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三章 投诚者

第九十三章 投诚者


                

夏洛特和伊泽瑞尔私下里进行的会面,此时的夏尔当然无法得知了。他更加不会想到,夏洛特竟然会在一番纠结和重重的担心之下,居然会给自己的“弟弟”许下了如此重大的委托。

因为整日忙碌于自己的事业、不曾多关心夏洛特的缘故,他没有察觉到这些时日当中夏洛特心里所积蓄的焦虑和忧愁,也根本无暇去察觉。

依靠勉强施下隐瞒和欺骗所暂时得到的安稳,又能持续多久呢?

他不明白,也许甚至是有意不去想明白。

此刻的夏尔,仍旧还在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和同伙进行至关重要的阴谋活动当中。为了这个活动,他已经押上了自己的全部赌注,甚至还包括了自己未的前途,因此绝对不容有失。

在进入陆军部内几个月之后,夏尔终于感觉自己已经在昏暗的天幕下,摸到了这棵巨树的表皮的斑驳脉络。为了解开这层枯老的表皮,看到它深藏于内里的核心,他招徕了圣阿尔诺将军作为伐木人,协助自己的这项工作。

而他在陆军部内发掘的‘朋友’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更加为他们指明了一条剖开树干的纹路。

毫无疑问,当刀剑顺着这些纹路慢慢划下去之时,满载着光荣** 和权力的希望,也终将落到他和他的同党们的手上……

“部长下,您和那位卡斯莱尔先生谈得如何了?”

在陆军部部长办公室内阴沉的烛光当中,夏尔看着那位被他推荐上位的陆军部长。

“哦。谈得比想象当中还要顺利。”圣阿尔诺将军夸张地耸了耸肩,“我原本以为那个人至少还会犹豫一下。没想到他倒是比我还要迫不及待!我一跟他说我可以答应他的意见,他就立马同意为总统办事了。甚至比我都还要着急!我看啊,这家伙早就在想着找机会再爬上去了,他碰到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自然一点也不想放过。”

“这倒是不太令人意外。”夏尔笑了笑,“如果他真的能做到的话,我们就算满足他的心愿也没关系吧。”

“那当然了,求之不得呐!”将军马上回答。“他这么说我还放心的呢。”

路易-卡斯莱尔先生正是罗特列克子爵的顶头上司,人事司调查处的处长,他最近通过自己的下属。向部长下表明了自己可以投诚、为路易-波拿巴总统的事业贡献心力的意向。

而他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部长排除掉他的其他同级的同僚,让他顶替自己的上司的职位。而在原本的情况下,他的上司、人事司的司长维洛将军两三年后才会退休,而且他并不处于继任人竞争的前列。因此,为了得到梦寐以求的司长职位,他必须想一点别的办法,以便曲线地达到目的。

想要为了升职而不择手段,这是很普通的理由,但是足够有说服力。

本质上夏尔和将军反而喜欢这种人。因为有野心就会有目标,有目标就容易收买,那种无欲无求的反而麻烦。

“那么你打算怎么对付维洛将军?那个老家伙可不是个善茬。”夏尔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之前试过接触他,结果他一点回音也不给我。”

说实话。如果这位将军自己本人就很愿意合作的话,夏尔和部长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为他找继任者了。这位将军看样子对政治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愿意掺和到党派斗争当中。一心只想着和平过渡到退休。

“对这种硬家伙,我们也得硬。我的朋友。您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过于温和了。我们这些吃过枪子儿的可不吃这一套。看看我的打算吧……我将告诉他我很感谢他多年以对国家的贡献,但是他现在已经需要休息了,时间在流逝,世代也需要更替。”圣阿尔诺将军毫不留情地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当然,如果他足够合作的话,我可以给他授勋,也可以给他一份优厚的年金。如果他有别的要求的话,我也可以适当地予以满足……”

“如果他不合作的话……”夏尔试探着看着对方。

“那我就会让他明白,圣阿尔诺将军绝不是好惹的!”部长将右手抬了起,紧紧地捏成了一个拳头,“那时候我就会去强行勒令他退休,他在部里干了这么多年,难道一点错处也找不到吗?我就不信了。”

“就是要这样!”被将军这种坚定态度所感染,夏尔也忍不住点头赞许了起,“只要您有这种决心,就算他没有错处,我们也能给他找出错处!”

“这下您也该相信,我确实是一个十分合适的人选了吧?”部长调侃式地朝夏尔笑了笑,“希望我还没有让您失望。”

“当然没有了。”夏尔站了起,然后朝对方欠了欠身,“下,我可以确认了,向总统推荐了您,是我最为正确的决定之一。”

这是真心话。

夏尔对部长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原本残留的一点担心也随着他最近的强硬而又不失圆滑的表现而消失了。

看,历史给了他一个正确的指引。

接下,两个人商谈好了如何互相配合,然后夏尔才悠然离开部长的办公室。

等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秘书突然告诉他,刚才有人求见他。

这个求见者赫然是那位负责军备和兵器管理的司长德-特里沃先生。

夏尔微微吃惊之余,从容地整理了自己剩下要处理的文件,然后让秘书将他叫了进。

不管他想要说什么,如今他都不在乎了。

这位司长很快就走了进。

然后,出乎夏尔预料的是。他一进就朝夏尔深深地鞠了一躬。

“德-特雷维尔先生,我给您带了一个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呢。德-特里沃先生?”夏尔有些好奇地看着对方。

“关于您之前同我们商量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眉目了。先生。”德-特里沃先生回答。

他干瘪而且铺满了皱纹的脸上,此时已经满布笑容,然而这个硬挤出的笑容却怎么看都让人有些心里不舒服。

夏尔仍旧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解释。

“您之前说过的那些陆军武器的使用问题,经过我们的仔细考虑,我们觉得为了陆军装备的进一步发展,应该去考虑一下引入外部的优秀军械……”带着这种难看的笑容,德-特里沃先生以恭敬的语气说了下去,“虽然有许多阻力。但是在我的坚持之下,大家已经决定可以专门试用一下您之前所说的新式枪支,如果它确实性能优异,我认为,我们可以将它列入接下的陆军装备采购范围……直至最后大规模地列装部队。”

他的语气十分慷慨激昂,简直就像是摆明在说“只要您想,不管这枪怎么样我们都会想办法把它弄进”一样。

如此剧烈的态度转化,让夏尔都有些吃惊。

“您之前不是反对这么做的吗?”

“之前我还没有充分理解您的话,但是后我们明白了您为了国家和陆军的发展所付出的一片苦心。”对方的回答十分直接。没有一丝尴尬,简直就像是真心话一样,“我们认为,这种苦心难能可贵。不能够轻易就受到打击。”

“哦,是这样啊!”

促使他们这样快速改变主意的理由,当然不会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夏尔的苦心了。而是现在被突如其的局面给吓坏了,仅此而已。

片刻之后。德-特里沃先生抬起头看着夏尔。

“先生,如果您觉得条件容许的话。我们这几天就可以安排人员进行试验。”虽然貌似平静,但是他的眼睛里有意思不易察觉的焦虑和紧张,“您看……”

仿佛是呼应他此时心里的忐忑一般,夏尔笑着点了点头。

“我很高兴您能够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先生,那么我们赶紧去办吧。不过您这边如果时间比较紧,我们可以先拖一拖……我现在重要的事务还有很多,这件事暂且不急。”

“不,不用拖!我们这边现在就有时间,马上就可以进入程序办,毕竟是有利于国家的事情,事不宜迟嘛……”德-特里沃先生连忙应了下。“您放心吧,这些事都是我们的本行,我们自己就可以按照程序处理,不会浪费您多少时间的……”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夏尔,“先生,如果这样的话……那之前的事情,您不会放在心上了吧?很抱歉,之前……之前我们的态度可能有些生硬,但那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对您这样热心于国家的政治家是心怀敬佩的。”

“不,当然不会了,那种小事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呢……?”夏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计较之前的争吵,“对了,德-特里沃侯爵跟您说过那事吗?”

接着,夏尔用拇指和食指还有中指合起比了比,做了个代表回扣的手势。

“那事……那事只是我的堂弟开了个玩笑而已,您千万不用当真!”德-特里沃忙不迭地摇头,“您误解我们了,在和您争论的时候,我们从头到尾只是为了国家和陆军的利益而已,绝没有想过谋取私利……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我们才会改变主意……”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说的是……”夏尔摆了摆手,然后有意放低了声音,“那事仍旧有效,我可以按照当初承诺的数字满足你们的需要。”

“先生?”德-特里沃惊奇地看着夏尔,搞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

夏尔依旧微笑着,“我说过很多次了,我这里任职,是希望交好大家的,而不是结怨的。”

听到了这个回答之后,德-特里沃又愣了一下,然后他一直看着夏尔,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他的真意。

但是夏尔亲切友好的笑容依旧不改。

“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替您办好!”仿佛是感受到了夏尔的诚意似的,德-特里沃喜形于色,“能和您做朋友是我的荣幸!”

“哦,这同样也是我的荣幸。”

夏尔同样笑着回答。

然后,他伸出了手,和对方握在了一起。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底。既然之前已经下定了决心,那接下不管这个人怎么做他都要除掉对方,现在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计划顺利实施所以才暂时稳住对方而已,等到事情完成之后……那是绝不会饶过他的,一定要把他和他的人统统都洗掉。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夏尔心平气和地想。(未完待续……)

ps:……最近因为工作上的问题,所以更新不太稳定,很无奈啊……

休息日的时候尽量多写点吧……

另外,谢谢青空和阿水的打赏~~r1292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