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九章 言传身教

第七十九章 言传身教


                

一听到夏洛特说出这话,夏尔心里就觉得十分不妙,再也不能装作看不见了,连忙抬起头想要解释一下。

然而,和夏尔预想的不一样,芙兰并没有显得十分震惊或者恼怒的样子,反而是一种异常的平静。这种平静,看上去更像是那种屡受打击之后的空洞,犹如已经对任何东西都失去了希望一样。

“是真的吗?”沉默了许久之后,芙兰低声问自己的哥哥。

“芙兰,嗯,这个事是真的。想你也能够理解吧?我结了婚的话总不能还呆在这里。”夏尔看到妹妹这个样子,心里有些不安,“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不代表什么的,我以后会经常看你的。你看,白白送你一座这么漂亮的宅子,不是很好吗?”

“是啊,是啊,以后,我们会经常看您的。”夏洛特笑容满面地附和了一句,不过显然看上去没有任何诚意,“想您会在这里过得很开心吧……毕竟这么慷慨的哥哥可是很难找了。”

“慷慨……”芙兰低下了头,口中喃喃自语。

“别怕,芙兰,”虽然知道夏洛特这么说肯定会惹得她更加不高兴,但是夏尔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安抚,“到时候虽然我不在这边,不过,如果有任何事情的话,我都会尽心竭力地帮助你的,这一点不会有任何不同。”

听到了夏尔这句话之后,芙兰就明白。哥哥的这个决定已经无法更改了。

她紧紧咬着嘴唇,似乎想要强作坚强,但是一滴泪水,仍旧无法控制地从眼角滑落下。

“您会帮我,我知道,您总会帮我的。可是,可是……”她一边流泪,一边缓缓地站了起,然后,她突然加大了音量。几乎是大声吼了出。“您不在我的身边了呀!”

然后,她丝毫不顾仪态地从餐桌边跑开了。

在她经过夏尔的时候,夏尔看到好像有一滴眼泪从她脸上滴落到了地上。他想要站起拦着,但是最后还是停了下。因为他自己也知道。有时候只能这样。

在芙兰跑开之后。夏尔不悦地看了夏洛特一眼。“你也不用这么刺激她吧。”

“我刺激了什么吗?只是将我们决定的事情说给她听而已……”夏洛特理直气壮地回答,“难道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吗?”

“好吧,好吧。我知道,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夏尔叹了口气,“不过,夏洛特,答应我吧,以后对她好点吧,她已经够可怜的了。”

“我会的。”夏洛特淡然回答,“只要她不打搅我们的生活。”

……………………

第二天早上,夏尔很早就起了床。

匆匆洗漱一番之后,他走出了房间,然后很快就在客厅当中发现了艾格尼丝的身影。

“哦,您还真是早啊。”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可不想再多叨扰您。”艾格尼丝冷淡地回答。

然后,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拿过吧。”

“好的,您等一下。”夏尔点头答应了,然后转身走到了储藏间,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去了一会儿之后,他重新走到客厅里,不过这次手里多拿了一样东西。

这正是艾格尼丝遗落在这里的那把伞。

“您拿着吧。”夏尔带着欣慰和歉意,向她笑了笑。“谢谢您遵守了承诺。”

“我说过了,我和你们不一样。”艾格尼丝仍旧十分平静,轻轻地接过了这把伞。

然后,像是检视自己最为心爱的宝物一样,她仔仔细细地翻看起了这把伞。

在储藏室放了半个月之后,伞面上积了一些灰尘,丝绸花边也变得灰蒙蒙地,再也不复之前的光鲜亮丽。艾格尼丝心痛地看了看,然后伸手握住了伞柄。

她轻轻地将伞中的剑抽了出,然后平静地看着那道依旧清冷的寒光。

“好久不见了,宝贝儿。”打量了许久之后,她重新将剑收了回去,然后看着夏尔,“好吧,这次算你还有点人性。”

“也许您可能过于高看我了。”夏尔耸了耸肩,“我只是同样也比较讨厌那个父亲而已。”

“哼,是吗。”艾格尼丝冷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那么,再见了,夏尔。”

“艾格尼丝,等等!”在她刚刚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夏尔叫住了她。

“什么事?”

“我最后再问您一次,放弃这件事,可以吗?”夏尔诚恳地看着艾格尼丝。

“不行。”艾格尼丝的回答斩钉截铁。

虽然最近遭遇到了一系列挫折,但是她那种一定要事竟其成的决心,竟然都没有削减半分。

“我不是为了他,他怎么样都好,我是为了您!”夏尔加大了音量,“我想请您仔细考虑一下,为了那种人付出了那么多真的值得吗?您已经浪费了十年的青春了,十年啊!这十年时间您原本可以做出多少有意义的事情?您又放弃了多少原本珍贵的东西?您现在已经快三十岁了,您还打算在这种事上再浪费多少时间呢?您今天离开了,天晓得又要花上多少时间去找他,难道……难道您真的就没有其他的打算了吗?您可以轻松过上更加有趣的生活啊,甚至结婚?”

“有道理。但是,这话应该由你说吗?”艾格尼丝带着嘲讽的笑容回敬,“别忘了,正因为谁的错,我才需要继续浪费那么多时间?”

夏尔一时语塞。

“好了,事到如今你也不用劝我了,我不会再改变主意了。”也许是发现夏尔的关切发自内心,艾格尼丝的语气也放软了许多,“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对我说就有意义,这就够了不是吗?”

然后,她自嘲地笑了起,“至于结婚……反正这世上老姑娘也多得是,我给家里省一笔嫁妆不也是挺好的吗?”

看到对方如此回答,夏尔只能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明白,艾格尼丝下定了决心的事情,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再改变的。

“好吧,如果您坚持如此,我不会再多说什么。”

接着,他抬起了头,以那种满怀真诚地眼神看着艾格尼丝,“我对您只有一个请求了——如果您某天完成心愿、然后回了的话,请一定……一定不要嫌弃我,碰到任何事都可以找我,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助您的。我真诚地希望……希望您能够继续幸福地生活下去。”

他就这样和艾格尼丝对视了起,尽量想让自己看起更加真诚——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她面前已经没有多少公信力。

“哈哈哈哈,真是的,这个时候突然装什么好人了!”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艾格尼丝突然大笑了起,然后揪了揪夏尔的领结,“还有,少在姨妈面前逞什么英雄了,不刚刚被揍了一顿吗?”

一阵尴尬让夏尔不禁微微有些脸红,“那是我让你的!您还不是被我捆了起?”

“那也是你偷袭!”一听到这里,艾格尼丝好像有些生气,更加用力地扯了扯夏尔的领结,“小子,听着,下次你要是再敢这么做,我保证会打死你!”

“好啊!下次我一定会堂堂正正打败你的,你给我等着!”夏尔大喊,“可别跑了啊!”

“我会等着那一天。”艾格尼丝冷笑着回答。“只是看你这样,恐怕遥遥无期啊。”

“那我们就约定好吧,我们到时候再交手一次。”夏尔冷静地说。

“可以。”

点头答应了之后,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了,一起向门外走去。

在门口,夏尔目送着艾格尼丝走上了等在外面的马车,然后,他轻轻地挥了挥手,目送马车离开。

“哎……”直到马车的影子在路面上消失不见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然后重新走回宅邸当中。

他刚刚回到客厅,就碰上了自己的妹妹。看样子是起吃早餐的吧。

“芙兰,早上好……嗯?你怎么回事,生病了吗?”

也不怪他如此惊奇,芙兰此时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好像昨晚一夜没睡一般,眼睛变得雾蒙蒙的,就连头发都好像失去了光泽。

“她已经离开了吗?”芙兰对夏尔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问起了艾格尼丝。

“呃,是的,刚刚离开的。”

被那双好像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看着,夏尔的心里也有些惴惴。

芙兰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好像凑出了一个笑容。

“总算去了一个麻烦了呢……只是不知道我们是该祝她一切顺利还是不顺利……”

“我想,我们最好还是什么都不管,忘掉这件事吧。”夏尔无奈地回答。

“忘记……?不,我不会忘记的,那么多事情,怎么忘得掉啊……”芙兰低下了头,好像陷入到了回忆当中,“先生,您那天……那天真的好厉害,居然那么快就作出了决断。”

“这有什么厉害的?只是被逼不得已而已。”夏尔苦笑了起,“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那么,为了一个好的目标,就算是做一些坏事,也是可以允许的吧?”芙兰平静地问。

“是的,就我看是如此的。”夏尔点了点头。“当然,你就不用去做了,脏了我自己的手就行。”

芙兰的脸上,只剩下了一个**不清的笑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