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八章 重聚

第一百零八章 重聚


                

已故的名画家杜伦堡所遗留下的画馆,在长时间的闲置之后,今天又重新放出了光亮。

从傍晚开始,一辆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就纷纷地从各处街巷向这个画馆开了过,停在了它的大门外。这一番好几年都已经无法再见到的景象,恍惚间好像又让人回到了从前,回到了这座画馆最盛期一样。

然而,当车厢门打开,一位位精心打扮了的乘客从车厢中小心地走了下时,这种幻影就被轻易地打碎了。

这些乘客都是这里曾经的学生,在这里度过了数年的求学生涯,然而现在她们已经离少女越越远,而进入了一个女性一生中最为辉煌的年代。

经过时光数年的打磨之后,她们的脸上再也不见了当时的青涩,反而充满了富有魅力但绝无诚意的笑容,举止中所表露出的游刃有余的风度仪态,都已经将女性的魅力展露无遗,却又让人感受不到多少真正的温度。

她们见了面之后,都会互相打招呼,然后一边礼貌地寒暄,一边慢慢地走进这座画馆,她们互相打趣,时不时地迸发出大笑,犹如回忆起了多少幸福往事一般。

直到顺着旧日的记忆,走上楼梯,然后穿越打开的大门,进入她们当年日常学习的画室当中时,一种异样 的情愫突然在她们已经日渐干枯的心灵中复苏了。

因为天色已经渐黑,所以侧边的大格玻璃窗已经被褪了色的深色绒布窗帘遮挡住了,在墙壁上略有些斑驳生锈的铜烛台的照耀下。闪烁着幽暗不定的阴影;在墙壁边,那些散落一地的画布和框架。犹如昨天才被人刚刚丢弃的一般。而因为各种颜料而被染得乌七八糟的墙壁和地板间,更是充满了回忆。

每个人看着这杂乱的画室。都忍不住呆了一呆,好像时间都被暂时暂时停下了一样。

在这凌乱的布置和被颜料染得看不出原本模样的地板当中,她们回忆起了她们曾经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在那些日子里,她们真正万事不愁地生活着,享受着最为甜美的人生。

只有这时候,人人脸上才会浮现出若有所思、甚至怅然若失的表情。这种表情只存在了短短一瞬间,就被恰到好处地隐没到了笑容之下,犹如像是献给青春的一道祭礼一般。

如果这里能有一位画家,把她们这一瞬间的真正样子给画下。那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啊……

社会拿走了她们纯洁和天真,然后赠给了她们一张张世故和平静的笑容。

“德-特雷维尔小姐,生日快乐!”

她们一个个对站在画室中间的那位少女喊了出。

那位少女此时也是盛装打扮,笑容满面地对每一个人还礼。

这些旧日的同学们,就这样满面笑容地聚在了一起。

多么充满了温情的场面啊,又有谁会相信,这只是为了一桩难以言说的罪恶而有意进行的掩饰呢?

亮如白昼的烛光下,又隐藏了多少不见天日的阴影?

……………………

玛蒂尔达感觉自己今天本应该很高兴的。

今天她参加了好友在原本学画的地方组织的聚会,还见到了许多其他的朋友。大家一起聊天,一起回想旧日的点点滴滴,一时间竟然好像回到了当年的时光一样,抛掉了所有烦心事。

“特雷维尔小姐。您今天可是选了个好地方。”她微笑地看着站在自己旁边的芙兰,“我们可是好久都没了,挺怀恋这里的。”

“自从老师把这里送给了我之后。我一直没怎么,只是闲置在了这里。这次决定在这里办聚会之后才临时叫人打扫了一下。所以很多地方可能还不怎么干净……”芙兰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比在家里有意思得多。”

“不,这样正好啊!如果没有这些四处乱放的雕塑、颜料还有画布,我反而会不习惯呢!”玛丽突然噗嗤地笑了出,“想想看,我们当时多淘气啊,竟然搞出了这样的丰功伟绩!”

接着,仿佛是恶作剧一般,她俯身看着脚下的一座半身石膏像,然后调皮地用手指弹了弹它的额头。

自从和夏尔一度春风之后,她一时间都深居简出,甚至还托词不去见自己的好友,生怕被她看出端倪。不过,好在现在身体已经调养恢复了,否则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席好友的生日聚会。

她的这一番动作,惹起了哄堂的大笑。受到了她的感染,大家也一下子抛开了仪态,拨弄起地上的遗留物起,有些人甚至还踢了踢脚下的雕塑,好像得到了一个多好玩的玩具一样。

直到这时候人们才会发现,原这些人按照后世的标准其实还是孩子。

“幸好您今天没把自己的哥哥给叫过。”虽然没有参与到这种嬉戏胡闹当中,但是萝拉也显得很开心的样子,“否则我们今天可都没法儿好好说话了。”

“就是啊!”她的一位好友附和了一声,“这儿只有我们真是太好啦!”

玛蒂尔达微微皱了皱眉。

这就是她今天最不爽的地方了。

她不反对萝拉说的话,但是同萝拉呆在一起也绝不令她感到心情愉快。

但是,为了芙兰的面子,她并没有将这种不快直白地表现出。

“所以,我们要感谢特雷维尔小姐嘛,特意拿出这个地方让我们重新聚一聚。”玛蒂尔达仍旧微笑着,“我衷心希望,我们刚才送的礼物能够让她满意。”

其他人也起哄地笑了起。

在这种协同一致的笑容当中,看不出多少旧日的分歧,好像当年分成了两派互相争斗甚至武斗的人并不是她们一样。

然而。这只是表象而已。

贵族,尤其是贵族中的女性也许记不住恩。但是绝对能够记仇。银行党和贵族党的分歧犹在,当年的“积怨”她们恐怕会延续到进坟墓为止。但是再也没有人会和那时一样抄起颜料和蛋糕扔向对方了。她们已经长大了,已经学会了上流社会的仇恨与忍耐,所以她们现在只会各自笑容以对,然后随时准备瞅准机会恶狠狠地用不见血的方式地整治对方。

“哦?你们能这么想,看我真是想出了个好主意呀,”芙兰看上去十分开心,好像没感受到这种笑容下的冰冷,“这样吧,那以后大家就把这里当做聚会的地方吧?以后都可以常啊……”

玛蒂尔达能够感受到这一瞬间。许多人心里的尴尬。

在场的昔日同学们当中,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同玛蒂尔达和玛丽那样真心为芙兰而开心,有些人甚至对老师在临死之前居然将画馆和自己的收藏都赠送给了芙兰而感到有些愤愤不平、满怀嫉妒。

尤其是在芙兰以主人的口吻邀请大家以后常之后,就更加如此了。

但是,此时在场的人中,并没有一个人将这种情绪表现出。反而人人对芙兰笑面相迎,同意她的看法。

因为,不管怎么看,芙兰都是老师最为优秀的学生。如果老师给了其他的人的话,恐怕更加不能服众,所以也说不出什么怪话,只能羡慕她走了好运;

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如今特雷维尔家族已经乘着风变幻的形势一跃而爬上了国家的顶峰,声势十分烜赫,这群出身于上流社会的女子们。自然早早地就已经从父辈那里学会了应该应付这样的人。

就这样,由玛蒂尔达和萝拉所领袖的、当年在画室当中似乎势不两立的两党。如今反倒没有人再提及当年的恩怨,人人都笑容满面。向芙兰祝贺她的生日。

在这众星拱月一般的场景当中,被笑颜和恭维声所包围的芙兰,恍惚间竟然犹如公主般,成为所有视线的焦点。

当年那个总是呆在角落里,被两派排挤而不闻不问,似乎一心只想着画画的少女,如今却脱颖而出,高踞于其他人之上——世事就是如此变幻离奇。

“今天您可是美极了,芙兰。”玛丽突然羡慕之极地看着芙兰,“老实说,我当年就十分嫉妒您啦,长得又漂亮,画画又画得那么好……可是后我放弃嫉妒了。因为我发现,无论怎么样我都没法在这两方面超过你,所以……我就只好选择仰望了。”

也许是如今已经在为特雷维尔家族效力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心理暗含愧疚的缘故,玛丽对芙兰现在的态度最为讨好,简直像是毕恭毕敬地侍奉一样,一点也不怕因为过于恭维芙兰而得罪其他人。

“嗯?”芙兰脸有些微微泛红了,眨了眨眼睛,“您……您这样也说得太过了吧?”

“当时不就是这样吗?”玛蒂尔达也怀着同样的愧疚,所以也附和了起,“至少我还没发现我们当中有谁在这两方面能够超过您的。”

听到了她们两个的话之后,许多人脸上闪过了隐蔽的不满,但是她们也跟着附和了起。

“是啊,我也觉得特雷维尔小姐是我们当中最美貌的。”

“而且才华横溢……”

“老师当时也最看重她了,所以才会把画室传给她……”

看到有人带头之后,大家七嘴八舌地恭维起芙兰,唬得她脸红得熟透了,看上去十分开心。

“看吧?我说得没错吧?大家都是这么想的,”玛丽蹭了蹭芙兰的肩膀,“不要再谦虚啦,小姐!”

“你就知道拿我寻开心!”芙兰忍不住啐了玛丽一句,然后大家又大笑了起。

看着这一幕和谐的景象,玛蒂尔达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好奇。说实话,她倒不在乎自己昔日的党徒们此刻向别人阿谀奉承——虽然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失落感。但是……那个人呢?她可不是好相与的,她能够接受吗?

一边想,她一边偷偷地向萝拉瞟了一眼,想要看到她努力掩饰自己的尴尬和恼怒的样子、

然而,她失算了,萝拉的表情还是如同刚才一样满面春风。

她是转了性了,还是变得更加阴沉了?玛蒂尔达心里思索着,她宁愿相信是后者。

正在这时,好像感受到了自己的视线似的,萝拉突然抬起头,往玛蒂尔达身上瞟了一眼。

如此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的视线,尖锐而且凌厉,杀气腾腾,让玛蒂尔达一时间好像血液都凝固了一般。

这个人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啊,芙兰怎么会想到把她也给请过呢?

够了,真的够了。玛蒂尔达心想。

不管怎么说,她已经给足了芙兰面子了,不需要再一直和这个人呆在一起。

那就静观其变吧,等下就找个借口告辞,她打定了主意。(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