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三章 刺探

第七十三章 刺探


                

让这两个年轻人有些意外的是,向夏尔打招呼的居然是那位大银行家的儿子,年轻但是已经在社交界鼎鼎大名的莫里斯-德-博旺先生。⊙顶⊙点⊙小⊙说,w⊕23v♀m

不过,他出现在这里倒是并不让人意外,他本就是一个喜欢声色犬马的青年人,当时他们第一次正式谈话就是在跑马场当中。再加上因为革命的缘故,他已经丢掉了王室侍从军官的差事,而且没有在新的共和国当中为国效劳,所以现在更加清闲,有的是时间可以进行自己喜欢的活动了。

真正让夏尔意外的是,他为什么要叫住自己。

这里没有只要认识就一定要打个招呼的规矩,而且他们两个人并不熟稔,他没有必要特别跟自己打个招呼。

当然,虽然带着疑惑,但是他还是颇有礼貌地朝对方打了个招呼。

莫里斯抛下了自己这边的一大群簇拥着他的朋友或者跟班,径直地走到了两个人身前,然后颇为友好地也朝阿尔贝打了个招呼。

“阿尔贝,你今天也过啊,”

“嗯,今天有空就陪夏尔过玩一玩啊,莫里斯。”阿尔贝也笑着点了点头。“你倒是常在这边啊。”

作为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当然和莫里斯见过不少面,所以才认识他们兄妹。

“今天有比赛,我当然不会缺席了啊。”莫里斯理所当然地回答,顾盼之间神气十足。

“也是啊,我就说嘛。比赛日怎么能够少得了您呢?”阿尔贝笑着回答,“怎么,看你的样子,今天是赢了?”

“没错!我的那匹黑石榴,您见过的吧?多漂亮的马啊!它今天状态太好了,快得令人可怕,谁也追不上,”一谈起这个,莫里斯显得十分神采飞扬,“我前两天在俱乐部里面夸它。还有人怀疑我的话。今天我可让他们都闭嘴了!他们现在都佩服我,说我总能找到最好的马,可是……我还告诉他们了,今天我最心爱的宝贝儿还没出场呢!”

莫里斯一边说一边比划。好像十分投入的样子。整个人好像都洋溢着激情与活力。

和身形矮胖的德-博旺男爵不一样。莫里斯倒是长得颇为高大英挺,再加上穿着十分考究,因而他的样子也更加富有感染力。以至于原本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的夏尔,都不禁对他感到有趣起。

“接下您的马还要出场吗?”

“是的,特雷维尔先生。”莫里斯颇为夸张地点了点头,“接下是我最厉害的一匹马,保证可以一路领先,把其他的马都甩到身后几个身位去!您等下就可以看到了,我的那匹金玫瑰,肯定是现在最好的赛马,过一会儿就能够得到证明了。”

随着他的解说,蓝色的领结也在微风中轻轻颤动,犹如是在进行一次华丽的演出似的。

这家伙取名还真是没品啊!这是夏尔的唯一想法了。

“哦,那么我就预祝您的胜利了。”夏尔朝他微微躬了躬身,打算礼貌地结束这一次突如其的寒暄。

因为刚才遇到的挫折的关系,这两个年轻人现在的心情并不是特别好,所以现在都只想去找个地方放松一下,没有什么兴趣和他浪费什么时间。

“嗯,谢您吉言。”然而,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太过于礼貌的缘故,莫里斯似乎好像没有感受到他们的心意,只是一个劲地继续攀谈了起,“干脆这样吧,等下你们投下注,为我助威一下。反正都了,不干脆玩一玩岂不是可惜……?”

“我们……”夏尔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打算出声拒绝。

“哦,我只是看着你们好像有些无聊,所以提个建议而已,顺便给自己讨点好彩头。”莫里斯仍旧笑得颇为欢快,“要是你们今天身上没带什么钱的话,没关系,我叫人给你们投注算了,输了不用你们出,赢了只管收钱就行了,怎么样?不过我话说在前头啊,我的金玫瑰绝对会赢的,所以我一点儿也不担心。”

“哦,您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只是刚好有点事而已,”看着他这么热情,夏尔也只好勉强应付下去了。

当然,真的让他出钱赌博,那就未免太不上道了,“您这样一说,我也有点想要试试手气了,这样吧,我们等下马上就去给您的马投点注。”

“这真是太感谢您了,哈哈,真是对我太照顾了。”得到了夏尔的答复之后,莫里斯禁不住开怀大笑起,“我跟您保证吧,等下您绝对不会亏的。”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

尽管夏尔已经很明显地暗示了自己再也不想跟他多话,但是他还是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出似的,仍旧一个劲地凑在夏尔的身边。

就算是不通世故的大少爷,在社交场上混迹了那么久也该明白这些基本的人情往了吧……难道说,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那我就恭候您的胜利了。”虽然心里转着这些念头,但是夏尔脸上仍旧装作不动声色,“比赛大概什么时候开始?”

“下一场就是它了,应该就快了吧。”

“哦,那么我们得赶紧去投注了。”夏尔看了看阿尔贝,“可别误了时间的啊。”

“嗯,那正好,等下也去我的包厢玩玩吧?”莫里斯笑着拍了拍手,“我今天可是拿了不少好酒过啊。”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他的目光就放到了两个人旁边的女郎们身上,好像才刚刚发现了她们似的。“哦,我一直光顾着和他们聊天,倒是冷落了两位女士了啊!等下您们也赏光一起我那个包厢玩玩可好?”

“好呀!莫里斯,等下您可得好好招待我们!”阿尔贝带的那个女郎很快就答应了下,她似乎认识莫里斯——不过这也不奇怪。

而玛丽则还没有闹清楚情况,于是不动声色间把视线放到了夏尔身上,好像在问他到底应该怎么办。

难道这才是目的吗?夏尔心里一惊。

他这时才想起,原他是带着玛丽一起过的,而阿尔贝也带着自己新交的“朋友”,在这种场合下被发现的话,难免别人会有一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联想……难不成这家伙觉得我是在带着人跑过寻欢作乐吗?

就算是,也跟他没关系啊?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违反社交界惯常的规矩去探人**,但是很显然另有意图。所以……不行,不能答应他的这个要求。

“哎,真是抱歉啊,我等下还有事,不能陪您了。”夏尔带着遗憾的笑容回答,然后朝玛丽打了一个眼色叫她不要说话,“以后有机会再玩吧。”

“哦,是这样啊……”听到了夏尔的回答之后,莫里斯稍微有些失望,“啊,这也没办法,谁叫您一贯事忙呢!那么,这位女士……”

“她等下也有事,所以不能再呆下去了,真是抱歉。”还没有等他说完,夏尔就直接替玛丽回绝了他的邀请,而且根本没有向莫里斯介绍她。

然后,夏尔直接跟玛丽打了个手势,“这下我们真得离开了,时间紧得很啊。阿尔贝,我先走啦,你等下帮我投个注吧,可别投得太小,惹得德-博旺先生嗤笑,到时候他到处跟别人说,那可就成笑话了!”

“好的,我明白。”阿尔贝点了点头。

然后,不等莫里斯再说话,夏尔直接就带着玛丽离开了。

莫里斯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望着夏尔和玛丽离开的背影,好像若有所思。

“怎么,莫里斯,不是快开始了吗?我们赶紧去投注吧。”阿尔贝打断了他的深思,笑着摊了摊手。

“嗯,好啊,我们现在就去吧。”莫里斯这才回过神。

然后,像是探询似的,他不安地看了阿尔贝一眼,然后踌躇了一下,最后慢慢吞吞地开了口,“不过,真没想到,特雷维尔先生那样的人也会跑出玩啊,我还以为他一心只扑在公事上面呐!”

“您这话说得,谁没有一个想休息的时候啊,再怎么说他也是个年轻人嘛。”阿尔贝笑着回答。

“啊,这话倒也没错,只是一直以大家都忘了他也是个年轻人而已。”莫里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好像不经意之间,他低声问,“对了,他刚才带的那个女伴儿,挺漂亮的啊!我怎么觉得眼生呢,那是谁啊?”

“我也不认识,大概是朋友吧,不是那种关系。”一听到对方果然问了这个问题,阿尔贝直接装了糊涂。

“那您不可能完全不认识吧,你们的关系那么好。”

阿尔贝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去了

他还是记得夏尔离开前给他的暗示的——“可别投得太小,惹得德-博旺先生嗤笑,到时候他到处跟别人说,那可就成笑话了!”

出玩还怕谁知道呢?也就是怕一个人了吧。

“莫里斯,我想这种事也没必要问得太多吧?夏尔既然不肯说我当然不会问咯。我想,您也是一样吧?”阿尔贝的语气已经十分郑重了,“另外,我觉得,大家玩归玩,规矩也是要讲的,外面的事情绝对不能对别人说,您说是吧?否则那可就太不好了。”

“您想到哪儿去了?”莫里斯尴尬地笑了起,“好吧,一起去我那儿玩吧,别谈这事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