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一章 隐藏的爱憎

第一百零一章 隐藏的爱憎


                



“玛丽?”当看清楚招呼自己的人之后,玛蒂尔达先是微微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平静。@

然后,她带着笑容向对方点了点头。“没想到您今天也在这里啊!”

“嗯,今天没什么事,所以就呆在这里了。”玛丽也同样笑着回答。

“最近你倒是帮了人家不少忙呢……”玛蒂尔达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我现在要去见见芙兰,您带我一起过去一下吧,听说她最近身体不是特别好,所以我有些担心……”

“她不舒服,可不是因为身体不好吧?你我不是都知道吗?”玛丽低声回答。

“嗯?”

怎么能说得这么直白呢?这也太不合适了吧……都还在别人家里呢?

玛蒂尔达被她的这个回答弄得有些迷糊了,不解地看着对方,想要弄清楚她的真实意思。

但是玛丽并没有多做解释,脸上仍旧摆出那种奇怪的笑容。

“您这是什么意思?”玛蒂尔达只得追问。

然而玛丽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做了一个手势。

“我们一起去好好谈谈吧?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说。很重要的事情。”

虽然还是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不过玛蒂尔达还是同意了。“好吧。”

就这样,以一种和刚才截然不同的心情。玛蒂尔达跟着神情有些诡异的玛丽重新回到了会客室当中。

“如果有事情对我说的话,你最好快一点吧。我还要赶时间……”坐下之后,玛蒂尔达刚刚说起。突然感觉玛丽的状态好像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玛丽,你不舒服吗?”

……走路的姿势,和坐下的动作,微微有些奇怪,略微有些不自然,再看她的样子,就好像,就好像……

玛蒂尔达心里一阵莫名的异常感。

因为,她现在的状态。和之前某个时段的自己,有些太过于相像了……

然后,一阵说不清的恐慌情绪突然从她的心头窜起。

“您……您,还好吗?”在这种恐慌情绪的带动下,她下意识又问了一遍,不过其含义已经和刚才大相径庭。

“哦,还好,我亲爱的朋友。”玛丽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勉强地重新坐了下。接着微笑地看着她,“只是最近有些忙,所以有些不舒服而已。”

她并不打算掩饰什么,所以神情十分镇定自若。

“嗯……至于说好不好。”玛丽微微眯起了眼睛,好像是在思索似的,然后重新笑了起。“总体说,还算好吧?感觉也挺好玩的。”

看她的样子。玛蒂尔达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已经没错了。

不过,这种事她也不打算深究下去。毕竟这是人家的自由,她没有权利去干涉。只不过……有一件事她突然非常在意,那就是……已经和她好上的人,究竟是谁?

她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可怕、但是却很合理的猜测,然后顿时脸色变得煞白。

会不会……是那个人?

“没错,玛蒂尔达,我最近为自己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仿佛是看透了她心中所想似的,玛丽镇定地继续说了下去,“我今天请你过谈谈,就是想要跟你解释一下,让你不要怪我……”

果然!

从这个回答当中,玛蒂尔达发现自己最坏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果然那个人!

原居然是这样?!

玛蒂尔达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不期然间心里就燃起了一道怒火。

虽然这只是玛丽的一面之词,等下她一定还要查证一下,但是她的心里已经相信了玛丽所说的话——她没有理由撒下那种一下就可以被揭穿的谎言。

那么,自己确实是在不经意间被背叛了。

不,连背叛都算不上,只是被人当做玩厌了的物品一样给丢弃了而已。

难怪他最近都不找我了。

一种难以忍受的苦涩感涌上了她的心头。

虽然对和他分开并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是这种突如其的打击仍旧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她早就知道这个人是要结婚的人,所以如果他离开自己重新回到了妻子的怀抱的话,她对此并不会感到有什么难以接受的,甚至早已经做好了某一天要和他彻底分开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样的结果,却并不是她希望见到的。

就是这个人,一边花言巧语说爱我,一边却毫无顾忌地继续沾花惹草?玛蒂尔达心想。

而我居然相信了他。

果然,每个男人都是这样靠不住啊。

更加可气的是,就算到了这一刻,那个人还是在花言巧语地欺瞒着自己,反而让玛丽跟自己说,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无形中是给了自己双倍的羞辱。

玛丽肯定是从他那里得知自己的事情的,可想而知,他们当时一定是在肆意地取笑自己吧……太可恶了!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好吧,好吧,这是您的私事,我无权……无权干涉。我有点事,先不聊了……我有点事,先离开一下。您放心吧,如果是真的,我……我是不会妨碍您的,我会离开,真的……”

一向十分沉静温和的玛蒂尔达,此刻的心里忍不住有些恼怒,甚至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正因为如此,她不想再多听了,只想马上再找夏尔问个清楚。如果是真的就直接告辞离开,免得受到更大的羞辱。

一边说。她一边强忍着泪水,只觉得又羞耻又愤怒。

然而。玛丽接下的话,让她变得更加疑惑了。

“您别误会了啊,我这并不是在跟您示威,也不是在有意羞辱您。”玛丽脸上的笑容仍旧不变,轻轻用手抓住了玛蒂尔达的手,试图让她镇定下。“恰恰相反,我是想要心平气和跟您把事情说清楚……”

“还有什么可说的吗?”玛蒂尔达苦笑了起,但仍旧勉强自己保持尊严,免得在玛丽面前哭出。“别担心,玛丽,我不会怪你们的。这是我罪有应得,我破坏了别人的婚姻,现在活该得到上帝的惩罚……真的,我并不觉得伤心,也不会大吵大闹,丢尽大家的脸面。我只祈祷,祈祷您不要同我一样。也成为那种社交界最为恶劣的喜新厌旧的癖好的牺牲品,好吧,祝您未幸福,玛丽。”

“哎呀。还说不生气!这不是明明白白的诅咒了吗?”玛丽看着玛蒂尔达,忍不住笑出了声,“我要是不跟您说清楚。我看您是要暗地里诅咒我们一辈子了!不过,有件事我得跟您说清楚。这事其实您要怪也不能全怪我们,尤其是夏尔。不管您信不信。其实我们作出那种事,主要是因为您!”

从玛蒂尔达的反应看,玛丽确定她确实是真正爱着夏尔。因而,她的心里也有些疑惑——看当初他们两个的结合并不只是交易的结果?

算了,这种事情也没有必要深究了。

“什么意思?!”玛蒂尔达勉强自己重新平静下,看着玛丽。

玛丽的表情,一点一点地阴沉了下,然后她一字一顿地说了下去。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糟老头子莫名的狂想而已……”

接着,她将特雷维尔侯爵和自己所说的一切,以及交代给自己的任务,都一五一十地跟玛蒂尔达说清楚了,甚至连自己引诱夏尔的经过,都原原本本地说给了对方听。

玛蒂尔达静静地听着她的叙述,先是有些迷糊,但是很快就惊得目瞪口呆。

“你……你们……”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脸也被涨得通红,“你们真干得出!”

“是啊,他当时跟我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我也气得不行呢。”玛丽点了点头。

“不仅仅是他,你也是!”玛蒂尔达痛心地看着玛丽,“你疯了吗?这种事你也听从?你都已经这个年纪了,难道别人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吗?”

“我为什么不能听从?”玛丽冷笑着反问。“难道您可以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吗?”

“我们不一样!”玛蒂尔达大声回斥,“我是自行选择的,没人逼迫我!没有爱的话您何必去做这种事呢?难道这世上您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玛丽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

她受到了真正的伤害。

“是啊,您说得没错,我们不一样。本是一样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玛蒂尔达,“我们原本是平等的人,但是命运却作弄了我,让我不得不寄人篱下,鼓起勇气打起精神逢迎别人。我已经变得卑下了,所以我就得毫无怨言地遵从一个糟老头子的命令——而您,您自然可以平心静气地安享荣华,然后蔑视我,认为我是个娼妇!”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玛蒂尔达连忙解释。

“是啊,你们不是这个意思,你们仍旧把我看成朋友,施舍给我同情。”玛丽的笑颜里,此时却已经带上了一丝泪光,“但是,请设身处地为我想一想,我应该去接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施舍吗?还是应该想办法使得自己和你们再度平等?也许您有别的看法,但是我不一样。而且……我打定了主意的事情,从不会改变!”

“胡闹!”(小说《花与剑与法兰西》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