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六章 善后

第九十六章 善后


                

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尔终于从疲倦的睡梦当中醒了过。△↗頂

窗外的日光已经将一切照得通亮,让他能够不分巨细地看清楚自己昨天完成的“丰功伟绩”。

在床笫间,之前的欢愉所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被子被胡乱地卷到了一边,床单也被弄得皱巴巴的,还沾染着点点血迹。衣衫被凌乱地铺满了一地,而那位同他欢好了一夜的女子,此时也正深沉地睡在床上,而她的身上,身上则布满了昨晚由他留下的印痕。

经过不到一秒种的迷茫之后,夏尔很快就明白了所发生的一切。

一阵比宿醉后更加剧烈的头疼,让他瞬间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我居然干出了这样的荒唐事……

在片刻的空白之后,他慢慢地重新取回了意识。然后,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了躺在床上的玛丽身上。

玛丽仍旧在沉睡着,呼吸十分平顺,白皙而高挺的胸脯也因之而微微起伏着。

然而,这幅原本极具诱惑力的画面,在经过了昨晚一夜欢愉、**已经得到了满足的夏尔看,却已经不再能够勾起多少**。

他现在已经完全记起了昨晚的一切经过。

就在她对自己表白了之后,自己推倒了她。

不管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做过导致有些饥渴的缘故,总之自己在受到了刺激和诱惑之后,干下了这件荒唐事。

我该怎么办呢?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这样一个问题。

虽然现在已经为时已晚,但是他终于还是想起了。自己是一个有未婚妻的人——而这次的事,是一种明明白白、确定无疑的背叛。他暗地里又背叛了夏洛特一次。而她则还在痴心地等待着和自己结婚。

他完全无法想象夏洛特如果得知此事会怎么做,因此他毫无疑问只能想办法将这件事隐瞒下去——就像和玛蒂尔达的事一样。

然而,虽然同样是背叛,这两件事终究还是有所不同的。

对玛蒂尔达,他还能用爱意解释,对玛丽呢?

他并不爱对方,虽然昨晚玩得是很尽兴不错……没错,那只是一种肉欲的发泄而已,并没有带上什么爱情的遮掩。这是一次毫无借口、纯粹只为了****的背叛行为。

我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他不禁在心里苦笑了起。

在郁闷之余,他不禁对自己产生了一些不满。

这种不满。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昨晚的荒唐之举,而是对自己自控能力的不满。

不管怎么说,任由自己轻易受到诱惑都是一种意志薄弱的证明。平日里自诩什么行事镇定,结果到头一受到诱惑就把持不住,这实在是让他很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想到这里,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还好这次诱惑了自己的人是可以控制的啊,不然可就糟糕了。

算了,既然已经做了,再怎么纠结也没有意义。

时候已经不早了。还有大量的公事需要他回去处理,没有时间在这里感慨什么。

一想到这里,他慢慢地从床上爬了起,准备去收拾自己的衣服。

然而。虽然他有意放轻力度,但是这轻微的摇晃仍旧惊醒了玛丽。

她的眼睛慢慢睁了开,然后渐渐地聚焦到了已经站在了床边的夏尔。

“先生……”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看上去仍旧状况不佳,不过至少应该心情不错。

这一声是那样的娇柔婉转。让夏尔心中不由得又是一荡。

“哦,早上好啊。玛丽。”带着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尴尬,夏尔勉强打了个招呼。

也许是看出了夏尔的不知所措,玛丽的笑容变得更加浓厚了。“嗯,早上好。您……您是要去部里办公事了吗?”

“嗯,是的。”夏尔点了点头,“我还有很多没有完全的事情要做,所以很抱歉,我得先离开一下了……”

顿了一顿之后,他颇为歉意地看着玛丽,“……看上去你的状态还不是太好,继续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会去跟人交代的,你等到下午再走也可以,嗯……干脆我下午叫人接你离开吧?”

“谢谢您,先生……”玛丽的脸上仍旧保持着那种娇柔当中又透着满足感的笑容,“不过,不要紧的,我再休息一下,下午自己离开就行了。”

“真的不碍事?”夏尔有些犹豫。

“真的没事的,谢谢您的关心……您先去处理公事吧,剩下的我自己可以解决。”

“哦,好吧,那你现在这儿好好休息下。”眼看玛丽如此说,夏尔也就不再坚持了。

然后,他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对不起。”

“您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呢?不用道歉啊。”玛丽笑着反问,“是我自己跟您说要这样的,您只是满足了我的愿望而已……事实上我反而很开心,这是一次十分美好的回忆,先生。”

也许是出于本能,也许是在社交场上经过了太多次的实地观察,玛丽总能够说出那些男人最喜欢听的东西,这次也不例外。

以她对夏尔的了解,她知道自己越是对夏尔这么说,他就越是会心怀歉疚。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夏尔笑了笑,“可是,你干了一件傻事啊,姑娘,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你付出了过于宝贵的东西……”

“没什么的,我自己早就想明白了,只要能够和您结合在一起,只要这份让我痛苦又欢欣了这么久的爱,能够得到一时的宣泄,别的东西我什么都可以不要……”玛丽带着恍惚的笑容回答。犹如真的沉醉在了爱情当中的女子一样,既盲目而又炽烈。“感谢您回应了我的爱,如此温柔的对待。我……我很开心,真的,我想我没有办法再要求更多了。”

接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我会保守下去的,我不愿意给您添上任何一点麻烦。”

她什么都不要,只想着继续和我呆在一起……这个回答让夏尔在意外之余,也不禁有些感动。

那么,我真的就应该就这样按着她的话。完全弃之不顾地走开,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不,我不应该这么做。

如果只是将别人看成是用过后就可以丢掉的玩物,那我和那种父亲还有什么区别呢?夏尔心想。

就算是一时荒唐,那也是他自主之下作出的选择,他理应为此承担必须承担的责任,而不能把责任往玛丽身上一推了事。

虽然他是注定无法和对方结合的,然而却不是毫无办法补偿。

再说了,有这样一个完全不在乎结果痴恋着自己的人。不是很可以信任吗?

“你已经说得够多了,昨晚那么累,还是再休息一下吧,小心别着凉。”夏尔走到了玛丽的旁边。然后小心拉过被子盖到她的身上,“早点休息,恢复身体。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忙……”

“我乐意之至,先生。”玛丽低声回答。“能够为您服务,是我最大的幸运……”

“我也很走运。”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先生?”玛丽突然叫住了夏尔。

“还有什么事吗?”夏尔连忙问。

“您……您能够……”玛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您能够吻我之后再走吗?”

原本因为一夕挞伐而变得苍白的脸庞,此时又再次红得鲜嫩欲滴。陷入爱情的女孩都是这么可爱吗?

也许吧。

并没有经过什么犹豫,此时已经是心神荡漾的夏尔顺从了她的愿望。

他俯下了身,然后嘴唇贴到了玛丽的薄薄的鲜红嘴唇上,这一次他吻得十分温柔。

过了许久之后,两个人的嘴唇才重新分开。

“好了,再见。”重新收拾好了衣装的夏尔,朝玛丽点了点头,“好好休息。”

“再见,先生。”脸上仍旧残留着红的玛丽,娇声回答。“真希望能够快点见到您。”

“您会的。”

夏尔应了下,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玛丽就这样躺在床上,目送着夏尔一步步地走出了房间。

直到夏尔走出了房间之后,她满含着期盼和痴恋的目光才慢慢地冷却了下,脸上的红晕和笑容也渐渐地消失了。

之前种种令夏尔迷醉的温柔和娇羞,此时都已经消失不见,她的心中现在十分平静,脑中一片平静。

不得不说,一切比预想中还要顺利,在找到了机会之后,她居然真的就这样办成了那个老东西托付的任务。

然而,比完成任务更加让她振奋的是夏尔的反应。

这种温柔而且饱含歉疚感的回应,是她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她没想到夏尔根本就不像他的好友阿尔贝那样的浪荡荒唐,完全不把和女人间的风流韵事当回事。

就是这样一个人,私下里勾搭了玛蒂尔达——也许还有其他女子——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吗?怎么看都不像啊。

不过,虽然意外,但是这个结果却是最为理想的。

也许,除了完成任务之外,还真的可以从他那里得到额外的报偿?

一想到这里,玛丽不禁笑了起,那是她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那样的话,继续爱着他也不错嘛……(想知道《花与剑与法兰西》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