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九章 欣慰

第九十九章 欣慰


                

“是啊,我们都喜欢这儿。”

这个回答表明,这位未的陆军元帅显然脑子还很精明,理解并且把握住了一切的关键。

而且,这也表明,他并不排斥自己的愿望——只要自己能够证明这是值得的话。

德-克尔维将军顿时就放下了心。

“是啊,文明世界的最璀璨的明珠,又有谁会肯轻易抛开呢?这么多年我没过,结果最近一回看,简直就像是异邦人一样,完全看不懂!”将军摇头轻叹了口气,“当置身于大街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简直像是无足轻重的人一样了……”

“在这座伟大的城市、这个伟大的国家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无足轻重。”特雷维尔侯爵严肃地回答,“不过,我们却可以以自己的努力,为国家做出不同的贡献……”

同时担任不同的职位。

这种贵族式的含蓄谈话,终于开始抛弃了自己之前那种温情的面纱,直接进入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

那就是——你能够给我什么?我能够给你什么?

“是啊,我真希望能多留在这里几天!”将军又叹了口气,“上次回,尽管是为了一个崇高的目的,但是我毕竟摧残了这座城市,现在我倒希望能够为; 保卫它而出力。话说回啊,因为职业习惯,再加上对上次的暴乱心有余悸,所以我最近小心关注了一下巴黎周边的城防,结果却让我很担心……周围的要塞都年久失修,而且守备人员也十分松散。城内更加不用说了,简直混乱不堪!我真是担心啊。要是下一次巴黎再发生这样的暴乱,又会给国家和民族带多么沉重的灾难!这些事情。真的不想再看到一次了……”

所以,他的想法就是……想要被调回,最好担任巴黎卫戍司令?

祖孙两个人同时明白了他的想法。

他们隐蔽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很快就得出了结论——需要斟酌,但是并不是不能谈。

“没错,首都是我国的神经中枢,理应得到最大程度的重视。”这次是夏尔开口了,“结果……在尚加尔涅将军的领导下,它陷入到了一种紊乱的指挥体系当中。其安全状况却让人高兴不起……”

然后,他看着这位将军,说出了最重要的一句话。

“总统也对此十分忧心,他希望理顺现有的城防架构,似的我们的首都能够成为固若金汤的坚强堡垒。”

现在的巴黎城防由尚加尔涅将军负责。这位秩序党的支持者,如今身兼国民自卫军司令和巴黎卫戍司令的职位,可以说是路易-波拿巴最为威胁的敌人——同时也是他和他的同党们篡夺最高权力的最大障碍。如果能够通过一位将领取代巴黎卫戍司令一职的话,到时一个十分好的消息……

接着,他重新沉默下。静静地看着对方。

仿佛是在质问对方一样——路易-波拿巴,尚加尔涅,你到底想选哪一边?

既然已经下决心这里了,德-克尔维将军自然不会再有其他的选择了。

“总统是国家的最高领导者。我们理应尽心尽力为其效劳,解除他心中的忧患。”他恭敬地微微欠了欠身,“如果有人反对他。那么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很好!”特雷维尔侯爵赞许地点了点头,“如果我们整个军队都能够这样上下一心的话。法兰西的光辉必将重新照耀世间。”

虽然观望了许久,投诚得很迟。但是只要了就行,毕竟是一位将军,绝对有用得着的地方。

然后,他重新看向了自己的孙子,“夏尔,杰拉尔和你的父亲从小就是要好的朋友,所以他也算是你的叔叔,现在你得到了这样的位置,虽然并不能起决定作用,但是总要帮帮自己人吧?你以后要好好帮你叔叔的忙,听见了吗?”

得到了特雷维尔侯爵如此明确的回答之后,德-克尔维将军显然有些喜形于色。不过他很快重新收敛起了表情,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平静。

“这是哪儿的话啊,维克托叔叔?”德-克尔维将军马上摇了摇头,“我和埃德加当然是好朋友,但是这是另一码事了!”

然后,他貌似诚恳地看着夏尔,“夏尔,你的工作十分重要,而且也之不易。我希望你能够秉公处理,不要因为我和你一家的关系而有任何的徇私,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这个我当然明白了。”夏尔低下了头,“需要的时候,我会严格地根据要求办事的,绝不会让您为难,先生。”

得到了夏尔这个“绝不会让您为难”的回答之后,德-克尔维将军完全放下了心,他发现自己做出的决定,很快就得到了应有的回答。

那么,就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了。

草草地再寒暄了几句之后,将军很快就主动提出自己可以去面见总统,然后就心满意足地告辞离开了。

………………

在将军离开之后,老侯爵又重新恢复了刚才那种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尔不明白,从小就一直教导自己要临事沉静、从容不迫解决困难的爷爷,为何今天好像又是这么兴奋、乃至于有些喜形于色的样子。

是因为夏尔事业上的进展吗?

就算有了些进展,以爷爷惯常的表现看,也不该是这样兴奋吧?

闹不明白。

不过,因为这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所以夏尔只是把这种疑惑藏在了心里,不再多问。

陪着爷爷站了一会儿之后,夏尔感到有些无聊,决定要回去处理文件去了,于是打算向爷爷提出告辞。

然而,爷爷突然开口了。

“夏尔,你最近做事专注了许多,这很好。”

“这是必须的嘛。”夏尔笑着回答。

“那么,最近还去找了那位德-迪利埃翁小姐吗?”爷爷突然转过头看着夏尔,“跟爷爷说实话。”

“嗯……”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夏尔还是决定据实以告。

“最近很忙,一直都没有去找她……”

忙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最近和玛丽的事情,弄得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玛蒂尔达和夏洛特,所以干脆就以公事占满自己的时间——不过这一点夏尔当然不敢跟自己的爷爷说了。

“哦,是吗?”爷爷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神情变得有些更加古怪了。

他现在心里很欣慰,孙子毕竟没有陷得太深,还是能够挽救回的。

因为尴尬,夏尔心里更加不愿意多呆,于是就连忙跟爷爷提出了告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处理下文件。

如果他能够跟着自己的爷爷一起走回到会客室的话,恐怕他就能够明白爷爷这种异样的源了。

当老侯爵走进的时候,玛丽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了。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不过精神看上去倒还算是不错。

看到老侯爵之后,她想要站起问好,但是老侯爵直接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拘于礼节。

坐下了之后,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玛丽,一直没有说话。

而玛丽则略微有些局促不安地转动着视线,并不敢与他对视,好像是有些尴尬,抑或是有些羞怯。

“看上去您的行动一切顺利啊……”这种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特雷维尔侯爵朝玛丽点了点头,“祝贺您,小姐,我就知道,拜托您的话肯定能行的。”

“托您的福,事情还算是顺利吧……”玛丽轻笑着回答。

虽然这种笑容里面并没有带上多少恭敬,不过老人此时也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所以并不会放在心上。

“哦,不不不,这可不是托我的福,而是您自己努力的结果。”老侯爵摆了摆手,“虽然听上去有些像是自夸,不过我们家的男人向是很挑剔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才找了您。”

这种不知道到底是夸奖还是调侃的话,让玛丽一时间有些尴尬,不知道到底该怎样回答。

“最近好好在家里休息休息吧。”他十分关切地看着显然还有些不适的玛丽,“我会让仆人好好招呼您的。”

他的意思是,之前的威胁已经解除了,她可以尽情地呆着。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够照看好自己。”玛丽仍旧微笑着回答,“您不用担心我。”

“我还以为您会怪我呢……”老人点了点头,显然对玛丽的态度十分满意,“好的,很好,我就知道您是个聪明孩子。”

玛丽微微躬了躬身。

虽然对这个老东西心里毫无敬意,但是玛丽自然是能够忍住这种小小的不快的。

现在还不是开罪他的时候。

没错,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既然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步,那么接下肯定要想办法做到底。如果真的能够想办法拉住那个人,那岂不是也算是一件好事?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在这个老东西死掉之后,她不就能够借助对那个人的影响,真正为所欲为了吗?

“以后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吧,我会想办法的。当然,对您我也还是那个要求,继续呆在夏尔身边吧,祝您好运,孩子。”

“如您所愿,先生。”玛丽微笑着回答。(未完待续……)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