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九章 最长的一夜

第一百零九章 最长的一夜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越越深了,在画馆当中的聚会慢慢进入了后段。△↗頂

不过,也许是因为大家已经彻底放松下的缘故,气氛反而更加热烈了。在这群盛装打扮的女子或真或假的笑容之下,芙兰的聚会充满了欢声笑语,看上去其乐融融。

“啊,时候不早了啊……”聊了一会儿天之后,芙兰突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故作神秘地看着大家,“大家是不是有点累了呢?”

还没有等别人回答,她就继续说了下去,“我给大家点提神的东西吧?”

这种可疑的态度,让其他人颇有些不解,然后面面相觑,有些疑惑地看着她。

如果是在21世纪,这番话恐怕会引起极大的误解吧……

“我给大家准备好了准备好了一些果酒,大家要不要尝尝?”芙兰神秘兮兮地笑了起,然后放低了声音,“难得有机会,大家干脆彻底放松一下吧?”

“嗯?”她的话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这些小姐们现在都已经不再算是年幼无知了,聚在一起却偷偷地喝酒,传出去恐怕都有些不太好看。

“好呀!有这么好玩的事情您就早说嘛!”在大家的窃窃私语当中,玛丽马上也附和了起——也许不管芙兰现在说什么,她都会附和吧。“老是一直聊天,我也觉得有些乏味了呢……平时老是要板着脸,我可觉得腻了,反正这里就只有我们而已。谁也不会自找麻烦吧?”

经过玛丽这样一说,大家又互相看了看。好像有些意动。

没错,在这种大家都会守密的情况下。反而心里隐隐有些打破了条框限制的愉悦感。

“只是果酒而已,不容易醉人的,大家回家的时候也不会让人看出……”芙兰仍旧微笑着说,“不过,这只是好玩而已,如果谁不想喝,我也不会勉强啦……”

“那还在等什么呢?特雷维尔小姐?”萝拉突然开口了,“赶紧把酒拿过吧?我倒想尝尝鲜呢,不知道有没有家里的好喝。”

“我也要尝尝!”

“也给我点儿吧?”

在萝拉发话之后。她的好友们都意动了,纷纷要求自己也尝点酒。

玛蒂尔达仍旧沉默不语,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看她这种冷淡样子,萝拉忍不住冷笑了起。“怎么啦?迪利埃翁小姐?您是不想掺和我们这种低俗的活动吗?”

“这个时候喝酒不太好吧……再说了,我也不太会喝酒。”玛蒂尔达微微皱了皱眉头。“而且,我等下就要回去了……”

“也对啊,让您这儿本就是勉为其难了,怎么还敢让您屈尊和我们玩在一起呢?”萝拉的语气里面还是充满了嘲讽。“好啦,没人勉强您的,您自然可以不将大家当做一回事。”

眼见对方如此尖刻无礼,玛蒂尔达也忍不住有些恼怒了。于是也同样地嘲讽了起。

“第一,我这儿只是为了祝贺芙兰而已,本就没有想要与您玩在一起;第二……您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有将您当做一回事。如果您有意见,尽管提吧。”

“您一向是如此清高。谁敢和您有意见呢?”萝拉冷笑着回答。“血统如此高贵的您,却要不得不和我们呆在一起。很难受吧?我都为您心疼呢。”

“我们一家确实和只有钱没有教养的家庭有所不同。”玛蒂尔达马上反唇相讥。

这句话,让气氛瞬间冻结了。

“怎么,当年没有吵够吗?”萝拉冷冷地看着玛蒂尔达。

“到了如今,我不觉得和您吵架有什么意义。”虽然萝拉的视线很凌厉,但是玛蒂尔达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不过,如果您现在想要吵的话,我倒是也乐意奉陪。”

看到玛蒂尔达这么说,她的好友们也个个用眼神声援。

一时间,两部分人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凝重了起,而少数的中立派也有些手足无措,连忙看着主人,希望她赶紧救场。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吵啦,只是闹着好玩而已,喝不喝点都无所谓,别吵架呀?”看到萝拉和玛蒂尔达又吵了起,芙兰连忙劝架。“好了好了,时间已经不晚了,我们就抓紧时间喝点儿吧?!”

然后,不等别人再说话,她轻笑着吩咐女佣人把事先就收藏在旁边房间的果酒和杯子都给自己拿过。

佣人很快将酒倒到了一个个杯子当中。金黄色的酒液在烛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迷离的色彩。

以芙兰和萝拉领头,每一个说要喝点的女孩都拿起了一个杯子,咕哝咕哝地喝了下去。

而玛蒂尔达也突然拿起了一个杯子,也喝了起。

“玛蒂尔达,您不是说不想喝的吗?”芙兰有些惊诧。

“难得今天您这么高兴,我就是喝一点也没什么。”玛蒂尔达笑了笑,然后也拿起杯子,“只要您开心就好。”

“谢谢你,玛蒂尔达!”芙兰开心地笑了起。

眼见玛蒂尔达也已经决定喝点,最后的一些还在犹豫的人,也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拿起了酒杯,就连平素滴酒不沾的人,也不好意思和这种气氛相背离。

“那么……”玛丽适时地拿起了酒杯,“我们就一起恭祝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生日快乐吧,干杯!”

“干杯!”大家一起喊了起,然后互相碰了碰酒杯。

“唔,还真是不错的酒啊。”将一杯甜中带酸的果酒一饮而尽之后,萝拉又细细地品了品。“我感觉比我们家里的那些好喝多了。”

“能得到您这样的赞誉可真不容易啊!”芙兰笑着回答,“也不枉我准备了这么久。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多喝啊。虽然是果酒,但是如果喝多了恐怕还是会醉的……”

“没关系。反正机会难得,就算喝醉了又何妨?”萝拉满不在乎地回答。“今天这么开心,我就是想要多喝点儿。”

“好吧,好吧,谁拦得住您呢……”芙兰轻叹了口气,然后自己拿起一瓶酒给她继续倒酒,而萝拉则干脆地一饮而尽。

“您还真是厉害呢。”

眼见萝拉这么毫无顾忌,其他女孩好像也受到了鼓舞,也纷纷继续开始喝起酒。

就这样,大家一杯一杯地喝着酒。香甜的酒气弥漫到了整个画室当中。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显现出了些微的红晕。

在酒精的作用下,原本就已经没什么拘束的女孩们,在微醉的状态下更加百无禁忌,言笑间越发有些放肆,话题也越越千奇百怪,从最初的社交新闻一下子谈到了各种故事怪谈,然后又说起了一些外国的名人事迹,最后。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结婚的话题上面。

她们的年纪都并不大,但是她们中间已经有一些同学结婚了,甚至还有人都已经生下孩子。虽然芙兰今天邀请的都是还没有结婚的人。但是现在大家也都已经开始关注起了这个问题。

进入到这个话题之后,大家从谁的未婚夫和中意的对象说起,最后不知不觉当中把社交界当中的一些优秀的未婚青年给点评了个遍。有些评论十足尖刻和嘲讽,如果本人听到了的话恐怕会暴跳如雷的吧。

“对了。芙兰,不知道您这里已经考虑得怎么样了呢?”说了一会之后。一位朋友趁着酒兴,笑容满面地看着芙兰,看上去既好奇又有些艳羡,“您的爷爷和哥哥如今都已经如此发迹,应该会给您找个好夫婿吧?”

“啊?我吗?”芙兰有些惊诧,然后苦笑了起,“我还没考虑过这种事呢。”

“您差不多也该到了这个年纪了啊,怎么能不考虑呢?”这位朋友调侃地笑了起,“不会是已经选好了对象了吧……?”

“那还用说?人家只是谦虚而已,您可别当真啊?”另一位朋友也笑着回答,“现在特雷维尔侯爵和她的哥哥都那么当红,人家可以在最好的人选里面慢慢挑,当然不急啦!搞不好现在她长辈都已经帮她选好了呢!”

这句话让大家又大笑了起,然后各自又干了一杯。

没有人注意到,芙兰的脸色骤然变得黑了起。

她紧紧地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不要闪现出怒容。这种无心的戏言,给自己带的创痛却是如此之深。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谈的啊,”过了片刻之后,她终于抑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恼怒,重新布满了笑容,“顺其自然吧,我也控制不了什么……”

除了一个人之外,谁也听不出这话的弦外之音到底是什么。

“大家再一杯吧!”萝拉又举起了杯子,“我们再为特雷维尔小姐未的幸福再干一杯!”

“干杯!”

纷纷响应的人当中,并不包括玛蒂尔达。

她反倒是被萝拉的呼喝声所惊醒了。

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呀?

玛蒂尔达因为喝了点酒,所以她的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她心想。

“芙兰,抱歉,我想我得回去了……”因为酒劲的关系,玛蒂尔达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瓮声瓮气,“真高兴今晚能够和你聚在一起,为你祝贺。”

“哦,没关系啊……”芙兰摇了摇头,显然并不介意她的告辞。“都已经这么晚了,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然后,她转头看向其他人。

“虽然很遗憾,但是都已经这个时间了,我们再玩一会儿,然后就此解散吧?”

她的话并没有引起什么反对声,大家确实已经玩得足够尽兴了。

就这样,聚会到了尾声,大家一边等着酒劲慢慢散发,一边互相进行最后闲聊,气氛从刚才的热烈甚至狂躁,而变得重新平静了下。

这时候的话题。又重新回到了当年的学习生活上面。

然后又有人对芙兰当时的画技表示艳羡,称赞她的天赋无人能及。

“其实画画也没什么诀窍啊。就是要多练习而已。天赋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不练习的话有天赋也没用啊……”芙兰不好意思地笑了。“您看,我最近没有怎么练习,所以一下子也退步了好多,最近我都打算重新开始练习呢,以免荒废当年从老师那里得到的教益。”

“说起我一直都很羡慕您呢,特雷维尔小姐。”这时候,萝拉突然打断了芙兰的话。

她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漠高傲。

“嗯?羡慕我?”芙兰有些好奇地看着萝拉,“您有什么需要羡慕我的地方吗?”

“我真羡慕您。居然可以那么轻易地就能够学会绘画!只有有天赋的人,才会将天赋这么不当做一回事。”萝拉的脸上极尽艳羡,“听说您的父亲当年也是知名的画家呢,果然这种才能是可以遗传的吗……?”

这种话,虽然看上去是在夸奖,但是听上去总有些不对劲,总感觉是在指责芙兰故作谦虚实为炫耀一样。

“您这么说可更加让我不懂了啊。”芙兰有些好奇。

“是的,我羡慕您,居然能够拥有那样的天赋。强行压过了我一头。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胜过,所以一直努力想要追赶,结果……那几年里面还是追不过您。”萝拉冷冷地说了下去,“正因为如此。我不服气,一点都不服气,我不相信自己花了那么多功夫。最后还是比不过您……我更不服气老师那样看重您!”

听到了这席话之后,大家面面相觑。

这种话怎么能够当面说呢?太没有礼貌了。

是喝醉了吗?

大家偷偷地看了看萝拉的脸。然后发现萝拉的脸色有些红,看上去似乎确实是酒意上涌。

“说实话。虽然我承认您在绘画上面天资过人,但是我一直还是对老师居然这样看重您而感到心里有些不满。”萝拉对大家的反应不理不睬,毫无顾忌地继续说了下去,“更让人不服气的是,老师居然在临死前还把自己的画馆送给了您!您凭什么能够得到这样的垂青呢?明明大家都是老师的学生啊?”

“那您想要做什么呢?”芙兰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您是喝醉了吗?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我没有喝醉,我清醒得很。”萝拉说出了人在酒醉之后常有的话,“我要和您正式比试比试,我现在充满了激情,一定能够画一幅好画,让您自愧不如!”

“可是……”芙兰有些犹豫,“都已经这么晚了……”

“怎么?难道您不知道真正的画家,只要心里了灵感,就不会管任何时间地点的吗?”似乎是了劲了,萝拉的眼睛里满是挑战和嘲讽,“还是说,其实您是怕了?现在您的手已经拿不动画笔?”

“德-博旺小姐,够了!”玛蒂尔达看不下去了,“醉了就回家休息吧,别在这里惹是生非!”

“我的事情不用您管。”萝拉头也不回地回答,只顾着打量着芙兰,“特雷维尔小姐,在这里,在大家的见证下,您敢不敢和我再比试一番呢?我们等下就去老师的房间里,在他的见证下比上一场。不过,您放心吧,就算您输了,我也不会叫您让出画馆的。”

在萝拉的注视之下,芙兰的笑容慢慢敛去了,变得严肃了起。显然,她的争强好胜之心也被萝拉成功激起了。

“好吧,既然您坚持的话,那么我们就比上一场吧……”芙兰叹了口气,“虽然我现在的手有些生疏,不过我想还是能够胜过您的。”

“芙兰,不用陪着这个醉鬼胡闹。”玛蒂尔达劝了芙兰一句,“让她自己回家就行了。”

“不,玛蒂尔达,在挑战面前我不能退缩。况且……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芙兰摇了摇头,显然已经自信满满,“在老师的画室里,我得维护他的名誉。”

玛蒂尔达心里哑然。

既然芙兰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她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吧,那您就好好教训她吧。我先回去了。”她想芙兰提出了告辞。“到时候一定要让我看看您今天的作品,想一定会十分有趣的……”

在笑容当中。两个人互相道了别,接着玛蒂尔达转身离去了。

眼见时候已到。其他人也纷纷提出了告辞,而芙兰也一一同她们告了别。然后,她和显然还没有从醉意中摆脱出的萝拉一起,跌跌撞撞地向画室里侧杜伦堡画家经常画画的小房间走了过去。

……………………

在重新变得寂静的画室当中,两位少女走进了已故画家的小画室。

这间小画室墙上挂满了画家当年的画作,虽然只是练习作品,但是在画家已故的今天,仍旧能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而在墙壁边的书柜上,放着一座精美的青铜雕塑。这个古代希腊英雄,正静静地注视着里面的一切。

“哈……”一关上小门,芙兰就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瘫坐到了沙发上,“真是累人啊。”

“您做得很好,比我想象的还要自然。”萝拉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但是也更加沉稳。“我都没有想到,您居然可以做得这么自然。”

她并没有喝酒,所以现在清醒得很。

“有的时候。我们只能想办法勉强自己。”芙兰的表情也十分阴沉,甚至看上去都有些伤感。

“这话倒是说得好!”萝拉笑了起,“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我们才能够无往不利。好了。东西在哪儿?”

“在那儿呢!”芙兰指了指一个书柜。

萝拉走了过去,然后一把打开了书柜,接着伸手将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

然后。她也不多话,直接脱起自己的裙子。

这是一套男装。深黑色的大衣,加上丝绒礼帽和斗篷。足以将任何一个人都裹得严严实实。

“虽然您给了我尺码,但是毕竟是临时让人赶工做的,所以我也不保证合身,您到时候自己注意一点儿啊。”芙兰低声嘱咐了一句。

“没关系,只要没有太离谱就行。”萝拉将自己脱得只剩下了内衣,然后开始换上这套男装。

换完了装之后,萝拉稍微动了动手脚,试了试衣服。

“嗯,挺合身的嘛!谢谢您了。”

“那就好。”芙兰点了点头,“那么祝您一切顺利。”

“只能如此了,不是吗?”萝拉笑着回答。

如果不顺利的话,萝拉就再也没机会回到这里换回衣服了。

没有时间多说话了。

“谢谢。”萝拉点了点头,“再见。”

“再见。”

萝拉打开了侧边的门,一身黑装的人影,就这样如同鬼魅般消失了。

再也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了,万籁俱寂。

芙兰先是发了片刻的呆,好一会儿之后才回过神。

然后,她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走到了床边的书桌前坐了下。

接着,她拿起了画笔,就在自己老师的房间作起画——为了证明萝拉一直在这儿,她必须在今晚画出两幅画,而且画风要不一样,这确实不是什么轻松活。

那么,到底该画什么好呢?她的心头产生了一个奇怪的疑问。

虽然极力想要让自己镇定下,但是心头思绪万端,却怎么也无法集中起精神,更别说好好作画了。

她抬起头看着窗外,想要找寻一些灵感。

然而,此时夜已经深了,一切都隐匿在黑暗当中,从窗口看出去,只能看到黑沉沉的、深不见底的黑暗,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总不能只画一团黑雾进去吧?芙兰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焦躁。

就在这时,她的视线移向了房间的角落里。

摇曳不定的烛光,让雕塑的阴影不时在旁边显现,显得漂浮不定。犹如真的有魂灵在看着这一切。

上帝啊!

如果老师真的在天有灵的话,他会怎么看待我们这两个学生呢?芙兰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用想她也能知道答案。

一种莫名的感觉,让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虽然有这么多繁杂的思绪,但是奇怪的是,她的心里没有恐惧,也没有歉疚。

她反而拿起了画笔。

她有灵感了。

她心里有预感,这将是一幅好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