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二章 威逼利诱

第八十二章 威逼利诱


                

“特雷维尔先生,您突然将我叫过,到底是有什么事呢?”在陆军部内夏尔的办公室当中,陆军部人事司调查局的科长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少校,略带着疑惑地看着夏尔。

因为天气的关系,他今天穿着一身厚厚的蓝色军服,不过,因为面相斯文而且眉毛纤细,所以看上去却并没有多少威慑力,反倒更像是一个大学的讲师。

而此时的夏尔,正站在窗外,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此时外面阴密布,已经下着冷雨,还刮着大风,这些风透过打开的窗户,吹得夏尔整个脸都有些发紧。气氛是如此肃杀阴沉,好像在预兆着什么似的。

“先生?我等下还有事情要处理呢!”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阿历克斯又催促了一声。

似乎是感觉到已经吹够了风,夏尔慢慢地关上了窗户,然后放下了窗帘。厚实的窗帘,将整个房间都给隔绝了起,以至于又昏暗了几分。

“先生?”因为夏尔一言不发地走了回,阿历克斯不由得狐疑了起。

“就叫我夏尔吧,阿历克斯。”夏尔坐了下,然后微笑着朝罗特列克子爵点了点头,“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何必叫得这么生分呢?”

“不,我跟您并不熟悉,而且也没什么关系。”阿历克斯毫不客气地回绝了夏尔,“我想您还是尽快将要说的事情说完吧,我们两个应该都没有什么时间可以耽误。”

“请叫我夏尔。”虽然夏尔的用词还是非常礼貌,但是语气已经带上了一些不容置疑。“没听见我说的吗?朋友?”

“咕……”一抹怒色掠过了阿历克斯白皙秀气的脸庞,他紧紧地咬了咬嘴唇。看上去就要勃然大怒的样子。。

然而,虽然对方蛮横无礼。但是他只能强忍下去,因为对方掌握着他一个前途攸关的致命秘密。

“好吧,夏尔,”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他终于勉强地改了口,“赶紧告诉我,到底找我过有什么事。”

“好的,我亲爱的朋友。”也许是因为十分欣赏对方这个带着恼怒和无奈的表情的缘故,夏尔的笑容更加深了。“今天我叫您过,是因为我有一个重要的相信想要透露给您。”

“重要的消息?”阿历克斯皱了皱眉头,“我不想听。”

“嗯?”

“您的重要消息准不是什么好事!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想掺和到你们的谋划里去。”阿历克斯断然回答,然后他站了起,“好了,我现在要回去,再见。”

“嘿,聪明倒是聪明。可是您为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拒绝我?”夏尔伸出了手,指着他的座位,“现在,马上给我坐下!老实听着!”

这一瞬间。夏尔甚至担心对方直接一拳打过。

然而,值得敬佩的是,罗特列克子爵在这种时候仍旧保持着令人钦佩的理智。虽然脸已经被怒气涨得通红。但是他还是坐了下。

“您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特雷维尔先生。”

“哦。谢谢,有时候我也这么想。”夏尔摆了摆手。对对方的怒叱毫不在意,“好了,现在我就跟您说吧……”

他有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故作神秘的语气说,“根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总统先生,最近打算任命一位新的陆军部长。”

“新的陆军部长?”阿历克斯先是一惊,然后马上将自己的好奇收敛了起,“好吧,这是总统先生的权利,对此我无权置评,我的职责只是做好目前的工作而已。”

“不,您的职责是配合部长的工作。”夏尔摇了摇头,“完成他的一切指示。”

一阵压抑的沉默,突然笼罩住了整间办公室。

“您的意思是……总统现在准备玩真的了?”许久之后,罗特列克子爵迟疑地看着夏尔,好像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他要清理陆军?”

虽然有一个十分令人惋惜的特别爱好,但是罗特列克子爵并不是个蠢人,相反,年纪轻轻就在陆军部内身任要职的他,是一个人人公认的聪明人。

“是的,没错,我们就是要这么干。”夏尔马上回答。

然后,他又重新看着阿历克斯,“在这件事上,我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越多越好。”

“帮助……”罗特列克子爵有些不自然地笑了起,“您这就是在说笑了,我一个小小的少校又能帮您什么呢?您还是去找一下那些足够分量的人谈吧,跟我说不是浪费时间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阿历克斯。”夏尔也笑着回答,“你们是部里面最为重要的机关之一,怎么可能没有分量?不要这么谦虚,我们十分需要您的帮助。”

作为陆军部内最为重要的部署之一,阿历克斯所在的人事司可以说是掌管着整个军队的命脉,陆军各个兵种和各地的驻军,所有的人事任命和调动都要经过这个机要部门——夏尔等人如果打算清洗陆军、将反对波拿巴党人的将领都踢出重要岗位的话,那就必须通过这个部门执行。

“那您去跟我的上司谈吧,只要您能够说服他,我乐于接受他的一切命令。”阿历克斯看上去有些紧张,“您也知道,处于我的位置,是会有很多人盯着的,我不能任意妄为……”

“配合部长的工作也叫任意妄为吗?谁敢阻挡您呢?谁会阻挡您呢?”夏尔的笑容慢慢敛去了。“而且,我们当然需要同您的上司好好交流一下,不过,这也需要您的牵线搭桥……别跟我说他们和您没关系,既然您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上。那您和他们的关系肯定很不错。”

“这种重要的事务,我……我是不能插嘴的。先生,我们不应该有自己的思想。”也许是感受到了夏尔的压力。阿历克斯的额头上微微出现了一丝冷汗,“特雷维尔先……啊,夏尔,这件事您还是自己去办吧,我不能……我不能参与进……”

“为什么不能呢?您是觉得只要在我们中间不偏不倚,就能独善其身吗?”夏尔看着阿历克斯,然后冷笑了起,“您是不想表达立场,以免招惹敌人。破坏自己的大好前程,对吧?”

“不……我不是……好吧,好吧,我就是这样想的,不行吗?”也许是因为有些紧张的缘故,阿历克斯激动了起,“您不能这样强迫我,让我卷进这种党派斗争的漩涡,您就不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工作、升迁吗?我没有兴趣关心谁能拯救国家!”

“哦。确实,您没有兴趣关心谁能拯救国家,反正这些话肯定是空话。”夏尔仍旧在嘲讽地笑着,“只要自己飞黄腾达。那就行了,对吧?”

阿历克斯没有回答,也许是在暗暗后悔自己的失态。

“您错了。现在如果您不听我的,我可以向您保证……您绝对不可能飞黄腾达。”夏尔带着一种异常笃定的神气。盯着阿历克斯,“事到如今。您居然还觉得自己不是我们一党?简直天真!也许您以为您可以保持中立,但是我告诉您,这完完全全是一个错觉,您要么就完蛋,要么就得听我的。那么,现在,马上给我选!马上!”

“你在逼迫我吗?如果你觉得拿住了我的把柄,就可以为所欲为地要挟我的话……”阿历克斯怒视着夏尔,“你要是毁了我,我就和你拼命,我就不信你每天都能活在保护之下!”

“不,我在为了你好!中立派是最不讨喜的了,你不懂吗?胜者恨他没有支持自己,败者还是恨他没有支持自己!所以既然如此,那么你还不如干脆选一边呢,不是吗?现在,恐怕连你也能看出到底哪一边能够占到优势了吧?有这样的好机会可以成为一个功臣,你却想要让这个机会白白丢掉,这是愚昧还是愚蠢呢?我明明是在为你抛下爬上端的绳梯,结果你倒好,你倒想把它一把推开?不,我的好意你没有拒绝的权利,你必须听我的!威胁我?那你就试试啊!我给你一分钟,马上跟我回答‘是,先生’,我不接受任何其他回答,否则你给我试试!”

夏尔高亢的怒吼和严酷的表情,让阿历克斯一时间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这种压抑的沉默,好像让时间的流淌都慢了下,以至于夏尔感觉怀表都坏掉了。

当秒钟堪堪走过一圈的时候,沉思了许久的罗特列克子爵,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好吧,我听你的,这样总行了吧!你这个人渣!”

“早这样说该多好啊。”夏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自动无视了对方后面的辱骂,然后轻轻松松地将怀表收到了怀里,“你看,我们还是好朋友嘛。”

“新部长什么时候就任?”罗特列克子爵阴沉着脸,完全没有再跟他多说废话的意思,“他是谁?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圣阿尔诺将军,最近一直在北非服役,总统先生刚刚特地从那里秘密召回的。”夏尔又说了一个秘密,“他并没有经过部里的调动,是私自回的。不过,因为很快他就要当部长了,所以也没人能够追究他擅离职守的责任……”

“还真是胆大包天啊……”罗特列克子爵苦笑了起,也不知道是说将军还是说夏尔等人。

“有时候,我们必须胆大才行。”夏尔淡然回答,“还有,我再给你透露一个信息——我们找到的这位将军,是一个有决心而且有铁腕的人,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哪怕把陆军部内上上下下都折腾一遍,也一定要完成预定的目标……所以,即使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也肯定会将这一切推行下去,直到部里再也没人敢于反对总统为止。”

“这样说,我还要感谢你给了我一个参与此事的机会喽?”罗特列克子爵略带嘲讽地反问。

“那当然。”夏尔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当然,要是有你的帮忙,我们的事务也会轻松不少,所以……从总体看,我们是互惠互利的。”

“好一个互惠互利!可我却没有拒绝的权利。”

“这个完全不重要。”夏尔摇了摇头,然后竖起了一根手指,放在了自己的鼻梁上,“因为你能够从中得到的东西,比你想象的还要多。”

“还要多?什么意思。”

“是的,阿历克斯,我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吧,我已经在总统面前推荐了你了,只要你能够在现在做出应有的成绩,那么未他将会给你足够的奖赏。你不是想要飞黄腾达吗?只要你做好了,那你就能够飞黄腾达,成为整个陆军的领导者之一。”

“领导者?”也许是被夏尔的话吊起了胃口,罗特列克子爵也多了几分好奇,而没有了刚才的抵触。“我?”

“没错,就是你,当然并非现在。”夏尔放低了声音,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总统已经决定了,要在不久的将重建整个陆军的指挥体系。”

罗特列克子爵不再说话了,他盯着夏尔,显然对此十分感兴趣。

“他将陆军的政治事务留给陆军部,而把军队的军事指挥权力都交给总参谋部。”夏尔摊开了手,“现在因为我的推荐,你已经在总统先生那里留了名了,如果你在之后也作出了相应的业绩,那么你就可以到时候进入这个总参谋部,成为陆军的这个主要指挥机关的成员之一……当然,因为你的年纪和资历,你得给别人打打下手。阿历克斯,老实跟我说吧,你觉得这样的报酬怎么样?”

罗特列克子爵的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动摇——他不动心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你有这个能力,而且又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才推荐你。另外……”夏尔突然笑了起,微微抬起了头,好像是在遐想着什么似的,“想想也是挺好玩的吧?如果某一天,整个法**队的调动,都是经过……经过一个女装癖的指令,都是经过一双摸过裙钗的手……那不是……非常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吗?哈哈哈哈!”

一边说,他一边大笑了起,也不知道是不是认真的。

“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提那个词,我就杀了你!”(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