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二章 委托与侠义

第九十二章 委托与侠义


                

在阴沉的天幕下,伊兹瑞尔-瓦尔特,这位夏尔的私生弟弟,正在特雷维尔公爵府上接受召见

虽然这座府邸陈设向以奢华著称,但是这位留着淡金色短发的青年人仍旧悠然自得地跟在仆人后面走着,犹如在街道上闲庭信步一般,丝毫也见不到害怕或者拘谨的神色

然而没有人告诉过他,他这一点倒是颇有自己哥哥的风范

特雷维尔公爵府上他已经过的很多次,也曾受到过自己堂伯(当然,绝对不可能公开这层关系)的亲切接见,因此对其中的路径早已经非常熟悉

只是,走着走着,他发现路径突然有些不对,好像和之前几次的不太一样

"你们老爷换了个地方了吗?"他好奇之下随口问了一句

"不,先生,今天不是老爷找您"仆人恭敬地回答

"嗯?"

"今天找您的是我们小姐"

"啊?怎么回事?"伊泽瑞尔对这个回答大感惊奇"你们的小姐找我能有什么事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先生,我的任务只是将您带到她那儿去,其他的我不敢多问"仆人朝伊泽瑞尔躬了躬身

因为从小就备受父母的宠爱,夏洛特在自己家里向为所欲为,也几乎没有人敢对大小姐的行事有所质疑小姐过去在家里,比这个更加荒唐的事情都做了不少,最近以也许是订立了婚约的缘故已经变得安静了许多,今天算是这些日子以干得最奇怪的一件事了

不过,这些信息仆人当然就不会跟这个年轻人说了

两个人之间再不多话,仆人带着伊泽瑞尔到了花园当中

然后,伊泽瑞尔就发现在花园的凉亭当中,有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正背对着他看着修剪整齐的草丛发呆,只能看到背后的一头金色的秀发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似乎是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这位女子慢慢转过了身

"希望没有打搅到您,瓦尔特先生"她微笑着朝伊泽瑞尔打了个招呼

"很高兴得到了您的召唤特雷维尔小姐"走到夏洛特身旁之后,伊泽瑞尔恭敬地朝对方躬了躬身,"要说打搅倒也没有,我只是有些好奇啊,您干嘛突然就将我叫过呢?"

貌似恭敬,但是伊泽瑞尔的态度并不显得殷勤,反而好像对夏洛特有一种刻意的疏远

这倒也不难理解——虽然同样也流淌着特雷维尔家族的血脉,但是他从未将自己当成过这个家族的一员

"您认识我?"夏洛特有些惊讶

"这当然了谁都知道您的父亲只有一个女儿啊"伊泽瑞尔潇洒地耸了耸肩,"再说了,当时您和特雷维尔先生举办舞会的时候,其实我也在场的,您的父亲邀请了我当然,您肯定不会记得见过我就是了……"

也许是错觉,但是伊泽瑞尔感觉对方听到自己说到‘特雷维尔先生’的时候,反应好像稍稍有些奇怪

"哦,是这样啊"虽然之前有些惊奇,但是夏洛特很快还是接受了下"没想到,父亲……居然在那时候就已经和您联系上了啊"

"您的父亲确实帮助了我许多"

"是啊,是帮了您挺多的初时我还有些不明白呢,为什么那么上心……"夏洛特突然微笑了起,"但是,后,我全明白了"

伊泽瑞尔心里悚然一惊

"您全明白了……是指什么明白了?"

"还能是什么呢?"夏洛特脸上仍旧保持着微笑,看着伊泽瑞尔,"只是知道了,您和我们一家,并不是毫无关系的局外人而已"

见鬼这家伙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保密吗?连这事儿也跟着儿女说?

那……那个人会不会也知道了呢?

伊泽瑞尔的心里突然有了信乱

"别怪我父亲,他从头到尾没有跟我们说过一个字保密倒是做得十足……"夏洛特提到自己的父亲时毫无恭敬之色,"是夏尔自己看出的逼问了我父亲,最后才知道而且您放心,这事儿现在也就是我们三个人知道而已,家里其他人我们都没说"

经过夏洛特这样一解释,伊泽瑞尔总算放宽心不少

但是,宽心之余,他的内心深处也有一点点的苦涩

看,特雷维尔家族确实没有同自己相认的任何打算啊……

虽然并不为此感到伤心失望,但是伊泽瑞尔当然也高兴不起

"那么,您今天把我叫过,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东西的吗?"兴味索然之下,他决定告辞离开了,"那么好的,我明白了……"

"我当然不是为了和您说这些的"夏洛特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那您打算跟我说什么呢?"伊泽瑞尔好奇地看着对方

夏洛特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古怪

然后,她微微别开了脸,仍旧看向那些已经变得有休萎了的草丛

"您最近在自[,!]卫军里面呆得还算舒服吗?我听说爸爸特意关照了自己认识的人,让他们好好对待您呢"

"哦,承他的情,还算是呆得舒服"伊泽瑞尔马上回答不过脸上却没有多少感激的神色

"我爸爸这人虽然有些轻浮,但是从都还是舍得给人帮忙的……"夏洛特的语气不知道是夸奖还是揶揄,"自从他收到了王妃的信之后,对您可以说是尽心尽力了吧?"

一听对方话里话外想说‘我家对你有多少多少恩惠’,伊泽瑞尔心里就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但是,事实总归是事实

"嗯,他对我确实很好,帮了不少忙"他带着疑惑,点头应下

"那么作为回报,您能不能……能不能同样也帮我一个忙呢?"

果然,果然了伊泽瑞尔心里一凛

这是在挟恩支使我吗?他心里冷笑了起

"很遗憾我知道这听起有些像是要挟……"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夏洛特突然重新转过头看着伊泽瑞尔,"但是请您体谅一下我的心情,我想想去,最后觉得还是找您帮忙最好……您无疑可以拒绝,但是,无论如何,请听一听您这位亲戚的请求好吗?"

这个时候又把我当亲戚了?伊泽瑞尔心里掠过了一阵哂笑

不过,好奇心此刻还是在他的心中占据了上风

"原这个要求不具有强制性的啊?那好您先说吧,我姑且看看是什么事"

"是我个人的私事"夏洛特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苦笑,"我最近,从一个朋友那里,听到了一些很不好的传言,所以……所以想要请您……请您帮忙核实一下"

"核实?核实什么呢?"伊泽瑞尔好奇地追问"我想您需要解释清楚,我才能做出决定"

夏洛特仍旧看着对方,好像还在犹豫什么似的

片刻之后,她的表情变得坚定了起,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

"好吧我就跟您明说了吧,我想要您,在最近想办法打探一下……嗯,夏尔的行踪"

这个突如其的请求,让伊泽瑞尔一时之间有些难以理解

"他?他的行踪不是应该您最清楚吗?您是他的未婚妻啊!"

"正因为是未婚妻,所以有些东西就最不可能清楚了"夏洛特面无表情地回答,"因为有些事情,人家是绝对不会跟你明说的"

看着夏洛特的样子,伊泽瑞尔慢慢地明白了过

"也就是说,您想让我看看,看看他有没有……背叛您?"

这个词让夏洛特皱了皱眉头但是她仍旧保持着镇定

"是的我听说您在之前当过记者,打探消息方面很有一手而且我现在身边也没有靠得住的人了靠以前那些同党更加不行了,夏尔和那些人是死对头到时候指不定再闹出什么事……我想想去,最后只能想到您了,瓦尔特先生,您可以稍微作为回报,替我办这件事吗?"

"您……您这是……"伊泽瑞尔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让您监视自己的哥哥,很让您为难,我只是在请求您而已,如果您真的觉得很难接受的话,您可以拒绝"夏洛特平静地说

"不,不是这个问题!"伊泽瑞尔剧烈地摇了摇头,显然反应很大,"他不是我的哥哥,他也没把我当成过弟弟,不是这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不想再去打搅他们的生活了,有什么益处呢?"

夏洛特当然不可能知道"再去"是什么意思了

"正因为不想生活受到打搅,所以我才想要核实一下,看看究竟是我白白担心了,还是确有其事"

"那您找那个朋友问一下不就得了?"伊泽瑞尔反问

"不,那可不行"夏洛特摇了摇头,"没准人家成心就是为了污蔑而故意那么说的呢?那我问他岂不是只能得到一个结果"

"既然怕这怕那,那您还不如直接自己去问他得了!"伊泽瑞尔有些不耐烦地回答"再说了,您又何必纠缠于这些东西呢?正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我才想奉劝您,有些事情没必要那么刨根问底,这本身不就代表不信任吗?"

他的这个回答,让夏洛特呆了一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夏洛特的脸上才重新出现了略有些伤感的表情

"信任?这种词是多么奢侈啊……可是您知道我最近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吗?没错,我们订了婚,可是他总有那么多事要去做,那么忙碌,几天也未必能见一面……我想要信任他,可是……可是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呢?难道我闭上眼睛装聋作哑,然后听天由命就是信任了吗?不,我并没有这么无力,先生从他最近表现出的一些迹象看我恐怕……我恐怕他也并不是那么值得信任,我只希望这是我瞎猜"

"您在害怕?或者有谐疑?"

"是的,我害怕呵要结婚的人就是这么麻烦呢,只能提心吊[,!]胆到哪儿都受不到最好的招待……"夏洛特貌似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那汹口声声爱你的朋友们,要么嫉妒你找了一个归宿要么就庆幸你再也无法去同自己争光,结果个个都突然变得对你亲热极了,简直就差明说‘亲爱的,你已经完了’啦!不过,我才不打算让她们心里好过呢,我照样笑嘻嘻地和她们往"

"所以因为心理有怀疑,所以您不愿意相信他了?"伊泽瑞尔低声问

"这跟相信不相信没有关系,我当然愿意相信他……只是有时候我们得面对现实""现实是什么呢?我的未婚夫年纪轻轻有身居高位,长得也还过得去——不是我的自夸,他应该也几乎是个人人艳羡的青年人这样的人,总会有些脑子糊涂的蝴蝶夜莺喜欢绕在身边,我在社交界早就不知道看到过多少回了,夏尔会不会这样?我不知道,我希望没有,但是我们可不是靠着希望活在世界上的"

说完这些之后她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些犹豫,"再加上……再加上……"

"再加上,父亲曾是个大淫棍儿子会不会也有某些遗传性的本能呢?"带着不知道是调俟是嘲讽的笑容,伊泽瑞尔补全了剩下的话

一丝尴尬的红晕掠过了夏洛特的脸庞

如此粗俗无礼的话,确实让她十分尴尬

但是,现在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也许您是觉得我在无事生非,可是……可是我真的就没有一点理由吗?"像是在说服他,也像是在说服自己似的,夏洛特微笑了起,但是这个笑容里面却好像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为了让他不至于为难,我强行压住了过去的成见背弃了国王和长公主殿下;为了帮助他,我将自己的嫁妆也搭给他经营一点也没有怕过冒风险;为了等他,直到二十三岁了我还没有结婚!不这没有关系,因为我爱他,爱了很过年了,为了爱这点付出我是愿意做的,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继续付出……只要这些付出是有意义的"

"意义?"伊泽瑞尔有些不明白

"是的,一定要有意义,或者说应该有回报"夏洛特轻轻地点了点头,"他将成为他的丈夫,我希望他是真心实意如此,而不是仅仅将这看成是完成两个老头子几十年前定下的契约而已我不希望我们结了婚之后就貌合神离,只是将对方看成是不得不住在一起的朋友而已……"

"可是,恕我直言……在社交界里面,大多数婚姻不就是如此吗?"伊泽瑞尔下意识地反问,"贵族们自古至今都是这样生活的,为了履行某些契约而结婚,然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听到了伊泽瑞尔如此直白的回答,夏洛特的脸上骤然掠过了一丝痛苦

这个表情,让伊泽瑞尔不由得突然暗暗痛恨起了自己这个总爱心直口快的老毛病"啊,这句话您不用当真,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您说得没错,社交界里面大多数的婚姻就是如此,我还不至于盲目到连这样的现实都不肯承认但是……难道我不能去企盼自己的婚姻能够不走上这样的道路吗?否则……否则……否则我付出了那么多,承受了这样的代价换的婚姻,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只是为了从两个互不关心的陌生人变成住在一起的两个互不关心的陌生人?不……我不要这样,绝对不要……"夏洛特微微垂下了视线,以免对方看出自己心中的脆弱和感伤,"我也许对不起很多人,但是我绝对没有对不起他,所以……所以要求他也不要对不起我,很不应该吗?做错了吗?我只想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终老而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互相关心爱护着对方……难道这也是错误吗?好吧,也许确实是错误,但是就算是错误我也要坚持到底!"

伊泽瑞尔一动不动地听着自己"堂姐"的独白,好像从心里感受到了她心中的那种迷茫和坚定

其实,从世上通行的状况看这个愿望真的很难实现,不过这话他再也不敢说出口了

沉默了许久之后夏洛特苦笑了起

"哦,抱歉,让您见笑了"

"不,小姐,我乐意倾听"

"算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夏洛特摇了摇头,"比起倾诉,我倒是更加喜欢行动"

似乎是发泄完了自己心中最近积蓄许久的不安和怨气似的夏洛特重新恢复了惯常的那种矜持冷漠的神情

"好吧,您的时间也挺宝贵的,我也不想耽误太久您就跟我说吧,我能不能够信任您,然后将这件事托付到您的身上?"

"那我……我也想问一个问题……"伊泽瑞尔有些犹豫地看着夏洛特,"如果,我是说如果……结果真的不妙,特雷维尔先生也同样染上了那些社交界流传多年的恶习的话,您……您打算怎么样处理呢?"

夏洛特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起,就连湛蓝的瞳孔也好像微微缩了一缩

"这个我自己会去考虑的您不用担心"她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到时候我自然会有办法您只需要回答我,您愿不愿意回报我们一家[,!]对您的帮助呢?"

"有一件事我必须说明白啊……"伊兹瑞尔小小地叹了口气"事实上,小姐,我不觉得您一家对我有多大的恩惠没有,没有您父亲的提携,我没办法有这样好的上进前途,可是……我本就没有多热衷于上进啊?只是因为想让妈妈开心一点,少为我的将担心一点,我才会去做那些麻烦事呢!"

"那……您的意思是不想帮了?"夏洛特有些颓然

"不,我会帮助您的"伊泽瑞尔斩钉截铁地回答

"什么意思?"夏洛特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

"我愿意帮您的忙,但这和报恩是两回事我不觉得我亏欠了特雷维尔家族任何恩情"伊泽瑞尔挺直了腰,直视着夏洛特"我帮您,是因为您需要帮助仅此而已我不想要您的任何回报,也不需要我只希望您能够幸福,但愿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无功而返,向您垂头丧气地承认自己无能!"

这是他的真心话

他对特雷维尔家族没有什么感情,反而是那种青年人的傲气和冲动,混合着那种想要为女士赴汤蹈火的侠义精神,让他作出了这个决定

"啊,多好听的话啊,多好的人啊!"夏洛特看着伊泽瑞尔,不自觉地感叹了起,显然深受感动"哎,要是夏尔也能这样就好了!"

"不,您不会喜欢这样的他的,您喜欢和您一样固执强势的,这我看得出"伊兹瑞尔笑着回答

夏洛特先是怔了一怔,然后大笑了起

"哈哈哈哈,您真是的,才认识了几天呢,就装得好像了解了我一样哈哈哈哈……"

如此不顾矜持仪态的笑,正是她将对方看成了朋友的缘故

任由着夏洛特笑了一会儿之后,伊泽瑞尔再度朝夏洛特鞠了一躬

"我想我得告辞了,小姐"

"嗯,祝您一切顺利,哦不,我还是祝您不顺利吧……"夏洛特微笑着回答,"虽然没法儿和您做姐弟,但是现在看,做朋友其实也不错嘛"

接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承您吉言,我一定会失败的……特雷维尔夫人"伊泽瑞尔轻轻地拿起了夏洛特的手,亲吻了一下手背

然后,他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过了身去,跟随着仆人离开了特雷维尔公爵府上

在路上,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帮助这个堂姐姐得偿所愿——而这种决心,原本他只放在自己的妹妹一个人身上的

这种决心虽然无人能够得知,但是却给了这个青年人自己以一种骑士般的自我满足感

如果她们都能够得到幸福,那就太好了,他心里暗想

难道不应该如此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