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四章 通融

第八十四章 通融


                

show_red);

哎,今天还真是冷啊。

在迎面而的刺骨寒风当中,夏尔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虽然今天已经穿得颇为厚重,但是风好像仍旧能够找到缝隙朝里钻,刺得他感觉骨头都有些发疼。

然而,虽然天色阴沉而且寒风刺骨,但是这些不利的气候并没有熄灭人们的热情,许多人围在站台边,奇地打量着周边的一切。

为了助兴,事前安排好的一支小型乐队,此时正在站台边演奏着欢的乐曲,时不时惹起了围观民众的阵阵欢呼。

夏尔并没有看这种热闹的场面,而是看着远处的铁轨。放眼望去,铁轨从目下所及一直延伸到了天际线之外,犹如是能够直通到天堂的道路一般。

“夏尔,今天你应该挺开心的吧?又一条铁路通车了,你的规划,我们又为你实现了一步。”在扑面而的寒风当中,当今的铁道部部长德-迪利埃翁伯爵下,微笑着问站在他旁边的夏尔,“这样干站着也聊吧?要不要等下你也上去说点什么?”

“哦,不用了,先生。我都已经不在铁道部任职了,哪还有资格去说什么呢?”在部长下亲切的笑容面前,夏尔也表现得十分恭敬。“这是您创下的业绩,您比谁都加应该宣扬一番,让世人都知道您为国家作出了多少贡献。”

是的,又一条铁路即将通车了。这次的线路是从巴黎到东北部的城市卡塔隆。

按照夏尔之前制定的规划,这条通往东部的铁路线,将一直向东部延伸,从卡塔隆延伸梅兹,再由梅兹延伸到斯特拉斯堡,最后一直延伸到法国和普鲁士的交界。

这是第一条通向德意志大平原的铁路,但是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条。

终有一天,这一条条通向东部边界的铁路,将会满载着士兵和枪炮,越过莱茵河,进行一次决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赌局。一颗颗筛子将会同时扔进赌台,进行一场决定命运的大会战……

好吧,想得太远了。

“别说得这么生分啊夏尔,虽然你已经离开了部里,但是你之前的贡献是不会被消磨的……”显然对夏尔刚才的恭维十分满足,迪利埃翁伯爵脸上的笑容变得加浓厚了,“就算你不在,大家的眼里你还是自己人,所以自己人上去讲两句又怎么了?”

“还是您去讲吧,我今天可不是为了演讲而的,所以没做任何的准备。”夏尔笑着摇了摇头,再度表示了谦让,“再说了,总理下刚才派了人知会我,等下他讲完话了之后要跟我谈谈事情……”

“哦,是这样啊?”一听到夏尔这句话,伯爵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站在月台上对着大家讲话的总理奥普尔伯爵。

虽然他今天身穿便服,但也许是久历行伍的缘故,身材魁梧、目光凝重的他,看上去却依旧不像是一个圆滑的政治家。

“总理下要召见你?为什么呢?”出于那种官员的本能,迪利埃翁伯爵下意识地问了起,眼中还闪过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羡慕。“出了什么事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夏尔仍旧微笑着,“反正他是总理嘛,他有资格不用理由就召见我。”

“哦,是这样嘛……”也许是感觉夏尔的态度暗示了什么,部长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他很就转开了话题,“夏尔,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铁道部的一轮融资吗?”

“嗯,我当然还记得,怎么了,不顺利吗?”

“不,并不是不顺利,而是……”部长下微微皱了皱眉头,“我们碰到了另外的阻力。”

“另外的阻力?”夏尔有些疑惑地问。

“是的,问题自于外界。”部长下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之后,放低了声音,“一直以,按照你的规定,部里发行债券的时候,都是通过有限的几家机构负责承发,尤其是德-博旺男爵的银行……所以,最近外界有人对此有些质疑,议会里面也有人对此颇多微词。”

“他们这些人喜欢对此说三道四是他们的事,难道他们自己干又会比我们强多少吗?”夏尔皱了皱眉头,没好气地回答。

片刻之后,他重恢复了平静,“算了,这种事也在所难免,老是这样,也难怪那些生气。好吧,我会去跟德-博旺男爵说一声的,他应该能够让他的同行们噤声……实在不行,下一次融资的话就先找另外的机构吧,吃了这么久他也应该满足了。”

听到了夏尔的答复之后,迪利埃翁伯爵明显地松了口气。

“好,这就太好了,你和德-博旺男爵关系挺好的,你说他应该能够接受……”

看上去他不愿意自己得罪那位大银行家,所以想要推夏尔出对他说项……不过,说实话夏尔对此并不感到不悦。

找了一个只想保住自己的权位、肯听自己的话不自作主张的部长,就算为此有时候要多承担一些额外责任,那也不是很好的吗?

也许是因为被夏尔解决了一块心病的缘故,迪利埃翁伯爵看上去轻松了不少,“夏尔,最近在那边的工作还算顺利吧?有时间也过看看我们嘛?好久都没和你一起去喝喝酒了。”

“托您的福,现在在那边还算顺利吧……”夏尔点了点头,“不过,最近我们这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也抽不出时间。”

“哈,我倒也能够理解……”部长笑着回答,“毕竟你去了那样的部门,肯定有不少活儿要干吧。”

“说起,其实有些事还要仰仗您的帮忙呢?”夏尔突然笑了起。

“嗯,什么事?”部长有些惊愕。

“我们最近打算举行一次大规模的阅兵仪式,嗯,规模前所未有……”夏尔郑重地看着部长,“准备让北方几乎所有的驻军都派一支小部队接受总统的检阅。”

“嗯,是这样吗?那……那应该有好几千人吧?”部长微微张开了嘴。

“也许上万人吧,反正需要筹划很久。总统是要亲自过问这件事的,所以我千万不能把事情办砸,不然问题就大了!”夏尔耸了耸肩,“所以,为了顺利办成这件事,我需要您的密切合作。”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啊,夏尔。”一听到夏尔的要求,部长马上打了保票,“铁路日程上的问题,你想要支使谁尽管跟我说吧,现在那些人都被整得服服帖帖了,只要你我提一句,他们不敢不办。”

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拍了拍脑袋,“对了,现在不是有电报了吗?到时候需要使用哪个车站,需要怎么调度,我们直接通过电报就能够指挥了。”

“对,您说得没错。”夏尔笑着点了点头,“通过铁路和电报,我们就可以直接对各地部队的调动进行指挥了,确实方便得很。”

说着说着,夏尔又抬起了头,看着远方。

在铁路线的旁边,一根一根的线杆沿着铁路线向前延伸,犹如相生相伴的两条长龙一般。

虽然看上去十分相似,但是这些线杆并不是输电线路,而是电报线。而且是由铁道部自己专营的电报线路。

全法国的公营电报业务本应该由商业部进行管理,但是在之前于铁道部的任职当中,夏尔用“铁路系统也应该有自己专用的电报系统”的理由,决定自行在铁道部内部设立了电报局,然后规定铁路沿线的电报线路都由铁道部自行筹资修建管理,使得每个车站都有了电报服务。

虽然因此要额外支出一大笔钱作为建设费用,但是相比铁路建设资金,这笔钱并不算多,可以轻松地从国库和市场当中筹集。而且,此举也额外地扩张了铁道部自己的权力(以及利益源,所以也十分得到官员们的欢迎,算是夏尔和他们斗争了许久之后所给的一种补偿吧。

而现在,问题就不一样了。

在这个没有线电指挥的年代,如果有些一个和铁路线结合在一起的电报络,军队的调动的将会发生性的演变——在首都的指挥者,只要通过各地串联在一起的电报线,就能够得知每一支军队的准备情况和调动进展,真正实现在千里之外指挥军队。

这样的一个络,可不是仅仅只为阅兵准备的。

正因为如此,对军队说,这个络就不应该只由铁道部自家掌握,而需要一批专业军官负责。

“这就是我需要您帮忙的地方了……”他有意拖长了音,然后在对方好奇的注视之下,他慢慢地接着说了下去,“为了确保这次行动的顺利举办,我希望您能够接受我一个请求。”

“请求?”

“嗯,所以,我想让一批军校的士官生到铁道部当中实习。”夏尔看着远方的天空,头也不回地对部长说,“他们是军人,加能够比铁道部的职员们了解怎样指挥部队的调动,只要他们受到了足够的训练,以后铁路系统加能够服务于军事需求了。”

“从陆军里,派一批青年人铁道部里面见习?”明白了夏尔在说什么之后,部长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脸色都稍微白了白。

从夏尔的话里,他听到了一个隐含的意思——这种“见习”,并不是为了阅兵的临时决定,而可能是常态行为。

也就是说,一大群赶是肯定赶不走的丘八,将会被安插到自己的部里?

他并不喜欢这样。作为一个部长,他当然不希望自己在部里面的权威受到损伤。

“夏尔,如果是临时性的措施的话,倒也不是不行……”沉默了片刻之后,迪利埃翁伯爵定了定神,勉强重挤出了笑容,“应该也是临时措施吧?毕竟这些青年人都前途量,可不能把他们扔到聊的办公室和文牍当中……”

“下,想必您也是知道的吧……到了如今这个年代,军队可不仅仅是枪上面的活计了,笔同样很重要,甚至加重要。”夏尔笑着回答。“如果能够按照计划了解了铁路和电报的使用,这些年轻人将会对军队产生十分大的帮助,不是吗?”

得到了夏尔如此明确的答复之后,部长就明白他不是临时起意了。

“夏尔……部里如今的局面很好啊,何必这样呢?”他勉强又劝了一句,“你不用安插人进,我也会让大家都听你的。”

“哈哈哈哈,您想到哪里去了!”夏尔忍不住大笑了起,“您放心吧,您的权威依旧可动摇……再说了,您以后又不是只能当个部长,何必害怕这个呢……?”

眼见夏尔的意志已经可改,部长只得叹了口气。

“好吧,听你的。”

“谢谢。”夏尔恭敬地朝地方躬了躬身。

show_red);

--32501+dqsumh+11050009-->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