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哀悼与咆哮

第一百一十五章 哀悼与咆哮


                

和爷爷统一了意见之后,夏尔也没有再多浪费时间,在第二天就推掉了一切公事,前往德-博旺男爵的府邸前去拜访。

他是给阿尔贝说情的,同时也向这位大银行家表达爷爷和自己的哀悼之情——顺便,看看那个老家伙伤心流泪的样子。

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当他刚刚到了府邸中,就在客厅里看到了络绎不绝的前拜访的人。

因为噩耗的关系,大家都身穿着厚重的黑色外套,神情都十分凝重,虽然未必有多少悲痛,但是也许仍旧能够让那位已经身处天国的年轻的灵魂,有上那么一丝安慰。

而此时宅邸内的佣人们,神情就大不一样了,他们与其说是惊慌失措,不如说是一种末日降临的神情,麻木的平静当中含有难以言说的惊恐,看上去紧张至极,就连平素那些招待客人游刃有余的佣仆们,现在看上去也有些魂不守舍,好像深恐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一样。

他们的这种紧张,很快也传递到了客人们身上,大家面面相觑,想要说些安慰的话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这种被压抑着的气氛越月变得阴沉,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感到喘不过气。

使得夏尔和某些人有些失望的是,了许久之后,男爵一直都没《 有出现在他们面前,只是由这些佣仆们招待客人。

虽然能够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但是这些客人们毕竟也都不是很有闲的人,所以大家在深表哀悼之余。也纷纷打算提出告辞。

就在夏尔也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客厅的门重新打开了。那位德-博旺小姐以一贯的目中无人的神气快步走了进。

“抱歉,诸位。让大家等了这么久。”她的脸色十分苍白,看上去又憔悴又疲惫,不过声音却仍旧保持着镇定,“谢谢大家今天前看望,但是我的父亲现在伤心过度,医生嘱咐他要先静养一下,所以今天他无法接待客人了,只能由我招待了……还请见谅。”

接着,她走到了客人的面前。一个个地向他们致谢,并且接受大家的哀悼。

看样子真的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了啊。夏尔心里冷笑了起。

“德-博旺小姐,哎,我真替男爵伤心,竟然在这样的年纪发生了这样的悲剧!请放心吧,凶手一定会被绳之以法的,到时候他一定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当萝拉走到了夏尔面前的时候,夏尔一脸哀容,还叹息了一声。“然我清楚这个噩耗对您和您父亲的打击,但是请不要过于伤心,毕竟死者已经无法复生了。尤其是您的父亲,他身负了运行我国经济的重任。国家和人民都需要他的健康……”

“谢谢您,特雷维尔先生。”萝拉颇为礼貌地朝他点了点头。“我已经劝过父亲了,让他早点打起精神。但是……您也能够理解的吧?毕竟是这样的打击。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快挺过去呢?只能让时间慢慢治愈他的心了。至于我……”

她苦笑了起,“我是昨天早上回才得知这件事的。嗯,想必您也知道吧。我之前一直在和您的妹妹切磋画技,玩得十分尽兴。没想到……没想到回之后居然就会听到这种噩耗!这真是一种难言的煎熬啊!我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晕了过去,到晚上才醒过,结果还发了高烧,真是……太可怕了。”

“请节哀,小姐。”夏尔只得再劝。

“怎么能够忍受的住呢?我的兄弟就这样被杀了啊……”萝拉叹了口气,几乎像是要流泪了,“他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残忍地杀死了啊!我真情愿用我的一切,换回哥哥的复生!”

“听到了您这席话之后,相信您的哥哥的在天之灵,也会倍感安慰的。”夏尔轻轻点了点头。“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这毕竟是世间的常理,您还是看开点吧。”

“这道理谁都懂,先生。可是……又怎么能够忍住不要伤心呢?”她摇头叹息,接着,她微微蹙眉,表情哀戚中带着坚强,又好像带着绝大的愤怒。“至于犯下了这样可恶罪行的人……我们绝不会饶恕的!我们一定会,我们一定会让他,或者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必将如此的,小姐。不过,事到如今,您现在再怎么悲痛也于事无补。”夏尔连忙再度劝了一句。“您应该打起精神,为您的家族和您的父亲应对接下的局面,毕竟您已经是您父亲唯一的孩子了。请您也坚强起,扶持着您的父亲,走过这难捱的暴风雨——虽然这很不容易,但是这是您最应该去做的事情了。”

“谢谢您,我会的这样做的。”萝拉再度朝夏尔行了行礼,然后她抱歉地笑了笑,径直走开了,招待其他的客人去了。

好家伙,她果然没怎么伤心!搞不好是喜晕的吧!望着她沉稳离去的背影,夏尔心想。

他当然能够看得出那种隐藏在悲痛后面的冷漠了——好在看上去还并不是狂喜。

不过,这并不意外。

虽说是哥哥,可是如果死掉能够自己带几亿财富的话,又有几个人会去真正伤心呢?上帝也会原谅这种冷漠的吧。虽然和萝拉见面很少,了解也不多,但是他潜意识里就觉得,这是一个绝对不会感情用事、更加不会浪费感情的人。

不过,看德-博旺家族倒还并没有在这种打击当中一蹶不振。儿子死了,女儿倒也还是勉强顶用。这家人还是值得继续结交的——夏尔同时又下定了另外一个判断。

得到了主人的接待,并且表达了哀悼之意之后,客人们渐渐地开始告辞了,正当夏尔也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位仆人突然走到了他的旁边,跟他耳语了几句,于是他又跟着这位仆人走了。

当他走出客厅到走廊的时候,他发现萝拉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德-博旺先生要单独见我?”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

“是的,先生。”萝拉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就请跟我吧,他现在在书房里面。”

“为什么他会单独见我呢?”

既然有心情接见我,那为什么不干脆也见见其他人?夏尔潜台词是这个。

“这个我也不知道……”萝拉看上去也有些疑惑,“父亲是刚刚传的命令,他没有解释,而且我们都没有质疑他的习惯。”

“好吧,请带我去吧。”眼见从她嘴里也问不出什么,夏尔于是点了点头,“正好我也有事情要跟他说。”

萝拉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带着夏尔向自己父亲的书房走去。

“特雷维尔先生……有句话我得先提醒您,等下您见到父亲之后,尽量不要太刺激他,也不要说太过于伤神的事情,好吗?”走了一段路之后,萝拉突然头也不回地叮嘱了夏尔,“自从听到了那个……那个消息之后,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有些令人担心……所以,等下如果他冲您发脾气,您一定不要生气。”

“好的,我知道的。”夏尔应了下,“我这次过本也没打算给他添乱,我也能够理解丧子之痛。”

“那就太好了。”萝拉看上去也松了口气,然后她突然换了一个话题,“请问您的现在怎么样了呢?听到了这么可怕的消息之后,她一定是吓坏了吧……”

“嗯,确实是被吓得魂不附体。毕竟对她说,这种事情太脱离常规了。她现在还很为您担心,希望我鼓励您几句。”

也就是说,已经跟哥哥说了自己需要她说的东西了吗?萝拉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看,至少这半年里,这个人还是可靠的。

“还真是个感情丰沛、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呢……您回去之后,替我感谢她吧。”她略带嘲讽地笑着回答。

虽然夏尔不明白她的真意,但是他也听出了萝拉语气里的那一丝嘲讽,于是有些不高兴了——妹妹那么替她哀悼,结果她却毫不领情。

“不过,我想现在她也不用抬担心了,因为您并没有伤心过度。”他也略带讥讽地回刺了一句。

萝拉脸色一白,暗骂自己太得意,连忙重新打起了精神。

“您说得没错,我现在确实不是特别伤心。”她板着脸回答,“一天的伤心已经够了吧?”

看到萝拉如此坦诚,夏尔心里反而放心了不少——现在已经是两个人独处了,如果她要是再摆出一副哀痛不已的样子,他倒反倒会浑身不自在呢。

两个人说着说着,萝拉的脚步终于停了下,她站在了书房的门口。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敲了敲厚实的门。

除了一声声闷响之外,书房里没有任何回音。

但是萝拉并不感到意外,然后她小心地半推开了门,向夏尔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而她自己却没有进去的意思。

于是,夏尔自行走了进去,走到了一片狼藉的书房当中。

扑面而的,是男爵的一声咆哮。

“你得正好!把你的那个朋友也给我叫过!我要亲自审问他!”(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