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五章 潜藏的阴影

第一百零五章 潜藏的阴影


                



在玛蒂尔达探望完了芙兰,结束了自己的拜访之后,夏尔提心吊胆地送她离开。

一路上,他一直担心玛蒂尔达突然又发起脾气,所以小心地应付着她,甚至连玩笑都不敢开,而也许是被夏尔的这种态度所打动,玛蒂尔达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然跟夏尔告别,提也不提其他的事。

两个人约定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之后,玛蒂尔达终于在夏尔的目送下乘坐马车离开了。而随着车的影子在路上渐渐消失,天色也慢慢地变得暗淡了下。

这个并没有让他放松身心,反而令他痛苦难捱的休息日终于就要结束了。

夏尔突然有一种身心俱疲的感觉——生平第一次,他觉得应付女子比沉醉于公务更加让人头痛。

此时的他自然还不知道,这种无奈而又感觉以后将会伴随他多少年……

……………………

到了早晨,休息了一整晚的夏尔又重新恢复了精神,他收拾好自己之后,走下了楼到了餐厅,准备吃完早餐就去履行公务。

走到餐厅时,他发现自己的爷爷并没有在场,只有妹妹一个人独自一个人在吃着早餐。也许是因为不用再想办法欺瞒他的缘故,夏尔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早上好,芙兰。”带着这种轻松的心情,他朝妹妹点了点头,然后欣然落座,准备快点吃完离开。

“早上好,先生。”已经将面包切成小片小片准备用餐的芙兰,小声回应了一句。

“嗯?”夏尔顿时惊讶地停下了动作,打量着自己的妹妹。

刚才那一声招呼只是他习惯性地说一句而已,最近芙兰都是全当做没听见,完全置若罔闻,没想到今天她居然回了一声,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您这是怎么啦,先生?”看着哥哥目瞪口呆的样子,芙兰忍不住笑了起。

这个*光明媚的笑容,让夏尔心里一下子就变得开朗了不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妹妹今天这么开心,但是这是他十分乐于见到的情景。

“哦,没什么,没什么……”他连连摇了摇头。“只是看到你今天这么美,所以觉得心情十分舒爽而已。”

“您倒是特别擅长于哄人呢!”妹妹脸上的笑容还是没变,只是里面却有了些说不出的意味。

好像就是在呵责夏尔,‘既然说我美,那么为什么又不肯将我放在心上’一样……

一想到这里,夏尔的心情顿时阴沉了下,妹妹脸上的笑容好像也微微褪色了一样。

哎,还是不要再说下去了。

“哦,既然您开心,那么一切都好。”他囫囵地吞咽下了食物,“我等下就走了,你好好玩吧。”

果然……果然是这样吗?甚至连好好看我都不肯……看到哥哥还是这种反应,虽然全在意料之中,但是芙兰心里仍旧不免微微刺痛。

“等等!”她突然叫住了起身欲走的夏尔。

“嗯?”夏尔停下了身。“什么事呢?”

“我有件事想要请您帮忙……”妹妹低声说。

“哦,什么事呢?”

“您应该知道的吧?过几天是我的生日了……”芙兰看着哥哥,不带任何迟疑地说,“我这两天想了想,干脆想请一些朋友聚一下,就放在老师的那个画馆里面。然后我们一起看自己以前留下的画作,找一找往日留下的回忆。”

“哦!哦!是这样啊!”一听到这里,夏尔忍不住惊呼了起,然后略微歉疚地看着妹妹,“啊,真是抱歉,这件事我居然忘了……”

“您这么忙碌,连自己的生日都未必记得住,记不住我的很正常吧,我不会怪您的。”芙兰的表情还是十分平静,好像真的一点都不生气似的,“您看,我跟您商量的这件事,您能够答应吗?”

“当然了,谁会反对呢?”没有经过任何的迟疑,夏尔马上回答。“不过我最近太忙,可能没办法出席啊……这样吧,我到时候安排一下日程,尽量赶过给你助兴,怎么样?”

“不,不用啊,您没必要为我耽误公事,否则我反而会不高兴呢。”芙兰马上摇头,表示并不一定要夏尔出席。

虽然心里知道夏尔到时候不能出席其实对自己有利,但是芙兰的心里仍旧微微有些刺痛。

“其实……其实也用不了太久吧?”夏尔还是有些迟疑,“其实这点空我还是能够挤出的。”

“没关系的,我能理解您。我知道,您非常忙碌,所以您也不用麻烦自己的。”她微笑着回答,“再说了,到时候我们那么多女孩子都聚在一起,您在的话反而我们还不能自由自在地说话呢!”

“哦,好吧……也行。”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妹妹不想让自己参加她的生日聚会,不过既然她已经表现出了这样的心意,夏尔也就不再坚持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也好……不过,姑娘,虽然没法出席,但是我一定会为您选好一样生日礼物的,保证到时候一定会让您光彩照人!”

“是吗?那谢谢您,先生。”芙兰抬起头看着夏尔,好像真的很期待礼物似的,“不过,您也没必要太在这上面花心思,您有这份心意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不,这是在补偿我的过失而已。”夏尔笑着摆了摆手,“总之,姑娘,好好等着吧!”

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夏尔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对于地点……为什么一定要放到那里呢?其实我个人觉得在家里办更好,毕竟家里招待起客人更加方便不是吗?再说了,画室闲置了那么久,搞不好就不太干净……”

“放在家里的话,不就太拘束了吗?我就是想让大家度过无拘无束的一晚,就像当时一样。如果放在家里,有那么多仆人看着,我们都不敢说话了。”芙兰细声解释着,“如果放在画室里就好多了,我,玛蒂尔达,玛丽,萝拉,还有其他人,都可以在那里找到好多谈资——我感觉这样会让我开心多了。”

她的理由倒是十分有说服力,不过……

“萝拉?”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芙兰,“你把那位德-博旺小姐也邀请了?”

“是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同学,我们还是有些交情的。”即使是如此关键的时刻,芙兰也仍旧表现得镇定如恒,一点异状也没有表现出,“不过,当然了,如果您不喜欢她,我也可以把她剔出邀请名单……”

“怎么会呢?”夏尔哑然失笑,“你自己的聚会,你有邀请任何人的权利,不管是萝拉还是谁,我都不会反对。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只要自己玩得开心就好——对了,我等下就吩咐人过去帮你把那里收拾一下吧,毕竟空置了那么久,不收拾一下怎么也不好招待别人吧?”

在不动声色之间,芙兰让夏尔同意了自己邀请萝拉出席自己聚会的事实——反过说,也让他不经意间成为了萝拉的一位证人。

“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了,谢谢您,先生。”芙兰对夏尔的安排显然十分满意,“那么这件事我已经跟您说完了,不用再耽误您的时间了。”

然后,她站了起,朝夏尔行了行礼。

“也不用搞得这么正式吗?”夏尔哑然失笑。

然后,他也站了起,然后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祝你到时候玩得开心!”

“再见!”芙兰也笑着跟夏尔摇了摇手。

多美的笑容啊。

接着,带着难得的好心情,夏尔转身离开了餐厅,然后乘坐自己的马车离开了家。

而芙兰则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安然恬淡地慢慢享用自己的早餐。

她的表情平静,动作也十分自如,看不到任何的迟疑,丝毫也让人感受不到她此时的心中所想。

谁又能看得出,这位青春美貌的少女此时心中所翻腾的惊涛骇浪呢?

谁又能看得出,她看似合情合理要求,其间又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和不可告人的勾当?

发自内心的爱意与激情,根植血脉的高傲与蛮横,深藏于心的盲目与冷酷,不顾一切的冲动与理智……当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的时候,又会产生何等可怕的反应,造就何等可怕的事迹啊!

诚如萝拉所言,既然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了,那自然就应该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了。

平静的吃完了早餐之后,她慢慢地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拿起了纸和笔。

在书写的时候,她执笔的手非常稳,没有任何因颤抖所带的墨点,清秀流畅的字体,看不出任何阴影的痕迹。

“上次您所带的事情我已经知悉,十分感谢您最近所做的努力。

诚如您之前所说的那样,我将在三天后举办生日聚会,并且将会邀请许多朋友和我一同庆贺,在此我也十分荣幸地想要邀请您一起和我们聚会。

如果您没有信表示反对意见,之后我将会差人送请柬,请您务必到时候赏光出席。

……祝您,到时候玩得开心。”

她平平稳稳地将它折好了放在信封当中。

哪怕,这其实是一封死神的邀请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