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爱与命运

第七十四章 爱与命运


                

正当夏尔和阿尔贝还在跑马场当中为了自己的事业而伤神的时候,在巴黎的又一处名胜,此时另外也有一场聚会。

在布洛涅森林的边缘处,此时正是一天当中最为明亮的时刻,正午的阳光普照大地,却因为深秋的缘故而并不显得炽烈;在森林的边缘,顾影绰绰间,凉风从树林的缝隙当中穿行而过,吹拂到每一个人身上,让几乎每一个游人都感到心旷神怡。

就在这习习凉风之间,有两位少女在草地上漫步目的的漫步着,犹如是欣赏秋日的风景。

一位撑着伞,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目光看着远方却好像一直在思索着什么;而另一位则穿着华贵的丝裙,盘着高高的发髻,亦步亦趋地走在她的旁边,好像是她亲密的朋友一般。

“这次您又把我给找过,是有什么事吗?”两个人沉默着走了一会之后,撑着伞的少女低声发问。

不过,似乎是因为精神不佳的缘故,她的声音里并没有多少好奇,好像已经不在乎对方想跟自己说什么似的。

也许是因为最近睡眠不足的关系,她看上去有些精神不振,本就苗条的身段现在更加显得瘦削,眼睛也因而更加显得大了起,而且她的脸苍白得犹如白雪一般,好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碧蓝色的眼瞳也失去了往日的辉煌。这样一张美丽精致却毫无表情的脸庞,写满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哀愁和伤感。

就连握住伞柄的手,也像是陶瓷的釉质一样,洁白耀眼。但是却感受不到温度。

如果是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到她如今的这幅模样,都会大起爱怜之心的吧?

然而,站在她旁边的萝拉-德-博旺小姐却并不如此想。

相反,她反而为此感到有些开心。

因为。她这幅模样代表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位少女隐匿在心中的炽烈感情仍旧没有得到宣泄,她的全部希望现在已经破灭了,或者说,仍旧还在破灭当中。

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为我所用吧?她在心里冷笑了起。

“特雷维尔小姐。怎么样?看了我之前给您的文件了吧?很难弄懂吗?”虽然心中窃喜,她的表情和语气仍旧是那种惯常的冷漠,甚至还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了一点点的关切,“如果哪里需要解释的话,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嗯。我已经看完了谢谢您。”芙兰轻轻点了点头,不过目光还是放在远方。“而且,也没什么很难懂的地方,我和玛丽看了之后,已经明白一个大概了。”

一说到这里,她忍不住下意识地向旁边看了看。

没错,玛丽今天因为有事出去了,今天陪她出的是一位女佣人。那位女佣人当然没有胆量凑到小姐身旁听这听那。所以只是远远地站着,看着她们两个谈天。也正是因为如此,萝拉才更加感觉今天的时机实在太过于恰当。

对方的语气虚弱无力。正因为如此,萝拉更加觉得心情振奋。

“哦,那还真是抱歉啊,我突然扔出这样一大堆东西给了您,结果让您受累了……”她毫无诚意地道着歉,“您也不用那么着急。毕竟时间还长着呢,也没有人直接就将重担放在您的身上。您可以慢慢地……看到您现在这么憔悴,我实在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很憔悴吗?”芙兰有些惊讶。

“难道您没有照过镜子吗?”萝拉反问。“我觉得您都快可以直接去演公主了。”

【当时的剧院女演员脸上经常要铺一层厚厚的白粉,萝拉此话既是恭维也是打趣。】

“有这么厉害吗?我照镜子的时候觉得还好呀?”芙兰略微有些惊讶,然后有些落寞地苦笑了起,“算了,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反正也不重要啊,没人在乎。”

“看上去您好像是在为什么而发愁啊,小姐,方便的话可以和我说说吗?”萝拉轻声问。“如果是我的错的话,我可以向您道歉。”

“没什么,这当然不是因为您的关系了。”芙兰马上摇了摇头,“是我自己的事情,您不用在意,我还好的。”

“您都这样了,我怎么能不在意呢?”萝拉一改平日的冷漠,满脸的关切,“像您这样美丽的鲜花,如果因为某些原因而枯萎的话,那岂不是太可惜了,我可不喜欢坐视这种事情发生。”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芙兰低下了头。

“您可千万不要这样拒人之外呀,小姐。”萝拉仍旧步步紧逼着,“我自认还是您的朋友的,看到朋友有难,我怎么可能不关心呢?”

“谢谢您的关心,真的非常感谢。但是请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我的事情只能自己承受。”芙兰皱了皱眉,然后平静地回答,“又有谁能够完全体谅一个人呢?”

萝拉没有再说话了,两个人停下了脚步,然后陷入到了一种奇异的沉默当中。

正当芙兰以为对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拒绝,终于不再说话的时候,萝拉突然张开了口。

她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笑容。

虽然说不清里面到底是善意还是而已,但是毫无疑问,这个笑容并不会让任何人心情愉快。

“只想自己默默承受吗?那岂不是太可怜了吗?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呢,特雷维尔小姐。一个人默默流泪有什么意义呢?”

“您在说什么?”芙兰的瞳孔骤然一缩,然后转过了视线,看着萝拉。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您在发愁,而我知道您在为什么发愁。没错,您不是在为爱发愁吗?”萝拉不慌不忙地和芙兰,“也许别人认为您只是年幼无知,但是我知道您。您是认真的,您正付出自己全部的爱意,毫无保留的爱着那个人。不管那些文人们怎样嘲讽我们,我们也都知道,一个女人一生只能爱一次。虽然她也许可能会有过多次罗曼史。哦,纯真的、毫不保留的爱,这种爱是多么伟大啊!”

夸张地感叹了一句之后,她换了一种语气,一种充满了遗憾和悲伤的语气。“然而,因为命运的作弄。您却要为这种唯一一次的爱而苦恼,而伤心,而绝望。您承受了它带的枷锁,却享受不到它的欢乐,您被它困住了。想要寻找一个出口,却发现面前全是黑暗,黑暗,深不见底的黑暗……”

“别说了!”芙兰的面孔骤然扭曲了,然后丝毫不顾仪态地大喊了起。

“究竟是什么,让您不得不落入到如此恐怖的境地呢?这个答案不难看出吧……”

“别说了……”

“我说的没错吧,特雷维尔小姐……”萝拉仍旧不管不顾地说了下去,“之所以您会如此苦恼。是因为您,爱上了您的……”

“啪!”

一声重重的巴掌声,暂时中断了她的话。

“您这种人又懂得什么!”芙兰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对着对方大吼,“窥探别人的很好玩吗?我的事情不用您管!您有什么资格说我呢?没错,我就是爱他,怎么了!”

虽然挨了重重一耳光,但是萝拉仍旧笑容不改,继续看着芙兰。

芙兰吼完了之后。全身都在激动地颤抖着,眼角也泛出了些许泪水。

似乎是感觉自己这样实在太过失态的缘故。平静下之后,她叹了口气。

“对不起。我今天有些身体不舒服,先失陪了。”

“您这下倒是很有精神了呢,比刚才强多了。”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萝拉突然说。“只可惜为什么要把这种精神,这种行动力,浪费在无用的怒火发泄而不是行动上面?”

芙兰停住了。

“您还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东西很简单,小姐。”萝拉冷笑着回答,“我绝对没有嘲弄您的意思,事实上我反而是在为您痛心。”

“痛心?”

“是的,当您——一个如此美丽聪慧的女孩儿,付出了满腔的爱意,却只能得到一个暗自饮泣的结局,连我看着都十分心疼了呢。难道您只能接受一个看着哥哥和别人结婚、抛开自己、然后让自己孤苦一生的结局吗?”

芙兰微微打了一颤,但是她没有再发怒了。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从旁边滑下。

“您打算接受命运吗?就让一切都这样无可奈何地走向结局?”

才不会呢!少女在心中大喊。

直到这时,芙兰这才发觉,这位德-博旺小姐有些奇怪。

点破了自己对兄长的痴恋之后,她既不是劝解,也不是嘲笑,反倒好像在责备芙兰不该任由命运宰割一样。

她到底想干什么?

“您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您错了。”萝拉低声回答。

果然还是嘲笑我的吗?芙兰心里冷笑了起。

“是吗?也许吧。”

“但是,您并没有错在爱上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哥哥。”

“嗯?”芙兰吃惊地重新转过身。“什么意思?”

“您知道您错在哪里吗?错在不应该爱上哥哥?可笑!”萝拉冷冷地看着芙兰,眼睛里似乎喷射着刺人的视线,“这有什么错的?有才能的人天生就应该凌驾于凡俗之辈头上,束缚他们的那些条条框框,怎么能够用在天才的头上?爱就爱了,怎么了?谁有权利阻止您呢?没有人!难道,您想要告诉自己,您是没有才能的人,只是庸庸碌碌的凡俗之辈,靠着可怜的法律苟延残喘吗?”

“您到底想说什么!?”芙兰已经被对方的话所彻底迷惑了。

“您确实犯了错,但是只犯了一个错,那就是……您的爱,是跪着奉献上去的!”

芙兰握住伞柄的手似乎更加用力了,指尖都有些发白。但是她仍旧冷冷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爱是征服,爱是夺取!它不应该是跪下乞求的东西!没错,您跪在了地上,自认卑下,乞求哥哥施舍您一点爱,结果呢?哼,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谁也不会看得起乞丐,他什么都没给您,您什么都没有得到,只能绝望地缩在床上蒙着被子哭泣!您一定哭过好多次吧,哭着问上帝为什么要赐予自己这样可悲的命运……还有比这种悲鸣更加可笑的东西吗?”好像是被触动了什么似的,萝拉几乎是大喊了起,“规则只有对我们有利时才有意义,不是吗?屈从于无聊的规则和命运,因此而什么都不敢做的人,最可笑了!”

“所以……所以……那又怎么样呢!”芙兰再也忍不住了,也向她怒吼着回敬,“我不用您教训我!”

“不,我绝对没有教训您的想法,特雷维尔小姐……”萝拉拖长了回答。

然后,她的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因为,虽然并非为情所困,但是我同样也被命运所作弄,被陷进了一个痛苦难言的境地里。同您一样,我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将彻彻底底地陷进去,然后被永恒的黑暗所吞没,再也看不到希望,再也看不到阳光……没错,就是您所最恐惧的,那种比死都还要可怕的黑暗泥淖。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您的苦闷和怒气,才更加希望您能够站起同无聊的命运抗争……”

“什么意思?”

“让我陷进这种黑暗境地的人,是我的哥哥。”萝拉突然别开了视线,看着远方的苍穹,“当然,请您不要误解,我不爱他,当然我也并不恨他。我只是……”

她伸出手放在额头前,遮住了这种刺人的阳光,“想要扳开这个挡路的石头。”

在这一瞬间,芙兰睁大了眼睛。

然后,萝拉重新笑了起。

“特雷维尔小姐,我们做个交易吧,我们两个携起手,一起打破命运的枷锁,然后……我们为上帝带过去一个哥哥,再为您带过一个哥哥……”

“您的意思是?”芙兰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

“没错,我要杀掉我的哥哥,而您,可以替我帮忙。”萝拉不带任何感情地说,“作为回报,我可以作为您最好的朋友为您效力,让您如愿以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