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七章 天赐良机

第八十七章 天赐良机


                

一心还放在刚才的商业挫折上面的德-博旺男爵,此刻当然完全不知道女儿的心中所想,相反,他反而对萝拉的乖巧懂事深感欣慰。

“算了,不提莫里斯那个蠢货了,平白浪费时间,”他皱了皱眉头,然后脸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从父亲的温和又重新变回了银行家冷漠,“萝拉,等下好好跟着他们学学,以后你自己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

“听上去,您好像对他们不太信任?”萝拉慎重地看了父亲一眼。

“没错,我现在确实不大信任他们,或者说,我从就没有信任过他们。”似乎是对女儿的敏锐感到十分欣慰似的,男爵微笑着点了点头,“从前我不在乎这一点,但是现在……我得确保他们没有机会背叛我们。”

“难道您……您担心有人在对付我们?”

“这不是担心,而是事实。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有一群人正联合起对付我们!”男爵低声回答,“如果以为他们只是想让我们损失个几百万就收手,那就未免太天真了……”

“有一群人在联合对付您?”萝拉的表情变得更加凝重了,“是您刚才在痛骂的那群犹太佬吗?”

“犹太人?非犹太人?不,这不重要,银行家是没有民族之分的,孩子。”男爵摇了摇头,“这是一个只有吃和被吃的世界,我,或者其他任何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完全不重要,关键只是能不能吃而已。我不会根据民族选择盘剥的对象。其他人也不会,很遗憾的是。现在有人以为可以吃我……”

“他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萝拉马上回答。

“嗯,没错,他们会付出代价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应该付出代价的是我们,因为他们现在有了优势。”男爵平静地笑了起,再也看不到刚才暴怒的一丝影子,“好了,现在我也用不着跟你说那么多……”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于是男爵停下了话。

“进!”

仆人很快就走了进,然后默不作声地将一封信递给了男爵,接着躬身行礼,然后退出了书房。

男爵拿起了这封信,拆开信封,然后细细地阅读了起。

读完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好嘛!我就说嘛!这群狗东西果然不是小打小闹,真想玩大的啊!”他大喊了起。然后将信又拍到了桌子上,“哼,他们真觉得能够把我怎么样了?好吧,现在我忍了。到时候大家走着瞧!”

“爸爸,怎么回事啊?”萝拉关心地问父亲。

“哼,怎么回事?你自己看吧。”男爵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他们真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

萝拉拿起了信,然后细细地阅读了起。

这是铁道部部长德-迪利埃翁伯爵的信。虽然充满了各种繁琐的客套用词,而且用语十分委婉。但是中心意思也并不难在字里行间找到。

“信上是说……”看完了信之后,萝拉得出了结论。“铁道部的下一批融资,可能将不会再找我们了?”

“没错,我们又损失了一大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男爵紧紧地皱着眉头,阴沉地回答,“短短一天内,我们就受了两次打击,真是令人欣喜。”

“我们可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白白承受损失。没有意外,我们就制造意外吧,爸爸!”比起父亲,萝拉却好像要激动得多,“我们总得让别人知道,我们也是不好惹的!那位德-特雷维尔先生,他以前不是在铁道部里面当权吗?虽然现在离开了,但是总应该能够说上话吧?只要他介入到里面,说不定部长下就会改变主意。不,他一定得改变主意。”

然而,他的父亲却仍旧保持着平静。

过了一会儿之后,男爵叹了口气。

“萝拉,你说得很对,但是我却不能够这么做。”

“不能这么做?为什么?”萝拉显然有些错愕。“我觉得这样做是可行的啊。”

“因为现在损失既然已经造成了,我也没有必要再去为难他了,有什么意义呢?难道他能够让我挽回一切损失吗?不,不行。我现在还用得着他,不能让他轻易就还了我的人情。”

萝拉仍旧困惑地看着父亲,显然不明白对方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之所以我现在要面临着这样的突然袭击,其根源就是……那群人人多势众,合起伙我一下子没办法整治。”一边说,男爵一边从书桌旁边拿起纸笔开始写回信,“所以,我现在不仅不应该再去抗争,反而应该平静下,扩大自己的队伍,等到时机合适了再和这帮狗杂种摊牌。”

“您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和特雷维尔先生交好关系?”萝拉终于明白了过。

“是啊,这小子现在有能耐了,我得先慢慢等着,不要急着收回投资,等到时候他更加飞黄腾达,我再跟他好好清理一下人情。这样的投资总是能够收到回报的,”说着说着,男爵不屑地撇了撇嘴,“财政部长?哼,不就是个员吗?天晓得他能够干一年还是两年?谁在乎他!等到我到时候成了法兰西银行的总裁,看我怎么一个个收拾他们!”

现在势单力孤,现在歇息一下,静待时机,等成为总裁之后再跟他们算总账——萝拉总算明白了父亲的筹划。

“那您刚才那么生气,是作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的吗?”萝拉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

“对,就算遇到了预想之外的损失,气急败坏地发泄又有什么用?应该心平气和地想办法。”男爵理所当然地回答,“再说了,我们也不是输不起。我之所以那样表现,只是想让他们明白我不是闹着玩的,让他们不敢背叛我而已。”

萝拉低下了头,眼中突然闪过了一道满载着尊敬和崇拜的视线。

这就是我的父亲,一切总是在掌控之中。

“好了,时候已经不早了,他们应该也快准备好了吧……”男爵看了看壁炉旁边的座钟,“等下你就和他们一起去小交易所,尽量试试为爸爸挽回损失吧。”

诚如他之前所言,他现在的资本承受得住这样的损失——尽管在很多人看这已经是了不得的巨款了——所以干脆当做一次实地的见习吧,让儿女们好好从父亲的失利当中学到教训和补救的手段,以免他们以后重蹈覆辙。

只可惜……父亲的好意,儿女们有时候往往不会愿意领情。

“什么,那个混账小子还没回吗?”当听到前拿信的仆人说,儿子莫里斯现在还是没有回家的时候,心情已经稍微好了点的男爵忍不住又发脾气了,“他滚到哪儿去了?”

“哥哥最近一直很晚才回家,大家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一旁的萝拉不动声色地回答,“毕竟哥哥在外面朋友很多,有时候确实需要应酬一下嘛……”

“什么朋友?有用的才是朋友!他结交的那些人,除了想从他身上啃下一些金子,还能够有什么别的用处?这个……这个……混账小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真以为钱都是从天上掉下的吗?!”男爵紧皱起了眉头,手都微微有些发抖,“他真的以为……他真的以为我管不了他了吗?今晚等他回,看我怎么收拾他!”

萝拉仍旧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丝毫也不为所动。

从小到大,从父亲的口中,像这种“我要好好收拾他”之类的话——很多还是她故意造成的——她早就听父亲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结果每次父亲都是高高挂起轻轻放下,只要哥哥稍微表现乖一点,父亲就会心软,最后继续放纵他的一切恶习。结果,常年的积习下,原本还算是聪明的哥哥,却变得对事业毫无兴趣,只想着花天酒地潇洒度日。

这样看,也许哥哥变得这么不中用,父亲那种无休止的溺爱才是主因吧。

算了,现在再纠缠在这种问题上已经毫无意义了……因为我已经决心要杀死他了,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再改变主意——她静静地在心里想。

突然,仿佛是在回应她心里的这种呼声似的,父亲突然回过头盯着萝拉。

在这种凌厉的视线的逼视之下,心虚的萝拉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父亲?”她强行抑制住了心中的慌乱,勉强地问。

“你……你先过去吧,别管他了。”男爵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然后又下了一道补充的命令,“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我是该好好管管了,总不能老放任下去,他老是这样以后怎么继承家业?萝拉,这几天你好好弄清楚,到底是哪些人在带着他瞎胡闹,我要一个个把他们都扔出去!别人还要怕你哥哥报复,不敢跟我说时候,你不用怕这个,他欺负不了你!”

这不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摸清哥哥的行踪吗?

这不是……这不是天赐的良机吗?不仅是上帝,连爸爸都在帮我……

莫名的轻松感突然涌上了萝拉的心头。

太好了,太好了!

“嗯,我会的,父亲。”萝拉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微笑。(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