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七章 利剑相迎

第七十七章 利剑相迎


                

“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之下,目前进展十分顺利,已经有许多高级军官表示自己可以拥戴您。±顶±点±小±说,ww当然,出现这种可喜的局面,并不是因为我们能够影响到多少人的态度,而是……”在爱丽舍宫的接见室当中,夏尔深深地向对面的路易波拿巴深深聚了一躬,“您的声名已经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在陆军当中,已经普遍形成了一种观点——那就是只有您才拥有结束目前混乱局面的能力,重新是的国家成为一个紧密的集体……”

在他的这一串恭维当中,穿着一身便装的路易-波拿巴一言不发地听着,似乎无动于衷一样。然而夏尔却清楚地知道,和任何一位雄心勃勃、非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大人物一样,他同样喜欢自下属的恭维。

当然,比起之前,现在的他,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最高权力者的经历之后,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眼神也比之前更加深邃、更加捉摸不透。这位誓要恢复家族曾有荣光的未皇者,经过了2年了锤炼之后,已经渐渐拥有了那种纵横捭阖唯我独尊的气势。

也正因为如此,和其他大多数同党不同,夏尔愈发变得在这个人面前恭敬起,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人喜欢有能力的部下,但是同样也喜欢——或许更加喜欢恭顺的臣仆。

至少,要貌似恭顺。

“综上所述,仰赖您的威名,我们最近的行动一切顺利。总统先生,可以预见的是,您将得到所有人的拥戴。”夏尔低垂着视线,看着脚下的地毯,“然后,您将在上帝的见证之下,完成命定于您的事业……”

“同样可以预见的是,你不会因为想要说这番话而跑过见我吧?夏尔?”对夏尔这一席话照单全收之后,路易-波拿巴以那种冷漠的语调突然问。“那么,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呢?”

“嗯。这是我真心想要对您说的。先生。”夏尔毫无尴尬地微笑了起,然后才重新变回严肃,“当然,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您最终将会得到所有人的拥戴。但是……我们同样必须承认。在此时此刻,仍旧有一些人冥顽不灵,想要对抗您……”

“你是说陆军部里面还有很多公开反对我的反对派?”路易-波拿巴马上发现了重点。

“并没有很多人公开反对您。先生,毕竟您已经拥有了如此权威。”夏尔马上回答。

他当然要如此回答了,否则不就得承认自己跑过去完全镇不住场子,以至于到处有人公开跟总统唱反调。

“然而,没有公开反对您不代表里面有些人对您说不危险,实际上他们的沉默只代表他们在等待机会而已。我个人认为,那些潜藏起的敌人比公开的敌人更加危险,因为他们可以私下里进行更为恶毒的勾当……”

“好了,你就直接说吧,这次碰到了什么困难?”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有些不耐烦,“还有,想要我做什么?”

“情况并没有严重到您想象的哪一步,先生。我认为,虽然略微有些挫折,但是一切的情况尚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夏尔又微微躬了躬身,“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可以稍微改变一些手段,以便可以让更多还在观望当中的人作出正确的选择。”

听到了夏尔的话之后,路易-波拿巴猛然盯住了夏尔。他原本就十分淡漠的表情,现在突然泛出了一种神采。

“夏尔,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我们可以在陆军当中摊牌了?”

“我当然不至于发出那么乐观的空论,”虽然被未的皇帝陛下如此盯住,但是夏尔仍旧维持着那种恭敬的镇定,“不过,我确实认为我们现在可以更加激进一点,让其他人感受到我们的魄力和决心,以便……以便为您抓紧时间。”

路易波拿巴微微皱了皱眉,显然夏尔的话赢得了它应有的效果。

现在,他的总统任期已经用掉了一半多,他确实需要抓紧时间。

“那你希望怎么做呢?”

“我的建议是……”夏尔冷静地回答,“我们可以在巴黎再搞一次大型的阅兵仪式,让各地驻军都派代表参加,以便让您检阅整个法国的军事力量。”

“嗯?”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第一,我们可以让大家见识到,谁才是这个国家的军事力量的领导者。”夏尔继续侃侃而谈,“第二……我们可以借此将各个地方部队的主官都叫到巴黎,探听他们的态度,看看哪些人支持我们,哪些人反对我们,哪些人可以当成潜在的支持者……”

路易-波拿巴继续看着他,没有说话。

“然后,我们就可以找到现在潜藏的反对者——”夏尔加重了音量,“然后,我们就把他们统统打发出去,南方也好,非洲也好,其他的殖民地也好,总之,绝不能让他们再碍我们的事!”

在夏尔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房间内陷入到了一阵沉默当中。

“这倒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夏尔……”良久之后,路易-波拿巴沉吟着说,“你平常不是特别求稳的吗?怎么突然给了我一个这样激进的建议?”

“求稳不是目的,完成我们的理想才是目的,之前因为形势我们要求稳,现在因为形势我们就得激进……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夏尔轻轻点了点头,“我认为现在已经是时候了,我们不能坐失良机,先生。”

“呵,看这次真是没白去啊,我们的夏尔都强硬了不少……”不只是嘲讽还是赞许,路易-波拿巴点了点头。“那么,你对此有把握吗?会不会适得其反?别忘了,你可是建议我们直接跟一大群将领摊牌啊。”

“如果是一年前,我无法给您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现在形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夏尔马上斩钉截铁地回答,“我们现在已经博取到了威望,也得到了陆军中一大群人的支持,最近几个月我在陆军部就时常能够感受到这一点。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趁胜追击,将气势完全摆出呢?这时候我们动手的话。就能够吓住观望者了……”

路易-波拿巴还是没有说话。似乎陷入到了考虑当中。

夏尔等待着他的答复,他知道他刚才的建议对对方的诱惑有多么大。

“你需要得到什么样的支持。”并没有等多久,路易-波拿巴作出了夏尔预料之中的那个决断。

“我需要您给我指派一个得力的陆军部长,让他配合我的工作。”夏尔马上回答。以便让自己更加显得是胸有成竹。“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顺利地完成这个计划。”

“哦?为什么?”

“您也知道,我们要想将中立派拉到手里,那么不仅仅就只能靠好处诱惑。有时候……我们还需要一些能够威胁到人的手段。”夏尔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路易-波拿巴身上,“如果我们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前途,他们自然会知道听我们的话有多么重要——只要他们不想被扔到角落里去的话。”

“所以,你就想要通过陆军部长,把陆军部先清理一遍,以便掌握到人事权?”

“是的,先生,我需要您给我一个这样的支持。”夏尔点了点头。“现在的陆军部长是总理下兼任的,您也知道他日理万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管部里的事情。再加上……再加上他并不希望过于进取,所以,他难以完成我们希望他完成的这项工作。”

“要给您指派一个部长……”路易-波拿巴又沉吟了起。

“是的,经过这几个月的工作之后,我已经对陆军部里面的情况有一个大概的了解了,也知道哪些人可以为我们所用,哪些人却只能丢在一边。”夏尔尽量使得自己的语气充满了说服力,“只要您能够派给我一个强有力、而且有决心的部长,我就能够在他的配合下,先把陆军部内部慢慢清洗一遍,然后再收拾外面那些不肯合作的将领!”

也许是被夏尔的语气所感染了,路易-波拿巴的脸上,也泛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

毫无疑问,夏尔的这个建议,对他说诱惑很大。

“这个步骤非常重要,事关我们的大计成败与否。”夏尔继续说服了下去,“而强迫总理是只有您能做到的事情,我是不可能办到的。”

说完这些之后,夏尔不再说话了,等待着未皇帝的裁决。

此时的他,内心中充满了平静。结束了那一场不愉快的讨价还价之后,刚刚从跑马场出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决定了要走上这一步。

在之前的计划被陆军内部人士破坏了之后,挫折并没有让他气馁,反而激发起了他心中的那种暴戾之气,不仅为了利益,还要为了威望,他一定要报复回去。

所以,他一回到家,就仔细开始筹划起。

今天的这个建议,虽然肯定首先是考虑自己的党派利益,但是实际上也有了一些个人的感情因素——他就是想要借着在陆军部内部清洗反对派的东风,将自己之前看不顺眼的那群人也顺便清洗掉。

而这个心思,他自然就不会跟路易-波拿巴说明了。

我想要好心好意同你们谈的,结果你们不吃这套,还以为我软弱可欺;那么,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们讲道理了,碍事的我一个个全部搬开,看谁还能挡得住我。

那么,既然决定要做,那就要坚决地执行,毫不留情地办到底,绝对不给那帮人任何反扑的机会——要么就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绝,这是他坚决信奉的道理。

奥普尔伯爵没有勇气和兴趣做,那他就要找一个有野心、也有魄力的同盟干,而且越快越好。

整个房间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路易-波拿巴突然站了起,然后略微有些不安地在地毯上踱步,显得有些异样的不安。

直到最后,他停下了脚步。

“夏尔,我不管你有什么别的心思,但是我必须说,你这个建议很好,很对我的胃口。你顺便想要做其他什么事情,我不在乎,我只想看到结果——只要结果好就一切都好。说吧。你想要什么人当陆军部长?”

了!夏尔心中一喜。

“这恐怕不是我能够插嘴的事情。先生……”他假意推辞了一句。

“不,这个建议既然是你提的,而且你现在就在陆军部内工作,那么你就干脆提到底吧。”路易-波拿巴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推辞了。“我希望你现在就告诉我。我们不用再拖时间了。”

夏尔又假意踌躇了一会儿,然后终于开了口。

“既然要我说的话,我也不是没有人选可以推荐……”

“谁?”路易-波拿巴直接问。

“在几个人选之中我考虑了一下。最终我觉得……有一个人选最为合适,那就是圣阿尔诺将军。”夏尔冷静地回答,“就是我上次跟你说过的那些人同意和我们合作的将领中的一个。”

“圣阿尔诺将军……”路易-波拿巴喃喃自语,好像在回想着什么。

“让一位将军担任陆军部长,十分名正言顺,外面也没人能够说什么。”夏尔继续着自己的劝谏,“而且,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这位将军同时具有对您、对荣誉的热情,以及无情的魄力,而且他在需要的时候,还能够拿出足以说服别人的铁腕……”

夏尔就差明说对方是一个为了向上爬甘愿不择手段的野心家了——不过路易-波拿巴自然听得懂。说到底,现在他最需要依靠的不就是这种人吗?

“你有把握吗?他肯不肯同我们合作,而且,他能不能胜任这个位置?”

“我并没有完全的把握,毕竟人心都是极为复杂的。”夏尔马上给自己预先下了一个台阶,“但是,我可以保证,这已经是我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人选了。虽然他现在在非洲服役,但是经过和他的几次联系之后,我发觉他正是我们所最需要的那种人物……因此,我才敢在您的面前这样大力地举荐他,先生,您肯定也知道,我不是一个随意作出判断的人。”

路易-波拿巴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很好。我可以把他从阿尔及利亚先召见回,和他谈一次,如果真的合适的话,那么……就按你说的办吧!”

一阵欣喜涌上了夏尔的心头。

“那真是太好了,先生。”他连忙躬身回答。“我认为,您接见他的时候是不会失望的,他确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夏尔敢在路易-波拿巴面前打这种保票,当然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多么信任那位圣阿尔诺将军,而是因为原本的历史给他这种启示——这可比任何的言辞、承诺或者保证都要有效力得多。

在原本的历史上,圣阿尔诺将军和波拿巴党人接上头、并且成为波拿巴派得力干将的时间要稍微晚一些,而且直到1851年10月24日才被任命为陆军部长,整整要比现在晚上一年。

在1850年10月出任陆军部长的是一位老将领施拉姆伯爵。然而,既然历史上已经证明这位圣阿尔诺将军将是能够以铁腕整肃陆军、并且协助拿破仑三世发动政变的人物,那么为什么还需要走这些弯路呢?

而现在,受到了挫折决意报复的夏尔,经过慎重的考虑之后,决定尽快改变这一段轨迹,赶紧将这个铁腕人物送进陆军部当中,协助自己,为完成路易-波拿巴掌控军队的目标而努力——同时,也顺便为铲除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物而努力。

更别说,他还可以因为自己不遗余力的推荐,赢得这位现在还没有发迹的未陆军部长、元帅的感激了。

不过,他当然不能直接对路易-波拿巴说出自己的这种理由了。

在他的视线当中,路易-波拿巴踱步的频率越越高了,显然已经进入到了最激烈的思索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停下了脚步。

然后,他用最为严厉的视线看着夏尔。

那种无情的魄力,让他很快就作出了决定。

“好的,夏尔,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认同你的计划,并且按照你的建议去做。”他的语气既冷漠,却又充满了激情,“关于部长的人选,我满足你的要求,一切便利条件,我也尽量满足你。所以……”

他沉下了声音。“我也希望你能够满足我的要求。”

夏尔低下了头。

“夏尔,我希望你要明白其中的意义——你是以自己的前途担保的,这件事如果失败了,那将是你的责任,你无法逃脱。当然……”

他缓缓地抬起了头,“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我可以保证,你……你会得到应有的奖赏的。那么,现在,告诉我,即使如此,你还是要坚持你的计划吗?”

“是的,先生,荣幸之至。”夏尔马上回答。

“哈哈,很好!”路易-波拿巴挥了挥手,“那就干吧!先生!”

“那就干吧。”夏尔附和了一句。

我伸出的橄榄枝没人要,那就伸过去刀剑算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