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惊魂初定

第一百一十三章 惊魂初定


                

随着白昼的临,今天的夏尔早早地就到了自己在陆军部当中的办公室当中,准备着今天的公务活动。~

今天的早餐他是一个人吃的,因为昨晚妹妹在自己老师留给她的画馆当中举办了一个聚会,一直都没有回。

因为妹妹的要求,所以他并没有参加这个生日聚会,而是直接送了一份贵重的礼物以示祝贺。

正如妹妹所说的那样,最近他确实十分忙碌——总统将自己目前最为重视的工作交给了他操办,他必须尽全力去完成,以便在陆军当中为自己的党派找到足够多的支持者,毕竟有声有色地将他自己提议的大阅兵给办好。

此时的他,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当中静静地编织一张巨网,正在同法国本土各地的驻军将领进行联络,确定他们参与阅兵的具体事宜,同时揣度他们是否是能够拉拢的对象。

正当他还在仔细地处理那些文件的时候,一阵寒风突然从窗户当中直刺而入,激得他突然打了个冷战。

夏尔皱了皱眉头,然后扔下了笔,走到了窗口前,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将窗户小心地关了起,然后看着远方的广场。

繁重的工作和沉闷的坏天气堆在一起,让他心情略微有些焦躁,他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息。

正当他感觉已经休息够了,重新走回到办公桌的时候,他的秘书突然跑了过告知给他一个特别的消息——内政部长皮埃尔-巴罗什下派了一个官员找他。

心里大为疑惑的夏尔表面上装作不动声色,吩咐秘书将对方叫了过。

………………

“什么!被杀死了……?被杀死了!”当听完了这位官员所说的话之后,夏尔难以置信地惊呼了出。“你是说,莫里斯-德-博旺先生在昨晚深夜被人杀死了?!”

“是的。先生。”这位官员看上去有些焦头烂额,表情十分焦躁。“我们是在两个小时之前得到消息的,然后马上派人去看了。德-博旺先生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一间寓所里面,就死在卧室的床上,他是被人用利器刺死的——明明白白的凶杀案。现场没有什么剧烈搏斗的痕迹,看上去他是熟睡了之后被人跑过杀掉的,所以没什么剧烈的反抗。因为他平常寻欢作乐之后起得晚,所以一直没有人敢去打搅他,直到很晚了之后才发现……”

夏尔目瞪口呆地看着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这样被杀死了?”他忍不住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显然有些烦恼,

他并不是为莫里斯的死而感到烦恼,他对这位只见过几面的富家公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就算死掉他也并不感到有什么心痛。倒不如说,他可能对那位大银行家就这样丧失独子而感到有些幸灾乐祸也说不定。

真正让他烦恼的,是那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如果连国内最大的银行家之一的孩子都被杀死了——那么这个国家到底还有谁是真正安全的?

“谁干的?”他涩声问。

“这个对我们说现在还是一个疑问。”对方苦笑着低声回答,“我们现在仍在调查之中。”

“是这样吗……”夏尔点了点头,但是依旧愁眉不展。

此时的他。终于感受到了二十年前,全法国的社交界在孔代亲王被人在卧室当中谋杀之后,所普遍感受到的那种恐慌情绪了。

连这样的人都会不明不白地死去,那么还有谁不是置身于危险当中呢?

“现在有什么头绪吗?有多少线索和物证?”他马上问。

本夏尔是没有资格问这些的。甚至他都没有优先得知的权利。不过,现任的内政部长皮埃尔-巴罗什下是一个波拿巴党人,他当然会在如此重大的案件发生之后通知他的所有重要同党了。

“我们正在努力。先生,相信不久之后就可以将凶手绳之以法了……”对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勉强。

看上去就是还没有什么进展了——熟悉官员们的语言的夏尔。马上得出了结论。

“一定要抓紧!”他厉声催促了一句。“别忘了,德-博旺男爵是国家的重要人士。推诿拖延会有多么坏的影响!”

直到对方告辞之后,夏尔还是没有从这种震惊当中恢复过。

他静静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思考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怎样也找不到头绪。

德-博旺男爵在金融界纵横了这么多年,得罪过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里面肯定有不少想要将他们父子置于死地的仇敌,其中肯定也不乏处心积虑、阴沉恶毒之辈,如果要一个个排查的话,那得查到什么时候?

片刻之后,夏尔终于恢复了镇定。

算了,反正这种事情自然有警察们操心,我还是先办好自己的事情吧,他心想。

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加强自己爷爷和妹妹的戒备力度,决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正当他打算重新开始工作的时候,秘书再次到了他的跟前,告诉他又一个人前拜访他。

而这个人,却是他的好友阿尔贝。

夏尔在惊异之余,马上答应了对方的求见。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利跑进陆军部当中求见夏尔的,但是阿尔贝作为铁道部的官员,当然并不会受到太多限制。因为预感到事情有些严重,所以夏尔直接推迟了所有日程安排,然后让秘书将他尽快带到自己的办公室当中。

………………

等到阿尔贝到了夏尔的办公室之后,夏尔发现他的脸上有一种异常的焦急和苍白,好像有些六神无主似的。

一看到夏尔之后。他的脸上总算恢复了一些镇定。

“夏尔,出了一件大事了。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吧?”

“如果你是指莫里斯-德-博旺先生被杀一事的话,我想我确实是知道了。”夏尔点了点头。然后惊诧地看着对方,“不过,阿尔贝,镇定点,你这是怎么了?”

他对阿尔贝的惊慌感到十分不解——阿尔贝并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会为无关自己的惨事悲伤掉泪的人,没见这两个人交情好到这个地步啊?

“我……我可能遇上大麻烦了,夏尔……”阿尔贝颤声回答,“我前阵子和莫里斯起了一次冲突,还咒骂了他。叫他去死。”

“啊?!”夏尔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地看着阿尔贝。“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夏尔。”阿尔贝阴郁地回答,“我们起了冲突,差点打了架,结果没过多久他就死了!这下我就摊上了麻烦了……”

“你是说……”夏尔总算明白了过,“男爵找上了你?!”

“是的,德-博旺男爵派人过找我,叫我说清楚情况,还叫我过去协助他们调查。这次还是请。但是再过会儿恐怕就不是了……”阿尔贝的呼吸十分不稳,显然还是在惊慌当中,“这……这我能去吗?警察我不怕,他们讲原则。不会将我怎么样……可是男爵就不一样了,他现在死了儿子,人都快疯了。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看着惊慌失措的好友,夏尔的心慢慢定了下。

他知道自己必须镇定下。否则阿尔贝恐怕会干出傻事。

他离开了作为,走到了阿尔贝的身边。然后扶住了他的肩膀。

“镇静点,阿尔贝!”他大喊了一声。

阿尔贝总算稍微冷静了下。“夏尔……”

“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就没有惊慌失措的必要。”夏尔平静地回答,“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们都会解决掉的,相信我。现在,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回答我,我们到底认识多少年了!”

“十年,还是十一年?”阿尔贝低声回答。

“是的,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年朋友了……”夏尔长出了一口气,“所以,我们之间尽可以说实话,对吧?告诉我,这件凶案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夏尔?你不会……”阿尔贝有些惊骇地看着夏尔,显然误解了什么。

“不,我不会!我只是在确认而已,不管是不是你做的,你都是我的朋友,我绝不会让你落到男爵手上。”夏尔恳切地看着对方,然后抓住他肩膀的手更加用力了,“所以,告诉我实话,到底是不是你干的!我只需要知道一个底,然后我们再一起想对策!”

也许是夏尔的恳切终于传递到了阿尔贝的心中,他终于平静了下——虽然脸色还是苍白得可怕。

“不,不是我干的,夏尔,我知道轻重,不会不同你商量而干出这么大的事情。”他挺直了腰杆,直视着夏尔的眼睛,“那次我们吵是吵了,但是说什么‘去死吧’只是酒后的气话而已,我们谁不每天说个几次?我完全没有杀掉他的意思。”

“好的,我知道了。”夏尔点了点头,不对对方这个回答作出任何质疑。“既然和你无关,那么我们的事情就好办了,你放心吧,我会帮你去说的,绝不会让那个人碰到你。”

“夏尔……”阿尔贝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狂喜,然后他也伸出手抱住了夏尔,“谢谢你,谢谢你!”

“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夏尔皱了皱眉头,“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总不能让你蒙受不白之冤,成为一个疯子的牺牲品吧?”

“好……这太好了……”阿尔贝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迟疑地看着夏尔,“那……那这段时间我先退隐一下吧,免得招人视线。”

“为什么退缩?你又没有做错事,退缩干什么?别管他,继续做你的事情!”夏尔不满地瞥了阿尔贝一眼,“对男爵那种人,你越是退缩他越觉得你可疑、心虚,然后那时候你就完蛋了!我要你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剩下的事情,我会帮你解决的,不要害怕。”

“嗯,我全听你的,夏尔。”阿尔贝现在已经完全镇定了下,“那我继续干我的活,你放心吧,你交代给我的那些事情,我绝对不会有闪失。”

“嗯,这样就好。”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夏尔太了解这个好友了。因为平素太过于轻浮,所以在受到真正的考验时也总会惊慌失措,这是他好友的一大弱点。但是,只要得到了支援的话,他是绝对靠得住的。

“对了,你那天为什么要揍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夏尔又问。“如果不方便说,那就别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阿尔贝的脸上有些窘迫。

然后,他将那天和莫里斯的冲突,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夏尔。

“干得好,阿尔贝。”夏尔干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