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二章 底线与决心

第七十二章 底线与决心


                

也许是因为和夏尔一样对对方的态度感到不满的缘故,阿尔贝的回答比之夏尔还要生硬得多,虽然表面上还带着‘请’这样的字眼,但是实际上已经暗藏着某种‘你要是不听我们的,我们就不客气了……’的危险气息。

如果他还是之前那样的无名小卒的话,这席话当然没人会当做一回事,但是现在他毕竟已经创下了些许名气,所以反而带上了某种令人信服的气势。

听到了这两个青年人虽然彬彬有礼、但却斩钉截铁的答复之后,德-特里沃侯爵微微垂下了视线,不再说话。一时间,三个人都沉默了下,空气突然变得有些凝滞了起。

“啊哈,怎么大家都不说话了呢?”眼见大家的气氛搞得有些僵,夏尔最终还是忍住了心中的不快,重新笑了起,“今天大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必要闹出什么不愉快啊。”

接着,他又看着侯爵,“先生,阿尔贝的语气有点冲,请您谅解下。我们只是想为了国家出点力,结果却碰到这些挫折,我想任何人都会产生一些急躁情绪吧?请您别放在心上。”

也就是说,他只是语气问题,不是态度问题,我和他是一样的意见——对方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我当然不会了,谁都年轻过嘛,性子急很正常!”得到了夏尔给出的台阶之后,侯爵也笑了起。“想要报效国家当然没什么错,只是要注意一下方式方法而已……”

“正因为我们很注意方式方法,所以才会找上您好好商量啊。”夏尔仍旧满脸笑容,“我们也不希望明明心里怀中好意想做点好事,结果却平白结了许多怨。”

“我也能够理解您的心情。”侯爵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知道我刚才的提议有些苛刻……”

也就是说,刚才那个只是试探吗?夏尔心中一动,然后等着对方新的出价。

“今天是个爱国者的聚会,我们都希望报效国家。对吧?”侯爵笑着抿了一口酒。“所以,当看到如此好的机会时,我也希望尽量作出自己应该做的贡献。”

“您是指什么呢?”夏尔冷静地问。

“嗯,作为一个老行家。虽然我不想在两位先生面前卖弄学识。但是想必两位都能够承认至少我们的经验比您丰富吧?武器的生产。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需要方方面面都照顾到。”重新放下了酒杯之后,这位侯爵重新打量着两个年轻人。“那么,可不可以让我们同样也参与进,维持和监督武器的生产呢?”

夏尔和阿尔贝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没错,我宁可不要回扣,只要能够一起参与进。”挑明了自己的真正想法,侯爵继续说了下去,“我不想借机要挟您什么,我不会平白无故就要从你们这里一大笔,我反而是想同两位合作。大家一起干的话,我不觉得有任何事情难得倒我们,您说是吗?”

夏尔看着对方,然后忍不住笑了起。

“您打算投入到一个亏本的生意当中?”

“怎么会亏本呢?负责采购的不就是我们吗?只要成本不是太离谱,我们终究能够承受下。反正出钱买的又不是我们……”

“可是那也挣不了太多啊,您又何必为了这点好处弄脏自己的衣服?”夏尔反问。

“就算一时挣不到太多钱,如果它真的如您所说的,是某种划时代的兵器的话,那么它的市场前景肯定会十分广阔,”看着夏尔还是躲闪,侯爵不禁冷笑了起,“再说了,两位又不是只打算做这些东西而已吧?”

看上去他对夏尔等人的意见信心满满,已经下意识地使用“我们”指代这三个人了。

夏尔沉吟了起,没有再说话。

“特雷维尔先生,您还要犹豫什么呢?”侯爵眼见夏尔还在犹豫,于是继续劝解了起,“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大家一起为国效劳,同时也为自己博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好处。难道您觉得我在勒索您吗?这您就看错了,我自己也打算出钱出力的啊?如果是一般的人跟我说这些东西,我才不相信他们呢!正是因为对您的信任,我才肯提出这样的建议,请您不要无视我的这一片诚意啊……”

在他充满了诚意的注视下,阿尔贝稍稍有些意动了。

平心而论,他说得倒也不错。

自己和夏尔准备开办的兵工厂,如果有了这个人的注资的话,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还可以降低风险——至少他可以说服他的那位堂兄弟从中说项,解决陆军内部的采购问题。

这看上去确实不是勒索,反而更像是某种合作的提议。

似乎也不是不行啊……他心想。

然后,他看向了夏尔,递给了他一个“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吧?”的眼神。

而夏尔却仍旧保持着沉默。

“先生,我们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说话,对吧?”眼见夏尔还在犹豫,侯爵似乎有些发急了,“我不觉得我的提议有什么亏待了您的地方啊?难道您还有什么其他的顾虑吗?”

就这样,两个人同时都注视着夏尔,而他却好像浑然未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尔仍旧沉浸在思索当中。

该不该答应对方的条件呢?

如果答应的话,事情应该好办得多吧,也许他马上就会去想办法促成此事……然而,就为了方便一些,就要给自己增加一个难以甩掉的“合作者”,这值得吗?

阿尔贝也许觉得值得。他本就没打算在这件事上付出太多精力,也不觉得这事业到底能够做得多大。他终究还是以一种玩票的心态干这种事的啊,所以一心就只图方便。

可是夏尔不能这么想。

在他的规划里面,这家企业未是要成为重要的产业基石,成为他的谋划的康采恩的重要组成部分——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在初期就引进一个这样的合作者呢?

他可以信任阿尔贝,因为信任,他可以在不动声色间送给他一笔未的巨额财富(虽然现在不能兑现,而且他还浑然未觉),但是他却绝对无法信任这个人。更别说还要引为合作者了。

这个人可以作为下属使用。但是绝对不能作为同等级的伙伴,因为他配不上。

一想到这里,他就打定了主意。

“您的提议十分吸引人,先生。”在侯爵殷切的眼神当中。他笑着点了点头。“但是。这件事只是为国家效力而已,我们并不打算因此大发横财。而且,我们原本就说好了。只是两个人合作而已,中途不再追加心的投资人……”

虽然这个借口并不高明,但是已经足够明白地将夏尔的决定表露出了。

“是啊,是啊!”阿尔贝不明白一直和和气气的夏尔怎么突然作出了这么直白的拒绝,不过他马上抛开了一点点失望,直接附和了起,“我们事前就说好了,这只是我们两个人合伙的事情而已,不能再引入外面的投资了。”

眼见两个人说得如此不留余地,侯爵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慢慢僵硬了下。

“先生,很抱歉,辜负了您的好意。”夏尔拿起了酒杯,“不过,请您相信,我对您的帮助是十分感激的,对此,我们可以适当地再给您一个价格……”

回扣多给一点没关系,但是决不需要你的投资。

对方很快就明白了夏尔的意思。

而且,也明白了他不想再商量的决心。

“哦,是这样啊?没关系,我也能够理解你们的想法……毕竟大家各有各的顾虑嘛,哈哈。”他僵硬的脸上重新出现了一些笑容,然而虽然尽力保持平静,也难以掩饰眼中的失望,“好吧,您的条件我已经知道了,我向他会转告的。”

“嗯,那就太感谢您了。”夏尔点了点头。“干杯。”

“干杯。”

这一次的酒杯碰撞声,就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激情。

似乎是刚才的交锋耗尽了激情,三个人都没有了什么继续吃下去的兴趣,只是两个年轻人稍微再呆了一会儿之后就直接告辞,离开了他的包厢。

“夏尔,我看他那个样子,好像也不是特别积极啊。”在嘈杂的走廊中,阿尔贝在夏尔耳边低声说,“你看这事到底能成吗?”

虽然对夏尔的决定感到有些不解,但是他仍旧没有质疑朋友的决定。

“我看他现在也还在犹豫当中,还没拿定主意,真希望他能够答应我。”夏尔低声回答,“不过没关系,我才不管他怎么想呢!你继续去准备吧,不用怕,不管怎么样我终究得把这个事情办成。”

“好吧……”阿尔贝笑着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有时候你就是这么执拗。”

“这是一个优点。”夏尔头也不回地回答。

“算了,今天就不用谈他的事情了,多没趣啊!”阿尔贝欢快地喊了一声,然后朝另一边自己带过的那位女郎做了过手势,“今晚我得和她好好玩玩……”

而她和玛丽马上也走了过。

“今晚你也一起去玩吧,夏尔。”两对男女会和后,阿尔贝向夏尔提议,“听说俱乐部里有新活动呢。”

“算了吧,我还有事……”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传了一声招呼。

“德-特雷维尔先生?”

他回头看去,然后发现了给自己打招呼的,是一个年轻人。

“德-博旺先生?您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