种势利冷酷的算计和亲近,很快就从莫里斯转移到了他的妹妹身上。

“不光是芙兰,你也要多亲近一下她,反正这世上对女人的奉承话永远不嫌多。你不是和博旺一家有不少商业往吗?那就更加应该靠紧这位新的启明星了……”接着,他略微遗憾地叹了口气,“真可惜,她的哥哥居然是今天才死的。否则当年我真该叫你想办法去追求她了!”

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微微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

夏尔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更加有些心惊胆战。在爷爷说出更可怕的话之前,他连忙开口了,“我觉得夏洛特很好,爷爷,我是一定要娶她的,这个主角决不更改。”

“好吧好吧,夏尔。”爷爷叹了口气,显然还是略微遗憾的样子,“夏洛特也不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