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四章 探询与成全

第一百零四章 探询与成全


                



和玛蒂尔达的这一番争执,让夏尔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一般地起起伏伏,甚至在激动之下还说出了威胁的话。@

好在玛蒂尔达看上去只是想要恐吓一下他,让他以后不敢再任意欺瞒自己,并没有打算决裂,所以最终他们还是重新和解了,这让夏尔终于也松了口气。

暂时解决了最为至关重要的问题之后,夏尔终于也有了余裕想办法处理善后的事宜。

所谓善后,现在也只是针对两个人而已。

爷爷的决定给自己造成了麻烦,偏偏自己还不能让他发现自己已经知情了,更加不能去呵责对方,这种感觉也让夏尔觉得有些难受。

至于玛丽……啊,感觉比爷爷还要难办。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样评价玛丽的所作所为。

按理说,她这样跟自己告密是有功劳的,而且在爷爷的威压之下作出这样的决定也情有可原,可是夏尔却隐隐然对她有些生气。

也许,是对她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结果却只是违心之言,而感到有些郁闷或者反感吧。

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强求别人要一定如此呢?夏尔转念一想。

我还真是个可鄙的家伙啊,明明自己是个坏人,却还指望人人迷恋自己。夏尔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了起。

算了。即使如此,他也不打算处罚玛丽。

“爷爷的事情交给我吧。至于玛丽……我会谢谢她的。”夏尔以一种尽量平静的语气说,“以后想要瞒过爷爷。我们还用得着她。”

“你还在生玛丽的气?”玛蒂尔达马上反问,仿佛是从夏尔有所保留的语气中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似的,“不必如此,夏尔。至少她帮了我们,不是吗?”

“在帮了我们之前,她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夏尔冷淡地评论了一句,“而这个玩笑,她原本可以不开的。”

“别这么说玛丽,她并不是那种轻浮的人。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柔弱顺从。您不是知道她的本性的吗?那么为什么还要觉得她会随随便便去干傻事呢?”出于对玛丽之前的回报,玛蒂尔达给玛丽说了好话。“她既然肯这么做,那么说明您确实在她心中很有分量,就算爱不够,至少也满是尊敬和服从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我觉得损失更大的一方是她才对啊?”

还没有等夏尔再说什么,她又略微嘲讽地冷笑了起,“还是说,您其实现在很失落,因为她不如您想象中那样。崇拜您到了盲目的地步?”

“呃……”夏尔尴尬地眯了眯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没想到一向温和的玛蒂尔达,在生起气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词锋锐利。

“好吧,好吧。一切都按你说的办吧。”最后,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玛蒂尔达。希望这样能够让你满意。”

“如果您足够有诚意,我会满意的。”玛蒂尔达平静地回答。“我不需要您因为歉疚感而去做什么,我只希望您是发自内心想要弥补。否则……您的歉疚对我说有任何意义吗?”

“我明白,我明白。”夏尔连声回答。

“那好吧,先生,我暂且再相信您一次。”玛蒂尔达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矜持和温和,然后躬身朝夏尔行了行礼。“那么,我先过去见见芙兰。”

然后,她不等夏尔回答,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等等,玛蒂尔达!”夏尔有些着急。连忙喊了一声,“那……那我过几天就找个空,和您一起去佩里埃特小姐那里去逛一逛,好吗?”

“您自己看着办吧。”玛蒂尔达留下了一句玄妙莫测的话,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就是同意的意思吧……夏尔的心顿时就放宽了不少,然后微笑地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

………………

在敲打了夏尔,并且确认了对方的心意之后,心满意足的玛蒂尔达一步步地向芙兰的卧室走去。

然而,随着距离越越近,她的好心情慢慢地就被对芙兰的担心所取代了。

此时的她,心里确实有些担心芙兰现在的精神状态——毕竟不管是不是真的生病了,一个人老是窝在自己的房间当中可不是什么好事,精神老是被压迫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不用说都会有些阴沉压抑。

可是……一想到自己也是造成对方痛苦的根源之一——虽然她现在还不知情——玛蒂尔达又觉得自己的这种担心不免又有些伪善。

这种关心与愧疚并存的纠结心理,让她在卧室的门口踌躇了许久一直没有下手敲门,一点也没有了刚才敲她哥哥门时候的那种干脆利落。

好一会儿之后,对好友的关切终于战胜了她心中的尴尬和愧疚,她终于抬起手轻轻地敲了敲门。

让她奇怪的是,里面没有任何回音。

怎么,难道不在家吗?她心里有些疑惑,然后又加重力度敲了敲门。

还是没有回音。

正当玛蒂尔达抱着疑惑想要放弃,再去问问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没有任何前兆,门突然被打开了。

然后,芙兰的面孔骤然出现在了玛蒂尔达的面前。

“玛蒂尔达!?”当看清了敲门的人是谁之后,芙兰发出了一声混杂着惊奇和喜悦的呼声,然后,她微微笑了起,“您今天怎么跑过了呀?!”

“很久都没见面了,再加上我听说您最近生病。有所有些担心您,就过看看您了。”玛蒂尔达温和地回答。“不过,看上去您倒是还不错。我放心不少了。”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比起那一天在夏洛特的舞会上那种失魂落魄的样子相比,芙兰今天看上去气色还不错,白皙的脸上已经加上了许多健康的红润,眼睛也比那天多了很多神采,虽然略微消瘦了一些,但是仍旧充满了少女的青春活力,和之前那个苍白忧郁的样子比起,简直就像是天壤之别。

玛蒂尔达突然感觉。自己可能是过于担心自己的这位好友了。

难道,她已经从失去哥哥的重大打击当中慢慢恢复过了?玛蒂尔达心里产生了疑问。

毕竟,孩子总是会长大的嘛,那种童年时代所培养的毫无保留的热爱和迷恋,终究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褪。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玛蒂尔达心想——这样的话,就不用面对对芙兰的那种难以言说的愧疚了。

“玛蒂尔达?”眼看玛蒂尔达一直没有说话,芙兰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

“啊。抱歉!”玛蒂尔达马上回过神了,有些心虚地笑了起,“我只是看到您现在气色这么好,所以很开心而已。”

“哦。谢谢您的关心。”芙兰也笑了起,“好啦,我们不用在门口说了。进吧。”

“好的。”

玛蒂尔达跟着芙兰走进了她的卧室。

“啊!”一进,玛蒂尔达就轻声惊呼了起。

比起上次访时所见到的景象。今天这间卧室已经变得大相径庭,陈设变得更加奢华了许多。壁上张着鲜红色的天鹅绒。饰着淡黄色的丝绸,还挂着深红的壁毯,在向阳的玻璃窗下,描金的梳妆台仿佛在灿灿发光。尤其是那些挂在墙壁上的那些画,怎么看都不像是低等的作品。

扑面而的富贵气息,让习惯的平淡、卧室装点得像个书房的玛蒂尔达十分不适应。

而从这种陈设的变化,也可以看出这家人已经从当初的困顿走到了何等的地步啊!这一切就是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的,难道不是具有某种诗意吗?

玛蒂尔达是个聪明人,所以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她再也不去多看那些墙壁上的随意摆放着的画了,更加不问它们的历。

反倒是芙兰显得满不在乎,她笑着摆了摆手。

“如果您喜欢,尽管挑几幅喜欢的拿回去吧,不用客气,我这儿还有很多呢!这些都是我的爷爷从意大利带回的。”

“不,不用了,我亲爱的朋友。”玛蒂尔达笑着摇了摇头,“看到您今天精神这么好,比什么都让我开心,真的,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您呢,现在看您要比我想象得好太多,这太好了。。”

“哈,谢谢。”这个充满了诚挚的回答,让芙兰高兴地笑眯了眼睛。“我会为了您,继续努力的。”

“嗯,努力生活比什么都好。”玛蒂尔达点了点头。

然后,仿佛是在暗示什么的,她又忍不住加上了一句,“当然,不管怎么说,生活当中我们总会碰到一切不如意的事情,有些甚至会一直困扰着我们而无法解决,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学会忘却,这样才能真正快乐地生活下去。”

“哦?是吗?也许吧……听上去也有些道理。”芙兰眨了眨眼睛,好像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一样。“不过,玛蒂尔达,今天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哲理啦?”

“没什么,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眼看对方如此反应,玛蒂尔达不由得在心里也苦笑了起,“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您不用放在心上。”

算了,还是让她自己抚平自己的伤口吧。

“总感觉您突然变得严肃了呢……”芙兰不解地摇了摇头,然后又笑了起,“不过也对,这样才是玛蒂尔达嘛,从我们一认识开始就是这样……”

“我可以认为您是借机在讽刺我不知情趣吗?”玛蒂尔达反问。

“啊!当然不会了,您怎么能够这么说呢?”

然后,两个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气氛如此融洽,但是玛蒂尔达的心里仍旧有些奇怪的感觉。她感觉对方好像有些不太自然的紧张,但是又说不清到底是什么。

是我多想了吗?

“对了,,玛蒂尔达,我还正想写信给您呢。”好像想起了什么,芙兰止住了笑声。

“什么?”

“我的生日就要到了,就在最近。所以,我想要办一次聚会。”芙兰看着玛蒂尔达,“至于地方……我打算放在老师的画馆里面,毕竟有些纪念意义。”

自从老师死后,他的画室就交给芙兰了,只是一直闲置在那里没有使用而已。

“哦?”玛蒂尔达微微一怔。

然后,她马上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啊,荣幸之至。不过您打算邀请很多人吗?”

“不,我准备就邀请一些朋友,大家一起玩一玩吧。”芙兰摇了摇头,“您,玛丽,还有萝拉,还有几个朋友……就我们就够了。”

听到了萝拉的名字,原本充满了兴致的玛蒂尔达,热情瞬间就冷却了下。

“哦,是这样吗?太好了。”虽然情绪低落了下,但是她表面上还是维持着刚才的那种兴奋,“没关系,到时候您尽管跟我说吧,我一定会出席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芙兰突然跟萝拉变得关系好了,但是既然萝拉会出现在那里,她的兴致就已经被消磨了一大半。

她很讨厌萝拉,根本不想与她有什么接触,再加上最近她家春风得意,这种厌恶感就不由得又加上了几分。如果不是芙兰邀请,她根本都不想去,所以,她决定到时候尽量不搭理对方,然后早点告辞离开算了。

“您肯?那真是太好了!”

并没有看出玛蒂尔达的保留,所以芙兰仍旧是十分高兴的样子。“那到时候我就会让人把请柬送给您的,随时恭候您!”

…………

两个人又聊了好一会儿之后,玛蒂尔达才兴尽地提出了告辞,而芙兰满面笑容并且恋恋不舍地送她到了门口。

然而,等到她的背影从走廊上消失之后,芙兰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

然后,她快步走回到卧室里,从梳妆台旁边的小匣子里面,找出了那张便条。

这封信是她在听到了敲门声之后,猝不及防之下小心地快速收藏起的。

“我亲爱的朋友,一切我都已经安排停当了,只等着早点做完。请让我参加您的聚会吧!那一天,所有人都将知道,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我们两个人的幸福,都将由你我自己成全。”(小说《花与剑与法兰西》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