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七章 寻衅

第九十七章 寻衅


                

带着一丝忐忑不安,夏尔离开了俱乐部,然后找了一辆出租马车,重新赶回到了陆军部。≤虽然在走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夏尔的表情十分平静,还不停地跟路上碰到的官员和职员们打招呼,但是他此刻的心情却有些百味杂陈。

玛丽突如其的告白和之后的主动献身,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

所以,对这件事之后该怎么处理,他确实心里无数。

继续留她在身边,恐怕会造成麻烦。

但如果对玛丽就这样抛到一边去的话,那也实在太过分了,人家都那么表白自己的爱意了,而且还无怨无悔不要求任何回报,不应该受到这种对待吧。

再说了,玛丽一直以都可以算是他的得力助手,在很多事上面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因为这种事就把一位得力助手给扔到一边去的话,显然有些不太划算……

也许是潜意识里就不想抛开玛丽的缘故,夏尔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种种理由,说服自己应该将玛丽继续留在身边。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总是能够给自己找到足够多的理由的。

当走到办公室的时候,夏尔已经打定了主意,虽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情况,但是他应该继续让自己的亲密助手为自己服务,至于其他的问题,他只得无可奈何地先扔到了一边。

………………

当他在办公室一坐定,秘书就直接过禀告,部长要召见他。于是夏尔只好重新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直接去找了部长下。

一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部长那个喜形于色的样子,夏尔就知道等待着他的肯定是一个好消息。

“您看上去打了一次胜仗。”夏尔走到了部长的办公桌前。然后笑着看着圣阿尔诺将军。

因为是重要的同党、而且圣阿尔诺将军对夏尔刻意拉拢的关系,两个人的私交已经建立了起,因此互相之间的谈话已经随便了很多。

“没错,一个大胜仗,夏尔!”将军大笑了起,然后重重挥了一拳,“我把那个老家伙给压服了,他已经答应我,这两天就老老实实辞职!”

接着。还没有等夏尔搭话,他就继续眉飞色舞地说了下去,“你可是不知道啊,这个老家伙一开始脾气可真是够硬的了,嘿,我一说叫他赶紧辞职的事,他就朝我破口大骂,说我无权这么做!我心平气和地继续劝他,他反而不依不饶。叫嚣着要让我好看!最后说得我烦了,我也拍了桌子,告诉他他肯定得滚蛋,我只是给了他一个体面的离开方式而已。如果想要玩花样,我们就等着瞧!我们在非洲可不是白吃沙子的,这种老家伙也想吓住我?哈。我花了十几分钟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他终于认清了形势。不再抵抗了,答应老老实实等着拿双份的退休金和勋章退休……”

这个老家伙就是指部里面任职人事司司长的维洛将军了。这位手握重权但是又不肯附和夏尔等人的年老官员,终于还是扛不住自总统和部长的压力,决定提前退休。而他的职位,注定将转移到夏尔等人新找的合作者手上。

“您确定是想要让那个路易-卡斯莱尔接任了吗?”夏尔看着将军,小心翼翼地问,“这个人,确定可以掌握吗?”

“没事,这个人我才见了一面就把他摸透了,他不敢不听我们的话。他知道的,想要权位又肯跟我们合作的人,部里面大把的是,他只是抢了个先而已。我们既然能够把他捧上去,自然也能够将他摔下,他是个有点头脑的人,不至于看不懂这些。”说到这里,圣阿尔诺将军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冷笑,“再说了,这里的人唯唯诺诺、逢迎上司了几十年,一心只想着缩着头往上爬,哪里会突然变得有骨头了?只要我强行压着他们,不怕他们不就范!哼,换个司长还只是开始而已,我打算花个两周时间,看看人事司里面还有没有什么不听话的刺头,到时候我一起发配了!我倒要看看里面还有几个人能挺着继续跟我作对!”

在将军满是嘲讽的笑容当中,那种前线军官对后方文职人员的不屑溢于言表,不过夏尔当然无所谓了,只要能够达到目的,部长就算天天骂部里的官员他也无所谓。

更何况,部长跟官员们闹得关系僵,对他更加有好处。

“好的,太好了!”因为这个消息的振奋,夏尔忍不住也笑了起,“这下我们终于就要将大权拿进手里了!”

没错,只有将人事权力弄到手,他们才有可能在陆军当中提携自己人、排斥异己,完成了这最关键的一步,又怎能不让人喜笑颜开呢?

“值得高兴的还在后面呢,先生。”圣阿尔诺将军不慌不忙地说,“我们现在就该想想怎么处理那些不听话的人了。”

“嗯,我这段时间一直都会盯紧了大阅兵的事宜,看看谁配合积极,谁反对我们。到时候我会开列一个名单的,那些听从我们的人,一定要都想办法调到巴黎,至于那些反对分子……”夏尔点了点头,然后咧开了嘴笑了起,“就交给您处置了,下。”

这个由夏尔首倡,路易-波拿巴亲自参与制定并且首肯的计划,是十分循序渐进的。

既然拿下了人事权,他们就要想办法将本土——至少是巴黎——的军队领导权也一起握到手中,

“嗯,没问题,有的是办法处置他们。”部长也冷笑了起,“不过,总统那边您也去说一下吧,让他先把风声放出,这样我们也好办事。只要有了风声,回头我们一换人就可以大干一场!”

“您放心吧,不出意外的话,就在几天之后,总统将会发布公告,告知国民他将继续谋求扩**兰西在非洲的利益,为此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夏尔马上应承了一下,“国民会满意总统为国家利益而摆出的强势态度的。”

虽然扩张殖民地本就是路易-波拿巴未孜孜不倦谋求的目标,他也在第二帝国时代重建了一个殖民帝国,但是在此时此刻,大力开拓北非殖民地,只是他和他的同党们为了排斥异己所的一种手段而已——他们想要用这个为借口,短期内在非洲扩增部队,然后把那些陆军当中的异己分子全都打包扔到非洲去,使得他们再也无力阻挡波拿巴党人在巴黎的阴谋活动,达到曲线清洗陆军的效果。

而在同时,誓言要在非洲扩**国利益的总统,却反而能够在民众当中收获到强硬有魄力的名声。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路易-波拿巴当然十分乐于去做了。

“有了总统的话,这一切就好办了,谁也不能够违背最高领导人的命令,否则应该自行承担一切后果。”也许是为了在夏尔面前表忠心似的,部长的表情变得慷慨激昂起,“作为全国选举的胜选者,总统代表的就是国民,谁跟总统作对,就是和法兰西作对,我们绝对不能轻饶!”

“不过,如果只是总统说句话,恐怕还不是很够啊……”夏尔皱了皱眉头,眼神变得有些闪烁,“我们还得想想办法添把火……”

部长有些疑惑地看着夏尔。

“我想了想,您之前不是在北非任职的吗?部下里面肯定有不少可以信任的人吧……?”夏尔的声音放得更加低了,“您能不能够想想办法,让他们,嗯……在那里弄出点事?这样我们就更加有借口增兵了……”

私下让人在当地寻衅,制造危机?

听了夏尔的话之后,部长先是一惊,然后他很快就明白了。

这不是夏尔的意思,而是总统的指示。

正因为这种事见不得光,所以只能口头相传。

明白了这些之后,部长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不,应该说,自从坐上了这个职位之后,他就再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总统不愧是国家的杰出代表,他为国家的前途殚精竭虑,而我们就应该以自己的努力,完成他所指派的任务,不是吗?”圣阿尔诺将军打趣式地看着夏尔,“如果不乐于服从命令的,那就是违背国家的利益……”

嗯,就该是这个回答了。夏尔暗暗点了点头,看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而且已经委婉地答应了下。

“嗯,您明白就好。记得一定要找信得过的人,这种事可不能外传。只要他们完成了任务,我们就会把他们调到巴黎……正好顶替那些被我们清退的人。”

“如果有人以各种借口不服从呢?”部长试探性地看着夏尔。

“这种目无法纪,不服从命令的害群之马,理应被我们从军队里面清除。”夏尔耸了耸肩。“我们不需要有思想的刀剑,那会让它变钝的。”

“我明白了,先生。”部长点了点头,“我会马上去办的,当然了,不会通过书信。”

“您能明白就好了。”夏尔笑了笑,然后起身表示告辞。

当心情大好的夏尔离开部长的办公室时,他突然有些担心起还在休息的玛丽,现在不知道休息得怎么样了?

等下去看看她吧,顺便一起回家,他心想。(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