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六章 阳谋

第一百零六章 阳谋


                

在沉闷的浓中,穿着一身厚重黑色外套的夏尔,顶着迎面的寒风,走进了陆军部的办公大厦当中。

同初时候的人地生疏不同,心中他在一路上已经有了不少人——不少穿了军服的人——对自己让路行礼,而夏尔也一一对他们点头致意,快步走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随着离办公室越越近,他的心也越越平稳,之前困扰着自己的那些烦心事似乎好像被抛到了九霄外一般,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抖擞起,充满了干劲。

不知道是否是每一个雄心勃勃的野心家的共性,夏尔只要一到办公的地方,就能够忘却掉一切不愉快的私事,重新振作起低落的精神,精神抖擞地准备着自己的公务活动。

他的秘书早已经等候在这里,见到他了之后,立即将自己准备好的文件都递给了他。今天早上要召开一次重要的部门会议,所以他必须先将应有的东西准备好。

夏尔仔细地审阅了这些文件,很多地方加上了自己的批注,接着才将这些文件都整理好,自己走向了会议室。

此时的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当他走进了办公室的时候,在一瞬间就成了大部分人视线的焦点,但是并没有人发出喧哗。

夏尔也只是跟众人们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因为部长下还没,所以会议还没有开始。只是,和平常不同的是,今天的会议室并没有充斥着窃窃私语,反而大家都没有说话,看上去都是面色凝重,好像都有着重重心事一样。

看都是被圣阿尔诺将军给吓坏了啊,夏尔在心里冷笑了起。

没错,他们都被夏尔搬过的救兵给吓坏了。

自从圣阿尔诺将军就任陆军部长以,他以其带有强烈个人色彩和雷厉风行的作风,再上总统和总理的支持和默认,在短短时间内就在部里确立了自己的权威。

而这种权威,在他强行劝退了担任司长的维洛将军之后,终于达到了顶峰,以至于竟然在部里造成了一种人人自危的恐慌气氛——这倒也容易理解,如果连位列职位最高等级的一位官员都能够被这样强行逼退的话,那么其他低一些的官员又怎么可能会被放在部长的眼里呢?

而在维洛将军退职之后,部长下又不顾其他人的质疑,强行选择了调查处的处长路易-卡斯莱尔先生作为司长的继任人,则更加加重了这种恐慌情绪。

因为维洛将军的前车之鉴,在部长施加的强大压力之下,现在部里已经没有人再敢对他的指令说三道四了,更加不敢故意懈怠。

正当此时,会议室的门突然又被打开了,一身军装、神情严肃的圣阿尔诺将军出现在了门口。所有人连忙都起立肃静,就连夏尔也没有例外。

部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然后走到了自己的主位前坐了下,双手摊在了桌子上。

“好的,会议开始吧。”他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官员们。

所有人都保持着肃静,等待着部长的发言。

威慑了所有人之后,部长先警告了他们一句。

“我并不喜欢说一些无用的赘言,所以一向说话十分简短,请诸位仔细挺好我的话,因为我也不打算重复。”

听到了部长的话之后,大家更加紧张了,气氛凝重地仿佛要冻结起了一样。

眼见大家都已经打起了精神,部长也就不再多说,直接切入到了正题当中。

“我昨天觐见了总统先生,跟他汇报了一下最近的工作。总体说,总统对我们最近的工作还是相当满意的,不过……”话锋一转,他的语气又变得生硬了起,“在某一个问题上,总统对我的汇报持有保留意见。”

没有等待别人发问,他马上继续说了下去,“他问了我最近非洲驻军的情况。因为之前我是在非洲服役的,所以我就凭借固有的印象跟他做了重点汇报,结果……”

部长停顿了一下,然后加重了语气,“总统问我为什么不报告最新情况,因为他得到了可靠消息,最近我们在阿尔及利亚的驻军碰到了麻烦。有好几起驻军和当地的住民起冲突的事件发生,并且从现有迹象看……可能会有演变成为大规模骚乱的风险。”

随着叙述,部长的话音也越越低,最后完全停了下。

然后,他突然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轰然一声巨响,让一大群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作为陆军部长,我竟然比总统还要更加晚地得知非洲驻军的情况,而之前却没有得到过一个准确的回报!请问这种事情是正常的吗?是可以接受的吗?”看着会议桌上的官员们,部长厉声呵斥了起,“因为我的失职,总统对我失望了。那么,现在,先生们,我要告诉你们,因为你们的失职,我也对你们失望了!”

一种恐慌的情绪迅速地在会议室当中蔓延了起,很多人都惊慌而短促地对视了一眼,生怕部长下是想要以此为借口,再对部里再搞一次人事大变动。

这个时候,夏尔终于开口了。

“部长下,我十分理解您的愤怒,这确实是我们的失职。”夏尔的语气十分温和,貌似在劝解着将军,“不过,我相信,这并不是有意的疏忽,只是因为北非的距离太过于遥远而带的某种延迟而已。”

这当然不是因为什么延迟,而是因为很多骚乱根本就是总统和部长暗地里授意下干的而已。

“那为什么总统知道了呢?”

“恐怕是总督的报告先于驻军的报告,递交到总统那里去了吧。”夏尔温声解释,“毕竟总督是对总统负责的,而他的呈文肯定会受到总统的最大重视,所以……我想过不了多久,您就能收到驻军的正式报告。”

“是这样吗?”部长还是皱着眉头,不过语气已经缓和了一些,“好吧,我能够接受这个解释。但如果明天我还是收不到报告,那我就将失望透顶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总算好好地把官员们都吓唬了一通,又重新抚慰住了。

“不过,现在对我们说,最要紧的不是报告,而是怎么补救,以便让总统不要再继续失望吧。”夏尔突然说。

“那当然了,”部长点了点头,“总统明确告诉我,稳固、并且进一步地扩张殖民地,对我国的利益至关重要。而阿尔及利亚以及北非的殖民地,是我国花费了巨量的金钱和鲜血所开拓出的重要利益地区,绝对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

“没错,一定要尽快平静局势!”夏尔马上默契地附和了起。

“作为政府管理军事的机构,我们最大的义务,就是执行总统下的意志和命令。”

部长下点了点头,“所以,我认为,为了尽快地弹压可能产生的骚动,我们必须从本土向那里增兵。”

直到听到了部长的这句话之后,大家才明白他真实的意思。

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夏尔和部长商量好的事情是不会有任何改变了。

“我今天召集你们过,就是想要告诉你们总统和我的决定。”部长的视线,重新投向到了官员们身上,“我们在之后一段时间内,必须大量向北非增兵,替换掉一些作战不力或者已经长期服役、精神懈怠的部队,以便尽快平息局势,你们要尽快安排。”

“是!”听到了部长的命令之后,其他人连忙大声应了下。

“但是!”部长突然又喊了一声。于是房间马上又安静了下。

“这次的事情紧急而且事关重大,所以我们需要的是最为精明强干、富有战斗精神的部队,而不能随意挑选一支部队打发到北非去,那种做法除了加深业已存在的困难之外,没有任何意义。”部长的语气十分严肃平静,但是却好像蕴含着极深的用意,“所以,我们需要仔细甄别。”

夏尔心里冷笑了起,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经过总统先生和我的商议,我们最终决定由德-特雷维尔先生负责这项甄别工作……”部长冷漠的语音飘荡到他的耳中,“他最近将会负责大阅兵事宜,有最好的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各支部队以及长官的战斗意志和精神风貌,由他负责考察,可以让我们尽最大可能地挑选出富有战斗力的部队调往非洲……”

是的,就是这样。

以挑选‘最有战斗意志的部队’的名义,将反对派统统发配到非洲去,这就是夏尔和同党们打定的主意,偏偏反对者们还无话可说。

夏尔心里冷笑了起。

别人当然也能看出这个图谋,但是他们不在乎。

夏尔和将军都不怕这件事被传出去——甚至他们还觉得,透过这些人的管道把路易-波拿巴的决心更远地传递出去,反而是一件好事。

“有人有其他意见吗?”部长高声问。

“我听候您的调遣,部长下。”在一片沉默当中,他冷笑着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