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三章 雷霆与春风

第一百零三章 雷霆与春风


                

当玛蒂尔达和玛丽还在会客室进行两个人之间最为隐秘的对话的时候,夏尔还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奋笔疾书。

现在的他已经牵涉到了这个国家最为机要的活动当中了,就算是难得的休息日,他也必须保持专注,同各方进行联系。

正当他还沉浸在那些文牍当中的时候,突然门口传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是谁?”他回过神之后,马上小心地重新收好了自己的信。“有什么事吗?”

门口迟迟没有应答。

夏尔有些疑惑,正当他开始在心里猜疑刚才是否是自己的幻听时,一声小声的应答终于再度传了进。

“是我。”

“玛蒂尔达?”

虽然从门缝里传的声音稍微有些变形,但是夏尔很快还是分辨了出这是谁。

然后,他马上起身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玛蒂尔达,怎么就过了啊?”一打开门,他就笑着问,“和芙兰谈得怎么样啦?”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玛蒂尔达现在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同寻常。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这种平静没有了平常时候的从容淡定,反而显得有些诡异,像是有什么阴笼罩在了其中。

“玛蒂尔达,怎么了?”他不由得收敛起了笑容。

然后,他感觉就这样站在门口有些不得体,连忙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想要将她拉进再说。

然而,当他刚刚牵住玛蒂尔达的手时,像是触了电一样,玛蒂尔达骤然甩开了他的手。

“情别碰我!”她带着怒气说,然后自行走了进。

夏尔被玛蒂尔达的回应给惊呆了。直到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

他从没有看过玛蒂尔达这么恼怒的样子。

那么,她的这种恼怒,到底是从何而的呢?

难道说……夏尔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最为不妙的预感。

如果是那样,那就太糟糕了啊!

带着莫名的慌乱,他小心地关上了门,然后重新走回到了房间当中。

出于侥幸心理,他小心翼翼地再问了一句,“玛蒂尔达,到底怎么啦?谁惹你这样生气?”

玛蒂尔达仍旧没有回答,她只是抬起头看着夏尔,镜片后的目光犀利到足以刺痛人心。

完了,肯定是因为那件事——夏尔的心头骤然变得一片冰凉。

焦躁和慌乱让他一时间说不出话。

这种暴风雨临之前的满是压抑的平静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终于开口了。

“我刚才见到了玛丽。”

啊,看她确实完全知道了啊,夏尔的心里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不过,他还是不明白,玛丽为什么要见她,又为什么要将一切都和她说清楚。

算了,现在也不是深究这种事情的时候。

“玛蒂尔达,对不起。”他颓然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先生?”玛蒂尔达却还是十分平静,“您并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啊?您并不对我负有任何义务,完全可以自行其是。”

她越是这样说,夏尔的明白她心中的怒气就越是浓厚。

啊,那应该怎么安抚她呢?

告诉她自己只是一时酒后乱性,贪图片刻的欢愉而犯下了错,其实心里还是爱着她的?然后把一切责任都推给诱惑了自己的玛丽?

不,姑且不说这种话到底有没有什么说服力,就算真有说服力他也不打算这么说——否则的话,那就太没有担当了。

“我真的很抱歉。”他小小地叹了口气,“不过,这都是我自己的责任,是我自己犯下的过失,请你不要责备玛丽。”

“是啊,看您玩得多开心啊……那您为什么不干脆跟我说个清楚呢?告诉我,我已经被您厌倦了,我会安然离开的,不会给您带什么麻烦。您为什么还要继续骗我呢?”玛蒂尔达冷笑了起,“就在刚才,您还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哄得我团团转!”

她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资格兴师问罪,同时也不想表现得气急败坏,甚至她也明白其实这个人也并不是有意在羞辱自己。

但是,心里仍旧忍不住很生气。

自从那一天开始,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渐渐地都涌上了她的心头。往日的美好回忆,此时却让人倍感心酸。

夏尔垂下了视线,他能够理解玛蒂尔达那种受到了愚弄之后的愤怒。

所以,等她发泄了一会儿之后,他才低声开口。

“我欺瞒你,正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你,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仍旧是爱着你的。”

“是啊,人人都用这种口吻解释自己的风流韵事。”玛蒂尔达看上去仍旧不为所动,“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您自然可以心安理得地继续周旋在我们之间,哄得我们团团转,顺便在心里嘲笑我们都是傻瓜!这种事,我在社交界看得还不够多吗?”

“并不是这样的!”如此激烈的指责,让夏尔一时间有些焦急,他想要跟对方解释,但是平日里滔滔不绝的口才,现在突然变得不灵光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重复着说这一句。

其实,就是这样的吧?我心安理得地背叛了夏洛特,又心安理得的背叛了玛蒂尔达,这又有什么好辩解的呢?我就是和那个人一样的人,有什么区别呢?

他的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嘲讽自己。

“理屈词穷了吗?先生?”玛蒂尔达恼怒地看着他,“恶劣的欺瞒被揭穿了,花言巧语被识破了,于是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平日里口口声声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呢?说不出了吧?”

在玛蒂尔达嘲讽的视线下,夏尔渐渐地恢复了镇定。

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再怎么惊慌失措也没有意义,想办法解决问题才有实际意义。

“玛蒂尔达,对于这件事我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冷静地说,“我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歉意,如果需要为此做什么事,你可以尽管说,只要我做得到我都会去做的。”

“说得倒是挺合意的,可是诚意呢?”玛蒂尔达仍旧是一副毫不信服的样子,“什么都肯做的意思不就是只做想做的吗?如果我叫你以后再也不要去见玛丽,你会吗?”

“抱歉,这个我是不会做的,我不想欺骗你。”夏尔马上回答,“如果你叫我以后再也不要和玛丽,嗯,做那种事,我可以答应。但是,我不会抛开她不管的,毕竟她为我做了这么多事。”

玛蒂尔达停了下,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看是没什么可说的了啊。”最后她摇了摇头,似乎是已经对夏尔失了望。

眼见她就像是要离开了的样子了,夏尔再也按捺不住自己了,他骤然伸出了手,然后强行抓住了玛蒂尔达的肩膀。

“玛蒂尔达,听我说,别走!”

他不想就这样就这样和玛蒂尔达闹翻。

“放开我,先生,您无权管束我!我想走就能走!”玛蒂尔达带着怒意看着他,一边剧烈地挣扎了起,“您是不是太过分了?”

确实是太过分了,但是就算过分又怎么样?

他无视地玛蒂尔达的挣扎,然后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我知道,我深深地伤害了你,但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希望你离开我。”他低下头,看着玛蒂尔达因为激动而涨红了的脸,然后不管不顾地喊了起。

“不行,你不能离开我!你答应过我的,绝不离开我!”

“我答应了吗?”玛蒂尔达生气地反问,“我只是说‘也许’而已,如今您用这种表现回报我,那么为什么我还要那么做?”

“对我说那已经就是答应了!总之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夏尔蛮横无理地回答,“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你以为我是好惹的吗?听着,我什么都干得出的!”

“你在威胁我吗?”

“这不是威胁,这是在讲述一个事实。”夏尔冷静地回答,“你是知道后果的吧?”

如此厚颜无耻的话,显然让玛蒂尔达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置评。

“我说过了,我决不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为此去做任何事情也在所不惜。”忍住了心中的郁闷,夏尔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对此很生气,那么,我也没有办法。要怪就怪……要怪就怪你让我爱上了你了吧!就算我的爷爷也没办法让我离开你!”

玛蒂尔达慢慢地不再挣扎了,只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狂妄自大到了这种地步……平时那个温柔和蔼的你,都是装出的吗?”

“不,这都是我。”夏尔耸了耸肩,苦笑了起,“我喜欢你,所以我会对你温柔,我不忍心让你受到伤害。而且,我想让你能够享用到我所能给的一切,作为我成功的证明。但是,如果温柔没有用,我也会残酷,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我是能够做任何事的……别以为我只是在说笑,我是认真的!所以,我恳求你,不要将我逼到墙角,否则……在需要的时候,我连至亲都能够毫不犹豫地去动手的!好吧,诅咒我吧,我就是这样一个混蛋!就算是诅咒我,我也要把你留在身边!”

生平罕见地,他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毫无保留地说了出。

而玛蒂尔达这时候也已经平静了下。

虽然事前就已经打算逼迫一下他,把他挤到了那种对自己充满了歉疚的有利境地,但是夏尔出乎预料的爆发,仍旧让她感到有些后怕。

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快就失去了一贯的风度,如此气急败坏地威胁自己。如果自己真的离开的话,他恐怕真的什么都干得出。

看真的是被我逼到了墙角了。玛蒂尔达心想。

这从侧面看,不正也是他爱着自己的证明吗?

她并不是特别反感的夏尔的威胁。

生于她那样一个家庭,又从小跟着爷爷,她早已经见惯了各种各样的斗争。利用权势威胁对方,在她看甚至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从夏尔的这种气急败坏的反应当中,她反而已经发现了对方的真意——他确实并没有只是当做一次逢场作戏,而是认真地喜欢着自己。哪怕要因此影响到自己的前途和利益,他也要莽撞地干到底。

好的,这不就是自己等待的回答吗?

一种莫名的轻松感,伴随着淡淡的喜悦,萦绕到了她的心头。

现在是时候停手了,免得逼得太紧反而让大家就此决裂。

“先生,瞧瞧你这模样!看看您做了多没有风度的事情啊!”玛蒂尔达突然笑了起,然后叹了口气。

然后,在夏尔惊愕的眼神当中,她再次冷笑了起“您这就是请求我原谅您的态度?”

虽然不明白玛蒂尔达的态度为什么突然转变了,但是夏尔发现面前已经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老实跟您说吧,一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也很生气,但是玛丽又跟我解释了一下,所以……我是想找您问一个解决办法的。”玛蒂尔达平静地说,“我希望听完接下的事情之后,您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然后,在夏尔疑惑的眼神当中,她将玛丽跟自己说过的事情,又一五一十地转给了夏尔听。

“怎么会这样!”听完了之后,夏尔只觉得心里一阵惊愕,又好气又好笑,“爷爷他……他简直是乱!”

他没想到,在那次祖孙两个人罕见的争吵之后,因为担心自己,爷爷居然暗地里做下了这样的事情,简直让人无法评说。

然而,虽然烦闷,但是他却还是无法对爷爷产生怒气。

不管这么样,虽然方法奇特,但是这个老人确实是只为自己着想的。

而玛蒂尔达只是用一种嘲讽的视线看着夏尔,“乱吗?我感觉您倒是因此而受益良多才对啊?”

“玛蒂尔达,别这么说……”

“那我应该怎么说呢?‘先生,您受苦了……’?看上去好像不像吧?”玛蒂尔达还是十分平静地看着夏尔,“算了,为此说太多也没有意义。既然您的爷爷这么反对我们往,就算不惜做到这种地步也要阻止我们,那么……我们还是听从老人的忠告吧……?”

“不,不行。”夏尔马上断然拒绝了,“爷爷那边我会想办法去说服的,总之我绝对不会同意我们就此不再往。”

“即使他大发雷霆?”

“即使他大发雷霆。”夏尔低声回答,“我会想办法跟他隐瞒,但是,如果真的隐瞒不过了,他生气的话我也绝对不会退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玛蒂尔达静静地看着夏尔,直到确定他说得是认真的之后,她总算轻轻点了点头。

“好吧,看在这次的过错不全在你的份上,如果你希望如此的话……那就继续吧。”

然后,她严厉地看着夏尔,“不过,以后请不要再向刚才那样糊弄我了!否则到时候不管是哀求还是威胁我都没有用了!”

她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对夏尔说却是难以言说的喜讯。

深沉的喜悦,让夏尔一时间有些忘乎所以,他强行抱住了玛蒂尔达,然后吻住了她,而玛蒂尔达并没有反抗。

许久之后,他才轻轻地松开了臂膀。“好的,还有什么想要的吗?我尽可以都答应你。”

“那么,先生,现在可以放开了我了吗?”玛蒂尔达冷冷地问。

“当然。”夏尔一边笑着一边松开了玛蒂尔达。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