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二章 恶意与善意

第一百零二章 恶意与善意


                

“胡闹!”

因为再也听不下玛丽的话,玛蒂尔达断然怒喝。

会客室内重新陷入到了平静当中。

因为有些激动,她的呼吸略微有些凌乱,胸口不停地微微起伏,心痛地看着自己的好友。而另一个却以一种略带嘲弄的表情回视着他,并没有任何的害怕或者愧疚的样子。

她们对视了好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终于收回了视线。

虽然心里还残留着被抢走了情人的气恼和羞愤,但是当怒火褪去之后,她却出人意料地感觉自己能够稍稍理解对方的心情。

“抱歉,玛丽。”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我不该这么说你。”

“没关系,你是有资格这么说的。”玛丽淡然回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老实跟你说吧,一开始我早就预料到了你会大发雷霆,甚至会甩我一个耳光……现在只是这样,我反而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吧?”

“别这样……好吗?”玛蒂尔达带着一种缅怀的神情轻声叹息,“我们……我们曾是多好的朋友啊!”

正因为是朋友,所以当时她才会为了对方的安危而担心。

也正因为是朋友,所以她才会对对方的所作所为感到双重的痛苦。

伴随着这种痛苦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

她到底应该怎样面对这些突然得知的事情呢?

该和夏尔决绝地告别吗?可是当面对着那种刻意的诱惑时,一个男人把持不住自己,真的很奇怪吗?某种意义上说,她自己不正是亲身试过?

可是,如果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而置之不理。她又感觉气愤难消。

正当她还还因此而心绪不定的时候,玛丽又重新开口了。

“难道我们现在就不是朋友了吗?玛蒂尔达?”玛丽也叹了口气,“我们最遗憾的事情是我们都长大了。仅此而已。也许你现在很恨我,我能理解。但是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的恶意……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在这个时间找你。难道你觉得,我只是故意为了在你面前炫耀胜利,故意气你才找你的吗?”

“那你是为了什么呢?”玛蒂尔达反问。

在问出口的时候,她心里突然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然后微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玛丽。

真不愧是玛蒂尔达,就算是刚才那么慌乱。现在又重新恢复了头脑!玛丽忍不住在心里赞了一句。

“没错,我是想要在我们之间找个解决办法的。”玛丽点了点头,“虽然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但是我仍旧希望能挽回和你的友谊,因为这对我至关重要。”

“挽回?”玛蒂尔达惊疑地看着玛丽。

“难道你不希望挽回这一切吗?”玛丽笑着回答,“还是说,你希望我们真的如同那位老先生所希望的那样,为了夏尔拼上一场?”

玛蒂尔达看着玛丽,等着她的解释。

“你喜欢他,我看得出。是真的爱。而且,我也不打算拆散你们。然而……很抱歉,在任务面前我也不打算退缩。否则我就要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玛丽沉着地说出了自己在考虑的东西,“所以,为了不让我们统统都陷入到最为难受的境地当中,我认为我们是可以达成某种妥协的……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没有关系,”

玛丽再度叹了口气,“我承认现在在他的心里你的分量更加重得多——但是,玛蒂尔达,别忘了他很忙。见不了你多久,而我能够和他朝夕相处……如果我真的想要试试的话也不是没机会。至少你不应该去冒那种风险吧?”

玛丽的话犹如一柄利剑,刺中了玛蒂尔达最为难受的地方。

虽然一开始很生气。但是自从知道了所有真相之后,她反而不想就此离开夏尔。

踌躇了许久之后,玛蒂尔达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冷静地瞟了对方一眼。

“好吧,你想要什么?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弃?”

这一刻,她不再是以朋友看待对方,而是以那种最为冷静务实的视角看待对方。

玛丽连忙轻轻摆了摆手。

“玛蒂尔达,不要这么说呀,我并不是在要挟你什么。我只是想让我们都找到一个各取其所的路径而已,而不是自相残杀。”

经过了数年的相处当中,这些小姐们早就将自己的同学们都给掂量了个遍,然后早就分清楚了哪些人是自己可以驾驭甚至摆布的,哪些人是不该去招惹的——凡是女性所聚集的地方,几乎是一种本能,她们花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很快明白自己的归属圈子和在圈子中的地位——所以当时大家才会分成两个大派和数个下属的圈子,互相憎恶争执了数年。

正因为如此,她知道被玛蒂尔达憎恨上一辈子,到底将是什么样的后果。

“各取所需?”

“是的,各取所需。”玛丽将自己深思熟虑的东西快速地说了出,唯恐玛蒂尔达先行离开,“我完全无意让你离开夏尔,倒不如说这反而是我不希望看到的结果,因为我不忍心看你伤心。”

虽然明知道这话没多大诚意,但是玛蒂尔达仍旧宽心下了一些。

“那么,接下你们自然可以继续往,我没有兴趣告密,不过我请你们的往要更加隐秘一点,务必不要让那位老先生觉得我很无能,否则我就完了。”玛丽说着说着,突然好像调侃似的,略带笑意地瞟了玛蒂尔达一眼,“当然,这就得靠你努力啦。管住夏尔叫他别乱说,叫他在自己的爷爷面前装作已经忘了你了。”

然后,她又微微皱了皱眉。“真是的,不管怎么说。为了你而当面顶撞自己的爷爷也太不得体了……”

这句调侃,让玛蒂尔达微微一窘,但是她心里却莫名地有了一阵窃喜,她连忙强压了下。“那么你呢?你想要什么?”

“我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虽然付出也很多。”玛丽苦笑了起,显然她的心情其实并不像嘴上说得那么轻松,“他不会再抛开我啦,他对自己人一向很好。我又听话又勤恳,再加上又‘爱他’,他怎么会舍得抛开呢?”

然后,她又用那种挑战和调侃并存的视线又瞟了玛蒂尔达一眼。

“不过事前可要说好,要是未他也爱上了我,我可不负责的哦?”

“你是认真的吗?”玛蒂尔达反问。

“也许是吧?”玛丽笑着回答,“未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也对,未的事情谁还能够管得住呢,至少现在一切都还有希望挽回。

在盯了许久,确定对方没有在说谎之后。玛蒂尔达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玛丽,谢谢你。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会想办法还给你的。”

“人情倒也不用,”玛丽摆了摆手,“大家各取所需而已嘛。”

就这样,在达成了初步的默契之后,两个人就又重新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话说回,”直到许久之后,玛丽才饶有兴致地重新问了玛蒂尔达一个问题,“你到底打算怎么样?就这样一直把这种脆弱的关系小心维持下去吗?别忘了,他就要结婚了。而且一点也不想改变主意。”

“未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玛蒂尔达略带苦涩地回答。“我们想办法过好现在就行了。”

“看不出你倒是这么懂得及时行乐的人啊?”玛丽有些惊奇,“我还以为你会有更加积极的想法呢?”

“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呢?对我们说。只要能够有一段很开心的时光,不就已经很满意了吗?我只想静静地享受这种时光。”玛蒂尔达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可能不相信,我不想伤害那位特雷维尔小姐,也许你觉得这是一种伪善,但是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另一位特雷维尔小姐跟我们关系更好,不是吗?”玛丽反问。“难道你又忍心看她伤心吗?那你打算怎么面对她呢?一边夺走她最爱的人,一边笑着说我们是好朋友?难道你不愧疚吗?”

“……”玛蒂尔达沉默了片刻。“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命运的作弄,谁能有办法。”

“为什么没有办法?不就是一个愿望而已吗?她又不想公开结婚。”玛丽皱起了眉头、“只要我们帮助她实现愿望,她就会感激我们,然后原谅我们在冲动之下犯下的过失了……那时候我们就没有对不起她,不是吗?只要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就没有人犯下过失了……”

这席话虽然语气平静,但是却让玛蒂尔达听得目瞪口呆。

“你是说……”

“没错,看到她伤心憔悴的样子,我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玛丽嘶声回答,“她救过我,我必须帮助她,哪怕再坏的事我也愿意跟她一起承担。”

“你疯了!绝对不行!”

玛蒂尔达马上拒绝了,一种厌恶感涌上了心头,她不想跟对方再说了。

“这个念头赶紧打消吧!这是要遭天谴的,我也绝不会帮忙的!”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客室。

玛丽静静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默然不语。

然后,她慢慢地重新站了起。

促使她作出这个决定的,除了想要对芙兰当初的帮助回报以恩惠之外,另外还有一小部分,是出自于那种女性顽强到深入骨髓里面的报复心理。

老东西,你自以为可以随意摆布我,我就让你出次大丑,看到时候你得苦恼成什么样?(小说《花与剑与法兰西》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