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保护与回敬

第一百一十八章 保护与回敬


                

天空的层浓厚阴沉,看样子用不了就要下雪了。@

落叶和枯草将整个大地都染得昏黄,在寒风当中瑟瑟发抖。而在空旷的原野当中,一个个穿着制服的人穿梭而行,他们神情严肃、行进间整齐划一,看上去并不受天气的影响。

而在这片原野的侧翼,一些小型的观礼台和壕沟已经初具规模,看上去很快就能准备就绪。

这里是萨托里,是夏尔为接下的大阅兵所预定的地方。

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在一片呼啸而的寒风当中,穿着便装的夏尔深深吸了口气。

只有在这一刻,在自己的人的环绕下,他才能够体验到那种掌控着一切的畅快感。

“看样子过得不久就能投入使用了啊,夏尔。”就在这时,站在夏尔旁边的阿尔贝突然开口了,他同样也穿着厚重的黑色大衣。

虽然他口上如此说,但是语气有些漫不经心,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好像在担心着什么事情似的。

“对,没错,就快完工了,所以我们打算开春就开始阅兵式。”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着阿尔贝,“到时候各地的官兵都会源源不断地赶过的,必须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所以这时候你的任务就比较繁重了,一定要想办法尽量确保阅兵式的顺利开幕。”

“可是……可是……”阿尔贝却好像有些踌躇。

“怎么了?有问题吗?如果有困难的话尽管跟我说,我一定会尽量保障对你的支持的。”

“我这里倒是没什么问题啊,只是忙一点而已。可是……”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夏尔。德-博旺男爵那里没有问题吗?”

果然还是很担心啊。

“没关系的,不用害怕。”为了给好友足够的信心。夏尔微笑着回答。“现在一切还在可控的范围当中。”

严格说,让阿尔贝到这里,是违反了夏尔之前和博旺男爵的“不让阿尔贝离开巴黎城”的约定的,但是夏尔有把握,那位大银行家不会因此而跟自己翻脸。

“这样真的好吗,夏尔?”阿尔贝还是有些踌躇,“你没必要为了我……”

“别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剩下的事情我办。”夏尔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为你做这么一点事,我还觉得亏欠了你呢!”

然后,不等阿尔贝回答,他伸手指了指在各处巡逻的士兵们。

“阿尔贝,这里有一个团的士兵,谁也伤害不了你。你最近就老实呆在这里,协助我安排阅兵的事宜,哪儿也不要去。等着我把问题排除掉,明白吗?”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阿尔贝现在深受感动,以至于嘴唇都微微有些颤动。

但是。他并没有说出感谢的话,只是轻轻抬起手,重重地拍了拍夏尔的肩膀。

这一拍。 就将他决不辜负夏尔期待的决心给完全表露了出。

两个人之间再也不再多说,重新看起这广阔的原野。

刚才的话。夏尔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阿尔贝是他最为信任和倚重的助手,一直以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所以现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必须想办法保住他,否则就决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如果只是对别人一味索取忠诚,支使别人干这干那,遇到大事的时候却不敢担当的话,这样的首领是绝对不肯能受到任何人的衷心服务的。

夏尔想要当首领,所以他必须让自己具有这样的觉悟。

在和男爵谈过之后,虽然确定男爵现在的精神状态还算稳定、而且并没有将阿尔贝当成最大的嫌疑者,但是为了预防万一,他经过仔细考虑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将阿尔贝放到这个有一个团掩护的阅兵场地当中。

不管如何,他已经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就在这时,他和阿尔贝都听到了草丛所传的沙沙声。他们两个连忙转过去一看,然后发现身穿军服的吕西安-勒弗莱尔和他的团长罗查尔中校正向自己走了过。

两个人都欠了欠身,朝对方打了个招呼。

“特雷维尔先生,您可真是事必躬亲啊,这个天气还要过亲自察看!”他很快就得到了团长的热烈回应。

这个中年的男人,此时脸上挤出了一堆热烈的笑容,态度殷勤得过了分,老实说看上去不怎么让人心情愉快,但是夏尔当然不会因此而减少自己的热情了。

“职责在身,不得不认真啊,总统对于这次的阅兵式可是寄予了厚望,我可不敢辜负他的期待。”夏尔笑着回答,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倒是您,最近真是让您辛苦了啊,抱歉,我给您添了那么多麻烦……”

“不麻烦,完全不麻烦!”团长马上伸出了自己的手,紧紧地握住了夏尔的手,“您说得对,大家都是职责在身,必须想办法完成总统交办的任务,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两个人就这样面带着笑容地攀谈了起。

谈了一会儿之后,团长指着这片场地,兴冲冲地看着夏尔,“不瞒您说,最近上面一直有人给我传话,明里暗里都有,就是想要让我跟您搞破坏,不过您放心,我都是一口回绝他们了,还将他们骂得狗血淋头。哼……这群人,居然胆敢不服从总统,我们迟早叫他们好看!”

自从那次在火车上攀谈,得到了夏尔“可以加入到近卫军”的亲口许诺之后,罗查尔团长已经下定了心思一定要跟着波拿巴党人走下去,自然就不会对总统的政敌们给出好脸色了。

“有些人对我们不满,那是肯定的。”夏尔不动声色地回答,“但是我深信,在您的看护之下,这里绝没有什么人物敢于跑过跟我们为难,总统也十分信任您的能力。”

自从确定了将萨托里作为阅兵的场地之后,被部长委以全权的夏尔,就将保卫工作交给了这个团,自知走上了鸿运的罗查尔,马上以最大的热情迎合了夏尔的工作,几乎就像是把自己当成了夏尔的直接下属似的。

虽然他的殷勤样子有些难看,但是夏尔很乐于见到别人听从自己,也很乐于给出相应的回报。

得到了夏尔保证之后,团长心满意足地提出了离开,他看得出,其实夏尔更想接见的是他手下的那位营长,所以在夏尔面前露脸表了忠心之后,他就识趣地选择了退场。

“吕西安!”在团长离开之后,夏尔脸上的笑容变得真诚了许多,然后走到了吕西安的面前,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现在团里应该没人敢得罪你了吧?”

“夏尔。”吕西安也同样给出了热烈的回应,“我真得感谢你对我的帮助……”

“说什么话呢,大家互相帮忙而已。”他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我就有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嗯?”吕西安先是微微一愣,然后马上点了点头,“你尽管说吧,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去做的。”

“我需要你保护阿尔贝。”夏尔严肃地指着旁边的阿尔贝,低声回答。“最近他遇到大麻烦了,搞不好还要面临危险。”

接着,他低声向吕西安解释了一下现在阿尔贝所面临的不妙处境。

“什么?居然会这样?!”听到了夏尔的解释之后,吕西安也十分震惊。

德-博旺男爵的儿子最近被杀,他早就已经听人说了,但是一直都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他没想到居然会跟阿尔贝扯上。

愣了一愣之后,他马上反应了过。

“夏尔,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住这边的,绝不会让阿尔贝碰到危险。我的部下很听我的话,绝不会让人轻易靠近他。”

“吕西安,谢谢你!”阿尔贝连忙跟吕西安道了谢。

“这样我就放心了……”看到吕西安这么好说话,夏尔也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

现在至少阿尔贝是安全的。

然后,他的心思重新转到了自己原本正打算处理的事务上面——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莫里斯的凶案到底真相如何,对他说根本毫不关心。

“吕西安,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种新式武器的事情吗?”他低声问对方。

“嗯,我知道。”吕西安马上点了点头,“夏尔,那确实是一种很好用的武器,如果可以的话,应该把它尽快列装到军队里面去。”

接着,他当着夏尔和阿尔贝的面,滔滔不绝地以自己的专业观点,讲了一些那种新式武器的优越性。

看着有些兴奋激动的吕西安,夏尔忍不住和阿尔贝相视一笑。

“你说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吕西安。”等到吕西安说完之后,夏尔悠然开口,“而这种武器,现在我和阿尔贝正准备大量生产。而你,我希望你要准备好,在到时候的大阅兵当中,在全军面前演示它……你能够做好吗?”

在全军面前出尽风头!吕西安马上被这个念头给弄得激动不已。

“当然可以了,谢谢你,夏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