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五章 如愿以偿

第九十五章 如愿以偿


                

和伊泽瑞尔的会面并没有多久,夏尔就将他给打发走了。

虽然并不打算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推心置腹,但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提携对方一把,夏尔倒也不是十分抵触。所以,他刚才也向对方承诺了要在未提携他。

至于伊泽瑞尔肯不肯接受他的帮助,那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事情了。

在结束了这场会面之后,夏尔集中起了精力,处理完了剩余事务,直到傍晚时分才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但是,乘上了马车之后,他并没有让车夫载他回家,反而给他选择了另外一个目的地。

而当他赶到俱乐部的时候,他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早已经等候在了这里。

在中午,他就已经派人去通知了正在铁道部当中上班的阿尔贝,让他到俱乐部等候自己。

在俱乐部人声鼎沸的大厅里面,阿尔贝正在角落里和人打牌,但是看到夏尔之后,很快就将结束了自己的赌局,然后站了起,迎向了夏尔。

“啊哟,朋友,难得你今天主动叫人过找我啊。”阿尔贝的脸上还是那种吊儿郎当的笑容,“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吗?”

“没错,阿尔贝,我确实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夏尔点了点头。

一边说,他们两个一边往一间房间走了过去。

因为这个俱乐部一向为者保密,所以他们最近经常就在这里会面。

“怎么了?朋友?”走到座位上坐定了之后,阿尔贝好奇地看了看夏尔,“有什么好消息啊?”

“还记得我们之前忙碌的事情吗?现在已经有眉目了。”夏尔的脸上露出了带着喜悦和兴奋的笑容,“就在刚才,之前在新式武器上面反对我们的那些人已经跟我服软了。他们说可以优先考虑试用我们的那种新武器。”

“哦?那敢情好啊!”一听到这话,阿尔贝自然也喜形于色,“居然会这么快?我之前看那边拒绝了你的提议。还以为还得耽搁好一会儿呢。”

“但是自从那之后,我另外找了一个好办法。”夏尔笑着回答。

“是因为你们那里了个新部长的缘故吗?”身为官员们的一份子。虽然平素十分不着调,但是阿尔贝自然也能够听到许多风声,“那个新部长是你们的同党吧?看他们是吓坏了……”

“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祝贺你,夏尔。”阿尔贝从酒柜里面找出了酒,然后给夏尔倒上了。

“不,应该是说祝贺我们。”夏尔摇了摇头,修正了阿尔贝的说法,“阿尔贝。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别忘了你在这上面也投了不少钱。”

“你倒是还记着啊!”阿尔贝笑着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时候,“不过,这事就这样算了吗?我觉得还是不能轻易饶了他们,这次他们只是慑于压力才勉强跟我们合作而已,心里肯定还没有服,如果这次你放过了他们,没准他们以后还会在私下里搞什么花样……”

“你说得对。所以这事我绝不可能跟他们算了的,不管他们现在怎么做、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对待我们,我这次既然有机会那就都会灭掉他们。”夏尔表情突然变得冷酷起。语气也十分生硬,“只是现在我还用得着他们,所以先忍一忍,到时候事情办完了我就让他们统统滚蛋!我就是要通过折腾他们,让大家都知道,我们两个都不是好惹的!”

“说得好,夏尔!”阿尔贝赞许地拍了拍手,“我们就该这么干!有机会的时候不把人打到底,我们不是在浪费机会吗?我早就看那帮人不爽了。居然敢这么对待我们,接下你一个也不要饶过他们!”

“我会的。”夏尔耸了耸肩。然后再度拿起了酒杯,“干杯!”

就这样。两个好朋友在推杯换盏之间,继续商量了一下之后那个兵工厂的运营办法,以便争取尽快能够让这个兵工厂进入大规模的生产,适应必将会到的订单。

因为两个人都是有要职在身,平时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处理这些事务,所以他们要找一些信得过的人运营工厂,因此这个问题倒是颇为让人为难。不过好在阿尔贝多年在各处浪荡,交游十分广阔,各行各业的人都认识一些,所以倒也还是能够想想办法。

两个人花费了好一会儿时间,才将这个问题商讨出了一些眉目,期间也灌下了不少酒,喝得两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好吧,今天就谈到这儿吧,剩下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脸色有些发红的夏尔摆了摆手,然后又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算了,也没必要一次就把事情都定下,反正……反正……接下还有不少事要做……”

“……嗯,不急,”阿尔贝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的脸也有些红红的,显然也喝得十分尽兴,“那我们去玩玩吧?今天……今天好像有不少新玩意儿……”

“不,算了吧……”夏尔摇了摇头。

“朋友,反正今天都这儿了,干脆就玩玩吧。”阿尔贝有些调侃地看着夏尔,“怎么,你平常除了那些大事,就没有一点别的想法?那也……那也太无趣了吧?”

“别这么说我,我只是……只是……”

夏尔还没有说出个所以然,门突然发出了声声轻响。

“谁?”夏尔先是有些惊奇,然后,已经有些模糊了的大脑,终于反应了过。

应该是她吧。

他跌跌撞撞地站了起,然后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门。

虽然眼睛已经有些微微模糊,但是夏尔仍旧还能够看清对面站着的人。

果然是她。

“您可终于啦,小姐。”他朝对方耸了耸肩。

“没办法,我总不能大摇大摆地走到这种地方啊。”玛丽-德-莱奥朗侯爵小姐小心地解释,“先生。收到了您突然传过的消息,我能够这么快赶过已经不错啦,还要小心别让其他人看到……”

“好吧。没关系,现在还不是太晚。”夏尔耸了耸肩。笑着招了招手,接着转身走了回去“快进吧,趁着我们都还算清醒,我把事情跟你们说清楚。”

也许是因为喝多了酒的关系,他的态度并不像往常那样严肃矜持,反而显得有些轻佻。

在夏尔这种略显无礼的命令下,玛丽按捺住了心中的不悦,顺从的地走了进。

弥漫在满屋的浓烈酒气让她闻得有些难受。但是她还是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任何恼怒。

“啊哟!我还真没想到,原你早就有了安排了啊!真是厉害!看我白为你担心了。”看到玛丽的时候,阿尔贝夸张地喊了起,“只是,夏尔,为什么你不也给我安排一个?”

然后,他看着夏尔,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起。

“喂,你想到哪里去了?”在他的想法变得越越奇怪之前,夏尔连忙呵斥了他。“我叫她过是有重要的是要跟你们两个说!”

然后,他比了个手势,让玛丽坐到他们两个人的旁边。

“那好吧。你想要跟我们说什么事呢?”阿尔贝好奇地看着夏尔。

夏尔先是轻轻拍下头定了定神,然后颇为神秘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我有一件事要托付给你们。”

然后,他看向了玛丽,“小姐,您还记得我之前在报社里面说的那些东西吗?”

玛丽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需要托付给你们的事情了……”夏尔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放低了声音,“那些人虽然被我雇佣了,但是我不信任他们,这个事情太重要了。我容不得一点儿疏忽。”

然后,他轻轻抬起手。指着阿尔贝,“玛丽。你别看这个人打扮得斯斯文文,其实手狠着呐……”

“喂,你可不能在女孩子面前这么说我啊!”阿尔贝连忙打断了夏尔的话,“我是个很温柔的人!”

“您……您的意思是?”而玛丽很快就理解了夏尔的意思,然后有些惊疑地看着夏尔,“您要我看着他们?”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个事情太重要了,绝对不能露出风声,而我不能靠着别人的自律行事,我必须要有一些特别手段阻止自己受到损害。”夏尔点了点头,认可了玛丽的问题,“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在新闻社里平时多看看他们,如果有任何异常情况你就跟阿尔贝说,他自然会知道应该怎样处理的。”

“你是打算叫我清理叛徒?”听到夏尔如此说之后,阿尔贝也慢慢地正经了起,他皱着眉头看着夏尔。

“我的朋友,不用紧张,现在还没有出现,我希望只是我多想了。”夏尔低声回答,“但是,如果出现了,我希望你能够替我处理好,别让我为此忧心。”

“这个当然没问题啊,夏尔。”阿尔贝微微笑了起,“别的不敢说,这事我倒是挺在行的……你放心,最近我这种事情做多了,已经熟练得很,绝不会闹出什么风声的。”

他前阵子还在负责清理巴黎的帮派分子,那些穷凶极恶的帮会首领和打手都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自然不会在乎在有需要的时候再多杀几个报社的成员了。

接着,阿尔贝看向了玛丽,然后颇为轻佻地笑着招了招手。

“小姐,那接下,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咯~”

然而,玛丽就没有他的那份轻松了,她看着阿尔贝的笑容,反而僵了一僵,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白。

虽然夏尔和阿尔贝都没有明说,但是她心里明白,那个“处理”到底是指什么意思。

然而,此时涌动在她心中的并非是惊恐或者畏惧,反而是一种难言的激动。

没错,她并不害怕也并没有反感。

她突然发现,在不经意之间。她的某一句话,很有可能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而这个人之前还可能是衣冠楚楚的报界高层。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我居然已经变成了如此具有权势的人了吗?她心里突然有些难以置信。

而这种权势,到底又是从何而呢?

她轻轻地瞥了夏尔一眼。

答案很明显。是自于这个人的信任和重用。

所以,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这个人的继续信任和重用是绝对不可或缺的。决不能被赶跑,否则将会失去已经得到的一切……她心里再次告诉了自己。

“好的,我明白了,先生,接下我会好好地注意观察他们的,绝不会让他们给您的计划带重大损失。”看上去经过了片刻的犹豫之后。玛丽点了点头,表示接下了夏尔的任务。“我不会辜负您对我的信任的。”

“哦,那样就太好了!”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之后,夏尔满意地笑了起,“我就说嘛,您是个聪明人……放心吧,您一直这么尽心尽力地为我办事,我是绝对不会亏待您的。”

“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玛丽朝夏尔躬了躬身。

“哈哈,这话倒是说得我挺爱听的。”夏尔大笑了起。“好啦,事情我已经交代给你们了,回头你们两个自己定好联络方式吧。只要有你们两个帮手,我就放心了。”

然后,他笑着笑着,突然感觉一阵疲累。

“好了,我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了,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我得休息一下……”他使劲晃了晃脑袋,然后朝阿尔贝摆了摆手,“朋友。要玩你自己去玩吧,我得留在这儿休息下……”

“嘿。真是没出息,才喝了这么点儿就没劲了?”阿尔贝不满地摇了摇头。“算了,你不去就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玩也挺好的。”

然后,他慢慢地站了起,朝门外走了出去,而玛丽也站了起,跟在了他的后面。

然而,当阿尔贝走出房间的时候,玛丽却没有跟着离开,反而将手伸向了门把。

嗯?

阿尔贝有些惊诧地往后看了看,然后看到了玛丽那平静的表情。

她朝阿尔贝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关上了门。

这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夏尔这个人啊,什么都好,就是爱玩假正经那一套!

他颇为不爽地摇了摇头,然后径自沿着走廊离开了。

关好了门之后,玛丽重新向里面走了进去,她的表情十分平静,就连步履也没有丝毫的迟疑。

决定早已经做出了,那就没有后悔或者犹豫的必要。

而此时的夏尔,正坐到床边,准备先休息一下再回家。这种注重私密的俱乐部,为了方便大家办事,房间里自然有床。

看到去而复返的玛丽,夏尔有些惊奇。

“您怎么了?小姐?忘了拿东西了吗?”

“不,先生,我只是……”玛丽的表情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看上去有些怯生生的。“只是有些担心您而已……您喝了那么多。”

“哦,我没事,谢谢您的关心。”夏尔勉强打起精神回答,“不过,我想我还是休息一下吧,毕竟忙了一个白天。您要不先回去吧?”

玛丽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走到了床边,然后低下头,看着夏尔。

她的表情里充满了关切。

“先生,您真的没事吗?我还是再陪一下您吧,您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对劲……”

一边说,她一边低下头,仔细地看着夏尔。

啊,真是难闻啊,这些男人为什么都觉得喝酒是一件好事?她心里有些不爽。

不过,这点不爽她当然能够忍受了。

“我真的没事……你还是……”夏尔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发现玛丽的脸已经凑到了自己的面前。

“先生……”玛丽的脸突然变得有些发红。“难得我们两个可以独处一下,我想要跟您说一件事情。”

“你怎么了?”这下,夏尔终于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想要说的是……”玛丽紧紧地盯着相爱而,她的眼睛里蒙了一层雾气,好像泪水随时都要低落下了一样。

突然,她扑到了夏尔的身上。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肩膀。“我爱您!”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吃惊之下,夏尔就连酒也醒了不少。

然而,也许是潜意识里并不介意的缘故。他却没有第一时间伸手推开对方。

“是的,我早就已经爱上了您……很早很早。”玛丽闭上了眼睛,就像是在跟自己说一样,“就在您无私地帮助了我之后,我就已经爱着您了。”

接着,还没有等夏尔反应过,她的泪水就已经滚落了下,“当然,我知道。我配不上您。您也无法给我一个回应,但是……至少,我想要把这件事情说出,让您知道有个傻孩子对您有着满腔的爱意……”

她说她爱我?

夏尔在震惊之余,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这是真的吗?

也许确实是真的吧,不然她没必要这么跟我说啊?

夏尔的脑子模模糊糊地闪过了一个想法。

虽然本性并不张扬,但是顺风顺水久了之后,某种程度上他也染上了那种有权势的人之间通行的自恋病,心里隐隐约约也有一种‘她爱上我也并不奇怪吧’之类的想法。

然而,虽然这么想。但是夏尔的脑袋现在还是十分模糊,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玛丽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然而听着却有一种奇异的疏离感。犹如是在天外传的一样。

“先生,您不用怕,我没有疯,我是认真的……是的,我爱您。一个人,一个女孩,愿意为您不辞辛劳、不畏艰险地去做任何事,除了爱之外,还会有任何的驱动力吗?不……她只是在为爱而战而已。即使这份爱充满了苦涩,注定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她也会忍不住为她所爱的人付出一切!”

玛丽看着夏尔,眼中满是迷醉。

这下。夏尔真的不对劲了。

因为靠得很紧,就连呼吸都能够感受到,所以夏尔鼻子里满是对方的香味。那种扑面而的热气,以及那种充满了诱惑的语气,再加上胸前传的触感,让他感觉心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蔓延。

就在这时,仿佛是给夏尔最终一击似的,她抱得更加紧了,然后朝夏尔吻了过去。

当两唇相贴的时候,夏尔已经完全清醒过了,像是同夏洛特和玛蒂尔达惯常做的那样,他将舌头伸了过去,同对方的舌头纠缠到了一起,再也难舍难分。

就像是随着这个亲吻,他心头的激情也越燃越浓。

胸前传的触感让他难以自持,他情不自禁地在激吻当中伸出了手,顺着胸前那一大片肌肤滑了下去。

那个触手可及的滑腻感,几乎吞噬了他的所有理智,让他的血液都好像燃烧了起。

这样可不好!

残存的最后一点理智,让他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勉强地停下了这个热吻,脑袋向后退开了一些。

“玛丽,这可不是闹着玩啊?”夏尔好像是在告诫对方,又好像是是在告诫自己,“你知道的啊,我都要结婚了……”

玛丽却微笑了起。

这个笑容里透着十足的坚定,同时在深处却有藏着一些夏尔所看不到的嘲讽。

“有什么不行呢?只要我们两个都不说出去,那这不就是我们共同的秘密了吗?甜蜜、值得回味一生的秘密……”几乎是无师自通,她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了十足的魅惑,“夏尔,我爱你……你还在等什么呢?就让……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就让我们一起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吧,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只要和你呆在一起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想要……”

说完之后,她又重新抱紧了夏尔,然后再度吻了上去。

自古以的男人,都是最喜欢女子说出这句话的,夏尔自然也不会例外。

躺在你怀中的女子说她爱你,她只想和你结合在一起……你还能怎么做?

反正他只能想到一个,或者说他已经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激情和本能驱使着他,让他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

其他的事情,他已经完全抛到了九霄外,眼里只剩下了面前这个女子。

“好吧……好吧……好吧……”他口中在喃喃自语,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感觉口干舌燥。

他伸出手,想要从后面解开对方的裙子,却怎么也也摸不准,心里焦躁之下,干脆重重一撕。

“啊……”突然间裸露了大片肌肤的玛丽,轻轻地惊呼了一声,然后重新又展露了笑容,伸手解开了夏尔的领带。“是的,就是这样,夏尔……我爱你!”

得到了这个鼓励之后,夏尔再也管不了其他的了。

没有再经过任何的犹豫,夏尔一把将她拖到了床上,让她躺在了床上。

接着,他急不可耐地将玛丽给剥了个精光,同时也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接着,他静静地端详着玛丽,然后伸出手,抚摸着她白皙细滑的肌肤。

从脸上开始,直至脖子,直到最后,他将手放到了玛丽丰满得出奇的胸脯上。仿佛是顽童游戏般,他不轻不重地揉捏了起。让这对白色的玉兔在自己的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

确实好大啊……

现在她就算说要停下,恐怕也不及了,那种最为原始的冲动已经占据了夏尔所有的心神。

也许是有了酒精的催化,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他自己心中那种也许是发源于血脉的喜好寻欢作乐的本性吧。

“我爱你,夏尔……”虽然感觉胸部有些微微发疼,玛丽的脸上还是带着那种满是魅惑的笑容,“吧!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天的。”

再也不需要说其他的话了。

夏尔按住了玛丽,然后挺身刺了下去。

好痛。

好吧,这也是在预料之中。

就当是,被蝎子蛰了一下吧……带着喜悦与恼怒共存,安心与惶恐交织的复杂思绪,玛丽心里暗想。

接着,不停袭的剧烈的贯穿般的痛感,传到了她的脑中,麻痹了她的思考。

这种疼痛,让她暂时放弃了别的思考,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任由趴在她身上的人施为。

随着时间的流逝,痛感慢慢地变成了一种酥麻般的快感,如同电流般的快感让玛丽重新取回了意识。

我成功了。

在这激荡的快感之中,看着在自己身上犹如野兽般的不停耸动的男人,玛丽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

虽然并不值得夸耀,但是成功就是成功,只要能够达到目标,手段并不是特别重要的问题。

是的,依靠坚定不移的决心和当机立断的机智,她终于抓住了机会,完成了自己的目标,避免了被赶跑的厄运。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按照约定,付出了自己应该付出的东西。

很好。

其实……和预想中的不一样,也还是挺舒服的嘛……

然后,她鼓起剩下的力气,伸手抱住了夏尔,再度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这场充满了“爱意”的游戏当中。

夏尔今天是回不了家了。(未完待续)r655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