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章 弑兄

第一百一十章 弑兄


                

已经是凌晨时分了,曾经喧嚣的城市已经陷入到了黑暗的夜幕当中。√∟曾经熙熙攘攘的再也看不到几个行人。这座城市享誉世界的万家灯火,现在只剩下了星星点点的火光,犹如黑暗中的孤岛一样,并不能为世界带多少光明,然后更加衬托出了这黑幕的深沉。

最近的天气一直都不太好,天空总是阴沉沉的,难得放晴。而从半夜开始,天空开始落下毛毛细雨,更加让各处街巷行人寥寥。

初冬的细雨带着刺骨的寒意,从人身上的每一个缝隙往里钻,仿佛是要使人冻结起一般,看上去用不了多久就会下雪了吧?

然而,这种刺骨的寒意,却驱赶不走人心中沸腾的热血。

在这扑面而的寒风当中,萝拉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脚步丝毫也没有迟疑。

虽然穿着厚实的男装,但是在这蒙蒙细雨当中并不能完全抵御寒冷,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感觉到冷意,因为……她心中炽烈的激情,已经为她提供了难以计数的热量,让她无所畏惧。

她身轻如燕,快速地在心里已经默记了无数遍的路径上走着,几乎像是在冲一样——因为她知道,留给她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不容丝毫浪费。一边走,她还小心地拉低了帽檐,确保不让任何人看清楚自己的脸,同时还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枪,以防路上出任何意外。

是的,即使是这种天气,即使她挑的都是十分偏僻的路径。路上也不可能完全没有人。

有些人也和她一样穿着隐蔽,行色匆匆。看上去抱同样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有些人则在街角的暗处同流莺暗娼用行话交谈,商定接下取乐所需的资财;更有些醉汉不顾天气寒冷。在地上躺着,一边嘶声高叫,给一切都蒙上了一种非现实的色彩。

萝拉对此充耳不闻,只顾着朝前走,脚步急促而有节奏,仿佛是一首疾风般的短乐章一样。这一幕幕充满了肮脏粗粝气息的画面,原本是跟这位银行家的大小姐绝对无缘的,然而,为了理想中的那个光鲜似锦的目标。她是能够忍受这一切的。

水和泥土沾到了她的的裤脚上,勾勒出一道道诡异的线条。

在无人注视的黑暗当中,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她到了塞纳河边。

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犹如轻柔舒缓的短乐章,让她心中沸腾的激情稍微冷却下了一些。她静静地站在河边,看着对岸,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会鼻中所传的味道十分不满。

这个年代的塞纳河。当然不会像21世纪那样清澈,因为人们向其中排放污水和垃圾的缘故,它颜色乌黑,还散发出难闻的气味。有时候还会飘着几具无名尸——这对萝拉说,当然不是好的体验。

不知道为什么,萝拉突然微微苦笑了起。

她静静地看着对岸在稀稀落落的灯火。出神地呆了片刻。

风在塞纳河的两岸恣意吹拂,让萝拉的脸都有些微微发疼。

一切都好像归于寂静。只剩下了河水流淌的声音,整个城市、整个国家都好像是在和她四目相对。眼前闪烁不定的灯光。好像是谁在质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在做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她在心中冷冷地回答。

然后,她转过身去,沿着河边一路走了过去,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停顿——片刻的平静,只是为了接下更为炽烈的爆发。

她一边走,一边抬头,寻找记忆当中的桥梁。

在后世的1896年,为了纪念和法国缔结盟约的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这里会兴建一座被命名为‘亚历山大三世’的桥,这座举世无双的单跨钢拱桥,将会因为它的外形和它上面的那些精致的雕塑,而被普遍认为是巴黎最华丽的桥。而在此时此地,这座桥当然还没有踪影,所以她必须在往前走一段路,才能够找到一座足以越过塞纳河的桥梁。

在又走了一段路之后,她终于沿着记忆中的桥梁,走到了河的对岸。

蒙蒙细雨慢慢地将大地洗染地多了一层湿气,也让一切都显得有些都显得有些朦胧。

这是,萝拉已经放慢了脚步,调匀了自己的呼吸,以便让自己能够快速地恢复精力。

因为,她知道,她的目的地就快要到了。

在街道当中小心地穿行了一阵之后,她就到了一座小公馆门前,然后她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远处的卧室的窗口。

很好,卧室并没有光亮。

看他已经如同自己所预料的那样,已经沉沉睡去了。

这里是哥哥几个临时的居所之一,有时候在外面玩得太晚不能回家的时候,年轻的莫里斯-德-博旺先生就会在这种地方休息。在这几年当中,她早就已经把这里的地形、甚至哥哥其他的几个落脚点摸个一清二楚了,世界上恐怕没有人比她更能知道自己哥哥的行踪。

当预先得知自己的哥哥今晚会在附近同朋友们举办活动的时候,她就确定自己的哥哥一定会在和朋友们狂欢了之后回到这里休息——因为,他不敢就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家。

这也正是萝拉经过了慎重考虑之后,选择在今晚动手的原因了——没有什么人,会比酒醉之后沉入梦乡的人睡得更沉了。

无视了紧锁的大门,萝拉径直地绕到了铁栅栏的侧边,然后在一丛藤蔓当中找到了那个被自己事先就锯开了的缺口。

然后,她快速地从缺口溜了进去,没有造成任何声响。

公馆的前庭里有一片草地。草地当中有一些小小的盆景,萝拉小心地绕过了这些障碍。走到了公馆的侧边。

然后,她突然停了下。而没有绕到正面去走进公馆。

并不是因为不知道路,她是完全知道这座公馆的布置的——楼下一层是餐厅、还有一间客厅、一间台球房,顺着客厅里有一座楼梯,可以走到二楼,而二楼左边的那间卧室,就是哥哥所安眠的地方。

这么多年,她有的是机会勘察这些地方,并且做出各种布置。

然而,她并没有打算从这条路走。

因为哥哥的保镖此时也正在一楼酣睡。虽然她身上有公馆复制的钥匙。但是她并没有信心能够完全不造成任何足以惊醒他的响动。

但是,这个困难完全难不倒她,她早已经为此做了不知道多少准备,耗费了多少心血。

顺着自己的记忆,她找到了前庭里的那棵树。

萝拉伸出手,摩挲着皱巴巴、**的树干,然后……她的手停了下。

找到了。

她轻轻一扯,事前被她被粘在树干上、并且伪装成树干一部分的绳子,就此从树干上解脱了出。

太好了!

异常的狂喜。涌上了她的心头。

果然,一切都如同计划当中那样。

在这座临时的居所当中,平时就是请家政服务的佣人打扫一下而已,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树干到底有什么异常。

没时间过于欢喜。她马上重新安定好了心神,然后顺着绳子爬上了树干。

这是,雨越下越大了。蒙蒙细雨变成了粗大的雨滴,打得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哗哗声。

但是萝拉充耳不闻。她顺着一根粗壮的树枝,慢慢地向前走着。眼里只看着面前的阳台。

在风雨当中,树枝微微摇晃着,带得她也几乎保持不住平衡,只能慢慢蹭到了前面。

越越近了,越越近了,只剩下最后一段路了……

然而,出乎萝拉预料的是,也许是最近天气的缘故,有些干枯的树枝,承重的能力比她预想得要弱上不少,在风雨当中摇摇欲坠,还发出了轻微但却预兆不祥的啪啪声。

在如此剧烈摇晃当中,萝拉闭上眼睛。

那就,最后再赌这一次运气吧!

要么赢得一切,否则就让一切都成为可悲的笑话。

她站在树枝尖端,然后轻盈地向前面扑去。

她成功了。

她死命伸直的的手,在摔下去之前的最后一刻,终于抓住了阳台,然后她整个人也贴到了阳台的边缘上。

沉闷的响声,被掩盖在了风雨声当中,在黑沉沉的夜幕当中,并没有惹起任何骚动。

这个阳台是一间空置的客房所附带的,平日里通向客房的门都会被锁上,但是……那只是看上去而已。

只用轻轻一推,原本就已经折断了的门闩瞬间就掉了下,然后,她轻轻地走了进去。

地毯吸收了她的脚步,没有产生任何的声音,她走到了这间房间,然后轻轻地打开了衣橱。

拨开了一堆衣服的遮蔽之后,她在壁橱的深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串铜色的钥匙在这深处,散发出金属的光泽。

然后,她轻轻地拿起了这串钥匙,再走到了房间门口,轻轻地打开了门。

接着,她轻轻地走到了走廊当中。

厚实的墙壁隔绝了外面的风雨,久违的温暖反而让湿透了的她更加感受到了一种难言的寒意,她突然感觉鼻子有些发痒,几乎想要打喷嚏。

所幸她立即惊觉然后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才没有闹出这么可悲的笑话。

她趁着脸,轻轻地沿着走廊朝前移动着。

恐怕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此刻她的样子到底是有多么可怕。

经过了短暂而又似乎十分漫长的前行之后,她终于停在了一间房门之前,然后掏出钥匙,轻轻地打开了房门。

这是更衣室,而从这里再打开一座门,她就将走到她这段旅途的结束之地。

也就是一生夙愿的最终归宿。

连她自己也难以相信,自己此刻居然会是这样的平静。

她走到了房门之前,然后掏出了最后一枚钥匙。

这枚钥匙看上去是这样轻,却又好像有万钧之重。

但是,尽管微微有些颤抖,但是她还是将钥匙送到了房门前。

她努力控制住力道,让钥匙从钥匙孔中微微滑动,然后深入到了最底部,接着,她轻轻地将钥匙开始转动……

罪恶终于临近了它的终点。

门轻轻打开了,露出了一丝微微的门缝。

隔着门缝,她小心地扫了一眼,看了看里面的床。

事前她的心里就已经做好打算了,如果她的哥哥今晚在狂欢滥饮之余,还带了女人这儿继续玩一会儿的话……那就意味着,她就必须再多杀一个人了,绝对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而让她深感欣慰的是,里面的床上似乎只有一个人影。

看上去她的哥哥在聚会上就已经疲惫极了,所以并没有想要搞什么余兴活动。

她慢慢地推开门,然后轻轻地走了进去。

在床上熟睡的青年人完全不会料想到,在此时此刻,竟然有一团恐怖的黑影会离自己如此之近。

萝拉一步步地走上前去,眼睛没有离开自己的哥哥。

在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当中,萝拉离床越越近了,最后,在床头她停了下。

她现在全副武装,而对面确实一个毫无防备的人。

她左手里握着枪,心里却明白这只是最后的手段而已,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使用。

如果想要顺利地解决地话,那么一切都只能依靠右手里的那把匕首。

她默默地注视着躺在床上的青年人。

因为刚刚酒醉的缘故,他睡得真的很沉。

在萝拉的注视下,他的脸色红润,而且表情平静,睡得跟个孩子。

他确实是个多么开心快活的青年啊!如果不是身为自己的哥哥的话,他恐怕能够一直开心地生活下去吧。

萝拉心里突然冷笑了起。

到了这个时候,感叹这种事情还有什么意义呢?

她慢慢地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然后将左手的枪放到了一边。

她的呼吸微微有些散乱,紧握着匕首的手,却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

想要用枪杀人,需要的只是扣动扳机的劲头和冲动而已,然而用匕首杀人却完全不同,它需要全神贯注,需要全力以赴,需要的是那种决绝的狠意……

可是,这些东西,她都有。

在萝拉的眼中,哥哥的表情,犹如受难者一样清白。

不能再看下去了。

那么,再见吧,先生!

她的心里大吼了一声,然后左手拿起了枕头捂住了哥哥的嘴,然后同时右手狠狠地朝心脏扎了下去……

“锵!”(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