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五章 推心置腹

第八十五章 推心置腹


                

如同夏尔所期待的那样,迪利埃翁伯爵虽然有些迟疑纠结,但还是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允许陆军部调遣一群青年士官到铁道部内参加见习。

他是一个老好人,或者说常年的廷臣生涯养成了那种不喜欢得罪人的性格,再加上现在又十分依赖夏尔作为盟友,所以即使心不甘情不愿,最后还是没有拒绝。

比起权威,他只要能够保住位子就心满意足了。

这倒也好,省下了不少说服的功夫。

正当心情大好的夏尔还想跟他聊聊其他的东西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潮水般的掌声。下意识地,他也抬起手鼓掌捧场。

“哦,总理说完了啊!”

片刻之后,夏尔才反应过,原是总理的发言结束了。

然后,他发现总理的视线正好飘到了自己这边,好像还在有意无意地盯着他。

夏尔镇定地回给了他一个笑容,然后转过头看着部长下。“他说完了之后,接下就该您去讲话了吧?”

“应该是轮到我了,”部长点了点头,“另外,如果你想去说两句的话,我可以叫人安排一下放在我后面……”

“还是不用了吧,应该把荣誉留给更加重要的人。”夏尔笑着摆了摆手,再次谢绝了部长的好意。

虽然还想和他谈谈,但是现在夏尔也不好再做挽留,只好目送部长在掌声当中走上了站台,和总理亲切地握着手谈了起。没谈多久。总理就走了下,然后部长一个人就在台上讲了起。时不时惹台下的掌声和欢呼声。

他只要能够得到台上的风光就满足了,而夏尔却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

就在部长在万众瞩目下悠然自得地侃侃而谈的时候。夏尔却正沿着铁轨漫步。

而他的旁边,是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外套、戴着高礼帽的魁梧中年人。这个中年人,自然正是之前说过要召见自己的当今总理奥普尔伯爵。

因为伯爵一直默不作声,所以夏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干脆同样沉默着往前走。

在阴沉的天空下,两个穿着厚重的黑色外套的男子,在黑色的、看不到边际的铁轨下慢慢前行,周围空无一人,只有寒风在呼啸。此情此景。更加增添了那种阴郁寂寥的气氛。

“前两天,总统跟我聊了一件事。”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理终于开口了。

虽然口中在说话,但是他的目光却依旧直视着前方,也没有放慢脚步,好像只是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一样。

“说的事情也很简单。他觉得我现在又当总理又兼任陆军部长,事务有些过于繁忙,所以问我是不是可以让一个人接掌陆军部长的位子,以便让我可以集中精力处理总理的政务……”

说着说着。他的表情变得更加捉摸不定了,“哦,其实我也不用说得这么详细了,你是知道的吧?夏尔?”

因为不知道对方这到底是兴师问罪还是只是随口问一句。所以夏尔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但是,这时候,对方的视线慢慢地转了过。

在这位将军凌厉视线的比试之下。夏尔一下子也失去了用说谎掩饰的兴趣了。

“嗯,是的。我知道,下。”

“我看你不仅知道。而且还是其中的主谋之一吧?”总理突然冷笑了起。“难道不是你向总统建议这样做的吗?”

“我只是跟总统提出了一个这样的提议而已,采用不采用是总统本人的事情。”夏尔镇定地回答,“而且,在我看,这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您确实身兼两职事务繁忙,毕竟精力有限,也确实需要派其他的人为您分担一下压力。”

“分担一下压力!”总理似乎是嘲讽地笑了起,“所以你就干脆打算叫总统对付我吗?”

“我并没有打算对付您,下,我是想要对付另外一群人。”虽然责备自己的人贵为总理,但是夏尔仍旧平心静气地回答,“一开始我也是打算与人为善,当个好好先生,不结怨履行完我的责任的,但是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事情还是要大刀阔斧地去干……我理解您不想与人结怨的心情,所以就觉得,干脆还是让一个不顾忌这些的人替您承担怨气吧……”

“所以你反倒是在帮我了?”总理冷笑着反问。

夏尔一下子沉默了。

干涉总理挑选员的权力,擅自向总统推荐一个人担任重要的部长——而且还是从总理本人手中接过部长职位——无论从任何角度看,这都是严重侵犯了总理下权威的行为,所以夏尔也吃不准对方心里到底生气不生气,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

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横下一条心,干脆在这种慑人的视线之前直截了当说个明白,。“我不敢这么说,我只是说,如今的时局,总统是容忍不了无所作为的,他需要……他需要赢得一些支持。我和他都十分理解、甚至尊重您想要中立的愿望,所以,我们不打算强迫您做任何事。”

随着夏尔的回答,那种压力力慢慢消退了。

“哼,那倒是啊,反正你们不缺肯动刀的打手。”总理冷笑了起,“这样说,总统先生是准备在陆军内部搞清洗了?”

夏尔没有回答。

“那么,总统属意的陆军部长人选,到底是谁?”

夏尔还是没有回答。

“特雷维尔先生,我知道您和总统现在都是春风得意,但是,我觉得您还是要有所顾忌的。”眼见夏尔如此不合作。奥普尔伯爵的语气变得更加冷淡了,“您想想看。如果我坚持不同意总统的要求呢?也许总统可以想办法再撤掉我的职位,让我倒个大霉。不过那时候你们的全部打算不都乱了步调了吗?”

,“好吧,是圣阿尔诺将军。”眼见对方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夏尔只得向对方透露了实情,然后马上反问,“您当然不会这么做的吧?”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就不会。”总理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接着,奥普尔伯爵不再多说。重新沿着铁路线继续走了下去,而夏尔则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鞋子踩在石子路上的沙沙声和风的呼啸声混杂在了一起,让夏尔的心情变得更加纷乱。

又走了好一段路之后,奥普尔伯爵总算停下了脚步。

“夏尔,当心,不要做得太过头了。”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他就继续说了下去,“我不是指我,说实话我不太在乎这个——反正我本就不觉得自己能当多久的总理。这个陆军部长被别人当了就当了吧,反倒是你……你让自己陷得太深了。”

“你是指?”

“你给自己选了一条很有风险的路。”总理挑了挑眉头,“虽然有可能得到更多的回报,但是也会给你带许多敌人。和你圣阿尔诺将军联手,固然可以慢慢清洗陆军,但是也会让你成为一大群人憎恶的目标。我不明白。以你的出身,和现在运势。需要激进到这个地步吗?现在总统正当红,你也许可以不受他们的攻击。但是……万一有一天呢?如果总统失势了,或者哪怕仅仅是你失势了,那你该承受多少人的反击?到那个时候,恐怕你连现在得到的东西都无法保全了……”

“那是因为,我对波拿巴先生和我的才干深感信心。”也许是因为这种开诚布公的气氛的缘故,夏尔毫不谦虚地回答,“有的时候,为了更高的回报,我们只能去冒险,闭上眼睛往前冲,绝不回头。波拿巴先生是这样,我是这样,那位圣阿尔诺将军不也是这样吗?想要赢得赌局,就要有敢于下赌注的气魄。”

虽然这话有些像是在暗示奥普尔伯爵“气魄不够”,但是这位总理下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因为一些意外,我得到了这个总理的职位,但是我深深地明白,我在这儿呆不久,所以我不打算做一些徒劳无益的事情,也不希望让自己卷入到党派斗争的漩涡当中。”他抬着头看着远方的天空,“也许你这样的年轻人会觉得我过于保守,但是我却深知能够明哲保身的可贵!想想吧,那位赏识我提拔我,最后封我做伯爵的国王,某天突然就被赶跑了,最后凄凉地死在了异国他乡!我得到一任总理的资历,已经够了,接下无论哪一派赢了下,就算想要弄开我也要给出应有的价码。而你呢?你现在和路易-波拿巴绑在了一起,看似十分煊赫,但是谁知道哪一天,他又会得到和可怜的国王同样的命运呢?而到那个时候,你纵使想要明哲保身,恐怕也太晚了。”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夏尔肃然回答,“我也会欣然接受,因为我已经拼搏到底了。”

“倒真是年轻人的回答啊。”伯爵笑了起,然后又摇了摇头,“夏尔,也许是你觉得我说话太直白,这个没办法,在总理之前,我首先是一位将军,所以我习惯于畅所欲言。”

“我绝对没有这么想。”

听到了总理这番也许是推心置腹的话,夏尔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无疑他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所以干脆可以明哲保身。

而自己呢?

不,想要得到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无法停下。

哪怕为自己树立一大批敌人,也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好了,你不用回答了,光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奥普尔伯爵突然笑了起,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哎,毕竟是年轻人啊,有些东西和我们想法就是不一样。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毕竟我也年轻过……”

“谢谢您,下。”夏尔微微躬了躬身。

“这个任命我不会阻挠的,但是也不会给你们特别的帮助。”总理继续说了下去,“之后顺利与否,全看你们自己了。”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下。”夏尔笑着回答,“我们真的十分尊重您保持中立的愿望。”

“那么,我可以知道总理打算在日后怎么处置我吗?”总理突然问。

夏尔一阵踌躇,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干脆把事情摊开说清楚。

“总统先生现在的意向是,到时候让您去阿尔及利亚当总督,您尽可以在那里为所欲为,没有人会管。”

“他倒真是个慷慨的人啊……”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欣慰,总理再度笑了起,“既然如此,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妨碍你们呢?尽管自己去做吧,年轻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