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臣服?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臣服?


                

简陋的小画室当中,穿着白色裙子的金发少女,脸上密布着开朗至极的笑容。刹那间,这明丽的笑容和清脆的笑声,好像让这间陋室突然光亮了不少。

如果事不关己,就连萝拉也会暗暗为之心折吧。

然而,此时的萝拉,心里却只剩下了恼怒和惊恐。

虽然外表并没有多少改变,但是萝拉突然发觉,这位少女此刻再也没有了惯常的温和和矜持,整个人都变得凌厉狂躁了起,她毫无顾忌地大笑着,好像要借此发泄自己心中积蓄已久的怨气似的。

这是她认识这位少女数年,所从未见到过的表情。

这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孩子吗?

糟了糕!该怎么办?

萝拉脑子急速地转动着,因为感冒,她只感觉脑袋里面好像变成了一团粘稠的浆糊,除了疼痛什么也感觉不到。

但是,就算如此,也不能示弱。

“您……您真是太天真了!”她大喊了一声,想要借此压倒对方的气势。“简直可笑!”

正如她希望的那样,听到了她的呵斥之后,芙兰渐渐停下了笑声,重新冷淡地看着萝拉。

“您以为,事情如果败露了,您的哥哥就会抛下一切跟《 您逃跑?哼!这是多么天真啊!”萝拉冷笑了起,然后勉强自己坐了起,倚靠在背后的墙壁上,以便增强自己的气势,“难道您看不出吗?在您的哥哥的心目中,究竟是什么最重要?是您?还是他的权势。他的事业?您有把握吗?还是不敢去想?别傻了,像您哥哥那种人。怎么会把您、把兄妹之情放在第一位?他这种人,难道您还看不出吗?说什么……说什么带您去美洲?笑话!”

说着说着。她只感觉喉咙一阵干涩,于是稍微停了下,吞咽了一口口水。“我告诉您吧,像我父亲、像您哥哥的那种人,在自己受到了威胁的时候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的,如果真的碰上了这种事,他们所做的决定只会有一个!那就是……他会跟您划清界限,然后将您一把推开,让您自生自灭!所以。我奉劝您最好打消这种愚蠢荒谬的想法吧,老老实实保守秘密,等机会到的时候……”

还没有说完,她的话就被打断了。

芙兰阴沉着脸,冷冷地盯着萝拉。这视线所包含的不祥气息,让意志坚定的萝拉,都有些不寒而栗。

“一直就在说什么‘像他那种人’‘像他那种人’的……您别装得自己好像很了解我哥哥一样好吗?凭您也配说他?住口!世界上只有我才最了解他!”她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好像对萝拉的态度很不满似的,“没错。如果一切都败露之后,他一定会很生气,会责罚我,但是……但是……他是不会抛下我的。绝不会抛下我的!因为他珍视我,爱护我,因为我们之间的感情。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厚!在我面临生命风险的时候,他一定会保护我。然后带着我逃离的!天真犯傻的是您!”

她的脸上微微泛出红晕,满是激动的神采。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迷醉。这与其说是在相信,毋宁说是在笃信或者迷信着什么。

看到她这幅样子,萝拉再也无话可说了,倒不是她理屈词穷,而是她知道,和狂信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微微喘息了一会儿之后,芙兰脸上的红潮渐渐褪去,重新恢复了平静。

“就算您说得对,那又怎么样?我的哥哥迫于您父亲的压力真的将我抛开了,那时……我就给您陪葬吧,反正……一直这样活着,比死了都还要难受!”

完了,真的完了。萝拉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芙兰这一番疯狂的表白,犹如最凶狠的一击,让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她的眼里只剩下了那一个愿望,其他的一切——家族的名誉,已经享受到的荣华富贵,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已经不放在心上,这是何等的疯狂啊?

和这种已经不顾一切的疯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而我,则蠢到了把自己亲手送到了这个疯子手里,还自以为自己可以将这个小可怜给攥在手里……到底疯的是她还是我?

难以言喻的悔恨和懊恼,让萝拉只感觉胃部有些酸液在翻腾,一种想要呕吐的欲望让她几乎难以自持。

她只感觉自己的手在颤动,那只拿着匕首捅死了哥哥的手,现在又已经蠢蠢欲动,想要掐到对方那细长白皙的脖子上。

但是,很快,残存的理智阻止住了这种不顾一切的冲动。

不,不行……姑且不说现在病中的自己还有没有能力杀死她,就算现在能够杀死她,那也是自取灭亡。

得想想别的办法。

再和她对抗显然已经是十分不理智的想法了,必须想个别的主意。

“好吧,好吧,我们别吵了。”她放低了声音,想要安抚住对方,“我们之间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还应该在无谓的争执当中磨损互相之间的牢固友谊吗?这些事情,我们好好商量吧……”

“我不想和您吵,只是在说一个不容更改的事情而已。”她的软话芙兰却毫不领情,态度依旧强硬,仿佛和平日里变了个人似的,“您必须在半年之内协助我达成心愿,决不允许拖延一天,而且没有再商量的余地!现在,您马上给我一个答复,同意,还是不同意?”

苦涩的汁水从胃部返流到嘴中,萝拉只感觉酸涩至极。但是,她只能强行咽了下去。

先答应下,然后再去想办法,至少现在还有半年——总比马上就面临绝境要好。

一想到这里,她终于打定了主意。

“既然您坚持要划定这个期限的话……好吧,我答应您。”她勉强地笑了起,然后轻轻点了点头,“只要我这边没有出事,那么我就会努力在半年之内完成您的心愿的,这样您总满意了吧?”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之后,芙兰的脸上终于重新展露了笑容。

“如果您早这么说的话就好了……”

芙兰没有说办不到的话会怎么样,萝拉也没有问,她们需要维持相互之间的最后一层面纱。

毕竟,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就这样抛弃家族,逃离五光十色的社交界,逃离整个文明世界,跑到对她说纯属化外蛮荒之地的美洲去——所以她给了萝拉半年时间。

“现在还有什么别的要交代的吗?”萝拉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头,“我想我该回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接着,不等芙兰再说话,她忍住了自己脑中的晕眩,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想要离开这里。

这时候回家的话,就该得知那个‘噩耗’了吧,自己该不该立即就晕过去呢?

正当她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芙兰又重新开口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

萝拉停了下。

“什么事?”

“向我道歉,向这几年对我的不敬道歉!”芙兰的语气里面带上了一种不容置疑强迫力。

“什么!”萝拉睁大了眼睛,凶狠地看着芙兰。

在这种可怕视线的瞪视之下,芙兰却丝毫无惧。

“怎么,您不肯?您就是这样看待我们之间的友谊的吗?”

“够了!这个时候还玩什么小孩子意气?!”萝拉大喊了一声,“您够了没有!”

“不够,完全不够……”芙兰缓缓地摇了摇头,“我忍受您的蔑视和不敬已经很多年了,您对我,对我的姓氏都缺乏足够的尊重。但是,那时我从不生气,因为我知道,您的妄自尊大终将有得到惩罚的一天……现在,该到您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向我道歉,马上!”

萝拉没有说话,仍旧在恶狠狠地盯着芙兰,仿佛随时都将冲上了将她撕成碎片一样。

“我说,难道到现在,您还不明白谁是优势的一方吗?”芙兰冷笑了起,“还是说,您想试试不听从我话的后果?”

完美执行的计划,居然在这种地方露出了破绽……然后把自己送到了这个疯子手中。我……我究竟干了什么傻事啊!

等着瞧吧,婊子,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的!我发誓,你终有一天一定要我在跟前哀嚎!

一边在心里含恨咒骂,萝拉一边缓缓地躬下身,朝芙兰行了个礼。

“德-特雷维尔小姐,对不起,我错了,我错得离谱,我竟然小看了您!我为我一直以的妄自尊大道歉,为我的有眼无珠道歉……请您原谅我。”她一字一顿地说。

“很好,太好了,我接受您的道歉,德-博旺小姐。”

芙兰点了点头,认可了对方明显没什么诚意的道歉。

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她又看着萝拉,“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单独见面了,这样对谁都不好,还会增加败露的风险,您说呢?”

萝拉心里又是重重一震。

这个明媚的笑容,美得让人有些叹息,然而在她的眼中,此刻却可怕至极。

再没有比有理智的疯狂更可怕的人了。

但是现在还只能虚与委蛇。

她咬了咬嘴唇,几乎咬出血。

“好的,如您所愿。”(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