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四月一日特别篇(慎入)

四月一日特别篇(慎入)


                

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

如同往常一样,夏尔呆在自己的书房当中处理自己的文件,丝毫也没有注意到窗外所吹进和春风和它所带的鸟语花香。

因为位高权重、又与各界都有深入往的缘故,这个年纪轻轻的帝国新贵,每天都要与一大批书信和票据做搏斗,经常要花费整个早晨处理。

正当他将全部心神投入到这种纸面上的战争时,背后突然传了门被打开了的声音,然后又是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他并不感到惊奇,平常也是这样的。

能够不需要经过任何礼节,如此轻易地踏足他的书房的,现在也只有一个人了。

“咖啡的话,就放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吧,”他一边在票据上签着名,一边头也不回地回答,“谢谢你,洛洛特。”

没错,一般情况下,每天早晨他处理重要事务的时候,他的妻子,都会端一杯自己亲手熬制的咖啡帮他提提神,有时候还会在一旁帮他一起处理。

这里是他和夏洛特的新居——自从和夏洛特新婚之后,他就花了一大笔钱,另外找了一幢宅邸和夏洛特一起居住,爷爷和芙兰就留在旧居,预备留给芙兰继承。

按照夏洛特的规划,这幢新居以后肯定还要大肆扩建,最终成为这个国家建筑史上一颗耀眼的明珠,不过夏尔对此倒是兴致缺缺,只是任由妻子管。

但是,虽然有了夏尔的指示。脚步声并没有停顿,者慢慢地走到了夏尔的身后。几乎同夏尔紧贴在了一起。

感受着背后传的轻柔触感,夏尔忍不住笑了。

“说了几次了。洛洛特,这些东西我都能处理完的,最近不用劳烦你了。你不是怀了孩子吗?好好静养就行了……”

但是,仍旧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一只手轻轻地放到了他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夏尔感觉有些奇怪。

他转过头去,然后对上了自己妻子的视线。

今天的夏洛特有些奇怪,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经过仔细的梳妆打扮。不过,这并不有损于她的美貌。

她金色的长发也柔顺而充满了光泽。被盘到了脑后,白皙的脸中又透着健康的红晕,而脖子和胸前的肌肤,仍旧晶莹透亮。

新婚不久的她,残留的青春并未完全褪去,却又再添上了一些少妇的迷人风韵,两者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就连已经见惯了风月的夏尔,这一瞬间都忍不住有些目眩神迷。

“你今天真是美极了。洛洛特!”他半是恭维半是发自内心地说。

然而,他的恭维还是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夏洛特仍旧在用那种平静而又奇特的视线看着他。

“你怎么了,洛洛特?”他奇怪地问。“有什么事情吗?”

一种令人战栗的沉默,顿时笼罩住了整个书房。

夏尔感觉有些不对劲,再加上一直往后偏着头让脖子有些发疼。于是想要站起转身。

然而,这时候。夏洛特突然开口了。

“你是不是骗了我?”

这个突然其的问题,虽然音调并不大。但是却犹如惊雷一般,让夏尔顿时感觉身上失去了力气,一时间竟然没有站起。

“……洛洛……”他想要说些解释,但是一时间没有想好该怎么说。

“在我们结婚之前,你说过要痛改前非,今后永远爱我,再不去沾花惹草的,对吧?”虽然看上去是质问,但是夏洛特的语气平静地可怕,“可是,你食言了,你还是私下里去找她们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虽然不知道夏洛特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但是夏尔却知道,如今再不说点什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洛洛特,你听我解释……”夏尔感到有些口干舌燥,“我只是去看看她们的近况而已……”

“事到如今……”夏洛特的语气骤然变得激烈了起,几乎像是怒吼了一样。

“你还要用花言巧语骗我吗?!”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的,是一道可怕的白光。

“啊!”

血光乍现。

夏尔感到后背一凉,一股剧痛烧灼着他的神经,让他禁不住痛喊了起。

一把刀从椅背中的间隙当中刺了进去,扎进了他的腹部。

原刀一直被她放在背后的啊……

看到夏尔痛苦的样子,夏洛特因为心疼,脸孔也骤然变得扭曲了起。

“夏尔!”她大喊了一声,几乎像是哭腔。

但是,很快,痛苦和愤怒,让她重新控制住了自己。

当下定了决心之后,她再怎么也不会停手了。

因为从都不喜欢被人打搅,所以夏尔在早上处理事务的时候,一向是让仆人们远远避开书房的,而夏洛特在之前,更加早已经将仆人打发地更加远,所以现在是没有人可以拯救他了。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夏洛特更加从容,她拔出了刀,带走了大量的血液,喷射出的血液,让名贵的红色波斯地毯被染得更加鲜红。

夏尔也被抽离的刀带着仰天躺倒在地摊上,剧烈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洛洛特……洛洛特……”

他看着夏洛特,一声声地呼唤着。

这个仿佛自童年时的呼唤,让夏洛特一时竟然呆住了。她的眼前好像突然浮现出了一幕幕画面,那时候他们一起在庄园里自由自在地划船,她把夏尔打得一身湿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带着无奈喊着自己的……

回忆起童年的幸福时光,让她的心更加痛了。

这个人,要是一直都和那时一样。那该多好啊。

“我知道,不可能像我一样的爱你。但是……我绝没有想到,你竟然会一点也不将我放在心上。”夏洛特手中拿着还在滴血的刀。表情沉痛地看着夏尔,“因为爱你,我容忍了你一次,两次,三次,结果到头你却觉得我软弱可欺,完全不把对我的允诺当回事!你……你真是太残忍了,一次次地狠狠地踩着我的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伴随着泪水的,是刀的又一次狠狠的刺击。

“你答应过我,决不欺骗我,要一直爱我……可是,你什么都没有做到。”夏洛特伤心地看着夏尔,蔚蓝色的眼瞳里面,泪水开始不停地滚落,“你不仅没有做到,而且是根本就不想去做……从头到尾。你都只是在敷衍我,把我当成傻瓜哄,你从没有爱过我,从都没有!你娶我只是为了图个方便而已。顺便让两个老头开心!然后,你就觉得自己完成了义务,再也对我不管不问!”

“不。不是这样的……”夏尔忍受着腹部传的剧痛,嘶声想要辩解。

“锵!”又是新的一击。

随着刀的拔出。一大泼血也随之喷了出,在阳台上留下了惊心动魄的刻痕。

“这时候还要骗我吗?我……我是那样爱你。为什么……为什么你却偏偏置之不理!”好像中刀的人是自己一样,夏洛特的声音也变得痛苦至极,“夏尔,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相爱着度过一生,为什么?”

随着她这一声声的质问,她手中的刀也一次次地刺穿了夏尔的腹部。

血花四溅,沾得夏洛特脸上、手上、衣服上满是片片红斑。

随着刀的一次次刺入,夏尔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痛。夏尔看着妻子那被痛苦折磨得面孔扭曲的脸,心里没有任何的恨意,反而只是一阵痛心。

我死了以后,她和孩子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爷爷一定会杀掉她的,她自己的爷爷也不会饶过她。就算能够保住孩子,她也死定了。

不,不能这样。

“洛洛特……”在血流尽之前,鼓起最后一点力气,他嘶声对夏洛特说,“快跑……”

然后,带着不甘和愧疚,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杀戮终于结束了。

夏洛特蹲在夏尔旁边,看着自己的丈夫,而在他们两个旁边,到处都是血水。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脸已经变得异样的苍白。

夏洛特就这样将夏尔的头抱入怀中,然后整个思绪都归于了沉寂,仿佛自己的灵魂也随着他而去了一样。

至少这一刻,自己爱了一生的人,终于只属于自己一个了,她要尽量让这一段时间变得更加长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洛特才终于重新取回了意识,而这时怀中的丈夫已经冷却。

她带着无比的哀痛,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摇摇晃晃地重新站了起。

逃跑?不,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逃跑。

她要和丈夫一起迎接必将到的死亡。

但是,除了死亡之外,她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

当管家被夫人叫上之后,他整个人很快就陷入到了巨大的惊恐之中。

他颤颤抖抖抬起手,指着血泊当中的主人问。

“夫人……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是谁干的?”

“是我干的。”夏洛特以一种平静的语气,给出了一个最可怕的回答。“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就是在刚才。”

“啊!”管家瞬间就瘫软到了地上,用犹如看到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夏洛特。“夫人……夫人……?”

也许,确实是个怪物了吧……夏洛特心痛至极地笑了出。

“先不要告诉别人,把夏尔的爷爷叫过吧,他会处置我的,你不用害怕。”

管家呆了片刻,确定夏洛特并没有在开玩笑之后,他连滚带爬地重新跑了出去。

……………………

听到了管家所传的噩耗之后,特雷维尔侯爵催逼着自己的仆人,以一种发疯般的速度驱使马车到了夏尔的家中。

下车之后。以一种老年人身上绝对难以见到的速度,他不管不顾地一路冲了进。然后沿着楼梯上了楼,然后冲到了夏尔的书房当中。

一打开门。他就看到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他的孙子,就躺在一大片血泊当中,双目早已无神。而孙子的妻子,则呆呆地站在一旁,以同样的一种死一般的空洞眼神看着他。

“啊!”他发出了一声中弹一般的惨叫,然后急速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夏洛特,将她用力甩到了一旁跌落到了地上,然后他蹲了下。心痛万分地抱住了自己的孙子。

“夏尔!夏尔!夏尔!”他一声声地呼唤着,好像想要凭这样从死神手中拖回孙子已经远去的灵魂的似的,也许是慢慢地接受了孙子已死的讯息,也许是打击实在太过于惨重,他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凄惨,最后变成了一种不成腔调的哀嚎。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侯爵终于止住了这种凄惨的呼唤声。看着怀抱中已经变得冰冷的夏尔,这位曾经坚毅勇敢的将军,此时全身都在颤抖。泪水已经铺满了他的脸庞,他哆哆嗦嗦地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话。

随着他最钟爱的孙子的死去,他这一生最大的希望也完全破灭了。他这二十几年所付出的爱、所托付的期待。现在已经全部落空了。甚至,他感觉自己这一生,都已经付诸东流。毫无意义。

他只感到脑中一阵晕眩,脚下的大地都已经在震颤。地底下好像有什么可怕的怪物,在嘶吼着想要将他拉入到深渊当中。

为什么?

为什么我这一生要碰上这么多倒霉事?父亲被人杀死。儿子选择了背弃逃离,结果现在,唯一的送终人也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他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在一片黑暗的浓雾当中,他禁不住想要怒吼,质问上帝为什么要独独给他这样的命运。

然而,很快,这种吞没了一切的空虚感,又被炽烈的仇恨所填满了。他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那个曾是自己的侄孙女与孙媳妇的人。

对这个他不久之前还深深喜爱的人,他此刻只剩下了无穷的杀意,他这一生还从没有这样强烈地憎恨过一个人,哪怕是那位砍掉了自己父亲脑袋的罗伯斯庇尔,也没有让他如此的狂怒。

他不想问对方为什么干这种事,不管什么理由,杀死了自己孙子的人只能够去死。

然而,他现在还不能杀死她。

“你不会上法庭的,你绝不会上法庭的!”他看着夏洛特,平素慈爱的眼神已经完全被老人最为狠毒的视线所取代了,“我会去和菲利普说清楚的,不管他怎么说,同意也好求情也好,我都一定要亲手掐死你!只要孩子一生下,我就要你死!你最好……最好……给我老实点……留下孩子!”

一说到这里,他的眼泪不禁再度夺眶而出,重新抚摸起了怀中的夏尔的头。“夏尔,我的孙儿,我的孙儿!”

在儿子不负责任地逃离之后,他含辛茹苦将孙子养大,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心血,投入了多少感情,却换了这样一个结果。

对以后可能有的曾孙,还能够再这样一次吗?

不,他已经够老了,已经累了……他整个一生,都已经结束。他的愿望,他的理想,他将家族发扬光大的渴望,都再也没有人能够继承,顶多就是留个血脉而已吧。

巨大的痛苦,让他只能发出这种自肺腑的可怕呜咽。

这种悲怮到极点的喊声,几乎让每个人都忍不住心酸,就连夏洛特也不例外。

但是她没有哭,因为她的泪水已经用完了。

“我知道了,爷爷。”以一种令人可怕的平静,她轻声回答,“我会在生下孩子之后死去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打算离开房间。

老仆人先是踌躇了一下,不知道是该拦住她还是任由她离开,但是最后他还决定跟在后面,以免让她逃脱。但是夏洛特并没有逃跑。她反而是以一种平稳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步调,一步步地走回到了自己和丈夫的卧室。老仆人没有跟进去。但是他站在了门口,心里决定决不让夏洛特有任何机会逃脱必然将会到的惩罚。

对于凶残地杀死了少爷的人。哪怕是他的夫人,他也绝不原谅。

夏洛特回到卧室之后,重新关上了房门,然后走到窗台前面,伸手拉开了窗帘。

耀眼的阳光透过窗户,将夏洛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布置的整间卧室照得通明透亮,夏洛特扫了扫整间卧室,从镶金的梳妆台到胡桃木书桌,再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带着一种让人温暖的家的气息。

然而,她生命当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仿佛是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吸引,夏洛特重新走回到了床边,然后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一般,倒在了红色的天鹅绒床单中间,当熟悉的气味从鼻端冲入时,她的心突然好像被人狠狠揪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哀嚎。

她将头深深地埋入到了被子当中。以免让自己的哭声被其他人所听见。

……………………

守在门口的老仆人,此时心里充满了异常的焦躁,他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更加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处理。

他只知道。他看着长大、并且对其成就充满了欣慰的少爷,现在已经惨遭横死,而杀他的凶手竟然就是……

上帝啊!上帝啊!

正当他还沉浸在这种异常的思绪当中时。突然走廊上传了一声异常的响动。

他抬起头,然后发现了者到底是谁。

“小姐……您怎么过了?”

小姐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地向这边走了过,手背到了身后。

从小姐脸上的表情看。老仆人看出了,她已经知道了这个最可怕的噩耗。也许是通过通报者知道了这件噩耗,然后跟着赶过的吧。

上帝啊!一个女孩子知道了自己的哥哥被杀!

“小姐……”他长叹了一声,然后哽咽着竟然说不出话。

“爷爷找您有些事。”芙兰语气十分平静。“他在书房等您。”

找我?老仆人心里有些奇怪。

“夏洛特是在里面是吧?”芙兰看着卧室的门,眼睛里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你先去帮爷爷处理一下事情吧,我看着这里……”

“可是……?”老仆人还是有些迟疑。

“放心吧,我会守好这里的。我绝不会,让这个,凶手,跑掉的。”芙兰一字一顿地回答。

“好吧,那您先在这里看一下,我马上就回。”也许是感受到了小姐的决心,也许是想要帮一帮已经饱受了打击的老爷,老仆人还是决定先过去看看。

此刻的他,还没有想到芙兰这句话的真意。

……………………

夏洛特仍旧把头埋在被子当中哭泣着,她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只知道大片的被子已经被她的泪水所打湿。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的声音响起了。

然后,夏洛特抬起头,看着门口慢慢走进的芙兰。

“原是你啊。”她的语气已经衰弱无力,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傲慢,“好吧,迟早你也会知道的,早点知道也没关系。”

芙兰没有说话,只是一步步地向床这边走了过。

“我杀了你的哥哥,恨我吧?”夏洛特苦笑了起,然后又是一滴眼泪从眼眶中滚落,“我杀死了他……”

芙兰这时候已经走到了床头。

然后,她一直放在背后的手,也重新亮了出。

被凝固的血液染成了暗红色的刀身,此刻正发出让人心寒的光芒。

“那么,就请,迎接您必须接受的命运吧。”

从到哥哥被杀死的现场之后仅仅几秒钟,她就拿起了这把刀找夏洛特了。

她绝不会容许这个凶手比自己的哥哥多活一天。

出奇的是,夏洛特并不恐惧,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芙兰。

“我会死的,但不是现在。我得把孩子生下再去死,你爷爷会做的,不用你。”

然而,听到这句话之后,芙兰却反而拿着刀冲了过。

“你……才不会有什么孩子呢!你怎么配!你一定是骗人的,骗不下去了才要杀我哥哥!”

夏洛特想要抵抗,但是现在全身无力的她,却无法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锵!”

之前杀死了夏尔的凶器,继续着它可怕的工作。

“去死吧!去死吧!”芙兰一边怒吼着,一边不停地用刀扎着堂姐姐。

夏洛特起先还在挣扎,但是这种挣扎越越无力,最后完全归于平静。

芙兰拔起刀,冷酷地看着这个凶手,接着,她再次捅了下去,然后重重一划……

“果然里面什么都没有呢。”(未完待续……)

ps:大家愚人节快乐~~~

此篇为平行世界篇,跟本支世界线没有直接关系,只是作者用发泄一下对夏鲁鲁的不满而已……

如果有被吓到,作者先行道歉,这只是一个(恶意的)玩笑而已~~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