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章 温存与再会

第一百章 温存与再会


                



玛丽-德-莱奥朗小姐貌似乖巧的回答,让特雷维尔侯爵不禁笑得更加欢畅了。即使知道这个孩子在心里肯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好印象,但是他也并不在乎。

“哈,我早就知道您是个很机灵的孩子,如今看果不其然。”他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只要您一直辅佐他,我就放心了……”

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缺点,某些时候甚至严酷到不近人情,但是至少这个老人对孙子的关心和爱护是丝毫不打折扣的。

“这对我也十分有利,所以我没有不这样做的理由啊。”玛丽直接回答。“您看中的不就是我依附于他这一点吗?”

“不,您看中的是您如此清晰的头脑。”老侯爵摆了摆手,再一次表示了对对方的看中,“肯依附于我们一家的人现在比比皆是,但是像您这样的孩子可不多,某种程度上,我可是把自己的孙子托付给您了啊……”

说完了之后,他站起身,准备回去休息一下。

然而,刚刚走到门口,他就碰上了自己的贴身仆人,一阵耳语之后,他面色有些古怪地走了回。

因为行动有些不便,所以玛丽并没有很快地从椅子上站起,看着很快就去而复返的老人,她略微有些惊奇。

“您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是有件麻烦事,小姐。”老侯爵的语气有些说不清的意味。

“嗯……那位德-迪利埃翁小姐刚刚过拜访我们家了。”

经过了片刻的沉默之后,玛丽很快恢复了平静。

“她?她怎么突然跑过了?”

难道是听到了自己私下里干的事了?

不太可能,不管是这个老东西还是那个人,都不会有动机去把这种事宣扬出去。

再说了,就算是知道了,她也没有理由找自己兴师问罪啊——大家不都是一样吗?

“谁知道呢。”老人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抬起头看着玛丽,冷笑了起,“也许她是想念夏尔了吧,毕竟夏尔说好多天没见过她了。”

他想要从玛丽的脸上看到某种类似于尴尬或者嫉妒的表情,但是她失败了,玛丽的表情仍旧十分平静。

不过,虽然貌似平静,但是她的心里早已经转过了繁杂的思绪。

玛蒂尔达真的会爱上那个人了吗?

毕竟一起相处过好几年,她是了解玛蒂尔达的,她不是那种会轻易爱上别人的人。

难道这两个人直接有什么别的隐情?

“是吗?那您并没有拦阻她的理由吧?”也许是嘲讽,也许是调侃,玛丽略带笑意地看着老人,“我想,就算再怎么大胆,玛蒂尔达也不会敢于在您家里就和夏尔跑到床上去呢?”

“哼,谁知道呢,现在的年轻人个个胡闹得不像话。”老人有些不满地回答。“尤其是你们这些女孩子,受的教育多了,感觉个个都胆大包天了!”

显然,他还是对玛蒂尔达“勾引”自己的孙子感觉有些愤愤不平的。

不过,也许是突然想到自己误击了对方,也许是不想让这个孩子看自己的笑话,他很快就收敛起了自己的情绪。

“是的,我当然不打算拦阻她,有什么理由呢?丑事谁也不想传扬。不过,我也不想看到她,强装笑容接待她……”老人依旧看着玛丽,好像是在问她应该怎么办。“您现在是怎么想的?要不先回避一下她?”

就算是他也看得出,此时在自己孙子的心中,玛丽所占的地位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玛蒂尔达的地位的,如果有什么冲突的话反而会坏了自己的计划。所以现在就和她摊牌的话,看上去并不是明智的策略。

然而,出乎于他的预料,玛丽微微地笑了起。

“不,有什么需要回避的呢?我等下就想见见她,如果您能够允许的话。”

“嗯?”老人摸不清她突然想玩什么花样。“您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想要反悔了吗?

“您放心吧,我会完成您所交代的任务的。”玛丽仍旧在微笑着,似乎不为对方的怀疑所动。“难道,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了,您觉得我还会去干傻事吗?”

对视了片刻之后,老人终于重新垂下了视线,稍微对这个孩子让了步。“好吧,随您的便,现在您是得到了的信任的。只要您能达成目标,您尽可以选择方式。”

现在我可以信任你,但是,如果你胆敢跟我玩花样,后果你自己清楚——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通过他的眼神很清晰地表现了出。

玛丽微微有些摇晃地站了起,然后勉强地朝他欠了欠身。

而老侯爵只是微微地朝她点了点头,然后大踏步地离开了房间。

………………

玛丽和特雷维尔侯爵私下里的协议,夏尔当然不得而知了,虽然他感觉今天的爷爷有些异常的兴奋,但是根本就不会想到他居然背着自己弄出了这样的事。

然而,他的公事并没有处理多久,就听到玛蒂尔达访的通传。他马上停下了自己写着的信,准备过去接待对方。

不过,此时的夏尔,心里除了高兴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忐忑。

原因自然不用说明。

他很快就到了会客室,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当门打开之后,玛蒂尔达马上就抬起了头,当看清了是夏尔之后,她的脸上露出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夏尔,早上好。”

这个笑容,让夏尔一时间也忘记了心里的忐忑。

“玛蒂尔达,早上好,今天你怎么想到这儿了啊?”他微笑着问。

然后,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他快步走到了玛蒂尔达的身边,然后伸出手,轻轻抹了抹她的脸。

这种过分亲昵的举动,让玛蒂尔达微微有些脸红,不过她倒并没有挣扎,只是等夏尔的手离开之后她才开口。

“您的妹妹在家里吗?很久没有看她了,所以我想看看她。”

“哦,她今天是在家里,大概现在还在卧室里吧。”夏尔点了点头,“最近她身体不大舒服,所以经常不大出门,等下您过去看看她吧。”

“哦,是吗?那真是让人担心,等下我就过去。”玛蒂尔达看上去对此有些担心,然后有些犹豫地看着夏尔,镜片后面的眼神有些闪烁。

虽然这些话说得滴水不漏,不过玛蒂尔达的表情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因为最近很久没有见过面,所以她忍不住想要跑过见一见夏尔。确定夏尔在家休息之后,她才跑过拜访的。

所以,她现在有些纠结,真的听到了朋友不舒服有些担心,但是又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夏尔的身边。

直到最近很长一段时间无缘见面之后,她才发现比原本自己以为的程度上,更加喜欢这个人。

不过,她的很快就不需要纠结了,因为夏尔直接俯下了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唔!”

被他这样突然袭击的玛蒂尔达,发出了不成调子闷哼。

虽然在被袭击的时候略微有些条件反射式的反抗,但是玛蒂尔达很快就放弃了挣扎,闭上了眼睛配合地与夏尔亲吻着。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夏尔才重新抬起了身体,微笑地看着玛蒂尔达。毕竟是在自己家里,夏尔也只敢做到这一步了。

“请收下我的歉意吧,玛蒂尔达,抱歉,最近一直都没什么空见你……”

“没关系的,我知道,您一直有大事要办。”玛蒂尔达的脸上布满了红,连看都不敢看夏尔,“不过……不过……我想问一下,您这阵子有空吗?我想再去一下德-佩里埃特小姐的沙龙……虽然我一个人也能够去,但是我想……如果您能陪着我一起去的话,恐怕会更加令人感到愉快吧……?”

这些断断续续却饱含着爱意的话,让夏尔的心情变得更加开心了。

“哈,当然了,等最近最着急的事情都处理完,我就可以找到一个空子了,到时候我们就一起过去吧?”

然后,他忍不住又加上了一句,“要不我们到时候先在那里一起集合?”

顺便做点喜欢的事——这句话已经写在脸上了。

玛蒂尔达用“你也不用说得这么直接吧!”的眼神横了夏尔一眼,然后默然点了点头。

然后,她重新严肃了起,脸上恢复了平常的那种矜持和冷漠。

“那么,我们到时候再见吧,先生。”她恭敬地朝夏尔行了行礼,好像两个人是陌生人一样,“我先去看看您的妹妹了。”

“哦,您尽管去吧,”夏尔摊了摊手,“在我家您是最好的客人,您尽管可以自行其是。”

他的心里已经期待起几天后的再见了。

就这样,两个人又温存了片刻之后,玛蒂尔达才重新收拾好仪容,走出了会客室,向自己好友的卧室走了过去。

为了不让人起怀疑,她刻意等夏尔先行离开之后才出的。

虽然本是为了看夏尔而的,但是听到了芙兰的消息之后,她还是有些担心。

正当她走到走廊的时候,一声招呼从旁边响了起。

“玛蒂尔达,好久不见!”(我的小说《花与剑与法兰西》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