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八章 祝福

第七十八章 祝福


                

离开爱丽舍宫的时候,夏尔已经变得踌躇满志,与之前的时候相比,他好像连脚步都已经轻快了许多。

因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所以他现在心情自然十分愉快。

毫无疑问,路易-波拿巴给他的一切援助都是有条件的——他可以去强逼着总理把夏尔指定推荐的人选任命为陆军部长,他可以给夏尔其他他想要的支持,但是他同样也说得十分清楚——夏尔必须为他的这个计划和提议负全责。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成功的话,他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过他并没有为此感到有多么害怕或者伤神,因为历史早就告诉了他,他绝对没有选错人,只需要他把剩下的事情做完而已。

带着这种莫名的轻松,夏尔一路乘坐马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此时的天色已经变得有些昏暗,差不多也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因此他回到家也直接向自家的餐厅走去。

不过,虽说能够在劳碌之后去吃点东西是一种幸福,但是夏尔此时的心情却突然慢慢地低落了下,刚才的那种振奋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从他的表情看,好像反而要去硬着头皮做些什么头疼事一样。

如果是平常的日子,此时餐桌上的气氛大概会其乐融融吧。大家聚在一起吃吃东西,偶尔谈谈天,说说笑话,赢得一天当中难得的闲暇。

不过,在最近以。这种和谐和睦的气氛,再也看不见了。

说起话长,但是,主要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最近他们家经常有客人到,而这些客人,和主人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

正因为如此,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走向餐厅,而是有些犹豫地呆在了客厅里。

“少爷?”老仆人看到他一直呆在那里,有些好奇,“您才刚刚回。不要吃点东西吗?”

“啊。当然了,要吃点要吃点。”夏尔这才回过神,然后有些神神秘秘地看着老仆人,“嗯。现在晚餐已经开始了吗?”

“是的啊?依照平常的时间。已经开始了。”

“那他们都在那里吗?”夏尔的语气稍微变得紧张了一点。

“是的。都在。”

“…………爷爷也在那儿?”夏尔有些惊喜了。

“不,他不在,他吩咐了。今晚的晚餐直接送到自己的房间里去。”仆人的回答打碎了他的喜悦。

“啊……是这样啊……”夏尔叹了口气,“难道她们吵架了吗?”

“倒也不是吵架……”老仆人的表情突然变得犹豫了起,好像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似的,“只是……只是……哎,我该怎么说呢?就是……就是那种……”

眼看对方那种说不出的样子,夏尔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就是在表面和气地吵架对吧?”

“对,您说得太对了!”仿佛是感觉夏尔的描述很准确一样,老仆人连连点头,“她们就是一直在表面和气地吵架,您是不知道啊,这个气氛太让人难受了……”

“我知道,我知道……”夏尔又叹了口气。感觉头又有些发疼。

“老爷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所以……”仆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所以他干脆不去餐厅吃晚饭了,直接让人给他送到房间里去。”

“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夏尔突然不由自主地回答,然后,有些犹豫地看着对方,“你看,我……我能不能也像他那样呢?你们把晚餐送到我那儿去……”

老仆人露出了很为难的表情,显然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如果……如果您希望如此的话。”

“算了,算了。”回过神的夏尔摆了摆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不用了,我还是直接过去吃晚餐吧。”

虽然这个想法确实十分具有吸引力,但是如果真这么做的话,后果比挨几十分钟要更加严重得多吧。所以,无奈之下夏尔也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

然后,他自己推开了餐厅的门。然后,他借助烛光,看清了坐在餐桌旁的四个人。

果然,她们都在啊。他心里苦笑着叹了口气。偏偏今晚全齐了……

芙兰坐在一边,低声在聊着什么;而在她们的另一边,夏洛特和艾格尼丝坐在一起,正有说有笑。

虽然看上去其乐融融,但是看上去总觉得餐桌犹如是天堑一般将两边人隔开了,两边的人互不交谈,甚至连眼神的交汇都没有,好像有意在当对面不存在一样。芙兰一言不发地吃着自己的晚餐,犹如被隔绝开了一样。

就算是部里面泾渭分明的两派人,也做不到如此井水不犯河水吧……夏尔无意中发出了感叹。

然而现在都已经了,那也没有借口再退缩了。

随着他打开了门的那一瞬间,几道视线都向他汇聚了过,让他瞬间就感觉压力很大。但是他仍旧强行压抑住了这种不适感,笑着朝大家打了个招呼。

“啊,女士们,晚上好。”

“晚上好,夏尔。”夏洛特直接就回答了夏尔。

她笑眯眯地看着夏尔,语气里满是关切,“忙了一天了,快吃点饭吧?”

“哦,谢谢。”夏尔连忙点了点头。

然后,他走到了夏洛特旁边那个自己常用的座位,准备不管怎么样先吃点东西再说。

然而他还没有坐下去,突然发现对面好像传递过了一道刺人的视线,他抬起头一看,却发现芙兰依旧在低着头,看也没看自己。

这还能好好吃一顿饭吗?他心里有些郁闷,然后打算走到自己爷爷平常坐的主位上去。赶紧吃完然后溜之大吉。可是他刚刚打算走开,却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住了。

然后,夏洛特的视线也递了过,蔚蓝的眼瞳里满是不悦,好像是在直说——“怎么?你还要为了迁就你妹妹,在大家面前伤我的心?”

被夏洛特如此逼视,夏尔当然不敢走了,只好重新坐了下。

“赶紧吃点东西吧,先生。”他坐下之后,夏洛特的语气变得严峻了一些。“吃完之后我还有些事要问你呢。”

“好吧。好吧。”虽然总感觉有些如同芒刺在背,但是夏尔再也不想东张西望了,只是连连答应,然后拿起餐具吃起自己的晚餐。动作之快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噗哈哈哈哈……”也许是感到这一幕实在是有些好笑。艾格尼丝忍不住笑了起。“你们两个还真是有意思啊……”

“让您见笑了,艾格尼丝姨妈。”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对方笑了笑,“夏尔之前应该已经向您道过谦了吧?我再向您道个歉。”

“嗯。没关系,没关系。”艾格尼丝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你用不着向我道歉。”

虽然之前她对夏洛特的颐指气使感到有些不喜欢,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夏尔对她的冒犯似的她十分生气,因而反而觉得夏洛特这样对待夏尔挺合自己心意的。

而夏洛特也难得地对艾格尼丝十分礼貌,得知了艾格尼丝最近的遭遇之后,她最近经常跑过看望艾格尼丝,还几次数落夏尔对艾格尼丝太过于粗暴。

出于那种即将为人妻子的天然的立场,虽然对殴打了夏尔一顿感到十分不满,但是夏洛特并不讨厌艾格尼丝,哪怕对方摆明了要杀自己的堂叔——也就是未的公公。

自从从夏尔那里听到了堂叔当年害死妻子然后自行逃走的“光辉事迹”之后,夏洛特的心里也对这位堂叔充满了厌恶,因此自然也毫无维护之情,反倒对矢志要为姐姐报仇的艾格尼丝赞赏有加。

“比起这个,我更加想问另一件事呢。”艾格尼丝看着夏尔,“半个月的约定,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应该就要到期了吧?”

“您放心吧,我们当然会遵守承诺,不会再阻拦您了,艾格尼丝姨妈。”还没有等夏尔说话,夏洛特直接就说了出,“您明天就自由了,爱去哪儿就去哪儿,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见。”夏尔连忙也附和了一句。

“那么,很好。”艾格尼丝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真是辛苦您了,被困在了我们家里,”似乎是有些歉疚,夏洛特又向艾格尼丝致了歉,“依我看啊,一开始就不应该留住您,那个人我们已经救了一次就够了,还用得着做什么?让他自生自灭岂不是很好?”

“可是我也不能就这样把爸爸交出去吧?”夏尔忍不住回辩。

“说他是爸爸,可他也得有个爸爸的样子呀?”夏洛特皱了皱眉头,“这样的爸爸还不如没有!”

“这话说得可真容易……毕竟又不是叫您献出爸爸。”就在这时,也许是不满于夏洛特的态度,一直默不作声的芙兰突然插话了,“哥哥也是不想让大家为难啊,难道他还不够迁就姨妈吗?”

“您这是对长辈的态度吗?”夏洛特有些不悦地看着芙兰。

“长辈就可以随随便便闯进我们家吗?”似乎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芙兰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激愤的红晕,“她还打了哥哥一顿!您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虽然被芙兰颇为不善地看着,但是艾格尼丝只是微笑着并没有答话,看上去并不想跟小孩子做口舌之争。但是,显然她还是不喜欢芙兰,因而看也不看她。

“她打得好。”夏洛特直接回答。

然后,她看向夏尔,“你说对吗?夏尔?”

夏尔不肯再说话了,常识告诉他介入到这种争论当中百害而无一利,因此他只是闷声继续吃饭,好像这是多么难得的美味佳肴似的。

幸好还没有说到那件事上啊。一边吃他一边心想——夏尔之前出于某种考虑,并没有对夏洛特说过芙兰的身世问题,而出于某种怜悯心理,艾格尼丝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夏洛特。也幸好是因为如此,否则夏洛特应该能够说出更加难听的话吧。

眼见夏尔还是不肯答话,夏洛特有些恼怒地转过头去,看着艾格尼丝,“艾格尼丝姨妈,我预祝您能够顺利成功,早点回。以后如果您想要我家拜访的话,我随时欢迎您。”

“这里是我的家!”还没有等艾格尼丝回话,芙兰就大声回答。“您不要摆出一副主人的样子好吗?”

“是的,您说的没错,小姐。这里是您的家,而且将永远是您的家。我和夏尔结婚之后,当然会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住了。我已经说过了,这栋宅邸我们就送给您了吧,您可以任意使用……”带着一种温柔而又残酷的笑容,夏洛特笑眯眯地盯着芙兰,“我邀请姨妈去的地方,正是我们那时候的家。”

然后,她的笑容越越和煦了。

“祝您,到时候,在这里,住得开心~~~”(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