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八章 老相识

第九十八章 老相识


                

难得的假日,夏尔终于从最近接连不断的公事当中给脱身了出。↗他原本想要休息一下,然而却被自己的爷爷给派人叫了起。

一直深居简出的特雷维尔侯爵,今天突然出现在了后院的花园当中,还召唤自己的孙子过陪伴,让夏尔不禁有些惊奇。

不过惊奇归惊奇,夏尔还是很快就穿戴整齐,到了自家的小花园当中。

这个小小的花园,是夏尔在发迹之后才扩建的,因此显得有些局促和简陋,也并没有栽培什么奇花异种,而在这种初冬的季节里面,就更加看不到什么令人称奇的花卉了。

不过,祖孙两个倒并不是特别在意这种事情的人。这两个穿着厚厚的黑色外套的人,任意地在这有些枯萎的花草和花坛当中漫步了起。

因为爷爷一直没有说话,所以夏尔也没有多问,只是恭敬地跟在自己的爷爷旁边,在颇为凛冽的寒风当中,这个老人面色沉静地徜徉在其中,步履倒也还算是矫健。

他想要伸手搀扶对方,但是他的爷爷却没有接过他的手。

“我还没那么老呢,先生。”也许是对夏尔这种过于殷勤的态度有些不满,老侯爵别了他一眼,“你的爷爷现在还能战斗,别着急取代他。”

被爷爷这样数落一顿,夏尔只好笑着耸了耸肩,抽回了自己的手。

“我都听说了,你最近做得很可以啊……”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老侯爵突然说。

他昂着头。目光看着远方。

“还算是有不小的进展吧。”夏尔笑着回答。

“但是,即使有了成绩。你也不要放松警惕,只有大事告成、所有的敌手都已经被踩倒在地无法站起之后。你才有资格稍微停下,明白了吗?”爷爷的语气还是有些严厉,“别忘了,就连拿破仑那样的天才,一旦忘乎所以、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之后,也会做下多少蠢事!我们没有他那样的天才,所以更加没有资格得意忘形,明白了吗?”

被爷爷这样当头呵斥了一通之后,夏尔心情不禁变得有些紧张了起。

是啊。他最近确实有些过于放松了,现在完全还不到觉得大功告成的时候啊。

“我知道的,爷爷。”他重新打起精神,挺起腰杆看着自己的爷爷,“我绝不会犯丧失警惕的错误。”

特雷维尔侯爵一直看着自己的孙子,直到看见孙子已经重新点燃了旺盛的斗志之后,他不禁稍微露出了一些笑容。

“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太好了。”爷爷伸出手,重重地拍了拍孙子的肩膀,“干得好。夏尔,你做得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正因为对孙子充满了期许,所以在严厉的呵斥之后,他才肯再夸奖孙子。老人对孙子的深情。就在这重重的一拍当中展露无疑。

“你最近给我们推荐的陆军部长,确实是一位足够有手腕的人,经过我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使得许多人敬畏他,更加……还让许多原本还在观望的中立派。下定了最后的决心。”还没有等夏尔回答,爷爷继续说了下去。“夏尔,我们的贵客就要了。”

“贵客?”夏尔有些疑惑。

就在这时,爷爷的贴身仆人快步走了过,在老侯爵的耳边耳语了一句。

“带他过吧,我就在这里见他。”老侯爵马上下令,而夏尔只好面带疑惑地继续观察着。

不过,并没有等待多久,夏尔就等了答案。

客人很快就被带了过,而夏尔看到了这个留着短发、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之后,马上就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对方。

很快,他就在记忆库里面找到了相应的记录。

这不就是他在数年之前,在加入国民自卫军之后,经过自己的堂伯父介绍所认识的军官——德-克尔维上校吗?

不,现在应该叫将军了。

在1848年六月的巴黎大骚乱当中,这位旅长积极响应了当时担任政府首脑和陆军部长的卡芬雅克将军的命令,率领自己的部队跟着自己所在的师,进入了巴黎城,严厉地镇压了民,甚至在战事激烈的时候不惜使用榴弹炮。

虽然手段激烈甚至有些残酷,但是他的做法得到了当时陆军和政府高层的赞赏和鼓励,甚至其他的陆军部队也纷纷效仿,在首都城区毫无顾忌地使用了重武力,在大炮的助威下,很快就镇压下了六月的暴乱。

因为这份战功,时任上校的德-克尔维很快就被提升为师长和将军,回到了南方的马赛驻地。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位德-克尔维将军,正是那种雄心勃勃、而且为了达到目的从都不拘泥于手段的人。

而这种人,不正是夏尔和他们的同党现在最为需要的那种潜在合作者吗?

然而,此时这位将军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飞扬跋扈的样子,反而充满了那种见到了前辈之后的毕恭毕敬。

他脱下了帽子,然后朝特雷维尔侯爵深深地鞠了一躬。

“德-特雷维尔先生,十分荣幸能够再次拜见您。”

“啊,不必这样客气啊!”老侯爵笑着朝他摆了摆手,然后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显得十分亲切,“杰拉尔,我们可是好多年没见了!”

“是啊,好多年没见到您了……还是当年我在巴黎的时候,才跟着埃德加这里拜访过您吧?”德-克尔维将军也长叹了一口气,“自从被派驻到了外地,这些年一直都在各地辗转,一直都没有机会再拜访您,真是让人惋惜啊!”

其实这些年他也好几次回国巴黎,只是没有拜访当时处于窘迫状态的老侯爵而已——不过这种事谁也不会无聊到去揭穿了。

夏尔也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将军。很高兴再次见到您。”

而将军看着他,也大笑了起。

“夏尔。你现在可出了大名了!我就算在南方都听过你的名字!啊,这个年轻人可不得了啊!”

“嗯?怎么?你们见过了?”老侯爵有些疑惑。“我记得你离开巴黎差不多快20年了。”

“我离开巴黎的时候。夏尔还是一个小孩子,当然不会记得我了。”德-克尔维将军友好而亲切地朝夏尔点了点头,再也没有了当年那种厉声呵斥他的严厉,“不过,后被调回镇压暴民的时候,我见了见他,哈!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肯定大有出息!结果没想到才过了几年,他就,人人都说埃德加有了一个好儿子呢……作为朋友。我也真的为他感觉到无比的开心啊。”

他一直都在话里话外提埃德加,显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拉近关系。

尽管这祖孙两个都对那个人毫无好感,但是在这位将军努力攀交情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做出任何不悦的表情,相反,他们变得更加亲切了。

“您这是哪儿的话,我只是尽量为国家效劳而已,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呢!”夏尔貌似羞惭地回答,“侥幸得到了这样一个我不胜任的位置。说实话我唯恐自己不小心搞出了什么闪失,您是我的长辈,我还希望您多多提点我才是……”

“可不要这么谦虚啊,夏尔。你已经干得足够好了,至少我可没看见哪个同龄人能够做出你这样的事业……”德-克尔维将军笑着摇了摇头,“另外。我可说不上什么提点,只是。作为你父亲的朋友,只要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管找我就行了,我自然会尽力去办!”

在笑声中暗示的意思,祖孙两个同时都明白了,他们互相隐蔽地对视了一眼,显然明白了对方这次拜访的目的。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最近一直都有一些高级军官以各种理由拜访自己的爷爷,拉拢关系。

其目的倒也是一目了然。

在军队高层圈子内部,大家都在传言为了表彰特雷维尔祖孙两个对自己的汗马功劳,特雷维尔侯爵即将踏上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的后尘,被路易-波拿巴总统封为元帅。

这种传言,在路易-波拿巴的势力和影响力与日俱增的今天,看上去越越具有可信度了。

爷爷是东山再起的波拿巴家族所倚重的元老,孙子是陆军部里面的高官,如此家庭,又怎么可能不引起军内某些有志于上进的人的逢迎和奉承呢?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从几个月之前以,一直都有不少人以各种借口前拜访老侯爵,尤其是那些出身于贵族家庭的军官,在攀亲带故至于,总是拐弯抹角地想要拜托老侯爵提携他们——而特雷维尔侯爵也总是笑呵呵地应付着他们,以便在这个用人之际尽量扩大自己这边的影响。

这次的德-克尔维将军,自然也并不例外。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做,又想得到什么?

肯定是为了什么东西,才让他从马赛巴黎公干之余,特意还特雷维尔家拜访一回。

“杰拉尔,最近你在马赛呆得怎么样?”像是长辈的问询一般,特雷维尔侯爵微笑着问,“这次回巴黎,过得还算舒服吧?”

“马赛是个好地方,气候好,城市也漂亮,以后你们都应该去玩几趟。”德-克尔维将军貌似无意地回答,“不过,老是呆在那里倒是有些乏味了呢,这次我到巴黎,看到了不少新鲜玩意儿,在那里可没得玩。”

哦,多么明确的暗示啊!

祖孙两个人再度对视了一眼。

他想要尽快回巴黎,担任更加重要的职位。

为此,甚至愿意为路易-波拿巴效劳。

而波拿巴家族原本正是这些贵族出身的人所蔑视不齿的。

从德-克尔维将军和特雷维尔祖孙两个人身上,倒也能够折射出法兰西贵族们如今的真实色彩。

一可以看出贵族们口中说个不停的“忠君”和“正统原则”有多么虚幻,以至于只有像夏洛特那样极少的一群顽固派才会把这些口号当回事;二也可以看出,随着时代的变迁,贵族们的力量衰弱到了什么程度——经过了大革命和之后六十年的冲击,他们已经找不出足够强势的代表了,为了维护自己的既有利益,他们只能去在自己的圈子外去寻找对胃口的保护人和领导者,而不管他们曾多么看不起那个人。

而特雷维尔家族,隐隐然就成为了这群人的代言人——这个家族拥有足够分量的贵族姓氏和家谱,而又不缺乏足够的变通性,更加能够顺应时代的变化。

“是啊,我们都喜欢这儿。”带着一种了然的笑容,特雷维尔侯爵笑着回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