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章 预见与窥见

第一百二十章 预见与窥见


                

“那么,以后我们继续帮夏尔的忙吧。∽↗”

听到了阿尔贝的话之后,吕西安忍不住再度打量了这个年轻人,想要再从他的笑容里面看出点什么。

即使对政治事务再怎么不敏感,吕西安也能够听出他的话里面好像若有所指。

“阿尔贝,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不安地闪烁着眼神,“难道……难道总统和夏尔之间闹了什么矛盾吗?”

他不太相信,因为在他看,夏尔和他的爷爷一直都在尽心竭力地为波拿巴家族服务,而总统也十分重新特雷维尔一家,所以他们之间应该是十分亲密的关系才对。

“哦,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阿尔贝摇了摇头,不过脸上的笑容却还是一点都没变,“不过,谁又能搞得清一位皇帝未会想什么呢?”

吕西安一阵默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也对,就算看上去再怎么亲密,政治家们之间也经常会关系破裂,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断定路易-波拿巴未和特雷维尔家族一定会继续亲密无间呢?

这个问题摆在面前之后,吕西安的心绪突然变得混乱了起,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又该怎么办呢?

想了许久之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他终于又抬起头看着阿尔贝。

“好的,阿尔贝,我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夏尔同总统闹翻了的话,我会跟随他一同离开。而不会卑躬屈膝地继续为他效忠。因为我效忠的不是波拿巴家族或者某一位皇帝,我效忠的是我自己的原则和我的友谊。夏尔帮了我。让我重新开始自己了前程,我感激他。并且会记得这一点。”

“可是你的妻子会同意吗?迪利埃翁家族的小姐可不会让你这么挥霍自己的前程啊?”阿尔贝仍旧微笑着问,“你很爱你的妻子吧?如果她一力反对呢?那时候你怎么办?”

“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吕西安十分严肃地回答,“绝大多数事情,我听她的,并且乐意听她的;但是有些事情,我只能自己作出决定,我会请求她原谅我的,并且愿意为此做出任何补偿……”

在他说的时候,阿尔贝端详着吕西安的脸。似乎在确认他的真心实意一样。等到听完了之后,他蓦地大笑了起。“朋友,你就是个老实头啊,这么容易认真!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又不是真会这样,你说得这么严肃干嘛啊?朱莉要是知道了,岂不是得把我给骂死啊?好了,别当真,就当是开个玩笑。”

然而。虽然说是‘开个玩笑’,但是他此刻看待吕西安的目光却已经完全不同了,那是他少有的看待真正朋友的眼神。

然后,他重新抬起头。看着远方的荒野,神情显得若有所思。

“朋友,我认识夏尔很多年了。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至少在我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值得托付一切的朋友。在我落魄的时候,他从没有抛弃我。现在我不慎落入险境了,他也二话不说立马站出搭救我……正因为如此,我也会为他做一切我能够为他做的事情,不管是做什么都行。是的,从很多年前开始,我就觉得他是能干大事的,如今一切都已经证明了我所料不错……那么,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助他一臂之力,也很高兴……有其他的朋友能够同样助他一臂之力。吕西安,你知道的,能够被我们两个人看作是朋友的人,绝对不多……所以我很感激你刚才的表态,真的,我很高兴夏尔又多了一个好朋友。”

虽然他的语气十分平淡,但是吕西安当然能够从中听出那种极为罕见的真情实意。

“我很荣幸。”他也努力压抑住了自己的激动,以一种尽量平静的语气回答。

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好啦,我们说点儿有意思的事情吧?”似乎是觉得这样的真情流露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似的,阿尔贝故意用那种比较轻浮的语气重新开了口,“老是这样多难为情啊?”

“好啊,那你就说点吧?”吕西安配合地笑了起,“不过事前可说好啊,我对你们的那种‘有趣的’事情可基本上是一窍不通啊,搞不好接不上茬……”

“别的事情你可能接不上茬,不过这件我敢说你一定是能够了然于心的……”阿尔贝的笑容里面带上了一丝奇怪的促狭,“倒不如说,只有找你才能问个清楚了。”

“什么事情?”吕西安有些狐疑。

“嗯……这事儿……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呢……”阿尔贝突然显得有些闪烁其词,“这么说吧,我们部里面……在私下里……有人偷偷传言……”

“传言什么呢?”吕西安还是有些莫名其妙。

“哈,我该怎么说呢?”阿尔贝还是有些踌躇,片刻之后才下定了决心,“是这样的,我听人传言说,夏尔和我们部长——也就是你的岳父迪利埃翁伯爵——的二女儿,有些过从甚密,嗯,就是那种……十分亲密。”

在阿尔贝任职的部门的最高层的官员们里面,一直都有一种

听到了阿尔贝断断续续说的话之后,吕西安先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片刻之后,尴尬让他的脸稍微红了红。

毕竟没有在社交场上历练多年,这种事他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以以人们特有的那种半遮半掩的打趣回答。

但是没有回答本身就是回答了——他确实是个不太精湛于说谎的人。

“啊,原是真的啊……”阿尔贝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却并不是特别意外。

说实话,因为夏尔之前一直没有跟他说过自己和玛蒂尔达暗中交往的事情。所以他并不知道两人勾搭上的一切始末,老实说他也和部里的其他官员一样。暗中怀疑夏尔同部长做了政治交易。

如今看到吕西安这个尴尬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呵呵。原如此啊……夏尔倒是瞒得紧。

夏尔果然是真的会玩啊!平时还假正经,不声不响的就玩了这么多花样……不过,看他喜欢玩那种出身高贵,态度矜持的啊……以后可以留心帮他介绍两个。

这是他的心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在社交界,这样打探别人私下里的风流韵事是一种不礼貌甚至不太得体的事情,但是阿尔贝却满不在乎,同时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好友干了什么不好的事。

不过,在吕西安看就不是如此了。

“阿尔贝,答应我。别把这事儿外传好吗?毕竟这事关玛蒂尔达的名声。”他直接默认了阿尔贝的疑问,“玛蒂尔达的事情朱莉也知道了,她很为自己的妹妹担心。”

“哦,当然了,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会外传?”阿尔贝笑着摆了摆手,“放心吧,这可事关于我的上司和我的好友的名声,我知道分寸的。”

“这就好……”吕西安松了口气,然后又显得有些迟疑。“可是,夏尔和玛蒂尔达老是这样也不太好吧?毕竟……毕竟他都要结婚的。”

“如果他们两个本人都没有意见,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阿尔贝倒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娶那位特雷维尔小姐可不是一个轻松活啊,我们怎么忍心不让夏尔去放松一下呢?玛蒂尔达我虽然见得少,但是可是个有头脑有才情的女子。她既然自己做出了这种决定,那么我们就更加没有资格插话了。不是吗?就任由他们继续交往吧”

阿尔贝当然不会知道,就凭他的这几句话。夏洛特是会一辈子恨上他的——当然,就算知道,他也不是很在乎。

就在他们还在闲聊的时候,阿尔贝突然感觉远处好像有什么异常的动静。

然后,他马上集中起了注意力,看向了远方枯黄的草丛。

很快他就发现,那是一只野猪,看上去是出觅食的,身形已经被冬天折腾得十分瘦弱。

算了,也可以作为一个合适的目标了。

他拿起枪,然后瞄准了那只猎物。

“砰!”

…………………………

就在这两个人还在闲谈的时候,他们话题中的一位中心人物却并没有多少这种闲适的心情。

此时的玛蒂尔达,正呆在自己布置得如同书房一样的卧室里面,紧张而认真地工作着。

她一边看着旁边的文件,一边手不停笔地在纸上写着信件,同时做着两份活却并没有显得有任何不适应的样子,笔下的字迹仍旧十分秀丽。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有趣的工作,但是多年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枯燥的活计。当年她为自己的爷爷充当秘书,现在同样也在为父亲做同样的活,而且干得一如既往的好。

也正因为多年对家族贡献甚大,所以在家里她某种意义上也享受着可以自行其是的权利。哪怕心里略微有些疑惑,但是父母亲也从不管束她私下里的行为——这是她用自己的辛劳和脑力所换的优待,也是她自己挣的权利。

虽然她把这种权利用在了一种奇怪的地方,但这毕竟是她的自由。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太阳已经快要升到天空的穹顶之时,她的这份苦工才总算告一段路。

松懈下之后,她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没有什么形象地伸了伸懒腰,重新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一向在人前矜持冷漠的大小姐,突然摆出了这种懒散而又毫无矜持的样子,如果是家里的仆人看到的话,恐怕会惊得说不出话吧。

休息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将这些文件都重新整理了一下,然后和最近几天处理的文件对方在了一起。看着这一堆高高的纸张,玛蒂尔达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成就感。

是该要好好犒劳自己了。一定要好好地玩一玩。

然后,她心里突然对过阵子与夏尔的私会产生了万分的期待。

那种两个人在暗地里幽会所得到的快乐。让她有生以第一次尝到了一种难以自拔、放浪形骸的愉悦感。正是因为平日里所过的生活是如此严格自律,所以她才会对这种幽会如此沉迷。乐在其中。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玛蒂尔达的脸上突然显现了片片红,眼睛都好像变得。不再清明。

说到底,她其实也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啊。

正当玛蒂尔达还沉浸在那种漫无边际、甚至有些令人尴尬的遐想当中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仿佛是触电一般,玛蒂尔达立即在椅子上恢复了那种笔直的坐姿,然后脸上的笑容也瞬间不翼而飞。

“谁啊?”她以尽量冷淡的语气问。

然后,她从仆人口中得到了玛丽-德-莱奥朗侯爵小姐访的消息。

……………………

“玛丽,您今天怎么想到跑过找我了?到底什么事?”

到了会客室当中之后。玛蒂尔达直接就问玛丽。

她的语气客气,但是却又隐含着距离,显然对对方并不抱有多少好感。

不过这也难怪。说实话,玛蒂尔达虽然感谢玛丽向自己告密一事,但是对她向夏尔投怀送抱一事却还是有些耿耿于怀,因此摆出这种礼节性的冷漠接待对方也就可以理解了。

“可不是什么好事,玛蒂尔达。”坐在椅子上的玛丽轻轻朝玛蒂尔达点了点头。“不过,谢谢您还肯接待我。”

“这个我倒是有些心理准备,您好像也没跟我说过什么好事……”玛蒂尔达苦笑了起。“说吧,这次又有什么坏消息要告诉我啦?难道那位老先生又有什么糟糕的想法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玛丽今天的表情却有些古怪。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并没有因为她的态度而感到不快。

“玛蒂尔达,别生气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玛丽轻轻叹了口气,眉头紧锁着。脸色也十分苍白,显然最近真的有些睡眠不足。“我们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吧,我有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想要跟您商量,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还是决定先找您商量商量……所以,请听我说好吗?”

眼见对方如此表示,玛蒂尔达的表情不禁也凝重了起。

“那好吧,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事?”

玛丽的神情还是有些犹豫,几次欲言又止,但是最后,她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萝拉的哥哥的凶案,想必您是听说了的吧?”

“嗯,我知道。”玛蒂尔达点了点头,“实际上现在也很少有人不知道吧?现在报纸到处都在连篇累牍地报道,都快写成一本小说了……想看点其他的东西都很难。”

然后,她伸手向会客室桌子上的那一堆报纸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这些都家里订阅的报纸,玛蒂尔达每天都会摘要性地看几分,以便了解各个政治派别的舆情。而最近德-博旺男爵的儿子的死显然是最为轰动性的新闻,连续几天一直都占据着报纸的头条,现在到处都在谈论这件事,大家莫衷一是,显然已经把它当成了茶余饭后最大的消遣。

那些报纸为了销量,一直都在报道警方调查的最新进展,然而以玛蒂尔达的眼光看,这些报道只能证明调查其实没什么进展。

因为当天下雨,而且凶案发生在下半夜,所以并没有多少目击证人,警察们花了很大力气,才调查到在凶案当天,有一个个子不高、穿着厚重黑衣的男子在公馆所在的街道附近逡巡的证言。

这个男子很快就被当成了重要的线索人物,被警察们疯狂地寻找着,乃至那位男爵本人也在报纸上写了大笔的悬赏,希望能够逮住他。

可惜这个线索实在太模糊了,因此虽然有许多人对这笔悬赏十分动心,但是直至现在还是没有抓出这个黑衣人。

“萝拉很走运是吧?”玛丽突然笑了起,只是这个笑容里面却看不到多少愉悦,反而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在不知不觉当中就变成了几亿财富的唯一继承人。”

玛蒂尔达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这个名字。“她确实挺……好吧,挺走运的。”

“是啊,真是走运。”玛丽的脸上还是挂着那种奇怪的笑容,“她从前就那么自负,以后恐怕会更加目中无人吧?玛蒂尔达,她对您恐怕一直意见都很大……”

“您到底想说什么呢?”玛蒂尔达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我想说的事情很简单。”玛丽抬起头看着玛蒂尔达,“您是相信命中的幸运呢?还是更相信努力带的奇迹呢?”

“嗯?”

“我那天晚上喝了酒,然后留在了画馆里,然后我找了个小房间休息——没人看见我,我在那里呆过好几年,熟得很。”玛丽皱了皱眉头,但是语气却还十分镇定,“然后,在半夜的时候,我听到了很轻的响动……于是我就跑到了窗户边,您猜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玛蒂尔达反问。

“然后,我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男装的人,从后门溜了出去。”玛丽以一种令人震颤的语气回答。“一闪而过,然后融进了黑夜当中。”(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