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差距

第一百二十四章 差距


                

小心地试探了路易-波拿巴的心中真意之后,夏尔的心情顿时就放松了不少。

他终于发现,自己同德-博旺男爵的合作,完全有继续持续下去的曙光。

而只要自己能够得到那位大银行家的支持,那么以后他从路易-波拿巴那里得到的东西,很快就将和自己付出的东西一样多。

“夏尔,萨托里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了?”路易-波拿巴终于问起了他眼下最为关注的问题。

“如您所愿,一切都十分顺利,”夏尔点了点头,“我接下就将会过去那里视察,现在那里已经了许多官兵了。”

“那就好,夏尔。”路易-波拿巴明显地松了口气,“祝你一切顺利。”

“好的,我知道的。”因为看出了对方已经打算结束这场接见,夏尔站直了腰,打算跟他提出告辞。

“对了,我还有一个好消息想要告诉你。”正当夏尔打算提出告辞的时候,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路易-波拿巴突然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夏尔,作为您一家功劳的酬报,我打算晋封您的爷爷为元帅。时间的话……就在阅兵式的那一天吧?您的爷爷,将在全军的高级将领面前成为元帅……”

即使是事前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此时的夏尔也忍不住心潮澎湃起。

是的,他现在很开心,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爷爷即将被授予这个法国军队当中这个荣耀的头衔之一(最荣耀的当然是大元帅),而且还因为,他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原本熟知的历史。

他清楚地知道,在原本的历史当中,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和第二帝国是没有特雷维尔元帅这号人物的,而如今,他的爷爷却将成为这“历史上不存在”的元帅。

我,一个原本平凡无奇的青年人,居然办成了这样的功业……即使习惯于镇定,夏尔此刻也不禁喜形于色。

但是,还不能满足,这只是微不足道的第一步而已,更长、更远、更为荣耀的路还在后面,我必须坚定不移地继续走下去,不管前面有什么在挡着,都要一脚踢开……

看出了夏尔此时的心神荡漾,路易-波拿巴带着笑容拍了拍夏尔的肩膀。“年轻人,你能够得到的东西还多着呢,继续干下去吧。”

“是……”夏尔弯下了腰,再度朝自己的老板躬了躬身,“谢谢您,陛下。”

这个提前预支的尊称,显然让路易-波拿巴心情更加舒畅了,他做了个手势,然后一直微笑着目送夏尔离开。

……………………

带着这种轻松愉快的心情,夏尔告别了爱丽舍宫。一出,他就直接走上了自己的马车然后让他载着自己出城,踏上了前去萨托里的路。

一路上,他已经可以看到有三三两两的士兵在路上行军了。

这些士兵是从巴黎西郊的火车站下车,然后一路向萨托里行军,准备驻扎在那里参加预定当中的大阅兵的。

因为已经行军了一段路程,所以他们的军服都已经有些发灰,士兵们也因为一直没怎么休整而现在有些衣衫不整,武器也只是被随意地扛着而已,而他们的军官也并没有呵斥他们的意思,同样套拉着头随着他们一起行军。这与其说是准备接受检阅的大军,看上去反倒像是从战场上败退的溃军一样。

看到他这辆标示着陆军部公车的马车之后,这些官兵都自觉让开了道路,让夏尔得以一路轻车地向目的地奔行而去。

然而,坐在车厢当中一直打量着他们的夏尔,却并不因此而感到开心。虽然知道这些士兵在到达目的地、得到了休整和充足的食物之后,这些官兵的精神面貌将会焕然一新,重新成为具有强大战斗力的部队,但是他仍旧免不了有些恼怒。

这种恼怒不是对这群官兵的——经过长时间的行军之后,任何人都会表现出这样的精神状态,不足为奇;这种恼怒是针对自己的。

这是我准备的活动,但是却准备得如此不能让自己满意。

夏尔更加觉得自己应该要在接下的日子里更加加快铁路网的建设,以便在任何可能的行动当中尽量缩短士兵们的行军时间,让他们能够将精力都投入到与敌人的交战。只有这样一点一滴的努力,他才能够积累出胜利,才能够给自己带最为荣耀与光辉的结局。

就这样,经过了数个小时的颠簸之后,夏尔终于再次到了萨托里。

这一次,前迎接他的人除了阿尔贝、吕西安和罗查尔团长之外,还更加多了一些陆军将领。他一走下马车,这些人就统统围了上,殷勤地朝夏尔打着招呼,而他父亲的那位老相识德-克尔维将军也赫然正在其中。

这群陆军军官,都是已经决心加入波拿巴派的人,因而他们也对这场阅兵仪式更加热心,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过了,同时也借着这个机会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夏尔礼貌地朝每一个人都打了招呼,尽量不要让任何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怠慢,而这些军官们也个个对夏尔笑脸相迎,态度好得出奇。

没错,“特雷维尔侯爵即将被总统晋封为元帅”的消息早已经在军界扩散开。不同于完全只是担任一种礼仪性职务的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特雷维尔侯爵是真正具有从军和作战经验的老军人,更加是拿破仑时代就为老皇帝效劳的将领。再加上夏尔如今据有的职位,人人都知道此时的特雷维尔家族才是波拿巴家族在军队内的总代言人。

正因为如此考虑,这些高级军官们人人都对夏尔殷勤备至,想要在夏尔、进而在那位元帅面前讨一个好印象,让自己未的仕途变得更加顺利。

就这样,被这群将领簇拥着的夏尔,众星拱月般的在阅兵场当中巡视着,恍惚间突然生起了一种“大丈夫生当如是”的豪情——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孜孜以求的东西吗?

不得不说,自从让阿尔贝在这边监工之后,阅兵场的施工进度变得愈发顺畅了,显然,最近闲居在这里的阿尔贝,已经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夏尔交代的事务当中。一边巡视着有条不紊的阅兵场,夏尔一边在心中暗自点头。

而这群人,闲聊的时候话题当然不可能离开最重要的地方。

“特雷维尔先生,您刚刚是从总统那里过的是吧?有没有他的什么最新的指示呢?”有一位军官问。

“暂时没有,朋友。”夏尔微笑着回答,“目前总统对我们的进度十分满意,他鼓励我们继续按照现有的轨道继续前进。”

“总统能够这么看那真是太好了。”另一位军官看上去有些忧色,“不过……最近不是有一些不好的风声吗?我听说议会那边恐怕会有些异动……”

“什么异动?”还没有等夏尔说话,许多人纷纷紧张地问了起。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为了掌控住话题的节奏,夏尔自己回答了,“国民议会最近有人提出了动议,它想要建立一支直属于议会的武装力量。推动这项动议的人,据称是想要更好地保卫共和国……”

虽然夏尔语气说得十分平淡,但是其他人却受到了一些震动,他们中的某些人用隐蔽的视线互相看了看,显然有些动摇。

国民议会的这个动作,即使再怎么没有政治眼光的人也看得出,这是同样在拉拢军队。

在波拿巴党人大肆向军队渗透的今天,议会想要建立一直直属于自己的部队,以便架空陆军部对军队的掌控,守卫自己,顺便击碎路易-波拿巴的图谋。如果他们的想法真的实现了的话,两派人之间的摊牌,恐怕不会像他们之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夏尔发现了一些人心中的游移不定,但是他装作毫无所觉。

“然而,我只能说很遗憾,这个想法令人耳目一新,但是实际结果只能是可笑的。”他有意提高了声调,“任何动摇军队指挥体制的图谋,都是在危害国家,我们都将坚决地予以抵制!”

由一帮参与了二月**的人说出这样的话,当然是有些荒谬的,不过谁也不会因此而嘲讽夏尔了。

“国民议会里面的党派林立,并不是拧成一股绳,想要通过这样的决议是十分有难度的。”德-克尔维将军适时地为夏尔接上了一句。

自从被夏尔和特雷维尔侯爵许诺了巴黎卫戍司令的职位和大笔的收入之后,这位将军已经死心塌地地成为了他们的党徒。

“况且,就算真的建立了这样的部队,那又如何呢?他们听谁的呢?议会并不是一个人的,相反,它充斥了好几百个自命不凡又爱喋喋不休、然后又谁也不服谁的人,这些人甚至我们不管他们都得自己厮打在一起,他们有什么威望?谁肯服从他们?”看着远方荒野中的阅兵台,夏尔突然冷笑了起,“就是这样的一群人,怎么指挥军队?各位都是军官,想必比我更加了解指挥层游移不定给部队战斗力所带的损害吧。我敢说,先生们,只要我们予以坚决回应,这些官兵最后只能听从我们。”

因为夏尔的这席话实在太过于露骨,所以并没有人接腔。但是大家都暗暗点头,显然十分认同这席话。

军队蔑视议会,确实是从古至今的传统。

“另外,我得说,议会对我们说没有任何的约束力,先生们。”趁胜追击,夏尔继续说了下去,“我们只对国家和人民的当然代表——路易-波拿巴总统下负责,他才是国家当然的领袖。精神分裂的元老院制止不了凯撒,精神分裂的国民议会同样制止不了总统——它们连延续自己的寿命都做不到!这是一个不代表人民的议会,又有什么资格对民选的总统指手画脚?不,先生们,我们不需要听他们!”

议会没有经过全民的认可,就擅自剥夺了一大部分选民的投票资格,这样的议会是没有底气宣称自己代表国民的,更加没有胆量诉诸全民保卫自己的权力和合法性——相反,他们还心惊胆战,生怕总统干脆一次全民表决,看看谁更加能够代表民意。

所以,在如此投鼠忌器的情况下,议会当中占据了绝对多数地位的秩序党,明明掌握了立法权,却竟然在路易-波拿巴和他的党徒们的进攻之下一筹莫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优势一步步被侵蚀殆尽。

决定性的差距就在这里了——虽然从古至今,议会不代表人民是常有的事,但是如此公开地对人民不屑一顾,确实是第二共和国议会的致命硬伤,而波拿巴党人,却可以自称自己代表人民——虽然从根本上说,他们都不代表。

“您说得对,先生。”在夏尔的鼓舞下,这群军官们纷纷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